第96章 姐夫雷部正神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423字
  • 2009-08-24 19:10:04

杨戬点了点头,站起了身来,向我长施了一礼道:“师叔要主持封神之事,况且天界已有钧旨,我当戳力以护得师叔周全才是。”

听到了杨戬这话,我心里边放了大半的心,脸上倒是仍旧笑眯眯的,不过嘴里边却半点也不留情:“可若是到时候,来找我麻烦的人是阐教的人士?”我不是怀疑杨戬的人品,而是有些事情最好先让他明白,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倒霉的肯定是我。

杨戬先是一楞,旋及散然一笑:“我既然为封神大将,当为师叔披荆斩棘,来者是友是敌,自然是一眼便明。”

“好,这话我爱听,以后你就是我的保镖了,不过,上头应该不会让你找我要工资吧?”我摸着下马乐了半天,旋及考虑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要知道,现在的我可是普通人一个,自己的工资都还随时有被那个无良老板打折扣的危险。”

杨戬歪着嘴巴半天才回过神来。“……师叔你尽管放心,我身为仙人,要那些人间的钱钞并无大用,天界的工资自有天庭核发,不会让师叔你损一分一厘。”

“哦,既然这样那就太完美了,以后咱们哥们还要多多亲近亲近。”我上前握住了杨戬的手,嗯心情颇有些激动。

萝莉小舞正逗着哮天犬玩,这只跟杨戬并肩作战了数千年,不知道咬死咬伤过多少妖魔鬼怪的恶犬此刻的表现却可爱之极,当萝莉小舞把它抱起来之后,它就努力地伸长脖子,试图舔萝莉小舞的脸,可惜够不着,不过它似乎很执着,舌头在那进进出出地翻卷着,还发着像是渴望成功的哼哼声,嗯,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要是让那些牺牲在哮天犬嘴下的妖魔鬼怪看到这温馨纯真可爱幼稚的一面,不知道它们又会该是何等的表情。

--------------------

回过了自己的位置上正在那乐,伪菲菲跟游魂似的上前来探听,让我给气的嗔气勃发,翘着兰花指闪人,我志满意得地端起了一杯水喝了起来,顺便指点着萝莉小舞如何在副本里边跟赵英杰配合刷金币和装备。这个当口电话响了起来,是商受德打过来的。

“喂,商总,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该不会是通知我你有重要会议出席,所以明天的晚餐不得不取消了吧?”我很好奇这家伙大清早的打电话来干吗?

“我没你那么卑鄙,再说请你们吃上一辈子我都能请得起,区区一顿饭,你还怕我放你鸽子?!”商受德在电话那头很是愤愤然地道。“我找你,那是因为有新的任务。”

“哦。”我点了点头,靠在椅子背上,把水杯放下之后点燃了一根烟:“说吧,那位通天大老爷又准备让我去晃点谁?”

“……麻烦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叫晃点,难道当初你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来对付我的?”商受德不满地在电话那头哼哼。“哪有,我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吗?呵呵,商总你还是快说吧,我这边工作挺忙的。快跳……”萝莉小舞差点走过了头,我赶紧让她沿着墙跟跳下去走近路去抄BOSS的老槽。

“好吧,其实这事有些麻烦,原本我想等你过来再当面跟你说,不过,到时候有赵可可在,实在是不太方便,所以我就先给你打声招呼,让你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你姐夫叫雷闻是吧?”商受德犹豫了一番之后问道。

“对啊,怎么了?”我点了点头,继续指导萝莉小舞引小群怪。

“这一次的任务,跟你姐夫有关。”商受德这话一出口,我差点把烟头给直接喷在显示器上。赶紧把烟头掐熄在了烟灰缸里边,我对着电话吃惊地道:“你说什么?!”

“你姐夫,其实也是转世的神仙。”商受德很干脆地说了出来:“他便是昔日我大商的太师、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雷部正神闻仲的转世。”

“……你说我姐夫是你的太师闻仲?”我冲天花板猛翻白眼,你个姥姥的,这下还真是玩大发了,封神封到家里边去了都。我的姐夫雷闻竟然是太师闻仲,这个消息确实令我久久难以平静。电话挂起之后,我不由得在心里边诅咒那些该死的神仙,转世投胎怎么跟玩轮盘赌似的,杨戬那条昔日剽悍的恶狗变成了可爱纯真的吉娃娃,而那位率领大商军兵东征西讨,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后来与姜子牙所率领的周兵相抗了许久,最终兵败身亡的大商名臣,转脸之间,却成了G市的一个公安副局长,前世,他的职称至少相当于是国防部长或者是政治局委员,可是到了今天,却仅仅是一个地市级的中层干部,不能不说人生的际遇确实奇妙,最奇妙的是,我是姜子牙,他却是我姐夫……靠!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在头昏脑涨中渡过,就连萝莉小舞人品爆发,刷小怪爆了一件紫装我也只是咧了咧嘴露两门牙表示欣慰,要是平时,肯定要挥臂高喝几声来提高士气或者是奖励萝莉小舞几根雪糕什么的。

思来想去,鬼使神差地拔通了一个电话,等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才省起刚刚拔的正是姐夫雷闻的电话号码。“我说小舅子,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姐夫雷闻的调侃声。“该不是你又干什么坏事让你姐给抓了把柄了吧?”

“哪有那事,我就是想问问我姐她还有多久要生了?我好歹是当舅舅的,怎么也不可能不闻不问吧。”我一拍自己的脑袋,这段时间还真是忙昏了头,差点把这大事件给甩在了脑后。

“怕也就是这几天了,对了,昨天我岳父岳母大人还在那嘀咕,说你小子已经快一个月没回家了,怎么,该不是正在追女朋友连回家的功夫都没有吧?”

跟雷闻胡扯了几句之后,答应了到我大姐生产那天,一定赶到现场为她擂鼓加油助威之后,挂上了电话,觉得他给自己的感觉仍旧是那个公事上作风果断,铁面无私,在我大姐跟前却成天温言软语,没有半句狠话的姐夫,就这么个人,竟然会是三千多年前声名赫赫的闻仲,实在是让我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也并非是坏事,至少大家都是熟人,应该说是一家人才对,既然这样,还有什么揭不过去的伤疤?再说了,还有我姐跟我那未出世的外甥子(女)给咱撑腰来着。

嗯,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思来想去,决定等到我姐生孩子之后再喂他药,好消息和坏消息同时出现,这样能减少相当的风险,只希望姐夫雷闻别学当初的商受德,老想抽刀子玩命就行。不过,姐夫居住是雷部正神闻仲,这可算是天界的实权人物,想不到啊,嗯,以后咱也成神仙,说不得还得沾沾姐夫的光采。

--------------------

PS:嗯,正在调整当中,有的时候觉得,码字是一种快乐,有时候又觉得痛苦,不过,还好能一直坚持。这点让我颇为沾沾自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