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简单任务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560字
  • 2021-12-06 14:10:32

“姜师叔,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师傅跟您的交情是那样深厚,你怎么可以帮外人?”好不容易恢复了说话能力的土行孙大叫大嚷了起来。旁边,邓婵玉冷笑道:“你别费功夫了,喊破了嗓门也没用,这里,已经被结界给包围了。”

“你师叔我一向帮理不帮亲,嗯,当年我极力促成你跟邓婵玉的婚事,一来嘛,是看在你师傅俱留孙的面子上,这二来,是希望你能努力上进,成就一番事业,不过,你现如今的表现实在是令人实望到了极点。泡二奶,搞婚外恋这些,师叔也能理解,可你瞅瞅你泡的那寸板头,品味之差,实在是罄竹难书……”

“主人,你好像跑题了。”旁边的萝莉小舞扯了我一把,我干咳两声,板起了脸:“总之一句话,你跟邓婵玉的婚事,在我看来,就是一件让我后悔莫及的错事,所以今天我来,就是希望把这个错误给修正了。”

“姜子牙,别给你脸不要脸,你可别忘记了,当年,要不是我跟我师傅帮忙,你焉有今日?”土行孙这家伙矮是矮,挫是挫,除了在地下打洞之外没啥子能看得过眼的技能,不过嘴皮子功夫我看也挺利索的。

“别废话,我问你,你签不签这玩意?”我嘴里叨着根蓝黄,一只脚踩在沙发上,手里边捏着那张天界离婚证在土行孙的眼皮子前抖着,那派头特像电影里边黑社会追高利贷的。

土行孙也很横:“不签,我看你能敢把我怎么样?告诉你,西方教和阐教我都有人,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

“小舞,弄他!”我抬手冲萝莉小舞打了个响指,噼啪声后,土行孙在沙发上一阵猛抽,都快赶上他刚才在舞池上表演电动马达了。

“怎么样,滋味爽不爽?如果你答应签字,你可以不死,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我兴奋地搓了搓手,嗯,折磨这样的反面人物确实能让人充满了成就感,旁边的邓婵玉伸手指捅了捅我。“不是太过份了?”

听到了这话,我瞪了邓婵玉一眼:“什么叫过份?我这是在给你出气耶美女,你要是心疼他,那就别离婚了,之前我们商量的你就全当是我放屁,怎么样?!”

“不不,我绝没这意思,我只是觉得,用这种手段折磨人,不是好汉所为,还不如给他一刀做个痛快了断。”邓婵玉在旁边一脸歉意地解释,可越解释越乱。“美女,我可没有闲功夫跟你谈人权,你如果有这样的念头,我可以介绍你去世界人权组织当干事,另外,你请我来,不是专程听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一句话,想离还是不离,听还是不听我的。”我皱起了眉头。

“……好吧,我听你的。”邓婵玉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话,或许在她的眼里边,姜子牙毕竟是一军之主帅,再怎么阴险狠毒,那也不过是为国为民,却还没无耻卑鄙到这种地步。不过,看到我一脸的正气,或许是考虑到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愣了半晌之后点了点头退了开去,站到了一旁决定作壁上观。

我回过了头来,冲土行孙露齿一笑:“考虑出结果没有?我看你这身打扮,看样子在人间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想必知道我们中原文化的博大精深,更应该知道,华夏民族在法制建设方面的贡献更是卓越,刑讯手段更是花样百出层出不穷,你倒是可以好好地尝尝滋味。”

“你就不怕日后我师傅报复?”土行孙的气势早就萎了,刚才的嚣张和跋扈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

“告诉你。”我抖了抖那张离婚证书威胁道。旁边的萝莉小舞很配合地露出了一个相当天真的笑脸,手指头移动间,一道道蓝汪汪的电弧在她的手指间噼啪作响,把她的小脸映得邪恶得犹如地狱爬出来的小魔鬼。

土行孙垂头脑袋不说话,看样子已经有点意动了,我决定在推他一把。“你不愿意离婚的理由实际上我也知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又矮又挫长得又丑,本事也不大,能娶上个媳妇就算是老天爷当时瞎了眼了,嗯,你不用瞪我,我只不过是在阐述事实。你当初不愿意离婚,实际上还不是怕离了婚之后,就难以再找老婆,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道理?”我坐在他旁边,把捆得动弹不得的他扶斜靠在沙发上,语重心长地道。

“可现如今我看你也混得挺不错,刚刚那寸板头妞看着也还……嗯,总之现在你也不会缺女人,何必又单恋一支花呢?现代社会不就流行这么一句俗语:男人最幸福的三件事叫升官、发财、死老婆。你老婆是神仙,肯定是死不了的,不过可以离嘛,离了婚,你想泡几个妞就泡几个妞,想找几个二奶就找几个二奶,多好?还没人谴责你搞婚外恋什么的,可比你成天东躲XZ的找女人不知道幸福多少倍你说是不?……”

唾沫星子横飞地晃点着土行孙,旁边,萝莉小舞那指掌之间的蓝色电弧忽隐忽现。土行孙终于在我决定放弃说服动用严刑之前低头服软。“这就对了嘛,早点答应不就好了,还省得我们动用武力把你绑得这么结实。”我一面说着,一面把捆绑着土行孙双腿的绳索给解了开来,既然人家都答应了,好歹也给点诚意。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邓婵玉突然说道:“慢着,别让靠近地面。”

“没关系,这里全是地毯,他想踩地面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我冲邓婵玉笑道,同样也是在警告土行孙别想耍花样。

土行孙作一脸无辜状:“师叔放心,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家里边留着一个黄脸婆实在是没意思得狠,就凭我现在的身份,找几个小蜜还不是手到擒来。”

“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那就对了,来,把这东西签了,签完之后,你爱干嘛干嘛去,就算是你脱了衣裤满大街的裸奔关我屁事。”我拿出了那张天界离婚证交到了土行孙的手中,另一只手掏出了笔递到了土行孙的手中,旁边,邓婵玉显得有些紧张,两枚可爱的兔子牙咬在丰满的红唇上,长长的睫毛眨个不停。

土行孙捏着笔,一对眼珠子滴溜溜地鬼转着,却迟迟不落笔,这个时候,萝莉小舞凑到了我的耳边低语:“主人,外边有人来了,似乎不像是普通人。”

我脸上丝毫不动声色地向土行孙道:“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忘记怎么写自己的名字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或许,小舞还能帮助你恢复记忆,怎么样?”

土行孙看了站在旁边的邓婵玉一眼,又看了我跟萝莉小舞一眼,长叹了一声:“罢,签就签。”咬着牙根恶狠狠地在那张离婚证书上写下了他自己的名字。落完土行孙的名字之后,那张天界离婚证被我迅速地收进了怀中,然后冲这家伙呵呵一笑:“看看,这不就都解决了吗?本来这种事情就该好说好散的嘛。”

土行孙待萝莉小舞收回了结界之后,走到了包房门口,回过了头来,笑得份外狰狞:“姜师叔,今天我认栽了,日后咱们再慢慢算这笔帐,告辞!”

--------------------

PS:嗯,思考很努力,码着就慢,不是晴了不努力啊……没有想到都市也不好写,但请大家放心,肯定会努力写得更加精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