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签约封神(中)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798字
  • 2021-12-06 10:43:05

这些神仙,有的去找洞府修练,有的则云游四海,有些干脆混迹于红尘世间,有的希望忘却过往的伤心事,抹去了过往的记忆,干脆投胎转世做一回普通人。一句话,天界现如今是乱作了一团糟。使得现如今的天界几乎丧失了所有的行政能力,别说那些各的头头脑脑,就连看大门的,就是看守南天门的四大保安也全离开了岗位,四下逛荡去也。

所以,天帝只能赶紧又进行了,惊动了整个圣人董事会,原本圣人们准备再像上一次一般,再乘着地界大乱之时,再搞一次封神榜,可观察了许久,发现下界社会很安定团结,思想开放,科学技术有了空前的进步,人们都不像三千年前一般成天就只知道封建迷信了,好端端的和谐社会,他们这些圣人总不能无故地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吧,于是,圣人董事们搞清楚这个情况之后,也不由得抓瞎了。

还有一点就是,当初天界也搞的太过份,那些上榜的神仙中人,既没有劳保,也没有福利,甚至是休息日都没有,岂会不天怒人怨?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撒丫子开路的主要原因。

于是,天界用人招聘办法新鲜出炉,重新竞聘上岗,自然,天帝也不敢再像当初一般让这些神仙们累死累活的,而且还得发工资,当然还有休假,福利什么的一应俱全,终于使得天界招募到了一部份人手维持了最基本的正常运转。

但是,有相当的一部份员工,却转世投胎,消除了自己的记忆,成为了普通人,而这一部份人中,有不少都是天界各个重要位置上的领导干部,缺少了他们,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什么大事,可是时间长了,会对天地人三界造成巨大的影响,为了消除这种影响,同时为了能让天界保持和谐稳定,所以,圣人董事们又把目光投向了封神。

但是,已经让姜子牙使用过了一次的封神榜和打神鞭这两件封神道具已经认了姜子牙为主,自然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这样一来,自然,寻找到回转世的姜子牙,负担起这个光荣而又伟大的封神事业自然是属我这个姜子牙第一百零八回转世莫属。

看得我头昏眼花,还好,后边的关系签约事项写得条理分明,条条款款都相当的明晰,甚至包括定议及解释、双方权责,违约责任都有,要不是我在广告界奋斗多年,还真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确认这份合约里边是否有无漏洞,以及霸王条款。

令我吃惊的是,甲方竟然是道祖鸿均,看到这个签名,我双眼顿时红了,鸿均道人,这位盘古之下第一人,如果竟然也仅仅只是一个甲方,想不到啊,圣人之上的鸿均道人竟然会有一天与我的签名并列,只可惜这份合约据上清老道说是要收回的,上边还特别地指明,这是一份专有合同,每三千年签约一次,而且只跟姜子牙的转世签了才能生效,

我靠,这份合约的纪念意义和收藏价值肯定远远高于那三百年前白皮猴子的《独立宣言》。只可惜最后当我的大拇指在一纸契约书上按了手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后,金光一闪,仙乐声声之中,这份厚重的合约在道道彩光的映照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了,既然你已经签约了,贫道的事件也就算是成功了大半了。”看到这个老神棍一脸得惩的笑容,怎么都像是那个强迫老实巴交的贫下中农杨伯劳把女儿卖给他当小妾的为富不仁的典型黄世仁。一个成功钓到了大鱼的积年老骗子。

看到我一脸猜疑,老神棍翻了个白眼,又在自个的怀里边掏了掏,然后往空中一丢,一根式样古朴的宝塔长鞭和着一幅空白的长卷出现在了半空,在半空中无意识地盘旋着,有二十一节,每一节有四道符印,共八十四道符印。非金非木,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的,时不时散发出淡淡彩光。

而那空白长卷除了上部书了三个大大的甲骨文字之外,再无任何字迹。“这是……封神榜三个字对吧?”我审视了半天,向那上清老道询问道。上清老道不由得一愣,似乎不相信像我这样的人竟然能看得懂这种古文字。

看到他那吃惊的表情,我一副很淡定的考古学家派头:“区区几个甲骨文,岂能难得倒我,好歹我也是姜子牙一百多回转世来着。”我认识个屁,只不过是连蒙带猜而已,这就是我逻辑思维能力强大的表现。不过,我心情还是有些激动,想想吧,左手封神榜,右手打神鞭,往这一站,来个亮相,怎么都比唱戏的要帅得多,好歹咱们是真玩意。

不过,很快我的淡定与内心的激动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两件上古奇宝在空中盘旋了一阵之后,却渐渐地飞临到了我的脑袋上方,萝莉小舞躲在我的背后,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襟,似乎很害怕这两件上古奇宝,而且这两件上古奇宝似乎认识我似的,缓缓地下落到了我的视线前方之后,竟然发生了变化,那打神鞭整个鞭体渐渐地缩小并且外形作出了改变,等它变形完毕之后,垂落在了我下意识伸出来的手掌中。同样,那封神榜也缓慢地缩小变型落到了我的手上。

我呆呆地望着手中那长约十五公分,直径约一公分,怎么看都像是一根看起来颇像那种游街窜卖的,一元一只的圆珠笔,嗯,竟然还真的有笔头,还有伸缩按扭。而那封神榜变化之后,怎么看都像是一本小学生用的、纸张质量低劣的习字本。

右手捏着圆珠笔,左手拿着一本习字本,我发现我现在的样子特傻,要是胳膊在再系个红袖套,就跟上门来收水电卫生费的街道办事处大妈没啥区别,我靠!这不是寒惨人吗?

我悲愤地目光落在了上清老道的身上,怒火高万丈,热血一上脑,狰狞着脸把这两件破玩意丢在茶几上就开始捞起了袖子:“老牛鼻子,耍我呢?!别以为我是良民就好欺负,告诉你,咱小学就懂得提板砖,中学就会耍拖把,高中就能拿折凳操演降魔凳法……”

上清真人眼见我要真人PK,哭笑不得地赶紧声明:“道友息怒息怒,这乃是鸿均天道施加了法力,特地把这两件东西变化成这样的,与贫道实无半点关系。”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当我二百五还是啥?”我太生气了,看着这两件“上古奇宝”,别说拿出去摆显,就是自己看着都觉得丢脸,要是我跟其他公司搞签约仪式的时候,拿这只笔上阵,怕是真要把我们公司的形象全给毁了。

上清老道抚着长须,向我点了点头:“淡定,要淡定,姜道友,贫道想要问问你,你觉得你有能力把那些转世投胎的仙人全杀了,让他们投入封神榜吗?”

上清老道这句话让我无言以对,我好歹也是一良民,虽然不敢说手无缚鸡之力,但从来没有结果过体重超过五公斤的生命体,不是那种心狠手辣、手断凶残的杀人犯,这时候才省起了上清老道为何说要封神事业要低调再低调。

我总不能提溜着着打神鞭子满街乱窜,瞅着那些转世下凡的仙人就往他脑门上猛砸吧?那样的话,要么进三二零精神病院,要么等着进看守所吃牢饭,万一砸死一两个,得,直接挨枪籽见道祖鸿均去算了。

“正是为了能让姜道友你能在凡间能够低调的封神,而不至于闹得血雨腥风,所以,天道鸿均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把这个打神鞭和封神榜重新祭炼过了,使得它们的功效发生了改变。”

我一脸黑线地看着那只路边货级别的圆珠笔,还有那本一块钱一本的作业本样式的封神榜:“低调是好事,可也用不着整成这模样吧?这根本就是在寒惨人。”

--------------------

PS:这年头新书本来就不好混,已经过了好几天了,看样子新书这新的一周又得继续裸奔,无推荐,苦命啊啊……大伙有能力地赏点票票吧,如果有空,麻烦帮忙宣传一下偶的新书吧,拜托诸位亲爱的书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