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道友莫恼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479字
  • 2009-08-10 12:37:48

乘着无事,我溜跶到了保安室,一身笔挺保安服的杨戬正坐在椅子上,很是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一本杂志,我探头一头,竟然是一本女性杂志《爱人》……

杨戬觉查到了动静,抬头一见是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冲我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谁丢在这里的,我随便翻翻。”

“没关系,对了,你结婚了没有?如果你还没结婚,就要多看看这种东西,它会让你更有深度的了解女人这种奇怪的生物的内心活动和她们的思绪规律。”我坐到了他的身边,一本正经地道。

杨戬腼腆地一笑,却没有告诉我他的婚姻情况,想不到这家伙跟那些娱乐明星似的,对自己的私生活还挺注意保密的,难道说这家伙还想过上家中?仙界红旗不倒,外边?地界彩旗飘飘的幸福生活?嗯,鄙视之!

这种帅哥是女性最危险的敌人,但是越危险的东西,却越能吸引住女人,勾起她们的好奇心,让她们犹如扑火的灯蛾一般奋不顾身,即使被烧得焦糊也无怨无悔。

“师叔,你为什么这样子看着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杨戬有些担忧地看着神色不善的我。我打了个哈哈:“没事没事,只是觉得你帅的实在太惨绝人寰而已。”

杨戬一脸黑线地在那自言自语:“惨绝人寰?这个形容词不像是褒意词吧?”

我装着没听见,很是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了,当初封神大战的时候,是你把土行孙那个打洞的家伙给捉住的是吗?”

杨戬点了点头,目光望向远处,留给我一个帅得掉渣的侧脸:“嗯,当时正是周军与邓九公所领商军相持之时,那土行孙欲潜入周营,取周武王之性命,那夜我变化之后,乘其不备,拿住了他。只不过,此人土遁之术确也了得,师侄我欲换手持刀取其性命之时,被他挣脱,稍一沾地便遁土而入,逃之夭夭。”

“哦……”我摸了摸下巴,略略一想又问道:“我记得好象还有个土遁术也很厉害的家伙,叫什么来着?”

“那人叫张奎,昔日为商朝渑池县总兵官,此人虽然官名不显,确实个了得人物,连折周军数员大将,后来我与韦护杨任等人合力,又用上那俱留孙所予的符咒,怕是,还真杀不了此人。不过,此人转世与否,师侄确实不知,毕竟天界的星官各司其职,各司其地,加上我在天界不甚理事,所以并不太清楚。”

又跟杨戬聊了一会其他的话题,看样子也没有多少供我了解的情报之后,我站起了身来就欲离开,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回过了头来:“对了,你把我封神的事上报了天界没有?”

杨戬一愣,旋及笑着摇了摇头:“师叔尽管宽心,我可不是那种碎嘴的人,除非是师叔让我宣扬,不然,我当不会泄露一字。”

坐在我的办公桌前,抱着两只胳膊在这里沉思,萝莉小舞在我跟前晃来晃去的,时不时眨巴着大眼睛瞅瞅我。“怎么了?”我伸手揉了揉小舞的脑袋问道。小舞摇了摇头:“主人,你现在的样子好奇怪哦。平时不是睡觉就是在玩游戏,而现在你居然在发呆。”

“……这不叫发呆,这叫思考,你主人我在思考关于地球和平发展的出路。”我正在逗小舞的当口,看到了邓婵玉正向这边走了过来,邓婵玉的俏脸和平时没有多大的变化,走到了我的办公桌前,邓婵玉递过来一份资料。“这是赵总让我交给你的资料,请你签收。”

我接了过来冲她了点头,打开了文件夹,把属于我的那份文件收了起来,邓婵玉弯起嘴角轻轻一笑,继续拿着其他文件分发给各位同事。看得出来,她的神情与步伐都轻快了不少,虽然大问题还没有解决,不过,我这个证婚人既然已经站到了她这一边,至少让她看到了一丝获得自由的希望,问题是,怎么才能让土行孙乖乖的在那张离婚证上边签字,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

这一次,上清老道果然没有让我等上多久,当天夜里,这位老神棍出现在了我租住屋的门外。不过这一次,老神棍的打扮实在是让我险些认不出来,这老家伙虽然仍旧白须飘飘,上束道髻,可身上的道服却换成了一件雪白的短袖唐装,下身一条花花公子休闲裤,脚上穿着一对白棉袜,外罩着一双耐克皮鞋。害的老子在开门的瞬间差点以为是哪里来的归国老华侨来认亲戚。老神棍乐呵呵地走进了我的房间:“怎么,道友是不是险些认不出贫道了。”

“我说,不是普通人看不见你吗?你整这么一身干吗?”我把门关上,回过了头来歪着脑袋打量着他道。

上清老道抚着颔下长须嘿嘿一笑:“那是我故意不想让人看到,不过,贫道下来人间,自然也该入乡随俗,所以,也就整了这么一身打扮,在市进之中混迹,倒也逍遥得紧。”

我不由得乐了:“你够可以的,不过老头,你身上的这套衣服,该不是敲闷棍扒来的吧?”

上清老道白了我一眼:“贫道岂是那种宵小,这是我徒弟给特地我买的。”

“你徒弟?”我微微一愣,眼睛珠子一转。“你的意思是说,你又找着你转世的徒弟了?”

“呵呵,道友果然聪慧。”上清老道大笑道,看样子,他的徒弟应该混得不错,不然光这一套行头,至少也得我一个月的工资,要是像我这样的贫困打工仔,顶多给他整上一套夜摊上的地摊货就了不起了。

“你徒弟是干吗的,该不是专门搞服装制假的吧?”我坐了下来,从口袋里边掏出了烟给自己点了一根,斜着眼睛看着这个心思诡密的老头。

上清老神棍张嘴半天,苦笑着摆了摆头:“看来道友对贫道是满肚子的怨气,这点,贫道是可以理解的,但也希望贫道的苦衷,也希望道友能理解一下。”

我火冒三丈地喷了口烟:“苦衷?拜托,你可是昔日名震天下的天下第一大教截教的教主,是天道鸿均座下亲传弟子,更是不死不灭的圣人,就算你有苦衷,总不担心别人拿板砖抽你的脸吧?可我这个封神代言人呢?简直跟小媳妇似的,成天受那些个神仙的气,还随时有生命危险,你还躲在不知道哪个窟窿眼不闻不问,你觉得你对得起我吗?”

“你看看那些个神仙,商纣王一亮相就是一剑一盾牌,邓婵玉更不用说了,那手五光石耍的都快跟阻击手似的,而我呢,除了一个乌龟壳,光挨揍不能还手,难道你觉得我就靠三寸不烂之舌就可以让那些神仙们痛哭流涕,痛改前非,抱着我的大腿说知道错了?”

“……好了好了,道友莫恼,其实这些天,我都一直在考虑,该怎么把事情跟你说清楚,今天既然道友相询,那我就把实情告之你吧。”上清老道,也就是通天教主摸了摸胡子,正容向我说道。

--------------------

PS:今天第一更到了,晚上还会有一更,有票的就投票,没票的就哼哼,嗯,精华还多,大伙踩吧。谢谢你们的光临和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