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婚变的由来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515字
  • 2009-08-08 21:01:23

听到了这话,我真的吓了一跳,赶紧摇头:“我喝啤酒就行了,老板,你给我两瓶冰的漓泉啤酒。”

邓九公笑道:“没关系,你不喝我喝,白酒可是个好东西,养人,没事我就喜欢滋上两口。啤酒那味跟马屁似的,我可是喝不惯那味道。”酒刚摆上了桌,这位就先抄起了一瓶红星二锅头,打开了瓶盖,一口气就干掉了半瓶,意犹未尽地砸了砸嘴,一抬脖子,一瓶二两装的红星二锅头已然见底。

“……”我呆滞地看着邓九公正在开第二瓶红星二锅头,终于见识到了,这位邓九公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位仙界的滥酒坛子。我记得小时候,我老爸的一位朋友也是这样,不过那位更绝,成天手边提溜着一个军用水壶,里边装的可不是水,而是白酒,时不时打开水壶滋上两口当润喉,当年我偷喝了一小口,辣得我喉咙直冒烟,当时直搞不明白这种东西没把喉咙给烧干就算是好,怎么能润得了喉咙。

当时这位老家伙笑得爽朗,还拍我的脑袋豪气万千地说这酒是好东西,等我长大了就知道了。后来我读大学那会,再见到那位我老爸的朋友的时候,他已经中风偏瘫,别说走路了,连说话都不利索,说一个字就要滴半天的口水,让我明白了凡事都得有个度,就像这酒,少饮或许能养人,但要多了,嗯,把命搭上都有可能。

不过,邓九公既然是神仙,这么死喝滥喝三千多年都没问题,想来,神仙应该不会出现中风偏瘫这类的饮酒过度的脑血管疾病吧,要不然,要是看到一位偏瘫的神仙拖着腿脚晃晃悠悠地在你跟前走来走去,脸上的肌肉成瘫痪状,嘴角歪在一边,说话还流口水,谁还当神仙?

“这么喝法小心醉了,对了,你们在天界也有这些酒吗?”

“这有什么,别的不说,就这样十来瓶根本就难不倒我,天界喝的倒是只有仙酿,跟人酒的间不太一样,不过因为我经常下界出差,所以就算是茅台或者洋酒,我们也能喝得到。只不过,我不太喜欢洋酒那味,就像那个伏特加,还没那红星二锅头来劲。”一提起酒,邓九公两眼放光,侃侃而谈,整个一酒鬼形象。

菜这个时候也端上来了,萝莉小舞拿着牙签叉起了一块莲藕放进了嘴里,一面吃,一面喊辣,可她的表情看起来相当的高兴,嗯,美食确实是人类最经受不了的诱惑,不论男女。

我也把啤酒给开了,倒在杯子里边,第一杯跟邓九公手中的二锅头碰了,干掉,冰凉凉的感觉直接从脑门窜到了脚底,爽很。

酒菜上了桌,这个时候,邓九公已经干掉了两瓶红星二锅头,正在打开第三瓶,然后又灌了下半瓶,目光望向了那倒映着彩色灯光的河面,语气和表情都显得很是忧郁:“酒这东西,既让人爱,又让人恨,当年,若不是因为我酒后失言,向那土行孙许诺,若是他能替我破那西岐周军,我愿将爱女许配于他,就因为这一句话,惹出了诸多的纷争,而我那女儿……”

我默默地听着他述说着关于他和他女儿邓婵玉的故事,虽然早已经在酒店里边听了商受德说过,但是,我并没有打断邓九公的发言,因为,我觉得这位神仙不仅仅是在述说一个过往的故事,同时也是在忏悔,忏悔他当年所做的那些错事。

--------------------

他说完的时候,桌子上边,已经摆下了七八个空瓶,这家伙的两眼也变得迷离了起来,表情有些呆滞,我赶紧拦住了他正要开酒的手。“邓老哥,先别急着喝酒了,谈正事,正事,你来找我,该不会是为了告诉我你们父女过去的事那么简单吧?”

邓九公却摇了摇头正色道:“不,其实我是希望你,希望你能帮忙解除掉我女儿和那土行孙的婚约,还我女儿自由。”

我有点傻眼:“我说邓老哥,我没听错吧?人都常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你是不是觉得你女儿恨我不够,想再加点仇恨值来着?”

“邓某此乃肺腑之言,我女儿从来就没有喜欢过那个土行孙,当年成亲,也是因为受胁不过,封神之后,到了天界,此人旧态复萌,一次天宫酒宴,竟然相戏于侍酒女官,老夫真想亲手宰了这个畜生。”邓九公大巴掌拍在桌上,震得酒瓶七歪八倒的,连老板都抬眼朝着这边瞧过来,似乎以为这边有人开始撒酒疯了。我赶紧抬手冲老板示意没事,心里边可谓是五味陈杂,土行孙还真是一扶不起的烂泥,想当初封神大战之时,其人根本就没什么厉害的本事,靠的也就是土遁之术去偷鸡摸狗,嗯,还想把周武王的爱妃给摸了,就这么个贪花好主的主,娶了邓婵玉那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竟然还不满足,在天宫还调戏妇女,真真是无话可说了,离婚也是该。

“如今二人的夫妻名份已然是名存实亡,所以,还请姜先生能帮这个大忙,也算是还我女儿一个自由之身。”邓九公坐直了身躯,两眼眨也不眨地望着我沉声道。

我喝了口酒,却是有些想不通:“你自己难道就不能让他们两个解除婚约?”

邓九公摇了摇头,目光仍旧没有离开我的脸。“因为当年的主婚人乃是姜先生你,还有那土行孙的师傅俱留孙,按照天界的规定,夫妻解除婚约,只能由主婚人来主持方可证明解除婚约有效,其他人等,便是父母,也无法干涉,所以……”

我灌下了一杯啤酒,揉了揉额头:“俱留孙,那家伙不也是神仙吗?你直接找他不就行了,干嘛非要来找我?”

邓九公抬眼看我,嘴角不知不觉间弯了起来:“姜先生不会不知道那俱留孙乃是土行孙的师傅吧?当日此婚事,便是由其和你一力促成。而今,那俱留孙在西天为佛,此人最是护短,我曾为女儿与土行孙解除婚约之事,数次往西天去寻他,奈何他闭门不见。至于土行孙那厮,至那件事之后,便不知道躲到哪去了,我根本就寻不到他的踪迹,所以,只得来寻你,还望姜先生能解我父女之忧。”

我掏出了一支烟,吸了起来,想起那邓婵玉仇恨中带着绝望的目光,还有眼前邓九公的请求,以及听闻的土行孙的人品。说实话,我确实觉得那个土行孙这家伙根本连当神仙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娶一个如花如玉的美娇娘,虽然邓婵玉有点暴力,或许是因为三千多年的怨气引发的性格变异,我倒觉得她觉得有令人同情的地方,这样的婚姻,也确实没有必要在维持下去。

我转头望向了身边的萝莉小舞,小姑娘瞪大了漂亮地大眼睛正看着我。“主人,你就帮帮那位姐姐吧,好可怜哦,像土行孙那种大坏蛋就不应该让他好过。”

这话着实说到了我的心坎里边。我长叹了口气:“邓老哥,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

PS:热闹,特别的热闹,贵州省都匀市举办建州六十周年,可惜啊,只能恋恋不舍地爬回家里边老老实实的码字努力更新,大伙看在晴了这么努力拚命的份上,好歹多丢点推荐票啥的来哈,也算是帮忙弱小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