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就怕女人耍流氓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491字
  • 2021-12-06 13:04:56

赵可可对我的怒气浑不在意,抬起了手,轻轻柔柔地搭在我的手指头上,把我的手拔到了一边,很是风情万种地嫣然一笑:“好啦小气鬼,不过,我也从没见过你有哪个同学长成这模样的,难道我有说错吗?”

我手指头无聊地在赵可可的办公桌上画着圈,眼珠子一转:“我又没说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其实他是我……小学时候的同学,你也知道,人大十八变,就像我那个叫陆丽的女同学,小学的时候,整个一鼻涕龙小姐,还缺着门牙成天说话漏风来着,你看看人家现在,可是咱们G市的著名播音员,长的那个水灵,咱们G市可是有不少男人都把她当成了他们心目中的恋爱对象。”

“这事我好象听你二姐说过,据说那小丫头上了初中的时候,好象还给你递过纸条是吧?这么说,你也后悔当初没追那只如今变成了一天鹅的丑小鸭?”赵可可手中的铅笔突然飞了起来,差点戳在我手指头上,赵可可报歉地冲我笑了笑,可我觉得她的笑容没有一点诚意,似乎对那铅笔没能戳中我而感到很失望,可恶,这个虚伪而又毒辣的女人。

我白了赵可可一眼,虎躯那个一震:“错,你也把我想的太那个了,好马不吃回头草的道理你懂不?再说了,一般的庸姿俗粉我可不放在眼里边……美女,你好象跑题了吧,咱们谈论的是我这位来当保安的同学,你怎么扯到我女同学身上去了?”

赵可可似乎这才发现似乎跑题了,有些不好意思地干咳了两声:“要不你问问你的同学,愿意不愿意做我们公司的平面模样,我觉得他很不错,至少国内的那些知名模特怕是在外形和气质上都还比不上他。特别是他的气质,不做平面模特真是可惜了。”

废话,人家杨戬的气质是几千年才沉淀下来的,凡人想沉淀也沉淀不了,顶多沉淀个三五十年也就成了老棺材了,还当个屁的模特。我皱了皱眉头:“这个,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我可不敢确定。”当模特?人家杨戬是来找狗的,让他来公司里边上班一来是为了借机让他替我当临时保镖,二来嘛有空了顺便帮他找狗,去当模特,看杨戬对伪娘菲菲那如畏虎狼的样子就可以得出结论,不过赵可可既然发了话,咱也就敷衍两句,到时候就说他不愿意干就行了。

“你该不会想着怎么敷衍我吧?姜飞熊。”赵可可探起了半个身子,俏脸距离我最多不超过一尺的距离,漂亮的大眼睛里边尽是精明地、洞察人心的光芒。

我干笑两声,掩饰地抽出了根烟点着,赵可可皱起了可爱的鼻翼:“不许抽烟,在我跟前想装酷是怎么的?”

我淡定地吐了个烟圈,磁性的嗓音犹如低音炮一般浑厚:“我点燃的不是烟草,而是一种文化,我吐出的不是烟圈,那是我内心的寂寞……”目光深邃得能洞穿整个历史的长河,忧郁的表情中布满了凝重的苍桑感。我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很有成为诗人的潜质,比梨X体的那个叫赵啥子的妞要更有艺术气质。至少赵可可这位文学女青年的目光与表情都变得迷离了起来。

不过很快赵可可就清醒了过来,歪开了有些发发的脸蛋,一双妙目横了我一眼:“什么时候流氓也改行当文学青年了?”难道说这恶霸丫头让我的文学之气给撩动了芳心?

--------------------

我抬手敲了敲桌面,表情相当的严肃:“赵可可,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难道说只许文化人耍流氓,不许流氓学文化?你这个观念相当滴错误,告诉你,流氓有文化,那是说明流氓的档次和眼界提升了,本质也从不参与社会建设只知道破坏的小流氓变成了具有社会竞争力的生产力,从而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努力地补充和修正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流氓不可怕,流氓有文化也不可怕,因为最可怕是那些文化人耍流氓。有一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叫什么来着,叫文化人流氓起来相当于核聚变的能量。另外补充一句,我是正人君子,跟流氓不是一伙的,这事先得声明,同样也不属于文化人耍流氓那一团体。”巧舌如簧就是我的写照,黑能说成白就是我的目标。

赵可可小嘴撅了撅,对我的表白哧之以鼻,然后歪着脑袋询问道:“真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吗?”

我瞪了她一眼道:“当然,告诉你,流氓这个词并不单指调戏妇女,你看待问题的目光要有深度,流氓跟文化人的区别在于,流氓顶多也就调戏妇女,而文化人呢?他们不仅仅会调戏妇女,还调戏社会,调戏历史,调戏文化,甚至调戏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他们能把白的调戏成黑的,能把忠诚调戏成奸诈……”

“这倒是。”赵可可扶着下颔点了点头:“前几天还见一老头在电视说秦桧是忠臣来着,当时险些没把我笑岔气,还以为哪来的说单口相声的主。”

“……要是那文化流氓听到你这话,嗯,这会子肯定上火葬场躺着去了。”我觉得头有点晕,赵可可这张嘴还真够损的。

赵可可得意地扬了扬眉头:“该,看样子文化人也怕女人。”这话我深有同感,不怕流氓有文化,就怕文化人耍*****人耍流氓其实不可怕,因为他们最怕的就是女人耍流氓……呃,我摸了摸下巴,看样子我已经总结出了一个真理,孔老二是啥人,文化人中的顶尖翘楚,他敢跟街边卖菜的大婶为了二两小白菜多掏五分钱舌辩十回合吗?

怪不得孔老二说过一句千古遗恨的话: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当然,女人怕流氓耍流氓,而流氓经常被文化人给侃晕掉,但是文化人又怕女人出绝招,这让我想到了一个怪圈,就跟游戏里边和中国古代的五行相克图一般,而我属于哪一类呢?像我这样知书答礼的正人君子跟文化人似乎属于一个集团,怪不得常让赵可可这个女人吃得死死的,看样子以后我这个文化青年应该多往流氓那个方向转变,才有可能奋发图强,扭转颓势,让赵可可这个女人知道我的厉害。

赵可可见我笑得诡异,干咳两声嗔道:“刚才你还说我岔开话题来着,快说,你是不是在敷衍可可姐。”

听到了这话,我忍不住翻了两白眼,见到萝莉小舞,不让她叫你阿姨叫你姐姐,怕被叫老了,这会子,又窜我跟前自称当姐的,还真是……都差着一辈,还叫你姐?

不过这话我懒得说出口,免得这个女人抓狂起来要让她安静下来是很让人伤脑细胞的。我往后仰了仰身子,振振有词地道:“绝对没这回事,我只不过是说出了我的看法而已,你怎么成天以小人之腹度我这君子之心。”

--------------------

PS:诸位读者巨巨,今天的第二更到了,希望大伙能继续一如既往的支持晴了,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可以在书评区留言。也希望大伙能提供一些素材,嗯,还有谢谢那些热心地留下意见和建议的读者,在这里感谢大家了。记得多丢点推荐票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