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见过师叔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350字
  • 2009-08-03 13:10:14

不过,当一位腰围超过二尺八的妙龄女郎穿着露脐装,那从裤带上边溢出来的肥油都快要把裤腰带给盖没,每走一步,都要抖上三抖的时候,这一刻,我的双眼湿润了,想不到还有这么黑心的成衣老板,向这位身材极度劲暴的妙龄女郎推销露脐装的家伙简直应该拉去枪毙。

“主人,你的表情好难受哦。”萝莉小舞总喜欢把难受和难过弄混淆,至少这两个词虽然属于是近义词,可问题是用的地方不对,听得我也相当的难过,好吧,我承认我也混淆了。“小舞,下次你用难过这个词来形容主人好不好?”

萝莉小舞点了点头,继续逗着朱古力豆,含含糊糊地道:“主人,你为什么老色眯眯的盯着那些姐姐?”

我不由得大吃一惊:“谁教你这么说的?”想不到我那么隐蔽的视角也能被她看破。

萝莉小舞眨巴着大眼睛,嘴里边嚼着朱古力豆:“我在电视里边看到如果有人用主人你这样的视线和表情看女人的时候,总会有人说他色眯眯的。”

“……小舞啊,以后少看点电视连续剧,还不如看点广告,虽然吹牛,可好歹大家都知道那是在忽悠人,不像那些电视剧,动不动就根据某某真实故事改编。那都是教人不学好的,成天不是三角恋四角恋就是在闹婚变,要不然就是教你怎么犯罪。”

小舞点了点头,可眼里边的疑惑没有消除:“好的主人,不过刚才小舞说错了吗?”

我知道,她肯定是在问我是不是色眯眯地盯着那些衣着清凉的女性,我清了清嗓子:“你知道主人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搞广告的,广告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广告就是把生活中的事物通过艺术化的处理之后把它们的优点无限放大,缺点无限缩小,而我,就是需要锻炼我的思维和眼光,通过放大她们的优点,缩小她们的缺点,来淬砺我的艺术境界,同样也能让人的心胸变得宽广。卖糕的,实在太宽广了……”我的目光追随着一位拥有着惊人的H杯罩凸透完美的身材,却满脸尽是青春信号弹、细缝眼,蹋鼻梁的女性,一面向萝莉小舞解释着我行为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不愧是主人,嗯,以后小舞也要学习放大别人的优点,缩小别人的缺点。”萝莉小舞对我崇拜得无以复加,两眼里边星光闪闪地仰望着我,小手指继续伸出了包装袋里边掏出了朱古力豆丢进了嘴里边,发出吭哧吭哧的咀嚼声……

--------------------

这个时候,有位穿着一套西装,长像却相当猥琐的精瘦中年男走到了我的跟前:“老板,要表不?”西装袖子一拉,一排黄浧浧亮闪闪的劳力士几乎把他的小臂给扎成黄金护腕。

“这块多少钱?”我闲着无聊,决定跟这位卖假冒伪劣产品的兄台玩一场斗智斗勇。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之后,挑了一块最不起眼的向那位西装假表贩子问道。

这问看样子没想到我会问价,不由得两眼一亮,以为真有凯子上门,当下把那块表摘了下来在我跟前晃悠:“老板好眼光这款劳力士可是国外出厂的最新款,一口价,这个数给你”另一只手伸了出来,大拇指和食指撑展了开来。

“多少?”我想看看这家伙心黑到什么程度。

“八千,不二价,告诉你,这劳力士可是全世界最顶尖的牌子,戴在手腕上特衬人……”这位唾沫横飞地向我夸耀着那表链都有些脱节的劳力士。

“难道劳力士在国内还有分厂?”我一副乡下土老冒的表情。嗯,今天我没穿西装,就算了一件在据说是美国苹果牌服装折销店里边卖的打折十块钱一件的T恤,胸口就是一对绿荫荫的人字拖,我下身就是一条口袋忒多的那种绿色休闲短裤,脚上没有赶时髦穿着白袜子外搭一对波鞋,而是光着脚穿着一对凉皮鞋,很旧的那种,使得我的穿着跟我的表情配合得天衣无缝。

这位嘴角一歪,堆出来的笑脸快把眼睛给挤没了:“那是,这国外的肯定要比咱国内产的好,看看这表链,看看这表盖,我告诉你,这表盖都是蓝宝石打磨出来的,光这表盖,就值大钱。”

“都有什么功能?能不能打电话或者是发邮件?”我很好奇地问道。

“……兄弟,这是表。”这位仁兄半天才回过气来。这时,一部的士车停在了我们跟前的路边,青鸟从车里钻了出来,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回手一指:“看看他是谁?”

一位年纪大约二十四五岁,身材修长而又结实,相貌英挺双眉如剑,一头长发束在脑后,帅的都快要掉渣的男子从那车子里边走了下来,拥有一双深邃如水的眼睛,眼中不时流露出忧郁的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的迷失而无法自救,绝对能让绝大多数女性从心底升起那种去抚慰他的脸庞,抚平他内心创伤的渴望。嗯这种类型的小白脸绝对是那些深闺怨妇哭着喊着要打包收藏的极品。

他眉心处有枚朱红色的青春痦,倒是让他刚健之中,凭添了三分阴柔,或许是出于嫉妒,我喜欢用阴柔而不喜欢用温文尔雅来形容。

我看着他,嗯,有点傻了眼,一个看起来比电影明星还帅还要挺拔的英俊小伙子,身上是一领淡鹅黄的短袖衬衣,下身是同样色泽的裤子,怎么看都像是那种黄绿军装洗褪了色之后的那种旧货,难道这家伙是刚刚退伍下来的找不着工作,吃了上顿没下顿,无奈之下特地来应聘保安的?

不过,他一句话把让我把现在的所有念头都抛得无影无踪。他看到了我之后先是一愣,迟疑地看了青鸟一眼,看到青鸟肯定的表情之后,再次观察着我,良久才露出了一个能让无数女性为之目眩的笑容,向我抱拳,施施然地施了一礼:“三千年不见,想不到竟然能在今日得见师叔您老人家。”语气和表情都甚为谦恭。

“你叫我师叔?”我半晌都没反应过来,倒是边上那位卖假表的西装男呵呵一乐:“见过能吹的,还没见过这么可劲吹的,三千年,老棺材都能化灰了,兄弟,看样子这位可能也是忽悠着让你出血的主,小心点。”西装男很是大发慈悲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后把那黄金护腕收回了西装袖口里边,一步三摇地往前去,去祸害其他贪偏宜的小老百姓去了,嗯,让我很感动,想不到这位卖假表的还保留着一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良心。

--------------------

PS:诸位读者巨巨,今天的第一更到了,晚上还会有一更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大伙能继续一如既往的支持晴了,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可以在书评区留言,谢谢大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