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不幸福的婚姻……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744字
  • 2009-07-25 13:25:04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潜能激发身手敏捷不亚于体操运动员的我一歪身子侧过了头回望去,便看到一片晶莹发散着柔光的龟甲陡然出现在了我的跟前,堪堪挡着了那块飞过来的五彩石与我之间,两相一撞,伴着一声震耳的轰鸣,迸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该死的,我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为啥这些法宝老喜欢搞声光效果。

“商纣,你为何阻拦于我?”那邓婵玉柳眉倒竖,那枚五彩盎然的石头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商纣王已经步到了我的跟前:“邓婵玉,三千多年前的恩怨,你何必如此?”

邓婵玉冷笑了声:“你是你,我是我,姜子牙,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三千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昔日,若非是你跟那俱留孙算计于我,你又岂会有今日之厄?我就是拚了神仙不做,魂飞魄散,也定要取你狗命!”

“这都哪跟哪啊?”我头疼,这臭丫头看样子还真跟姜子牙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感应到了我危险的萝莉小舞也出现在了我的跟前,小丫头脸蛋涨得通红,瞪圆了漂亮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道:“你敢暗害我的主人,你这个女魔头”抬手就是一道蓝汪汪、水管粗细的阴雷朝着邓婵玉劈下,邓蝉玉不由得吃了一惊,抬手就将五光石朝着空中打去,一道刺眼的亮光闪过,五光石回到了邓婵玉的手中,不过颜色似乎黯淡了不少。

“姜子牙,今日你有帮手,且放你性命,他日我必取你首级。”邓蝉玉握紧了五光石,趁着小舞施法的空隙说完这话,身影一闪,突然之间像是一阵风般一晃而过,走廊里已然没有了邓婵玉的身影,激荡起的风吹得我面门发凉,才惊觉自己已经是满脑门的汗水。

这个时候,已经有服务生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响,朝着这边赶来。“没事吧?”商受德拉了我一把,表情很奇怪,似笑非笑,又像是在兴灾乐祸。“没事,我还死不了。”我哼了一声,自己站了起来,觉得自己的腿都还有些发软,姥姥的,我招谁惹谁了都?咋一个个见我都像是杀父仇人似的,非要我的老命才肯干休,要不是商受德及时援手,说不定这会子咱真要去见毛公了。

“刚刚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长着两颗兔牙的美女路过?”我冲那两位赶过来的服务生问道,这两人一愣,对望了一眼,都摇了摇头,倒是其中一人说道:“我只觉得眼前一花,好象有什么东西从我跟前过去,可是没能看清楚是什么东西。”

听了这话,我恨恨地直咬牙:“没错,你看到的确实不是东西。”姥姥的,那臭丫头想要我老命,无论如何,下次还真得小心了,真不知道姜子牙那家伙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怎么谁见到我都想狂扁我一顿,靠!

商受德打发了那两名赶过来的服务生,跟我一块儿回到了座位跟前,萝莉小舞满脸尽是担忧与内疚:“主人你没有伤着吧,那女魔头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赶紧拍了拍她的小手,露出了一个让她安心的笑脸。“没事没事,她已经跑了,这丫头可腿够快的,怕是要去奥运会,男女混合百米她肯定能拿第一,说不定前世就是一只兔妖。”我不无恶意地道。

苏小小抬起了带着问号的眼眸看了过来。“刚才六合星邓婵玉来了,差点赏了姜兄一五光石,要不是我出现得及时,啧啧啧,怕是破相是免不了的。”商受德这家伙直接开口。

苏小小带着一丝丝笑意望向了我。“我说的没错吧,你的仇人,如今已经找上门来了。”

我懒得理这家伙的风凉话,因为小舞的情绪一点也不稳定。

“都怪小舞,竟然没有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差点就让那个女魔头伤到了,可恶!”小舞扁了扁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边蕴起了泪花,看得人心疼。我又劝又哄,这才让小舞从内疚与自责里走出来,小丫头撅起了嘴,瞪大了眼睛,恶狠狠捏着小拳头地道:“下次她要是再敢出现,小舞一定要让她好看。”

“对了商总,你似乎认得那个长着兔牙的暴力女?”我回过了头来望向商受德,这家伙毕竟也是封神榜的一员,而且刚才他与那臭丫头也相互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就算是不熟悉,肯定也相互认识的。只不过,那个邓婵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实在是让我有点想不通。难道她就是前几天跟踪我的那个家伙?我不由得揉了揉脑门。

--------------------

商受德的脸上浮起了一丝说不清的表情:“嗯,她本是我手下的成汤三山关总兵邓九公爱女邓婵玉,年不过十七,容姿甚美,然其性烈如火,先是助其父为我大商效力,屡立战功,然而后与姜兄你的前世所领周军在成汤三山关激战,那邓九公得异人申公豹所邀之俱留孙弟子土行孙相助,见其甚勇,一日于醉后许下了诺言,若是土行孙能破得西岐周军,便将自家爱女邓婵玉许与土行孙为妻……岂料,你的前世姜子牙与那俱留孙用卑鄙技俩算计,后又迫其与那土行孙结成夫妻……”

随着商受德的言说,我觉得我脑门上的汗水就没有中止过一般,原来那邓婵玉心中本就不愿,后来却被姜子牙和俱留孙两个老不羞的家伙给算计了,生生将一朵鲜花给插到了土行孙这一大坨牛粪上,那个叫邓婵玉的兔牙美女,竟然跟我有这么大的恩怨,嗯,是跟我的前世姜子牙这个不厚道的家伙有着深仇大恨,实在是令我想象不到。

包办婚姻,典型的包办婚姻,而且还带着胁迫性质,要是放到二十一世纪,姜子牙跟俱留孙两人就是典型的拐卖妇女儿童罪犯份子,直接丢监狱里边改造去了,落到严打期间,怕是掉脑袋的干活都有可能。

现在,邓婵玉已经找上了门来了,无论如何,得想办法把这事给解决掉,不然,我成天担心让她窜出来偷袭,虽然有小舞贴身保护,不至有性命之忧,可是成天提心吊胆,岂不是容易神经衰弱未老先衰?

“那个土行孙跟那臭丫头谁配不上谁?”我决定把事情全都打听清楚,正所谓知已知彼,百战百胜。

商受德听了我这话,一脸鄙夷之色:“自然是土行孙配不上邓婵玉,姜兄啊,我也不好说你,可当年你这事,还真是干得不咋的,不就是因为你是阐教的人那土行孙的师傅俱留孙跟你好关系不错,就因为这个,生生把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就那么……唉,那土行孙是什么人?品行不端,不思进取,成天就做着美梦的贪花好色之徒,而且这家伙死于猛兽崖张奎之后,已为其妻的婵玉为其报仇而身亡,说来,邓婵玉也算是尽到了作为妻子的责任。可是,土行孙被封为土府星君之后,为天帝作事,游手好闲倒也罢了,不料,这家伙贪花好色之心不死,曾于天宫酒宴,欲对一侍酒仙女用强,却被邓婵玉发现,一怒之下,断了二人之间的恩义,可是他仍旧死缠烂打,最后闹到了天帝那里,此事虽然没把天界闹得沸沸扬扬,可是我们还是有所耳闻,直到我转世之时,似乎此事仍旧没有下文……”商受德唾沫横飞地把土行孙给贬得一钱不值,听得我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像是我欠了那邓婵玉百二十块钱似的。

--------------------

PS:我写的是封神,但肯定不会每个神仙都整一个故事,别说你们看着累,我自己都要累趴下,我会选择其中一些觉得有写作价值的,或者是在封神演义里比较有趣的人物来写,至于某些神仙,只能当他们是路人甲乙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