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940字
  • 2021-12-06 09:59:13

疾行的的士车正前方不远处,就是交警叔叔站立指挥交通的岗亭,而的士车正轰鸣着英勇地直驰而去。站在岗亭上的交警叔叔这会正特严肃地面对着车子,伸掌向前,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不过很快他的目光也变得仓皇起来,那双很有魄力的鹰目也鼓成了两个圆圈,原本严肃的嘴脸像被人揣了连环飞腿一般开始扭曲变形,在我的瞳孔里放大,然后,轰隆一声……

下一刻,医院急诊科二零七号双人病房里,打着吊瓶,鼻青脸肿的我正杀气腾腾地打量着另一张病床上冲我露出报歉笑容的中年猥琐男。

这位不用说了,就是那位司机大哥,只不过,到了医院,做完了医疗处置,等医生护士消失在门外之后,还没等我和这位司机打个招呼。那老道士又附在了他的身上,说是为了防止我们两个的交流让普通人知晓。所以又附身上去,让那的士司机的灵魂暂时处于冻结状态,这让我想起了圣斗士里水瓶座黄金圣斗士的绝技:灵魂冻结,想不到这老神棍竟然会这一招。

嗯,先不管这老家伙是不是会圣斗士的绝技,咱得把正事给摆平了再说,我摸了摸眼角,还疼,脸色一板,特严肃地望着这位让人给附身的兄台:“老兄,甭管你是神仙还是妖怪,你知道什么叫油门吗?什么叫刹车吗?什么叫方向盘吗?知道什么叫交通法吗?”

附身男傻了吧叽地一个劲摇头,看到他这模样,我越想越气:“既然都不知道,你却附身到了这个正在开车的司机身上,你知道不知道要不是最后的紧要关头我拉住了手刹,这会子你道友我已经是死人了。亏得你还说自个是神仙,该不会是索命无常化妆的吧?”

“贫道……”附身男正欲辩解,我继续唾沫横飞地道:“你不是说你是神仙吗?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对了,还有我这身柒牌男装也报废了,还有……”我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冲这家伙伸出了五根手指头:“内衣裤就放你一马,其他的这些折合物价怎么的也得有这个数,拿来!”

“贫道乃是神仙,从来不需要带那些俗物的。”被附身的的士司机咧了咧嘴道。我顿时勃然大怒:“别以为你是神仙就了不起,告诉你,这可和谐社会,一切都讲法律的,讲物质的,信不信我到法院告你无证驾驶还拒赔!”

附身男翻起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无奈地苦笑着摊开了双手:“贫道真没有,道友啊道友,看来你转世太久了,一点真灵也没能保住,无怪认不出贫道,不然,如何敢如此对贫道无礼。”

我冷哼了一声,正准备继续给这家伙灌输什么叫和谐社会、法制社会理念的当口,手机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一看,是我的同事赵英杰的电话。这才想起,今天又要迟到了。

刚刚接通了电话,就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又快又急:“飞熊哥,你又迟到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正叫我去她办公室呢。现在我是在洗手间通知你,你要是再不赶过来,你死定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我不由得恨恨地瞪了一眼那位自称神仙的附身男一眼。“英杰,你帮我请个假,我遇上车祸了,眼下正躺在医院里呢。”

电话那头赵英杰的声音很无奈:“飞熊哥你能不能想个新鲜点的理由,不是小弟不帮你,这个月小弟我已经替你编了两回车祸,三回拉肚子了的迟到理由了。”

我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英杰啊,我的好兄弟,你能不能换个理由?怎么每次我迟到不是拉肚子就是车祸,你姐就算是头猪也该知道真假了。”

“那怎么办?上次我问你,你自己说让我想办法解决,这下倒好,还怪起我来了。”赵英杰的怨气在电话这头的我也能闻得见,赶紧陪笑道:“呵呵,这不怪你,怪哥哥我,不过别怕,这回是真的,哥哥我正躺在床上,两眼冒着星星,全是妖魔鬼怪。”

这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敲门声,接着电话话只剩下了盲音,我看着电话自言自语道:“这家伙搞什么鬼,电话打了半截就挂了。”

接着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赵英杰的号码,接通之后,还没等我发牢骚,电话那头传来了另一个声音,清脆得犹如黄莺,不过语气却跟冰封的长白山似的:“姜飞熊,你现在在哪儿?!”听到了这个声音,我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一个画面,一位身材高挑窈窕的漂亮女白领正恶狠狠地对着电话发彪。

“我在医院,今天我遇上了车祸了。”我硬头皮道。

“是吗?”电话那头发出了笑声,不过,成份以冷笑为主:“一个月能遇上三次车祸。啧啧啧,我真不知道是该夸你福大命大呢?还是该夸你生命力比小强还顽强。”

“不用这么损我吧,其实这三次车祸,每一次经历都不一样,”我眼珠子一转:“第一次并不是我出车祸,而是看到了别人出车祸,血淋淋在就在边上,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助人为乐,平时就喜欢扶老婆婆过马路,给小孩子让坐位什么的,于是就帮忙救人,所以才会迟到。至于第二次嘛,是因为司机开车不小心,擦着了前边的士车的车尾灯,那司机很不爽的就打了110报了警,司机大哥连哭带求的央求我留下来证明他没有闯红红,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诚实守信,所以只好答应了司机大哥的要求……”

“那这一次你是不是说你自己发生了车祸,然后被送到了医院,正在打吊针什么的,所以迟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这会子变得软软糯糯的,不过越是这样,越让我觉得不妙。我打了个哈哈:“聪明,想不到你居然猜中了。”

“好!你在哪个医院哪个科哪个病房?”电话那头的语气相当不善,我赶紧老实地报出了医院的地址。

“十分钟之后我会到那里,要是你没有断胳膊断腿,你等着本小姐亲自动手。”赵可可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电话里冲了出来,震得我头皮发麻。

“你要过来?太好了。”我不由得大喜,听到我那欢喜的语气,赵可可在电话那头不由得一愣:“姜飞熊,你该不是让车子把脑袋给撞傻了吧?本经理可是过来找你的麻烦的。你还这么高兴?”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对了可可,你要过来的话,麻烦你去我的办公桌中间个抽屉,把那里边的那枚黑狗牙给我拿过来。”最后边一句我声音压得很低。我记得我在公司的办公桌里边摆着一枚黑狗牙,还是我刚刚生下来没多久,我奶奶亲手给我戴上的玩意,因为那是奶奶留给我的东西,所以也就经常带在身边把玩,一直舍不得丢掉。据说那玩意驱邪最是厉害。

“黑狗牙?!要那东西干吗?”赵可可沉静了大约两秒钟,语气中带上一丝关切和担忧:“你真出了车祸?”

“……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难道我的人品有你想的那么不堪吗?”我在电话这头气得头顶险些都冒出了青烟:“太可恶了,要知道助人为乐是我的优点,诚实是我的外号,守信是我的做人原则……喂,这八婆,挂那么快干吗?”没能及时地吹捧完自己,实在是让我心情郁闷。也不知道赵可可来到这里,会不会真替我把手脚给折了,这位顶头上司的女王脾气可是一向令我忌惮。

抬起了头,却看着附身男正好奇地望着扎针的手背鼓起的包包。“你漏针了。”我好心地提醒附身男。

他眨巴眨巴眼:“漏针?漏什么针?你是说这个?”拿另一支完好的手指了指那肿起来的手背,目光显得好奇而幼稚。

我无语地按下了召唤铃。附身男问道:“道友你干吗?”

“我叫护士来给你补针,真不知道你这神仙是怎么当的,连什么叫漏针都不知道。”我乐了,不管跟前这位是神仙还是妖怪,总之,我能看得出来这位老神棍,嗯,附身男的社会经验不丰富,或许用浅薄才能形容,不知道能不能让护士给他来一针安定,看这家伙会不会昏迷。只可惜这家医院我没熟人,不然,让他尝尝医院敲髓吸血的本事。

--------------------

PS:抿紧嘴巴,握握双爪,新书要努力,就看大伙支持不支持。

每天都会尽力保持两更,晴了的人品大伙该了解的吧?不多说了,希望大伙多投推荐,多多收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