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求推荐收藏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813字
  • 2009-07-07 12:25:22

我吞了口口水,是的,我才发现,跟那老神棍谈判实在是浪费了我不少的唾液,而桌上摆着的饭菜上边已经浮起了一层灰尘,我拍拍屁股站起了身来,冲萝莉小舞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非常好吃的东西,好,我这就带你去吃东西。”

我走到了门边,打开了门,然后就往常一般往下走,正巧隔壁的少妇下了班从楼下往上走,看到是我,勉强地一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好歹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再说了,我是不是色魔也还轮不她来定性,然后,她正要抬腿上台阶的当口,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侧,那张描眉画目的,算得上是小有几分姿色的脸蛋突然之间扭曲变型,双手摆在嘴边成花朵状,原本不大的樱桃小嘴咧到了极至:“鬼啊………………”

那能把防弹玻璃给震碎的高八度尖叫声波吹得我的头发都根根倒立了起来,我这才想起了一件大事,回头,果然,就飘浮在我左边的萝莉鬼小舞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我。我靠!

这妞惨叫完毕之后,白眼一翻,直接就昏了过去,倒在楼道里边。然后碰的一声,我隔壁的房门打开了,那个只穿着一条劲爆的红色三角从房门里边窜出来的排骨眼睛男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抬起了近乎瓶底的眼睛看到呆若木鸡的我,跳上了前来:“你看到我老婆没?我好象听到她在惨叫。”

我没开口,只是机械地指了指下边的楼道,排骨眼睛男顺着我指的方向一看,不由得惊呼起来:“老婆,你怎么了?老婆,你怎么摔在这儿?”还好,这位排骨眼睛男看样子太过惊惶了,并没有注意到我身边的萝莉鬼小舞。

“快回去躲起来,别让人再看见你。”我赶紧冲萝莉小舞不停地打眼色,萝莉小舞乖巧地点了点头,不过,她并没有像我想象中一般消失在门内,而是身影渐渐变得透明,然后淡去,我虽然没被吓住,可是小心肝还是跳得厉害,看样子鬼还是比人厉害,至少这招我就不会。

那位少妇缓缓地在她丈夫排骨眼睛男的怀抱中苏醒了过来,然后一脸惊惧地望着站到了一旁,假模假样关心的我的身上。“怎么了?李姐,刚刚我才准备出门,你就指着我直叫唤,吓得小弟还以为我身边有个蒙面持刀抢劫的歹徒呢。”我一本正经地道。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没伤着哪儿吧?”排骨眼睛男一脸的关切,这位少妇结结巴巴地指着我。“刚才……刚才我看到你的身边有只鬼。”

听到了这话,我不禁一乐:“我说李姐,你该不是眼花了吧,封建迷信可不是现代社会的主流,再说了,就算是真有鬼怪妖魔,也没道理大白天的出现是吧?”说实话,萝莉小舞隐身在空气之中后,便是我这个主人,也根本不知道那小萝莉现在到底在哪个钟点方位。

看样子少妇李姐也就是陡然受到了惊吓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加之她老公现如今近乎全裸,也不合适继续呆在外边,所以,夫妻二人很快回了家,不过,隐隐传来的对话里,那少妇还是很心惊胆战,准备一会去庙里求个护身符或者叫上一位迷信工作者来家里边作作法什么的。

而我,也暂时没了去吃饭的心情,最主要是刚才竟然没有想到这萝莉小舞该咋办。这个时候,萝莉小舞又渐渐地显露了身形,不过这一次,她降落在了我的身边,脚踏实地,眼巴巴地瞅着我,似乎生怕我怪罪于她。

我蹲了下来,捏了捏这可爱小萝莉的脸蛋温言道:“没事,那女子跟我一点也不对付,我早就看不顺眼,你吓吓她也好,省得她成天碎嘴。”

“主人,要不要小舞出手帮你!”萝莉小舞伸出小舌头舔舔嘴唇,一抬指头,一道蓝汪汪的电孤在她的指尖移动着,映得她那张可爱粉嫩的小脸也变得蓝汪汪的,让我想起了那只想来已经转世的无辜乌龟,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赶紧阻止:“不行,主人我已经把他们给镇住了,你还是不要出手的好。嗯,一般情况下,你想出手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好吗?”

小舞乖巧地点了点头,两根羊角辫子晃晃悠悠的:“好的主人,小舞就回家等你。”然后,就这么穿过了门,直接进到了屋子里边,吓了我一跳,不愧是鬼仙,不需要钥匙,这样也好,以后忘记带钥匙也不用请锁匠那么麻烦了,直接让这丫头开门就成。

--------------------

带着新买的童装和食物回到了家,还没等我拿出钥匙来开门,就听到里边传出来的声音,凝声一听,却是那萝莉小舞正奶声奶气地在教训人。

“站好了,不许东歪西倒的,不许东张西望,更不许抓耳挠腮,这还差不多,一会主人来了,要懂礼貌,来,跟我说:主人好。”

“……主人好。”听到这声音,我眼角不由得一抽,佐藤江梨花的声音,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肯定是那只叫兰兰的臭鹦鹉,不过,实在是太令我惊讶了,这只平时连我都不鸟的鹦鹉怎么会听这个小丫头的话,我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就看到了一副奇特的场景,那只鹦鹉垂头丧气地站在茶几上边,一身羽毛就跟赖抱的老母鸡一般蓬松。

萝莉小舞正飘浮在那只鹦鹉的跟前,小手指头指着那只流氓鹦鹉一本正经地教训着,等她听到了门锁声响反应过来之后,看到了我。一声欢叫,飘了过来一头就扑进了我的怀里,小脑袋直往我怀里边拱。“主人,你终于回来了,小舞都要饿死了。”

那只鹦鹉鬼鬼崇崇地往这边看了一眼,扑腾起了翅膀朝着那卫生间飞去,可还没等它飞进卫生间,在半空中就像是撞着了一堵墙一般,只听见碰的一声,鹦鹉怪叫一声,羽毛飞溅间,歪着身子,扑棱着翅膀歪歪斜斜地往另一个房间飞去。

这时候,萝莉小舞从我怀里边探出了小脑袋,又伸出了那可爱白嫩的手指头轻轻一指,啪啦啦……我非常清晰地看到那只流氓鹦鹉让半空突然出现的蓝色闪电给抽中,然后保持着展翅飞翔的姿势直接就掉到了地上,然后开始以垂死的形态翻着白眼抽搐,我呆呆地看着那只鹦鹉,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姥姥的,这小萝莉也太暴力了吧?唯一庆幸的就是这可怜的鹦鹉还顽强的活着,看样子萝莉小舞刚才就没少用这家伙锻炼阴雷的控制能力。

看得我眼睛珠子险些凸出了眼眶,连手里边装东西的塑料袋砸在了脚边都没注意到。“主人,你怎么了?”萝莉小舞那张稚嫩可爱的脸蛋上尽是天真与可爱,仿佛虐待那只该死鹦鹉的事与她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兰兰比刚才更加的委靡不振,垂头丧气似乎已经成为了它今天的表演主题,现在就算是那小丫头不管不顾地抓着一个泡椒凤爪在那大嚼,它也不敢再悄悄地逃跑,看样子这只死鸟也知道什么叫欺软怕硬。我突然之间发现,原本我的本性确实很纯朴善良。

萝莉小舞的一翻委屈的投诉我才明白过来,小舞在家里边闲着无聊,于是乎开始对这个新住地进行巡逻,巡视到了卫生间时,看到了这只可恶的鸟,据小舞说这只鸟儿满口脏话,为了不让主人的名节因为这只鸟儿受损,于是,小舞就自告奋勇地承担起了教育这只猥琐鹦鹉的责任,才有了我进屋时看到的那一幕。

“小舞,刚刚我不是才说过别胡乱出手吗?这样很不好。”我不由得板起了脸说道,可话还没说完,小舞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委屈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是主人,人家一个人在家好无聊的,那只鸟笨笨的,小舞好想玩那只鸟。”听到了这话,我简直就是黄果树瀑布汗狂滴,

--------------------

PS:这年头新书本来就不好混,已经过了好几天了,看样子新书这新的一周又得继续裸奔,无推荐,苦命啊啊……大伙有能力地赏点票票吧,如果有空,麻烦帮忙宣传一下偶的新书吧,拜托诸位亲爱的书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