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遇见个老神棍
  • 签约封神
  • 晴了
  • 3001字
  • 2021-12-06 09:52:36

“你是我的情人,象玫瑰花一样的女人,用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消魂,你是我的爱人……”,搁在床头的手机像在叫魂一样使足了吃奶的劲,那种沙哑的杂音钻入我的耳朵里边,让原本沉睡在梦境中的我被周公一脚给揣到了真实世界。张开了眼,看一眼设定了闹铃时间的手机,决定再眯上五分钟,可谁曾想,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足足过了十五分钟。

“靠!”我从床上惊跳了起来,穿上了衣服,提着裤子以最迅捷的速度冲出了卧室,钻进了卫生间,刚刚开始放水的当口,就听到了一声佐藤江梨花喘息式的娇吟:“你好下流哦。”

听到了这勾魂入髓的魔音,吓得我一个骤停,下意识地往声源处一抬眼,看到了那只鹦鹉正站立在洗澡间里的鸟架上搔首弄肢的又来上了一句:“主人,人家想要嘛……”

“原来是你这家伙!”打了两个冷战的我松了口气,匆匆地放完了水,赶紧把裤带给扎上,看样子睡糊涂了,竟然一时间没想起来这只寄养在我这个里的这只鹦鹉会说话。

“兰兰,给我闭嘴。”看着这只鹦鹉,着实是让我气不打一处来,至从这只鹦鹉的主人在两天前把它送到了我这来之后,每天我都会因为这只叫做小兰兰的鹦鹉那突如其来的声音发生一点意外。

因为它不仅懂中文,并且自学成材,还会外语,一般都是呀灭嗲、可莫其、以太之类的,加之这种大绯胸鹦鹉的音量大得惊人,害的现在我的隔壁四邻几乎都把我当成了一个流氓,就算是对门家的那六岁小姑娘向我问声叔叔好,她老妈犹如见鬼一般把小姑娘给拽进家门去,似乎生怕我对这个祖国的花朵下毒手一般。

没办法,这只鸟原来的主人就是一个淫荡猥琐的家伙,只不过打小与我斩过鸡头烧过黄纸,情比金坚。所以,在那家伙出国留学之时,把这只名叫“兰兰”的大绯胸鹦鹉郑重地托付给我抚养,说什么等他从倭国留学回来之后,再来接他的小兰兰。

至少这只鸟为什么会叫这名字,据我那位斩鸡头烧黄纸的兄台明言,是为了纪念一位伟大的AV界女神,为了色情影业而献身的杰出青年武腾兰战士。这实在是让我无语之极。

身为未婚热血青年,在和谐社会,缺乏男女之间情爱生活的我也略有涉猎,嗯,不是指我涉足这一职业,而是指我曾经以一种学习和研究的精神与角度阅览过很多类似的艺术片,但绝对不会像我那位朋友一般,全身心都投入到其中。

--------------------

就像一位伟人还是淫人说过的话:艺术与色情的区别在于不同的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欣赏角度。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一位多年从事法律研究的朋友很认真地告诉了我:根据相关法律条文,含有色情内容的艺术品不能定性为淫秽物品,可以收藏,但不适宜公共展示,因为根据《民法》的基本原则,一切的民事活动都不能违反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当我听到了这一鼓舞人心的消息之后,我的双眼湿润了,还是二十一世纪和谐社会好啊。

嗯,扯远了,不过正是因为这只不以艺术角度去欣赏那类片子的鸟,才使得我名声这两天大臭,为了澄清我是正人君子而不是经常带女人回家鬼混的坏胚,所以我只能把这只不学好的鸟给关在了隔音效果较好的卫生间里。以免再让邻居误会于我。

我只得先拿点鸟食和水给它,一面恶狠狠地威胁道:“兰兰,你要是再敢乘我不在家的时候乱叽叽歪歪,晚上我非把你炖了吃不可。”说完这话,又觉得自己特傻,怎么跟一只鸟较起了劲来?

只不过,那只鸟听到了我这话之后,歪起脑袋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它那尖利的鸟嘴啄着食物,那眼神,怎么都觉得像是在鄙视我。深呼吸,算了,要不是看在我没时间,再看在它是只鸟的份上,我老早就把它给丢高压锅里边炖了。

收拾了这只鸟,匆匆地洗漱之后,飞快地跑出了租住的房子,看了看时间,没功夫坐下来吃早餐了,只好在街边向早餐摊主王大妈买上一份豆浆油条,准备一会在的士或者公交车上补充营养。

就在这当口,却看到了一个干巴瘦小的老头,穿着一身道袍,头戴道冠,手拿着拂尘,颔下三缕长须,胡子眉毛头发全都白得犹如石刷墙的石膏粉,白得透亮,忒仙风道骨,一步三摇地在街边的人行道上走着,而那些在人行道上匆匆行走的人们却似乎对此见怪不怪一般,甚至连点好奇的目光也没有落在这老头的身上。就连那几个平日里最喜欢说三道四戏说八卦的这些推车卖早点的小商小贩也都视若无睹。

我不禁有些好奇,伸手接过了豆浆,把钞票递给王大妈的当口借机问道:“王大妈,那老道士你认识吗,该不是附近哪家要做法事吧?”

“哪有什么老道士?”胖呼呼的王大妈左右一瞅,竟然对那十数步外的老道视若无睹,回过了头来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道:“小姜你该不是大清早的想逗大妈玩是吧?”

听到了这话,我不由得一愣,那老道士分明已经近在眼前,王大妈却说这样的话,这倒底是谁逗谁玩?

“喂,老道,别东张西望的,说你呢!”我吸溜了一口豆浆,冲那须眉皆白的老道勾了勾手指头。这个时候,原本嘈杂的环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气氛有些诡异,那老道颇有些讶然地瞪大了眼睛望着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确认我是在唤他之后,不由得轻咦了一声。

“我说王大妈,你说没看见老道士,那你跟前站着的这是什么东西?”我得意地回过了头来,冲那两眼发直的王大妈笑道。不过,王大妈的眼神不对劲,浑没在意那正走过来的老道士,反而直勾勾的看着我,不止王大妈,另外几个早餐摊主也都直勾勾的瞪着我,似乎站在他们跟前的我犹如怪物。

“喂,王大妈,你这是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妥吗?”我赶紧打量一下自己的穿戴,很正常啊,内裤也没有外穿,头发打理得很齐整,眼角也没有眼屎,裤裆大前门也安然紧闭。难道我屁股后边别着**还是zha药不成?大清早的,这叫嘛事?

就在我让这群早餐摊主盯得浑得寒毛倒立的当口,那老道士已经站到了我的身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手指在那又掐又算的,然后哎呀一声:“怪不得贫道认不出你来,原来是年纪不对,呵呵,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老道士看我的眼神也不对劲,生动而又热情,犹如忍饥挨饿胜利会师在延安的领导人正在看着端来红烧肉慰问的红小鬼。

“你谁啊你?别以为你穿着一身道袍,拿颜料染了胡子眉毛,就想装神棍来骗人套近乎,这一套早过时了。”我鄙视地道,这种话,在算命、测八字众多的大桥脚我可是听得耳朵都起了老茧。

方才还觉得他仙风道骨,可是他张嘴之后,我怎么都觉得这老牛鼻子瞧着不顺眼。嗯,原本还以为这家伙是位一位宗教人士,想不到竟然是个跑江湖忽悠人的神棍。

老道指着我,一副哭笑不得的无辜样子。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边的异响,回过头来却看到王大妈抄起了摊子的手推,跑得比刘翔还快,吱溜一下就窜得老远,豆浆锅的盖子落在地上她也没顾得上捡,吓得老子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半晌才记得王大妈还没退我二块五角钱。

“王大妈这是怎么了?她还没退我钱呢!”我上前两步,正欲跟卖小笼包的摊主说话,这位也跟鬼追似的,抄起摊子的手推唰的窜出老远,靠,这些人都有病不是?而正在远处喘气的王大妈见我有接近的迹象,继续狂奔中……

回过了头来,左右一看,怪事,我并没有看到城管那身瓦蓝的制服和凶神恶煞的嘴脸啊?我目光所及处,那些等车的人群也都见鬼似的散得飞快,其中一个小朋友还指着我奶声奶气向他老妈悄声道:“妈妈,这位大哥哥是不是神经病哦?”

“嘘,乖儿子小点声,做人要有礼貌,这种事情心里边知道就好,但不能什么话都乱说,那样可不好,这样很容易伤别人自尊的,知道吗?……”那位当妈的一边教训着那小屁孩,一面拔脚溜得飞快。那小屁孩子伏在他老妈的肩头,还冲我吐舌头做鬼脸,靠!

--------------------

PS:抿紧嘴巴,握握双爪,新书要努力,就看大伙支持不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