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相逢何必曾相识
  • 悠悠女人心
  • 毅然
  • 3112字
  • 2021-02-26 10:02:13

“晓雨,你对这个人了解吗?是谁介绍的?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家中兄弟姐妹几个?父母是在什么单位工作?家住哪里?”母亲看着丢下饭碗就急匆匆想往外跑的晓雨挡着就问。

“自己认识的,搞彩扩的,其它的不清楚!这不就是刚认识嘛,哪了解到那么多!”晓雨理直气壮的回答。

“那你还这么晚出去?”

“我这不就是去想了解更多更多嘛!”她推开母亲挡着的身体,心急火燎的扬长而去......

母亲无奈的摇了摇头:真的是世道变了,世道真的是变了。老大晓萍不是我找人替她说了的亲事吗?一说就成!我看小两口日子过得不是挺好嘛,还给我添了个外孙子。那小家伙长得可喜庆人了,一晃一下,那小子现在都10多岁了。这老二晓雯虽然是头难剃了点,费了不少的劲,花了不少的心思,可毕竟后来也算是我托的人帮她说成的啊。虽然这个女婿长得有点超呼我的想象,可毕竟是她喜欢了呀。要这晓雯喜欢上的,还真是件不容易的事!不过,好歹我总算把她嫁出去了。现在这小日子过得也是甜甜蜜蜜的,儿子都8个月大了。怎么当到了这最小的丫头这里就不行了呢?连问都不让我问,更不用说由我出面帮着找了。这出生在动乱年代的她,怎么会把她生出这样的一个个性来呢?才20多岁,就要自己做主,那还要我做什么?我还是她妈吗?不行!我就是要管着她点!

可说归说,做归做,母亲再使用多少招数和用尽无数策略,都无法或者说是根本就左右不了这三丫头的一切。她每天一下班就去见她的那一位,一去就是深夜才归。这星期天休息,就更是全天性的与她那位两情相悦,两相依了......

单说那一位吧:是做什么工作的?在哪上班?有时间上的约束吗?晓雨到今天才算是有了丁点的了解。

丁晓雨的现任男友:名叫张海涛,现年23周岁,和丁晓雨一样同是南京市人。原是社会上的闲散青年,目前是在朋友的一家个体彩扩部上班,时间上相对的比较自由。

星期天的玄武湖公园,春天的湖光树色,姹紫嫣红的百花盛开,给了这对小恋人别样的心情。

树荫下,草坪上,晓雨依偎在海涛的身旁,她柔情地看着他问:“海涛,你家有几个兄弟姐妹?”

“哈哈,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好像说过的吧,我家就三兄弟,我最小。”他说着,并爽朗地大声笑着。他觉得自己说过,肯定是说过,可能只是晓雨没在意听罢了。

“那你妈是做什么工作的?”晓雨继续问。

“我妈是中学老师,我爸在一单位里做工会干部。”

“那你哥哥在什么单位工作?”

晓雨见海涛的兴致很好,所以就一个劲地追问。

“老大搞印刷的,老二在开出租车。”

“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嘛?我的晓雨妹妹。”

他俨然摆出一副大哥哥的姿态来,瞅着晓雨......

说实话,自由恋爱就是好,哪像我那两位姐姐,别人拽个人到我家来给她们看,同意了就谈,不同意就不谈。那能了解到什么?不就是听介绍人说嘛,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当答应和人家谈,就不能轻易退掉,多没意思!即使有点想法和看法,经介绍人一解释,又全都没了,哪像我这样的......

我们是在南京的新街口,大华电影院门口认识的。我记得那是个电影散场,当时的人很多也很拥挤,我们俩一不小心互相碰撞了一下。他朝我笑笑,我也朝他笑笑,然后就各自走开。可不知怎么回事,我心里却在那暗自的嘀咕着:这人要是马上追过来和我说话怎么办?是理睬?还是不理睬?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还真是追了上来。

“你好,我叫张海涛!能告诉一下你的名字吗?”

看着一脸朝气蓬勃,阳光帅气的他,我在寻思着到底能否答他的话:能同这人说话吗?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是个小地痞流氓啊?

“不想说也没关系,我的名字你知道就行。我就在大行宫那里的一家炫色彩扩部上班,你要是有需要冲洗的照片,可直接去那里找我。”

看着他马上就要离开的样子,我立刻做了回应。

“我叫丁晓雨。”

“好听的名字,你妈为什么替你起这个名字?”

看得出,他是在没话找话说。

“我是67年7月出生的,那时候雨水比较多吧,我就是下雨天在家里出生的。你呢,为什么叫海涛?”我和他不由自主地一边走,一边聊起来......

“我爸在部队的时候,我妈生的我。我爸原来是海军,整天面对大海,所以他们就给我起名叫海涛吧。哈哈!我们的名字都和水有关。”

你看,就这样我们俩就相识了,现在我对他又多了更多的了解。

瞧晓雨一个劲的冲着他发愣,海涛有点纳闷。

“你在想什么?晓雨!”

“嘻嘻,那天见你主动的找我说话,我还以为你是那些小地痞流氓呢。”

“你说我是吗?你看我像吗?”

他说着,就去挠晓雨的痒痒。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晓雨拼命地左躲右闪......

“好!为了使你丁晓雨同志能放下二百二十二个心,明天你下班后就到我家去,看看我张海涛到底是不是个小地痞流氓?”

“这?”晓雨犹豫一下。

“我们一家人都很想见你的!”张海涛坚决地说。

“我可是正经八百的和我家人说了,你是不是还没说呀?”

“说了呀!不说我妈怎么可能让我出来!”

“他们要见我吗?”

“要,不!要的。”一时间,她语无伦次的回答。

其实晓雨的母亲真的总是盯着要见见她的男朋友,只是晓雨不想让她见罢了。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我才不要像两姐姐那样任由她的摆布。既然海涛现在已经提出来要见我的家人,那就让他见见吧。反正我现在是挺喜欢他的,明天见过他的家人,再过几天,就让他去见我家人。

这天,晓雨着实精心装扮了一番:你看她粉色简洁的上装,配上米色笔挺的长裤,齐整乌黑的长发飘肩,再加上她那胖瘦适中的身材,活脱脱的一个淑女形象。

当海涛领着晓雨来到他家的时候,他的一家人几乎是惊呆了......

他们听海涛说现在认识了一个女孩,而且还是在那样的一种情形之下相识的,家里人首先就对这段相识不太看好。这样的能有什么好姑娘?这样的女孩能靠得住吗?他们也明知自家孩子的好坏所在,看看就看看吧,总不能说我们什么都不相信他,总拿他当未成年看。为了表示对这件事情的器重,他们还特意准备了一桌很不错的菜肴,全家人也都赶到场,哪怕是已经成家,立户在外的大哥大嫂也不例外。

“坐!坐!快请坐!海涛去倒茶!”母亲话音刚落,还没成家的二哥就端上了沏好的茶水;大嫂拿出水果,点心;父亲,大哥忙着张罗晚饭;全家人的热情洋溢,使得丁晓雨即刻就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她没经历过,这是第一次。准确地说,这是她的初恋,是她平生第一次以一个女朋友的身份到一个男孩子家里去做客,而且男孩的一家人对她是这么的好,这么的热情,这么的盛情款待。就不像她的姐姐!她姐姐的婆家她也陪着去过,怎么着都没这样的感觉,平淡得就像例行公事一般。此时此刻的晓雨,真可谓是开心无比,快乐无比,幸福无比!自由恋爱的感觉真好!

通过今晚的张家拜访,看得出,张海涛一家人对自己喜欢的程度。在离开他家时最后的那几句话语,更是发自肺腑,感人至深!

“晓雨,你一定要经常来玩啊!到这里就像到你自己家一样,不要拘束!”这是他爸妈说。

“晓雨,你就像我的小妹一样!我没有妹妹,现在你就是我的小妹了。”这是大嫂说。

“晓雨,你在家是最小,我们家海涛也是最小,你放心,你来我们家,我们这些做大的一定会照顾好你们小的。”说这话的是老二,他说完话后有些脸红的看看大嫂。

“是呀,是呀。”大嫂见状忙着接话。

热情的道别,真心的话语。

真是叫人今宵难忘,难忘今宵!

几天后,海涛去丁晓雨家回访,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吃喝是不差上下,可心情却大不相同。晓雨妈简直就像是检查官审犯人一般的对着海涛审来问去,搞得晓雨心情很不好。他张海涛不就是没有一个正当的工作吗?在个体公司上班有什么不好?不是一样的拿工资?不是一样的叫工作?我看就比我在国营单位工作强!看我整天给上班时间控制得死死,上班一不能迟到,二不能早退,一当有个迟到早退的,到了年底奖金就要受到影响。像他这样多好,凡事和老板说一声,老板也就答应了。我看拿的工资,也并不比我拿的少。

不高兴归不高兴,不开心归不开心,但两个人的与家长见面会总算是过去。

后面到底会怎么样?一切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