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内家唐三

  • 战无不胜
  • 潇疯
  • 2818字
  • 2009-05-16 14:02:23

(本章都是一些拳术道理,我尽量简化了,毕竟是小说不是教科书,另,求几张票吧,明天要周末晚上要开始冲榜了)

……

拜了祖师爷,唐老爷子显然十分高兴,谈兴正浓,拉着叶高山,两人就在练武场中央的八卦图上席地而坐。

“小叶,你拜了祖师爷,随我学岳家拳,就不是外人,你练到了外家宗师境界,咱们是忘年之交,不讲名分,我在我这辈排行老三,早年别人都叫我唐三,托大你可以叫我一声三爷。”

“合该如此,三爷。”叶高山用敬语道。

唐三爷眯眼惬意的点点头,娓娓讲述起一些武林旧闻,门派秘辛:

“我家祖上是岳家军中一名副将,当年岳王爷自创拳法,传授军中子弟习练,为的是外抗强虏,光复河山,所以一招一式皆是沙场拼杀之术,讲究实用,没有花架子。岳家拳不设门墙,当时在军中民间流传很广,说起来,内家三大拳中最为刚猛的形意拳就是脱胎于岳家拳。明清之际,姬际可人在一破庙发现了半卷《武穆遗书》,并由此创建了内家拳的第一个拳种形意拳。这半卷《武穆遗书》现在依然是形意拳的镇派之宝。然则世事更迭,正经的岳家拳套路反而失传了,我当年到湖北武穴(岳家宗族所在)走访,数千个岳飞后裔里没出一个高手,满眼庸碌之辈,不晓得岳王爷泉下有知,是否能够合眼。”

“岳王爷非常人胸襟,要是在乎自己子孙是否精通岳家拳,也不会不设门墙,随意传授了。”叶高山眯着眼睛,淡淡道。

唐三爷微一错愕,叹道:“果然赤子真性,是我执迷了,岳王爷这样的人物,当然不会在乎这种小事。”

“小叶,你要学内家拳,必然得先理解内家拳术道理,内家拳术与外家拳术有本质区别,杀敌只是其一,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是和道联系在一起的。有先贤以思想入道,如孔子孟子,又有先贤以佛理入道,如达摩玄奘,还有以诗入道,以画入道,以字入道,举凡世间存在,就有它的道理,皆可入道。我们练武之人,自然也能证得大道。大道说玄不玄,以武者来说,就是后天入先天的过程。人之初生,性无不善,体无不健,根无不固,就是先天,只是一入红尘,知识一开,灵窍一闭,先后不合,阴阳不交,以致身体筋骨不能健壮。昔年达摩大师传下易筋洗髓二经,就是为了还人生本来面目,后来岳王爷在这个基础上又扩充了一层,易骨、易筋、洗髓,三者通透,人就能由后天再入先天,这也是我们武者孜孜以求的大道。”

“后天入先天,后天入先天,原来武侠小说里说的先天高手真有其道理,倒也并非全然杜撰。”叶高山默默咀嚼,思考其中意味。

唐三爷继续说道:“内家拳术传承至今,集结了多少前人智慧经验,到了近代,又把拳术归结为四重道理,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返虚,还虚合道。练精化气是易骨功夫,练气化神是易筋功夫,练神返虚便是洗髓之功了,一旦三者通透,武功进了至虚至无之境,也就证了武者的大道,成了武圣,拳圣!”(关于“还虚合道”可参考孙禄堂的“练拳经验及三派之精意”)

“武圣,拳圣,练武练成了圣人,脱离了肉体凡胎,那是怎样的境界,叫人心神往之。”叶高山咂砸嘴,体内热气盎然,显然起了意,恨不能立刻投入求证无穷大道的因果之中。

“拳术道理说穿了就是这么点,可是千百年来,能把拳练到至虚的屈指可数,我穷其一生,境界也只停留在练气化神,所以道理我可以说,境界是没办法体会的,一切都还要你自己在练拳过程中体悟。”唐三爷看着眸光乱闪的叶高山,如何不知这人痴性发作。

叶高山嘿嘿一笑:“成圣哪有那么容易,当年孙猴子那么神通广大的人物也要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证得因果,成佛成圣,我自然晓得其中凶险。”

唐三爷欣慰的点点头,这小叶看似个性单纯,却不是李逵那样的鲁莽人物,有内秀,知进退。

想到这里,他站起来。

“小叶,你外家功夫已经练到巅峰,几乎到了由外入内的地步,又正处于人生巅峰期,所以对上没化神的内家高手,你也能硬桥硬马,打得对方无招架之力,不过内家高手一但化神,任督打通,体内周天圆满,筋脉扩张,气血充盈,能使暗柔之劲,伤人于无形,你对上便要吃亏。你看好了……”

唐三爷忽然双手一张一握,脚下行云流水般踏出。

全身韵律鼓动,打出一套工整的拳法,

并没有厮杀时的狂猛和速度,唐三爷的拳路非常清晰,甚至任何一个普通人也能看清他出拳的速度,每一下手,身,脚的挪动,出击,无声无息,丝毫不带起风声。

可是那身绸衣贴在他身上,全身舒张,全身骨骼几乎是以一种流水般的韵律在滚动,每一次出拳,从脚,到腰,脊椎牵拉肩膀,然后拳头挥出,骨骼层层推进,发出一连串细密的颤音,力量在拳头正面积累到顶点,爆发。

不张扬,不霸道,却又如暮鼓晨钟,古朴苍劲。

在离沙袋几乎还有两米的地方,唐三爷忽然脚步一顿,全身一个极大的回旋,藏在后腰的拳头猛然击出。

这一刻,他人呈现几乎六十度的俯姿,脚爪扣地,像一只探手摘桃的大猿猴,背部骨骼牵拉,左臂收缩,右手臂如长枪一样捅出,两米的距离,他一拳就打到了,简直比普通人出脚都要远出许多,拳头在蛇皮沙袋上一刺即收,噗的一声。

蛇皮袋的正面安然无恙,背面却裂开一个大口,里面的铁砂扑簌簌往下落。

通臂拳。

隔山打牛劲。

唐三爷收拳,缓缓下压,敛气收心,头额已经隐现汗迹,看起来并不狂猛霸道的出拳,却是极端消耗他的体力。

叶高山早就一个弹跃,几步踩到沙袋边,极厚的蛇皮袋背面跟被大枪捅过一样,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这就是暗柔之劲?果然神奇,能透过表面直达背部,”他琢磨着:“难怪和唐三爷动手时,全身练成铁板一块的自己被他打中也内脏震动,气血虚浮。唐三爷毕竟年纪大了,体力不如当年,又留了手,自己若是碰到一个正当盛年的化神高手,只怕要被打死。”

唐三爷见他默不做声,只道他受了打击,便说:“小叶,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外家练成你这地步,就是化神高手不注意也要被你打死,何况暗劲不能多发,耗心费神,武功没通神入化前,明劲是王道。”

叶高山摇头道:“外家刚猛,终究是凡人之技,内家入道,能练至通神入圣,我方才心满意足。”

他眼神平静之下波涛汹涌,心意之坚完全非人。

唐三爷也正是因此才看上他,否则岳家拳虽是非奸非恶皆可传授,可他唐三又不是岳飞,如今也不是冷兵器时代了,拳传有缘人,普通人唐三也是不肯多瞧一眼的。

唐三爷看看天色,说道:“小叶,今天就先到这里,中午你气血受损,虽说没大碍,总不好过度劳累。我叫崇礼收拾了房间,以后就在我这里住下吧,练拳也方便。”

叶高山听了也不客套,这里的条件确实比他租的地方好太多,最主要的是有个很不错的练功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