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成疯子

  • 战无不胜
  • 潇疯
  • 2121字
  • 2009-06-27 02:33:47

伤员已经被放到一边,那些医生去抬几个伤势最严重的人。

那几名刚到的刑警看了看伤员情形,目光一转,就落到谢武这边,径直走过来了。

“哦,老谢,没想到你竟然调到这里了,真是凑巧,哈哈哈。”领头的大个一见谢武,大嘴一咧,发出一阵笑声,犹如大鼓雷动,腹部一颤一颤,中气十分的充足。

叶高山听得那雷鸣般的笑声,眼睛微微一眯,暗道国家机器果然势力庞大,虽然下面很多庸才,但是精英也是十分的多,这个家伙气血澎湃,太阳穴高高鼓起,外家功夫已经练到顶了,和欧红雷也不相上下。

谢武眼神有点复杂,干笑两声:“成组长亲自带队,真是难得。”

成虎刚入警队的时还是他在火车站当副所长时期麾下的一个小警员,短短几年,现在他已经是市刑侦重案六组的组长,办了不少大案要案,而谢武自己勉强提了一级,还只是个小所长,虽然两人级别一样,但地位已经是天差地别,一个是市局的大红人,一个只是管片区的小所长。

喊一声“老谢”也是给面子了。

“这么大的案子,不来不行呀,听说死的是个鬼子。”

成虎眼睛四处一瞟,直接盯着叶高山,仔细打量起来。

武者之间都有感应,叶高山外表平凡,练内家后气质更是圆融内敛,身上也没太明显的肌肉线条,只不过到了成虎这程度,对危险的敏感度也超乎常人许多了。

正因为叶高山太平凡了,反而让他警觉。

他能混到这地步,也是会察言观色之人,叶高山隐隐被几个警察围着,非常不和谐。

“老谢,凶手呢,你查到什么了,和我说说。”成虎看了一会,收回目光问谢武。

谢武也想早点把这烫手山芋扔掉,他自认为没那魄力,看到成虎火箭般的蹿升他会隐隐有些嫉妒,但好在他也很有自知之明,他和成虎这个疯子没得比,成虎在火车站当警员期间就敢飞奔跳上已经启动的火车,徒手将挟持人质上车的通缉犯击毙,他谢武不行,他当了二十多年警察,没在办案中开过一枪,打死过一个人,而成虎当警察不过四五年手里就有十几条人命,重伤的更是无数,博得“疯子”称号,这就是差距。

所以谢武不争。

他用很快的语速把了解到的情况都说了遍,然后一指叶高山:“人就在这里,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以后有什么工作都是你们重案组来做,你们是专业的。”

说着他就招呼围着叶高山的那几个派出所警员站到了一边,算是交接了。

成虎一听,也不做动,而是一双发亮的眸子刀子一样锁住叶高山,就跟看到猎物的老鹰一样,露出很感兴趣的神态。

“哦哦,我没看错,果然是你,真是很难看出,我在楼下看到那个日本人的尸体了,那一刀倒没什么,那一脚力量真是大了,把那个小鬼子的五脏六腑都震成一团肉泥了,比大铁锤打人还厉害,好手段,好手段。”

成虎走近几步,他身形比叶高山几乎要高出一个头,体格又巨大很多,气势外放,犹如深山里冬眠刚刚苏醒走出山洞的大熊,这种大熊,因为饿了一个冬天,十分的凶狠暴躁,什么都要咬来吃掉。

成虎一走近,叶高山就感觉到敌意了。

他目光微微一缩,十指一个做动,后背肩胛处不住耸动,十指也呈现爪形,当仁不让的盯过去。

“哦,我是警察,你是小民,自古民不与官斗,怎么,你还要袭警不成。”成虎一下子感觉到叶高山仿佛变了一个人,他的架子一演,犹如一只苍穹傲宇的飞鹰,十分的凌厉,这令成虎这个习惯了捉拿犯人,审视犯人的警局红人,重案组长十分的不舒服。

“在我面前耍官威,摆架子,这个警察倒是懂得打心理战,一般人肯定要被吓到了。”叶高山眼睛眯得更细,几乎只剩下一条缝隙。

成虎一看叶高山不做声,从后面掏出铁铐子:“危险人物都要铐起来。”

他伸手来抓叶高山的手。

叶高山鼻子里发出“恩”的一声,手指头一弹,打开那只铁铐:“你要我配合调查可以,铐我起来,岂不是认定我有罪,不和我心意。”

成虎身后一名警察发出“耶”的一声:“嚣张的见过,没见过这样的,我们是办公务,你要拒捕?”

一直关注这里的叶喜忽然冲了来过来,拦到叶高山面前,指头指着那几名警察,十分泼辣的叫道:“为什么抓我哥?他是为了救学生才打那些日本人的,你们这些警察良心被狗吃了,要不是我哥,今天这里要死很多人了。”

她一边骂,一边又朝还在二楼的学生大喊道:“你们都死了,我哥帮你们打了日本人,现在连屁都不会放一个了。”

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学生们哗然起来,毕竟被上泉和他的保镖打伤都是他们的同学,对日本人的愤慨也是感同深受,几名法律系的学生走出来一本正经说道:“我可以证明当事人是见义勇为,并且是正当防卫,当时当事人已经击倒了那个日本人并且准备离开,但是那个日本人又从背后拿刀突袭,才被当事人失手打死,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看见了,都可以为当事人作证。”

“头,这是外交案件,现在苗头不对,我们先负责把他带回去,怎么处置都是上头做决定,没必要现在就闹死,现在是天大地大学生最大,学生一闹事,谁也挡不住。”一名警察凑到成虎耳边,悄悄说了一句。

成疯子不是真疯,学校里的事情最是麻烦不过,这些学生都是打不得碰不得的娇贵主,他一挥手,大声道:“我现在是带他回去调查,不是逮捕,不但是他,还要请几个学生和我们一起回去。”

他这么一说,大部分学生都不做声了。

过了一会,才有几个学生走出来愿意一同前往警局,叶喜自然不肯离开叶高山,也一起跟去。

包裹叶高山,叶喜,柳生千代,还有两个跆拳道馆的学员在警察的陪同下上了警车,警笛开道,离开了Z大。

这一夜,注定有很多人失眠,很多人的命运要发生改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