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千古岳少保

  • 战无不胜
  • 潇疯
  • 3679字
  • 2009-05-16 08:05:33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崇礼走进练功房,咳嗽了一声,把正在隔空虚指的叶高山惊醒。

“小叶,晚了。”

叶高山一看窗外,可不,外面已经暗了下来,太阳早落山了,不由舔舔嘴唇,按按空空的肚子,放下双手,抬脚往外走:“人是铁饭是钢,还真饿了,白叔,那我先走一步。”

白崇礼招招手:“别急着去了,唐爷留你吃饭。”

叶高山微怔一下:“也好,正好再请教请教唐爷。”

小饭厅里一张梨花木小圆桌,三张小圆凳,桌子上四菜一汤,汤是上等的野生老鹿骨熬汁,油都去了,非常清亮,四个菜清淡,都是素的,里面配些枸杞川芎之类的药材。

叶高山进去时,唐老爷子已经坐在那里,换上了一身新唐装,眯着眼睛似寐非寐。

闻到脚步,唐老爷子睁开眼睛,一招手:“小叶,过来坐。”

叶高山也是不见丝毫拘束,应了一声,大大方方的坐到唐老爷子右侧的小圆凳上,国人以左为尊,这里他年纪最小,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唐老爷子暗暗点头,这人赤子真性,洒脱却又不逾礼。

心中欢喜就多了几分。

两人中午才大斗一场,甚至唐老爷子还撂下把你打瘫的狠话,现在却和和气气的坐到一起,没半分隔阂。

这就是大拳师拥有的大气魄,中午打斗凶狠剧烈,生死一线,但是双方公平比试,就是打死也没什么怨尤,打斗完了,大家没有损伤,就不结怨恨,皆大欢喜,何况唐老爷子还有指点之恩,叶高山自然敬服,礼数十足,一副后辈姿态。

叶高山肚中饥饿,先舀了大碗鹿骨汤喝了一气,一沾口眼睛就亮了一下,一口喝尽碗里的汤,翘起拇指道:“这汤熬得好。”

“崇礼的药膳做得更好。”唐老爷子笑道。

“是吗?那我得尝尝。”叶高山夹了一口枸杞山药,拍掌道:“正是绝妙,今天是托了白叔的福,能尝到这样的美味。”

他是真不客气,取了饭碗唰唰唰连吞了四大碗白米饭下去,桌上的菜也横扫一空。

他吃得又快又急,狼吞虎咽,也不用担心对肠胃不好,叶高山的牙口连整块厚厚的老鹿腿骨都能嘎嘣嘎嘣几下嚼得稀碎,常人的养生道理放在他这样的大拳师身上是不适用的。

能得到一个真性情的人交口称赞,并且狼吞虎咽自己做的菜,白崇礼也是高兴。

看着叶高山的眼神就多了几分笑意,显然喜欢这样直来直去的小子。

唐老爷子周天圆满,任督两脉打通,到了练气化神境界,已不用刻意食补,所以很少下筷,只是看着叶高山风卷残云将桌上食物扫荡。

等叶高山吃得满意停下筷子,唐老爷子让白崇礼泡来两杯乌龙,才问道:“小叶,你泰拳打到了拳脚如刀的巅峰,非常难得,泰国境内能达到这境界的也是屈指可数,不知道你是在哪位大师门下学的拳,或许是我旧识也不一定。”

叶高山并不隐瞒:“唐老爷子,我跟随学习的这位泰拳老师在武术界没什么名气,他身份比较独特,我倒不太好说出去的。”

哦,唐老爷子只是点了点头,也没追问,换了个话题:“我看你学的东西倒不少,金钟罩和八卦步都有一定火候。”

“都是自己瞎琢磨,练得浅,八卦步还是前几天和朱刚交手有些心得,今天在唐老爷子面前班门弄斧了。”

叶高山这人并不是不通俗务,所以顿了一下,说道:“朱刚他……”

唐老爷子抿了口茶,淡淡道:“这没什么,我和他也只是数面之交,技不如人,打瘫就打瘫了,不过朱刚也是史派八卦里有名有姓的高手,八卦掌门派虽繁,却大多出自董海川门下,都有点香火之情,你把他打瘫了,将来回国麻烦恐怕不少。”

叶高山咂咂嘴,将吸到嘴里的茶叶渣又吐回杯里,嘿然道:“这也没什么,将来有人要替他出手,也是各凭本事,我要被打死打瘫了,也是技不如人。”

“好胆气,难怪年纪轻轻就把泰拳打到巅峰。”唐老爷子轻叹道,有几分惋惜:“现在像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实在不多,又都是中国人,我见了就多几分喜悦。按说,你练的泰拳,咱们门派有别,我不好多嘴,不过小叶啊,你体力精神是好,可泰拳终究是外门功夫,重表不重里,你用药水洗练身体,体力巅峰能多保持几年,也就是几年吧,然则是药三分毒,将来情况恐怕更不乐观,你应该知道,很多泰拳大宗师老来都瘫痪了,活过六十岁的不多。”

叶高山心思一动,忽有感悟。

他头几年都在国外,不过回来后对国术文化研究颇深,也走访了一些民间拳师,对武林的一些规矩不是全然不懂。

今天唐老爷子这一番做作难道是见猎心喜,起了收徒的念头,否则他和朱刚没什么交情,忽然拉自己试手一番,又在试手中指点自己八卦步做什么。

而又碍于真正的国术门派派别森严,唐老爷子就算有心指点,他小叶却已经归了泰拳门墙,这改换门墙之事放到现在或许没旧武林时期那么众人唾弃,却终究不是什么体面的事。

唐老爷子也不好提到明面上来。

叶高山如是猜测着,心道这有什么拉不拉得下脸的,他自家事自家清楚,当初学泰拳是职业需求,他的那个泰拳老师也是身份独特,根本不是普通的师徒关系。

这也是当初叶高山能在朱刚面前扯什么叶家拳的原因,否则他若是一个有门有派的人,再嚣张狂妄也不会说这么欺师灭祖的话。

想到此处,顿时不想磨蹭,起身便拜:“我正愁找不到窥探国术奥秘的门径,心痒难耐,老爷子就来雪中送炭,正是时候,不嫌弃的话就收了我做个半路徒弟。”

唐老爷子愣了一愣,连忙去扶他:“小叶,起来起来,你有这个心我心中欢喜,不过你一个练到拳脚如刀的泰拳宗师,放到泰国开山立派都绰绰有余了,我哪里受得起你的拜师礼,快起快起。”

叶高山还是想岔了,他只道唐老爷子是想收他为徒,却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能把泰拳这样至刚至猛的外门拳法练到巅峰,那是需要多么庞大的毅力和勇气。

纯以筋骨皮论,唐老爷子都是自愧不如,他不过是占了内家功夫的巧字,以巧破力,以柔克刚,他一个化神境界的内家高手,连绝招都动用出来才将叶高山打翻在地。

这样一个外家宗师,唐老爷子哪敢起收徒念头。

好比你一个少林方丈,见到武当掌门,就算武当掌门功夫逊了一筹,你少林方丈难道就想收人家为徒?

大家都是宗师,就算身手有些差距,地位却是仿佛,练拳人都讲究可杀不可辱,一个宗师想收另一个宗师为徒,开什么玩笑。

叶高山毕竟没正儿八经混过武林,不懂其中道道,唐老爷子知他赤子真性,说拜就拜毫不作伪,然则就算对方年轻人肯放下身段,他也是不能收的,以免传扬出去让人觉得自己欺人年少,占人便宜。

“你不肯收我?真是麻烦,难不成要我天天上门找你试手。”

唐老爷子听到叶高山这话真是哭笑不得,知道对方痴性发作,心中不但不起反感,反而更是喜欢。

芸芸众生沉迷于红尘肉欲,还有几个人能有这痴心真性,武之没落,难道仅仅是因为火器?满眼所见,皆是被功名利禄取了心,蒙了眼的俗人,眼前一块璞玉,不去雕琢,祖师爷也看不过眼。

“小叶,既然你没门墙羁绊,我还有什么可说的,我这一门拳法虽是自成体系,却不开山不立派,祖师爷当年创出这门拳法就是为了强国强种,扫荡外寇,但凡普天之下华人,心怀赤子,非是奸恶之徒,皆可传授。你起来,师不用拜,拳我传你。”

唐老爷子语意坚决,叶高山便不再坚持,他是赤诚之人,也不爱客套。

心中对唐老爷子已起了敬服之意,对他嘴里的祖师爷更是心神往之。

“世上还有这等胸襟气魄的人物,创出高明拳法,却无偿传授他人,不立门派,不求虚名,光凭这点,就是董海川,杨露蝉都已不及,这人到底是谁。”

仿佛能看穿他眼里的渴求,唐老爷子又道:“我这一脉,虽不立门墙,可传承已逾九百年,祖师爷是要敬的,你随我来,去给祖师爷上三炷香。”

还是练功房。

站在那副足有一墙之高的武将图下。

图下摆着一张红木方桌,上面置一铜鼎香炉。

唐老爷子点上三柱禅香,递给叶高山,望着画中身披红战袍,手执红缨枪,凛凛如神人的武将肃穆道:“我这一脉拳法的祖师爷不是别人,正是南宋抗金名将岳武穆岳王爷。”

叶高山悚然动容。

心里的一点猜测得到证实,胸中激起波澜豪气。

原来是岳飞。

是那个写下“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千古名句的岳飞。

是那个让金军发出了“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哀叹的千古岳少保。

是那个北伐中原,一口气收复了颍昌、蔡州、陈州、郑州、郾城、朱仙镇,打得金兀术连夜逃窜,再向前跨出一步,便可光复沦陷十多年的中原,兴奋大喊:“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的岳大将军。

也只有这样豪气干云,指点山河的人物才做得出常人不敢想不敢做的决定吧。

心怀赤子,非是奸恶之徒,皆可传授。

“好岳飞,好岳家拳!”叶高山恭恭敬敬持香拜了三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