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十分狗血

  • 战无不胜
  • 潇疯
  • 1776字
  • 2009-06-21 23:31:46

杀了这个女人很简单,但是在和谐社会的大环境下,武者也要有头脑的杀。

这个女人突然拿武器攻击他,肯定不是没来由的,要先搞清楚,因为有很多善后的问题,他毕竟不是一个人,如果没有叶喜,或者是在国外,或者是夜深人静没人知道的时候,那就没有顾虑,说杀就杀了。

他考虑两下,决定先套出口供,若不愉快,再杀不迟。

抓起聂凤婕拎到一边的椅子上,捏着她的脊椎大龙。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叶高山看了两眼,问道:“我可以肯定没见过你,不过你先是叫两个金刚门的人来请我,我亲自上门了又搞偷袭,弄得现在十分的不愉快,总有个理由,说说看。”

聂凤婕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脊椎被捏住,就跟蛇被抓住了七寸,不能动弹了。

她看着叶高山,眼里余悸未消,更没有死里逃生的庆幸,尽管叶高山话语十分的平静,脸上也没狰狞凶狠的表情,但是她已经领教了叶高山的“狠”,一个能杀身成仁的怪物,有杀自己的勇气,更别说杀别人。

她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她身份再高,权势再大,命也只有一条的。

她忍着手臂和腿上传来的剧痛,咬牙道:“我不是真想杀你,我就是想试试你的功夫。”

“恩,”叶高山眉头拧了拧,语气不快道:“你要试我功夫,这个理由十分的新鲜,我和你又不认识,你搞偷袭,被我打废了,就说这种话,我信不过你,看来你嘴很硬,不过我没功夫和你磨蹭,现在就要打杀你了。”

他指甲一下刺进聂凤婕脖子里,要把她脊椎拉断。

聂凤婕痛得大叫,眼泪都流出来,一半是痛的,更多的是因为心理的恐惧和后悔。

这种时候,再强大,心理素质再好的女人都没有办法冷静了,她大叫起来:“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我要杀你,怎么会选择这样的地点……我真的不是要杀你,真的不是!”

她越喊越大声,神情扭曲,披头散发,泪流满面,刚才集团老总,女强人的形象都崩溃了,像一个被折磨到神经出问题的女人。

叶高山连连皱眉,这种情况就十分的令他没有意思,本来聂凤婕强大的剑技还让他非常看重,也把她放在平等的武者地位看待,但是这种表现,简直给练武之人丢脸了。

而且他手指都刺进了她皮肉里,对她气血的感应都在心里。

现在的聂凤婕已经快崩溃了,体内血液都往脑部冲,五脏蠕动得非常紊乱,双目瞳孔放大。

恩,这样的状况,这个女人肯定是演不出来,可能真的想试我身手。

叶高山有啼笑皆非的感觉,如果这个女的真是抱着这种心态,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了。

难道是小说电影看多了,通常那些虚构的东西里都有这种桥段,女人听闻哪个男人实力很强,或者师父好友什么称赞那个男人,非常不服气,然后见面的时候就突然出手试探对方的武功,通常桥段里那个男人肯定会打败那个女的,然后手下留情,紧接着女人就被折服了,又或者闹点小脾气,负气离去,其实心里已经留下那个男人的影子,成了欢喜冤家,最后都走到了一起。

十分的狗血,雷人。

但是现实世界里,这样雷人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一般武者之间,互相不认识,随便出手的话,一下子就要闹出人命来。

因为练武之人大多好勇斗狠。

一打起来,肾上腺素分泌出来,出手都没办法控制,就算一开始抱着试探之意,打起来脑子一热就什么都不管了。而且一些招数,都是能放不能收,像形意,讲究“遇敌犹如火烧身,硬打硬进无遮拦”,非要起了杀心,用庞大的杀意施展出来,拳术才有力量。

又有“不招不架,只是一下”的说法,讲求不防守,只需致命一击。

这种情况下,生死瞬间发生,哪里容得你解释。

刚才要不是那个电话凑巧进来,聂凤婕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还有这种不和谐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果然现实比小说更玄幻。

叶高山咂摸两下,伸出左手在聂凤婕脸上打了一巴掌,把她从崩溃的状态打清醒回来。

“你是怎么知道我有武功的,还有,就算我有武功,你找我来做什么,难道仅仅是来试我身手,里面有猫腻,我需要答案。”

聂凤婕又从鬼门关里转了一遭,整个就是自暴自弃,声音颤抖的说道:“是静宜告诉我的。”

“哪个静宜?”

“就是红线山庄里曾经接待过你们的女人……”

断断续续说了一些,叶高山也明白了,七凤集团是红线山庄最大的股东,聂凤婕因为学过剑舞,经常会让谭静宜帮她伴奏,所以那天谭静宜看到叶高山的枪舞,感觉和剑舞一样和谐,告诉了聂凤婕,于是引发了这一出。

“因为觉得我武功不错,就来试我身手,嘿嘿,这个理由很强大。”

听到叶高山冷笑的话语,聂凤婕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她说道:“现在武术非常没落,练武的人很少,真正的高手就更少了,我就是想试试你的身手,如果可能的话,再把你吸收进来,没有别的目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