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痴人

  • 战无不胜
  • 潇疯
  • 2668字
  • 2009-05-15 14:54:02

叶高山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一手撑地,迅速弹起,嘴角已经挂了丝鲜血,胸口闷闷的如同被大铁锤击了一下,右脚的麻木感现在还没消退。

被人狠狠打了一下,叶高山眼里却没半分沮丧惊慌,反而咂咂嘴巴,似乎在回味自己刚才中了一指一靠的击打感受。

“刚才这一指难道就是内家真劲,果真非比寻常,我这脚连钢筋都能扫断,竟然被轻轻一点就失去知觉。”

叶高山目中狂热半分未减,眼皮半开半阖,盯着唐老爷子:“唐老爷子果然手段惊人,不过我泰拳打了多年,什么没有,皮还算厚,老爷子打轻了。”

说罢,他一扯衣服,就把连帽卫衣连同里面的背心抓了下来,露出里面精铁似没有一丝脂肪的上身,他唰唰唰将那件白背心撕成条状,用泰拳的缠麻法将布条缠到拳上。

缠完后,他站起来双拳互击了一下,发出彭的一声闷响,嘿了一声:“再来。”

“痴儿!”唐老爷子摇头叹气,眼里却有一丝欣赏。

叶高山抖了抖右脚,吐气开声,抬膝过胸,猛的向下一踏,嘭的一声闷响,感觉整个练功房都晃动了一下,那半指厚的橡胶地毯硬生生给他踩裂出一个脚印,血贯右脚,麻木的感觉终于减轻。

下一瞬,刷的一声,叶高山在地毯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印痕,脚步拖泥带水,噌噌噌几步踏到唐老爷子面前。

这一次,他身形如猿飞奔,步法轻灵,与之前刚猛直击不同。

“咦,八卦步!”唐老爷子目光一闪。

叶高山已跃步到了跟前,俯身四十五度,手腕一抖,一记拜须弥山,发出急促的鞭哨声,拳头直冲对方下颌。

唐老爷子伸掌一托,手腕灵活如蛇,贴着那拳头就旋了个身,一股巨大的卸力带着叶高山向一边滑去,他这几天八卦步已练出一些心得,这巧圆环转的功夫正和八卦心意,他脚下顺着那卸劲踩了个八卦步,到了唐老爷子身侧就是一个进肘劈捶。

唐老爷子一个回身掌,正打在那犀利的肘侧。

叶高山再踏一步,游走半圈,上冲拳,下膝撞,嘭嘭两声,又被唐老爷子挡开。

这刀锋般的拳打肘击在面对唐老爷子时好像打进了黏糊糊的橡皮泥里,尽管力量惊人,那些力道却都如泥牛入海,卸得无形。

叶高山这人体力充沛到无以复加,八卦步踩得正是顺遂,便绕着唐老爷子飞速的旋转起来,拳肘膝脚,一百零八式古泰拳如泼水一般泄出。

一时间,只能听到偌大的练功场里嘭嘭嘭嘭的连续闷响,只能看到一人绕着另一人越转越快,后来,衣带飘风,连身影都几乎看不清了,八卦步只在卧牛大小的方圆内踩踏,这景象倒仿佛是叶高山在打人桩,十分怪异。

外人看来千篇一律,只有叶高山听得分明。

他在踩踏九宫八卦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有一个蚊呐般的音节钻进自己耳朵里。

“错!”脚下一滑,唐老爷子的身形就晃了一下。

“错!”唐老爷子身形又晃一下。

“错!”唐老爷子身形再动一下。

……

每一次只要有“错”字传来,唐老爷子就动一下身子,而没有“错”字的时候,他的脚步始终是纹丝不动的,只有手在拍卸叶高山的攻击。

叶高山脚步越走越快,随着时间不断过去。

“错”字已经越来越少了。

到后来,叶高山仿佛摸到了规律,他喉咙里猛然发出一连串闷雷般的吼声,拳肘速度陡然暴增数倍,劈里啪啦如同*一样笼罩过去。

一直站在门口垂眸冷静观看的白崇礼也瞪圆了眼睛,双拳紧紧握起。

唐老爷子的脚步动了,不同的是他这次没有喊“错”,而是暴喝一声,向后直直退了两步,双肩一拱,两条衣袖跟气球一样鼓胀起来,双臂轮摆,脚下毫不停留,而他的手指正不断变化,迎着叶高山暴雨似的攻击闪电般击去。

这可以说是打到现在,两人头一次硬碰硬。

啪啪啪啪……如雨打芭蕉,又如蚕噬桑叶,时不时夹杂嗤嗤的布帛撕裂声。

两人的对拼变得异常密集,火爆,最终只听得两声空*一样的啵啵声。

叶高山连退两步,坐倒在地上。

而唐老爷子虽然站着,唐装上衣的两条袖子却没了,露出两条大筋凸浮的干瘦手臂,周身上下白气蒸腾,一滴汗正顺着他的额头淌下。

站在远处的白崇礼飞奔过来,见此景象,大吃一惊,唐老爷子是练到周天圆满,毛孔紧闭的化神高手,这么多年了,他服侍在他身边,还从没见过他流汗的时候,可见这一战打得有多么激烈。

“唐爷,您……”

唐老爷子接过白崇礼手里的毛巾,擦了把汗,眼神已不复刚才激斗时锐利,眼角微垂,此时的他看去才像一个古稀之年的老者,他说道:“我没事,你去拿颗九麝正气丸来。”

白崇礼连忙去了。

叶高山坐在地上,呼呼的喘气,脸色白中泛紫,正瞧着自己胸口和肋下两颗红点。

那是被唐老爷子用指法点出来的,现在胸口呼吸不畅,话都难以说出,双脚几乎失去意识,竟是站不起来了。

白崇礼很快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用紫檀做的小盒子,古色古香,唐老爷子打开那盒子,从里面捻出一颗拇指大小如润玉一样的药丸,递到叶高山面前:“吞下去。”

一股浓郁的麝气钻进叶高山的鼻子里,他对中药颇为精通,一闻就知道药丸里包含几味十分珍贵的药材。

也不犹豫,舌头一卷,将药丸吸入嘴里,药丸子冰凉凉的,入口即融,一股比薄荷还凉的流质顺着他的喉咙滚入胃里,肺部首先得到滋润,呼吸通络起来,一张嘴先吐出一口紫色淤血。

“呼,老爷子你厉害。”叶高山喷了血后,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不过脚下依然麻木木,酸浚浚的,索性就坐在那里不动。

“老了。”唐老爷子叹口气,搓了搓手,伸出两掌在叶高山的胸口和肋下红点上按压,他的手滚烫火热,掌心毛孔里一丝丝真劲泻出,刺激叶高山受伤穴道,化瘀通络,配合他刚才吞下的活气灵药。

一通按压,唐老爷子的眼里疲惫更甚。

叶高山却生龙活虎起来,从地上跃起,咂咂嘴,歪着头,回味刚才剧斗的每一分细节,脑海里过电影似的转个不停。

一边回味,脚下就不停留,又在地上踩起八卦步来。

这一次他边踩边打,脚手配合,真是浑圆一体,比之前几日七八分神似又进了一大步。

见他眨眼又沉迷进自己的世界。

唐老爷子朝白崇礼露出一丝苦笑:“我先去休息一阵,你也去外面忙吧,不用管他了。”

两人就退了出去,只剩下练功房里不时传出的破空声,久久不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