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战斧

  • 战无不胜
  • 潇疯
  • 2783字
  • 2009-05-15 07:02:17

叶高山进入药铺的时候,里面依然冷清。

药铺主人唐老爷子坐在柜台后,拿着一个水烟斗吞云吐雾,看到叶高山从门外进来,光线落在他身上,有种明暗分明的错落。

“唐老爷子,听说你找我。”叶高山一进了门,就开门见山,丝毫没有做作。

唐老爷子放下烟斗,隔着那泛黄的镜片打量着叶高山,陡然沉声喝道:“就是你把朱刚打瘫了?”

叶高山只是一愣,他和朱刚比武是挑了个僻静处,没有外人观看,自己又在救护车到来前先走了一步,没道理走漏身份,除非……那朱刚和这药铺子的人熟识,这也不奇怪,想那朱刚一个八卦掌高手,无缘无故的也不会跑到这俄罗斯小城来,总是在这有相识的人的。

想到此处,再一听唐老爷子沉冷的语气,叶高山咂咂嘴,脸上也不见一丝慌张,痛快的点头承认了:“人是我打瘫的。”

“好小子,年纪轻轻做事这么狠毒,朱刚不过找你试手,你就把他打瘫了,是何道理?”

面对质问,叶高山丝毫不以为杵,干净利落的说道:“都是练拳之人,今日我打你,明日你打我,道理也没个分明,他要找我试手,被我打瘫了,那是他身手不硬,想要道理,就再找个人也把我打瘫便是。”

唐老爷子镜片一闪,那老旧的镜片底下似乎射出两道奇光来,这样的人当真少见,说话做事都单刀直入,没有羁绊,难怪听朱刚说把泰拳练到那种境界。

心中起意,唐老爷子站了起来,缓缓摘下眼镜,一字一句的道:“既然你这么说,今天我就把你也打瘫了,崇礼,关门。”

门在背后合上,屋内的光线顿时暗做一团。

然而在叶高山面前的唐老爷子,却已经不再是数分钟前那个佝偻着腰,带着高度老花眼镜的老者形象,他隐藏在那副老旧眼镜下的眼睛竟是如此犀利,在暗室中透着精亮,佝偻的腰板挺直后,在昏暗的室内仿佛一个巨大深沉的佛像,压迫得人喘不过气,一个人竟然能在瞬间发生这么巨大的变化,只凭这一点,叶高山就能断定,这个唐老爷子,绝对是个高手,还是比朱刚要强上许多的大高手。

因为至少朱刚是他一眼能够看穿的高手,而这个唐老爷子,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的大高手,他来药铺这么多次竟没看出来。

当一个人练拳练到返璞归真的境界,能够隐瞒住叶高山这样练到拳脚如刀境界的大拳师的眼睛,他的境界又到了何种地步。

叶高山的血液,瞬间沸腾了。

这唐老爷子说要打瘫他,那还真不是乱吹,凭他现在展露出来的气势,确实有打瘫他的实力。

可是,这不就是自己梦寐以求,踏破铁鞋无觅处的高手吗?

叶高山自打两年前练到泰拳巅峰,陷入瓶颈之后,一直在苦心诣旨寻求突破,只可惜,这世上的巅峰人物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到,都说大隐隐于市,这话真是没错,叶高山往那嵩山武当山走过几次,满眼腌臜,令人心灰意冷,不曾想到反而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药铺子的老板是个大高手,大行家。

他提胸吐气,眸子精亮,慢腾腾道:“好个唐老爷子,我竟看走眼哩,早知道眼皮子底下就有大高手,说什么也要来讨教一番,如此正合我心意。”

他屈肘收臀,右足点滴挠地,双拳半握,就要合身扑上。

唐老爷子却不动作,沉声道:“这地方施展不开,别打坏了瓶瓶罐罐,你跟我来后面。”

他起身向后走去,腿脚微弯,关节处如有弹簧,起如风,落无声,几步就闪入后门,步法显然到了追风赶月不放松的上层境界。

叶高山二话不说,拔腿就走,也进了后门。

门后一条廊道,廊道边几间储物房,走到尽头,推开一扇门才发现别有洞天。

竟是一间足有两百平米的大练功房,地上铺的是花岗岩,花岗岩上一层厚厚的橡胶皮,中间绘着一个巨大的八卦图,左右各摆放着两排器械,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还有几个沙袋垂挂在悬梁上,四周点了檀香,一股宁静的檀麝香气缭绕在空中。

最突出的是正对大门墙上的一张人像,全身披挂锁子甲,外罩红战袍,右手提杆红缨长枪,目视前方,杀气盈身,凛凛如神人。

“真好地方!”叶高山赞了一声。

练功房布置以道家宁静悠远之中又暗藏杀伐,静中藏动,刚柔相济,正是武者洗练精神,淬炼武艺的上佳之地。

唐老爷子一直移步到那画像前五米处才停下,转过身来,他上身一件灰色唐装,下身黑色褂裤,脚下一双千层底布鞋,随意一站,后脚绷紧,前脚放松,不丁不八,已是宗师气度。

“柳叶桩!”

叶高山瞳孔猛的一缩,这桩法正是短打快攻的常用桩法,进步快,立桩稳,防守严密,这唐老爷子竟然要和他以快打快?

要知道泰拳本就是一等一的刚拳快拳,叶高山又处于人生体力最充沛巅峰的年纪,诚然唐老爷子的境界已经比他还高,可是他年纪大了总是不争的事实,人有生老病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拳练得再高也挡不住时间流逝,气血衰败,体力下降,这是自然万物的定理,是大道,改变不了。

这杂念也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抛飞,心思浑然一体,只有击敌致胜一个念头。

叶高山脱掉鞋袜,赤足在地上一抹,刷的在橡胶皮地毯上划出一个半圆,脚前掌在地上一垫,像炮弹一样冲了出去。

只见他脚下盖步如飞,左右脚点滴挠地,虚虚实实,冲到唐老爷子近前一米时,鬼魅般的抬起右脚,身体向左拧转,左腿以前掌为轴,脚跟擦地内旋配合身体左拧,右腿刷的劈面扫出,剧烈的尖啸声充盈在房间里,犹如战斧破空,激得唐老爷子发丝乱颤,可见这一踢之力有如何骇人。

唐老爷子脚尖一推,后撤一步,叶高山脚尖擦着他鼻子扫过,有种火辣辣的感受。

“好脚力!”

唐老爷子双目精光一闪,剧烈的风声又起。

叶高山一脚扫空,几乎像个陀螺一样,一个小进步,身体又是一旋,又一个战斧大风车的劈扫,浑圆无滞。

打拳不留手,留手不打拳,一旦动手,叶高山可不会管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一出手就是全力,绝不保留,这战斧风车踢是他的绝招,发作起来能连劈上百下不喘气,气势如虹,一旦占据主动,就是上千斤的神农架野人熊也要被他活活抡死。

眨眨眼皮的功夫,叶高山已经踢出五脚,唐老爷子也后撤了五步,逼到挂着画像的墙下。

也就在叶高山第五脚落下,第六脚起来的时候,他终于动了,叶高山的脚实在是快,不过唐老爷子的手也不慢,他曲掌一抡,宽大的袖子就跟水蛇一样起了波浪,贴着叶高山金铁般的小腿胫拂了一下,这一裹一缠,只延了叶高山一线,眼看那袖子应声而裂,唐老爷子食中二指已经点中了叶高山的膝眼穴。

感觉小腿被针刺了一下,瞬间整条腿就麻了。

唐老爷子脚踩中线,一个铁山靠挤到叶高山的怀里,肩膀一耸一抖,叶高山宛如断线风筝甩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