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分蛋糕

  • 战无不胜
  • 潇疯
  • 2128字
  • 2009-05-30 01:17:02

少年的母亲走回来时,看了一眼叶高山,笑了笑,眼里有些忌惮,没说什么。

叶高山脸上通常没什么表情,本身气势也会给普通人不小的压力,一句话说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只有像安东尼,还有眼前这个少年这种脸皮比较厚,自来熟的人才能说上几句话。

少年的母亲一看就是那种保养得比较好的贵妇,自然不会随便和叶高山这样的人攀谈,甚至不着痕迹的拉了一下自己儿子。

不过少年明显不愿意再听母亲的唠叨,宁愿和叶高山交谈。

“哥们,聊这么久,认识一下吧,我叫刘洋!”

这个刘洋的行为虽然有些颠三倒四,很搞笑,倒是不惹人讨厌,叶高山点点头:“叶高山。”

“哇,叶哥你太酷了,说话都几个字几个字的。”刘洋在座位上七扭八扭的,屁股一下都不清闲,话还特别多。

叶高山多半都不出声,就看他一个人在那里话个不停。

“叶哥,你到底练的什么呀?咏春?李小龙就练咏春,最近一部电影《叶问》你看了吧,李小龙师父,特牛掰,霍霍霍霍……”刘洋两个拳头朝前面乱挠,学着电影里咏春的架子。

“洋洋!坐好!”叶高山没吱声呢,刘洋的母亲低喝了一声,显然看不下去自己儿子的轻浮模样。

叶高山笑了笑,不置可否,见刘洋脑袋凑过来,他说道:“既然这么喜欢李小龙,去学他的截拳道好了。”

刘洋压低声音,用手指隐秘的朝后面点点:“你以为我不想呀,老妈不让,我十二岁那年还偷偷拿了家里的钱溜上过少林寺,我靠,那帮秃驴,死活不让我拜师,还把我交到警察手里,遣送回家了,以后就完蛋了,我的人生全是老妈的影子,连上厕所她都会在门外守着,直到我去年考上Z大,才稍稍摆脱她的阴影,不过她就在学校外面买了套房子,每个星期都会过来住上两天,你说我惨不惨。”

“你在Z大?”刘洋的所谓“悲惨遭遇”引不起叶高山一点兴趣,倒是听他说到Z大问上一句。

“怎样,叶哥,你也是Z大的?”

叶高山摇摇头,他不是Z大的,不过他妹妹是。

叶喜在Z大读电子商务专业,目前大一,说起来和这个刘洋也是校友了。

在刘洋的喋喋不休中,飞机抵达了Z省省城,缓缓降落。

下飞机时,刘洋要叶高山的电话号码。

萍水相逢的人,叶高山笑了笑,推说自己没有电话,只是接过刘洋递给他的一张便条,大踏步走出机场。

站在机场门口,他打开手机。

一晚上的时间,手机里全是未接来电,俄罗斯的号码。

他也猜到会是谁,回拨了一个。

想过几声,电话被接起来了,是唐三爷的声音:“小叶?”

“对,我到家了!”叶高山对着电话说道。

“好,到了就好,自己小心,朱可夫应该不至于去中国找你麻烦,我在俄罗斯也还有点面子。不过国内的情形更复杂,门派又多,牵连很广,我知道你的性子,普通人惹你的机会不多,倒是一惹,可能就和一些练武的扯上恩怨,就像朱刚,这些旧武林门派的子弟多半还是讲规矩的,光明正大的来,不过现在毕竟改革开放多年,泥沙俱下,观念大变,也要小心防备小人,听说你还有个妹妹,这就更要小心谨慎,不是性命交关的争斗,能不下杀手就别下杀手,结死仇是武林大忌。”

叶高山应承了。

正要挂了电话,唐三爷又说道:“先等着,我把那小东西弄醒和你说上几句,哎,她昨儿个早上发现你没人了,跟掉了魂了一样,闹是不闹,就是流眼泪,要不是我把你留给她的东西给她,我看都能哭死过去,后来就一直守着电话拨你手机,魔怔了,我说你肯定在飞机上把手机关了她也不听,实在不行我就把她弄晕了,现在还在睡。”

叶高山也想不到洛芙娜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和洛芙娜相处时间并不长,以为感情即使有一些,也绝不会深刻。

或许是他低估了一个没有依靠的小孩脆弱的内心,他并不是个擅长理解别人,感情细腻的人。

“好的,那我等等。”

过了一会,就有一个细微脚步声从听筒那边传来,拿起来后,就是一阵阵的啜泣。

叶高山沉默了一会,等不来对方的声音,他叹口气:“洛芙娜,你不是说要长大吗?怎么说话不算话,这么容易就哭鼻子。”

听筒里的啜泣声更大,依然没有说话。

叶高山想到了一个“分蛋糕理论”,决定拿来用一下。

“不要哭,也不要觉得我抛弃你了,洛芙娜,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还有个妹妹,虽然她现在长大一些了,却仍然需要我的照顾。假如把我的时间切割的话,以前我只要给我自己一份,给我妹妹一份,现在你从我这里拿走了一份,又要拿走我给我妹妹的一份,洛芙娜,你希望这样吗?”

洛芙娜的哽咽声渐渐小了。

叶高山的话起了效果,因为他知道洛芙娜是个心软的小孩,应该做不出从别人盘里抢食的举动。

安慰人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叶高山做到了,让洛芙娜觉得失去的是额外获得的,那么因为失去带来的痛苦会减小到最小。

PS: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催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