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疯狗(求推荐票)

  • 战无不胜
  • 潇疯
  • 2054字
  • 2009-05-26 11:27:14

(求推荐票,真的很需要)

连续一分钟的高速寸劲击打,对施拳者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黄蜂呼吸比之前粗了,目光比之前更加谨慎小心,刚才连连击中对方,可是拳头感觉如同击中鞣质的油膜,对方的筋骨练得太强悍了。

叶高山几步拉开对方距离时,黄蜂双膝紧贴,紧紧跟随,亦步亦趋。

这是咏春里的马步,二字箝羊马,又叫“钳膝力”,进攻或者后退,双腿会随着这股力而步伐紧凑,犹如双膝间有一条绷带死死绷住一般,不由得你步伐不连贯。

当年叶问佛山扬名立万时,曾经让四个大汉,同时用力掰他的膝盖,结果四个人用尽浑身力量,也无法搬动叶问的二字箝羊马。

叶高山脚踩八卦,不断游走。

他没有很快的下杀手死手,这是他第一次和咏春高手对打,学习了解的目的更为明确。

八卦步多日的练习已经烙印进脑海里,踩踏出来犹如一条游龙,浑圆无滞。

他东走一下,西走一下。

咏春里有守中,攻中的说法,人体的最有效防御处,就是中线,中线,就是从头顶百会至双腿会阴的一条看不见的线路,人体要害都是围绕着这条线的,守住这条线,就是护住了全身,而放弃这条线,也就是敞开了空门。

叶高山八卦步踩出来,黄蜂就很难摸到他的中线,打开他的中门了。

绕了几圈,心里已经有数了,叶高山猛然一个变步,掌刀砍向黄蜂侧腰。

黄蜂急急旋身,手从桥上发出,日字冲拳。

叶高山脚踩小碎步,宛如一只斗鸡窜动了几下,掌刀变爪,抓住黄蜂双肋,熊膀,双手一抖,将黄蜂甩了出去,砸到墙上。

黄蜂落地后,大叫一声,又从地上跃起。

这一次,叶高山以快抢快,一扫八卦油滑,雄赳赳,气昂昂,直线冲击。

脚步在地胶上蹭蹭蹭磨行,每一步都留下一条长长的印痕,右手劈拳,犹如大锤一样砸下,巨大的风声裹挟而至,气势磅礴无匹,黄蜂大骇,双手硬架,嘭的一声,他的双臂震得麻木了,但这还没完,叶高山藏在后腰的左手随即冲出,一个立地冲天炮,由下而上,狠狠击中黄蜂的胃部。

巨大的拳力打得黄蜂腰身虾米一样弓起,双脚轰得离地一尺,又落下,跪在地板上,连连作呕,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好,好,精彩!精彩!”第一个喊出声的竟然是安东尼。

这个王牌经纪人丝毫没有自己的拳手被打趴下的觉悟,连连拍手。

黄蜂的体力力量和叶高山差距很明显,叶高山打得游刃有余,所以留了手,不然这一拳就不仅仅是打得他呕吐那么简单。

白犬猛然跳了出来,他的手指不住的颤抖,双目瞳孔不住收缩放大,舌头舔着嘴唇,嘴角挂着涎迹,跟一只发qing的公狗一样扑来。

叶高山口里发出嗯的一声,后退几步。

白犬十指成爪,一扑上来就连连抓动,犹如大街上打架的泼妇。

他的指甲闪着金属片的光芒,是重新装上去的,原来的指甲早就扛不住他胡乱抓打,被掀光了。

白犬是一条疯狗,而且是爆发力十分强的疯狗,他的肾上腺素分泌超过常人太多,所以能爆发出比常人强太多的力量,这种力量不是锻炼出来的,但却比一般力量更可怕。

疯子,原本就是令人畏惧的。

两只爪子挥出一片残影,速度竟然不弱于黄蜂的咏春寸拳。

叶高山也懒得和这种疯狗纠缠,凭着他更为强悍的体力和爆发力,他迅速踩到白犬身侧,一个手刀劈向他的颈部,准备一击就干翻他。

咔的一声,手刀砍中,毫无疑问,骨头应声而裂,人却没有倒下。

恩!

叶高山有些意外。

他还是低估了这条疯狗的反应力,或者说他根本低估了这条疯狗的智商,一个疯子,还是麻省理工高材生的疯子,能在一年内进入KDS联盟排名,排名比黄蜂还高并不是偶然。白犬竟然耸起肩膀,让手刀砍中胳膊。

他的一条左手废掉了,白犬却根本毫无反应,甚至露出一种极为残忍扭曲的疯狂笑意。

他另一只手抓过来,刚好抓住叶高山的手臂,紧接着揉身而上,头槌狠狠撞向叶高山的鼻子。

从一开始,这条疯狗就知道自己不是叶高山的对手,但是他没疯,在进入黑拳界以前,他仅仅是个普通人,一年的黑拳锻炼也不可能让他练出什么强悍无匹的体魄来,除了过多的肾上腺素带来到的疯狂击打力,他本身的身体素质远不如黄蜂和恶棍。

但他就是凭着这样的身体条件在黑拳界杀出一条血路。

因为他的一条疯狗。

还是一条高智商的疯狗。

他善于利用对手的心理,用自己的疯狂做伪装,在脑海里计算出一个可靠的方案,以最小的价值换取最大的伤害。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就是他的战斗策略,但是在自损上,他尽量在减少,以追求价值最大化。

他在这种血腥的厮杀中找到了辨证的乐趣,在他而言,任何一场战斗都是一次科学的交锋。

这就是他,一个变态的科学疯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