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叶家拳

  • 战无不胜
  • 潇疯
  • 7219字
  • 2021-10-23 09:27:32

货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些零散的,叶高山也不急于出手,手里多了七八十万卢布的货款,换成人民币也有二十多万了,他还要买大量的皮货,倒回国内,一来一去,就是十多倍的利润。

这天刚从皮货市场回来,在江边被人截住了。

外表看去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国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棉袄,头发梳在脑后,脸刮得很干净,长得没什么特点,不过一双眼睛很亮,太阳穴微微鼓起,身体直拔,标枪一样站在雪地里。

在他身后,是长长的一串脚印,深浅一样,间距一样。

这人站在那里没什么存在感,叶高山一靠近,那双亮得几乎发光的眼睛落在他身上,一股慑人的气息就笼罩过来,就跟在丛林里被猛虎盯住了一样。

双目含光,血气充盈。

是个高手。

叶高山停下脚步,目光眯缝着望过去,隐隐只见一抹寒光时隐时现。

颈上寒毛倒竖,十指不住错动,他慢腾腾的道:“常五找你来的?”

中年人开口了,他的嗓音清亮浑厚,一开口就像有一个巨大的风箱藏在体内,显然气势精神练得远超出了常人。

“我不是他找来的,他也请不动我,我看到了他的伤,想来见识下能把泰拳练到“拳脚如刀”境界的高人,没想到还是个中国人,我还以为是乃蓬.拍巴铃或者铁蜀.巴塞因来到这里了。”

这才正常,叶高山还纳闷,凭常五那样的人也能请得动这样的高手?

不过,别人请和自请对他也没区别,叶高山眉头一挑:“你是要找我试手?”

中年人也不废话,恩了一声。

叶高山咧嘴磨了磨牙,发出几声嘎巴嘎巴的脆响:“我练的是杀人的拳,没什么试手的习惯,对上常五那种人我还能控制下力道,你的气势精神很强,我要全力应付,打起来就要起杀意,下杀手,这地方太惹眼,我虽然不惧警察,却也不想惹麻烦。”

他说话真是直接,对方中年人也绝不会以为这是他胆怯的托词,反而听出里面一层意思:你要和我试手,那就是生死之搏。

选择权交到中年人手里,主动权却被叶高山强势无比的话语扭转过来,高手相争,没开打前言语里就要争锋相对,掌握主动。

“你跟我来。”

顿了一下,中年人撂下一句话,转过身走了,叶高山也不多言,径直跟上,练拳练到他这境界的人浑身是胆,要有打垮一切的信念,根本不知道害怕为何物。

这种胆气,朱刚也感受到了,心神凝聚警惕起来。

朱刚就是这个拦路试手的中年人。

他祖上是史派八卦掌的一个分支,父亲年轻时被一个泰国拳师打伤过,到了朱刚这一辈,这种场子当然要找回来,不过朱刚交过手的泰国拳师也不下十个了,却没有一个有当年打败他父亲的那个拳师的境界,拳脚如刀——泰拳以犀利狠辣闻名,练到上层一拳一脚出去都能发出刀破空的声音,打到人身上就跟真刀劈砍一样。

打多了就成了行家,朱刚对泰拳亦颇为精通,一眼就看出常五身上的伤是个泰拳高手踢出来的,而且境界是他前所未有遇见的高,是真正踏入拳脚如刀至上殿堂的泰拳高手。

只是没想到和传闻一样,能打出至上泰拳的竟然是个中国人。

俄罗斯地广人稀,要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很容易,出了城,没多久就来到一个废弃的化工厂,巨大的烟囱还矗立在哪里,不过已经十几年没冒烟了,地上都是厚厚的雪,这时候,别说人了,连只老鼠也不会有。

两个人在雪地里站定。

一个拱手,一个合掌,先是自报姓名。

“朱刚,史派八卦掌传人。”

“叶高山,没有门派。”

一个沉稳,朱刚已经到了精气神融为一体的“抱元守一”境界,是个真正的国术高手,不是公园里舞台上打花架子表演的人,任何时候一站,都犹如一根随时要弹射出去的标枪,毫无破绽。

一个闲适,叶高山还是双手自然下垂,眼睛微眯的神态,却是闲中有紧,只有朱刚这样练出拳意的人能感受到,他不是真正的放松,而是外松内紧,全身骨头筋络早就调动起来,跟藏在草丛中的毒蛇一样,随时都能扑杀人于无形之中。

朱刚先前言语中主动权被抢走,虽然是他带路找的场地,气势不免就弱了一线,高手争锋,又是生死相搏,先斗的就是口角。

“你也是中国人,却去学什么泰拳,国术精深奥妙,崇尚道法自然,温神养气,身体越练越强,岂是泰拳这种自残身体盲目追求短期杀伤力的微末之技可比。”

这话也没错,泰拳确实靠残酷压榨身体潜力获得强大杀伤力,一般泰国拳师二十岁是巅峰,到了二十五岁就开始走下坡,真正能打的就那么几年。不过朱刚现在说这话,纯粹就是压制对方强盛气势,言语之中先以国人身份压之,贬低对方拳法,把失去的主动权再抢回来。

至于泰拳是否真的那么不堪就是仁者见仁的事了。

叶高山面不改色,一边垫着脚尖将鞋袜脱下,一边淡淡说道:“我眼里只有杀人的拳和不能杀人的拳,当年董老门下分出程氏八卦掌,史氏八卦掌,宫氏八卦掌,尹氏八卦掌,樊氏八卦掌,刘氏八卦掌,形意八卦掌……我学了泰拳,一样也能把他变成叶家拳。”

呵!这是什么样的大口气,大气魄。

史程宫尹等人都是开山立派的大宗师,所以从董海川门下出来能够自成一派,叶高山却在言语之中俨然将自己拔到和这些大宗师相提并论的高度。

朱刚是史氏八卦掌的传人,简直要气笑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让我领教领教你的叶家拳。”

他知道对方的信心已经强到狂妄无比的地步,那种目空一切的气势用语言难以压制,索性二话不说,脚下一趟,在雪地里擦出一条笔直的白线,纵身扑来。

这一下,标枪般的身影顿时团缩如猴,充满猴的灵动敏捷,快速无比的闪了过来,八卦掌素来以身法灵活闻名,讲究走如游龙,翻转似鹰,朱刚浸淫八卦掌数十年的功力,一出手就是大行家的气派。

十多米的距离,几脚踩踏,合身一扑就到了叶高山面前,刷的一声,骨节错动,发出咔拉拉一串鞭响,迎面就是一掌。

朱刚出掌食指、中指二指并拢,虎口撑开,其余二指内抱微屈,正是史氏八卦掌标志性的“钩镰手”,食中二指上指甲突出指头肉寸许长短,长年浸泡药酒磨炼,两片指甲跟钢筋没什么区别,这一托,一扫,就能活生生把人连骨带肉挖掉一块。

叶高山望日功练了多年,早就练出一双火眼,比常人的目力要好上十倍,能看到朱刚整个手掌血气沸腾,皮肤红通通的,寒毛炸竖,内家拳里所谓气功,就是气血,气血气血,血就是气,气就是血,朱刚随手一扫,血贯双掌,就是内劲勃发,力量足以开碑裂石了。

“来得好。”掌势扫来的一刹那,叶高山一直微眯的眼睛猛的瞪开了,寒光烁烁,就跟毒蛇找到了机会猛的扑咬一样,全身骨骼经络都动了起来,发出一阵阵爆豌豆的炸响。

右脚挠足后退,屈肘,一个神猴献宝。

左肘硬卸,右肘前冲,发出刀破空的霍霍声。

那破风的凌厉声音让朱刚也是骇然,拳脚如刀果然不是盖的,跟以前碰到的那些泰国拳师,就是天和地的差别。

这招神猴献宝,不过是屈肘冲颌,朱刚碰到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可是这刚猛力道,庞大气势竟然无法可解,自己最多能钩掉对方手上一块肉,若是被他冲上来,下巴就要粉碎了。

取舍电光之间,朱刚脚步一滑,踩着八卦方位就贴到了叶高山身侧。

刷的一声又是一掌,去钩对方的腰子,八卦掌的精髓“身随步走,掌随身变”真是被朱刚演绎得淋漓尽致。

无论叶高山怎么变换步形,朱刚都能游走贴身,于空隙处滚钻推扫,掌势延绵不绝。

叶高山也是夷然不惧,他踩的是泰拳中的“三官步”,基本拳步为八方移动步法,循罗盘方位所向的进退及侧移步法,步型为斜三角,活动时亦常沿着三角形路线为进退。虽然没有八卦步那么精深微妙,却也是集结了多少前辈归拢总结出的高明实战技巧,简洁实用。

进可攻退可守,万变不出其中。

何况,再高明的步法也是要靠人易势而为,步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拳斗中瞬息万变,没有坚强的神经反应力和身体协调力,就算你有凌波微步也要被人打死。

叶高山正值盛年,拳势体力练到了巅峰,进退之间虎跃狮腾,而且出手如刀砍斧劈。

朱刚身法是灵活,掌法是油滑刁钻,可是叶高山的拳肘运用起来,简直是水泼不进,霍霍霍霍的犹如几十把钢刀在他周身上下飞舞,打成这个地步,取巧是没用了,朱刚喝的一声,吐气开声,终于运掌和叶高山硬碰到一起。

砰砰,两掌后朱刚就刷刷刷踩退三步,脸上也浮现一丝红色,手掌虎口肌肉微微抖动,手心磨掉了两层皮,疼得钻心。

“好家伙,这人明刚之劲只怕练到了巅峰,气势又磅礴无比,硬抗不得。”

刚才两掌朱刚运足了气,然而被叶高山手肘抽中,他那可以轻易扫断十公分粗硬木桩的手掌就跟扫中了铁板一样,精肉油滑,他的指甲竟钩拉不动,若是这样也还罢了,叶高山的拳肘之间有刀锋力量,朱刚平常握着烛火都不烫的掌心老茧刷的就被撕掉了。

你退我进,叶高山一拳一肘打得朱刚倒退,形式逆转,顿时得理不饶人,赤足嚓嚓嚓在雪地里抓出几条深沟,一个神象奋齿,跻身冲颌,就要将朱刚打死在拳下。

这时候叶高山喉咙里也发出阵阵闷响,配合他拳脚风声,滚滚如雷,那种气势,真的就跟一匹巨硕无比的大象发怒冲撞而来,连朱刚这样浸淫武学多年的高手都产生莫可抵抗的压抑感觉,精神气势被死死压住了。

神象扑到跟前,生死立分,朱刚终究是打拳打出精神的高手,含胸塌腰提臀,硬生生把身体矮了半截,让那气势无匹的神象冲到空处。

同时左脚五趾分叉,死死扣住地面,旋转俯身,右脚闪电般朝叶高山下阴后蹬击去。

打到现在,这个史派八卦掌的高手终于出脚了,而且一出就是鬼神莫测的绝杀。

他这一脚,显然是压箱底的绝招,那种力量速度,比他前面打的多少掌都大了许多倍,也快了许多倍。

人人都知道八卦掌法犀利,狠毒,却少有人知史派八卦这一支却是异数,它的创始人史计栋当年是先跟着铁腿秦凤仪练的谭腿,秦殁后才拜入董海川门下,学习益勤奋,苦心钻研,行走时步型臀低于膝,不间寒暑,常练至汗出如渗,所以他最精的是腿法,发腿击人,常出人意外,防不胜防,有“贼腿史六”雅号。

朱刚这一脉虽然不是史派八卦的嫡传,没得到真正的史派腿法精髓,可是他仰慕先辈当年每以贼腿击敌的风采,尤其当年史计栋派弟子杨荣本迎战一名铁砂掌高手,杨荣本一记后蹬腿打得那名铁砂掌高手跌出丈余,仆倒于地。

这一腿被传了下来,朱刚前后不知道练了几十万次,娴熟得不能再熟,就跟条件反射一样。

就是这一腿帮他打赢了很多次苦战,是他的压箱宝,保命绝技。

这一次,他又被逼到用这一招保命腿的地步。

弯腰,旋转,俯身,右腿电射击杀,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简直就是老兔蹬鹰,无声无息间能打得远超自己的对手都趴跌地上。

就是叶高山这样身体力量练到明刚之劲巅峰的强者都躲闪不过。

眼睁睁看着那条腿毒龙一样钻向自己下阴。

噗!

朱刚这一腿就直直的插着叶高山胯间穿过,能感觉到对方大腿根部两组肌肉群练得跟牛皮一样坚韧,一层层挤裹上来,抵挡自己的腿力,不过男人的*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就是练少林童子功的也绝对挡不住自己千锤百炼的这一脚,这一点,朱刚有绝对的自信。

这一脚踢上去,任何男人都要断子绝孙,甚至当场死亡。

也怪不得他狠毒,高手试招,不打出狠意杀意,根本没办法发挥十成的力量,叶高山也说了要试手就是生死相搏,朱刚也不犹豫,试手到这地步,打死就打死了。

只是这一腿,一直穿过了叶高山大腿,从他后臀那边冒出来,朱刚也没感觉到踢碎对方睾丸的触觉。

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想要抽腿,却被叶高山两条大腿死死缠住。

他腿根那些肌肉群就跟咬齿一样紧紧扣住了他的小腿胫。

叶高山已经屈起手肘,一记断象拔,肘砸腿股,朱刚那条大腿顿时咔嚓一声断了。朱刚也是心志坚韧之辈,额头疼得全是冷汗,却楞是没吭一声,双掌猛力拍击地面,就要旋身踢出另一脚。

只可惜一招错招招错,碰到叶高山这样体力力量比他还猛的凶人,根本不会给对方垂死挣扎的机会。

断象拔之后连着就是折象脊,他拉着朱刚那条断腿往前搅,合身扑上,双膝在朱刚还未起身时已经狠狠的跪到他腰际上,顿时一阵破碎声传出,朱刚终于吃痛不住发出了绝望的惨嚎。

叶高山这样练出拳脚如刀的高手,肘和膝简直比钢铁还硬,一跪之力,说是粉金碎石也毫不夸张。

朱刚的脊椎当场就被跪断,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这个前一刻还气势凌人的八卦掌高手趴在雪地上,手脚无意识的抽动,面色苍白,眼皮耷拉跟瞬间老了十岁一样。

他目光下意识的游动,落在已经站起来的叶高山身上,嘶哑的声音充满了疯狂和绝望:“为什么,为什么没踢中?”

叶高山当然知道对方说的是那致命的一脚,说实话,那一脚还真的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他大腿根还是火辣辣的疼,对于练武练到这境界的高手,叶高山也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比武的时候说打死那就打死,但比完后,他也没有奚落失败者的习惯。

“缩阳入腹。”

他也不怕自身秘密泄露出去。

朱刚僵了一阵,才似哭似叹的叫起来:“是这样,是这样,难怪了……你不是练泰拳吗?怎么连金钟罩的功夫也练了。”

叶高山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拨打急救电话。

对方和他没有仇恨,只是比武试手,既然已经打成这样了,不可能还要下杀手,自然要叫人送他去医院,不过脊椎被打断,朱刚后半辈子也只能在轮椅上过了,这对一个曾经的武学高手来说,比死更难受。

叶高山对着电话用俄语讲了几句,放下电话。

看了朱刚一眼,他说道:“你很厉害,不过你一开始就想错了,你要是不认为我只会打泰拳,不会输得这么快。”

朱刚还有什么话说,叶高山一开始就说他打的是叶家拳,是他自己先入为主,以为对方只是个泰拳高手,他又和太多泰国拳师打过,身法套路上不免就要被以往的经验所迷惑,终于导致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可惜,这世上是没后悔药吃的,对到了他们这一境界的武者尤甚。

所以那些高手,才会功夫越练越高,出手却越来越少,不是因为他们怕事,而是他们练武练到这境界得来不易,一个疏失就是万劫不复,几十年苦功化为灰灰。

叶高山也不再多言,径直去了。

他不想留在这里引来不必要的俗世麻烦。

他相信朱刚也不会让警察介入进来,这是他们武者之间的争斗,和俗世是无关的,就算朱刚心里再恨,也不会用俗世的力量来复仇,最多将来找到高手在比武中也把他打瘫痪打死。

这次试手没花了三分钟。

还不如走在路上浪费的时间多,叶高山一路走回城里,正好将这次试手的经过再仔细回味,揣摩,吸收。

他当然不认为自己练的拳已经强过了八卦掌,把朱刚换成史程宫尹那种大宗师来,他所谓的叶家拳一样要被八卦掌打趴下,刚才在朱刚面前放出豪言只是为了增强气势,打出无畏无惧的拳,同时,他心里也是真正的想创造出自己风格的拳,属于他叶高山的叶家拳,这一点,他也从未怀疑过。

朱刚说泰拳不如国术,这一点,说对也不对。

国术里包含了国人几千年格斗技击的技巧,更是国人思想哲学的衍生,所谓武道武道,已不仅仅是杀伐争斗,争强好胜,而是融入了道家思想,拳术的四层道理,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还虚合道,本身就是追求一种改变命运,突破肉体束缚的无上之道。

在这一点上,泰拳的历史蕴含,积淀确实不如国术。

但仅仅因为部分所谓专家,只顾其外表形态,不谙其精妙之处,心怀叵测的大力描绘其原始、粗野或灰暗的一面,就把泰拳与残虐划为等号,绝对是不合适的,就是朱刚心里也未必这么认为,否则他怎么会四处找泰国拳师比武。

任何武术所以扬名世界,必有其独特性质及个别价值。

当年李小龙从格斗实战出发,以咏春拳为技术基础,糅合空手道、跆拳道、泰拳、菲律宾拳术、柔术、击剑等26种世界武道精华,汲取中国古典哲学及中国传统武术思想精髓,以武入哲,才创出“截拳道”,成为一代武学宗师。

叶高山要打出自己的拳,当然也要海纳百川,融会贯通。

他的泰拳是跟随一名泰拳宗师学的,有贴身悉心的指导,所以进步神速,青出于蓝,进入拳脚如刀的泰拳至上殿堂。

不过他的泰拳已经打到了顶,遇到了瓶颈,所以拳意拳势没办法突破,中国功夫举世闻名,叶高山也知道,自己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要突破瓶颈,还要在国术中找办法。

可惜现在这个世界,枪炮横行,中国功夫名气虽大,真正的高手却已寥寥无几,民国时期高手横行,全民练武的黄金年代早已过去。

国术在世界上的地位甚至都不如跆拳道,拳击,摔跤了,连奥运会上都没有这个项目。

至于所谓的拳法秘籍,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随便找个图书馆,或者上网百度几下就能找一堆出来。

没什么用,曲不离口,拳不离手,要打出真正的拳最终还是手上见真章,没有名师指导,靠翻秘籍就能打出拳神拳意来的都是玄幻小说。

今天这个朱刚就很难得,拳里已经打出了精神。

只可惜,境界还是差了点,被自己打瘫了,叶高山咂咂嘴,也是有些可惜,要是朱刚不是怀着敌意而来,两个人心平气和的交流交流,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现在把他打瘫了,虽说是公平比试,仇已经结上了。

那种“高手惺惺相惜,相逢一笑泯恩仇”的都是神经出了问题的,将来朱刚要找人来打死他很正常,只不过叶高山心中无惧,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锁大江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