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安慰

  • 战无不胜
  • 潇疯
  • 2929字
  • 2021-04-02 17:03:18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叶高山才发现自己一时痛快杀人,麻烦缠身了。

不过他也不会后悔,练拳之人没了骨气,爽气,只顾担前顾后,畏头畏尾,还打的什么拳,老老实实做个凡夫俗子得了。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开山刀,兴起割人头。

他兀自一笑,也没半分焦躁。

过了一会又道:“三爷,昨晚我杀人时把脸包住了,又夜黑风高,那伙暴徒没那么容易找到我,警察局想查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事我需得好好想想,我是不怕,就是那小家伙难以安排……”

“先休息吧,那个小家伙先住这里,我这里俄罗斯警察也不会上门的。”唐三爷很平静,都不是凡人,杀几十个人渣而已,算的什么。

叶高山点点头,躺在床上已把麻烦事抛开了,脑中顾念起昨晚杀伐时的情景。

说起来,自回国后,两年不曾有这么痛快的出手,也好久没有在死亡线上游走,受这么重的伤了。

昨晚一通大杀,头一次将内家拳融入战斗之中,心意虎形,燕形,蛇形,马形,蛇形,鹰形,八卦……战斗情形过电一般在脑海里走过,出手时气息掌控,身手配合,心意结合,都有了一次实打实的实践,对于内家拳术的理解又更上一层。

打拳打拳,不打光练是没有道理的,只有在生与死的对抗中,抓出那一瞬间的灵感,才能打出心灵相通的拳。

所以说,每一个通神入化的大拳师背后肯定有一串极其惊险刺激的过去,不经历生死,怎能看破生死,堪悟大道。

叶高山躺在那里一回味,就觉得昨晚一战比前面苦练一星期对境界的提升都大。

当然不是说,苦练没用,就好像大坝蓄水一样,前面的苦练是蓄水,后面的战斗是泄洪,没有积蓄,哪里能在最后一刻洪水一般爆发。

拳术练到叶高山这地步,已经不需要整日打熬身体。

琢磨参悟也是练功,他倒没闲着,躺在床上一下就沉迷进去了。

下午吞了药,叶高山就起身了。

整日躺着,气血不顺,对伤势也没好处,他身体用药水洗练这么多年,筋骨比常人好太多,那一枪打在腿上,倒没什么大碍,白崇礼给他一只拐杖,他就能站起来四处走走了。

走到药堂,唐三爷不见人影,出去了。

药铺子里有一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还是木头外壳的,古老得可以进古董店。

外面是不可能出去的,叶高山又想了解下资讯,看着这个古董,很怀疑它还能用,吹了吹电视上的灰,插上电源,电视机发出一片哗哗的声音,屏幕上都是白雪花。

还真是古董,叶高山苦笑一下,调了调天线。

过了一会,终于能模糊听到电视里传来的声音了,至于画面,抱歉,没有。

整了一会,叶高山死心了,就坐在电视机旁,竖着耳朵听电视。

他俄文真是一般,信号又不好,五句里倒有三句听不明白,本意是想听听电视里有没有关于昨天老火车站的新闻,死了几十个人,杰森在H城也算一号人物,应该是头条新闻,这种小城市的帮派一年火并都死不了这么多人。

主要还是想听听自己身份有没泄露。

昨晚他是蒙了脸了,可头发眼色什么很容易辨认,中国人和俄罗斯人差别太大了,不是眼瞎都能看出来。

所以火车帮应该是知道杀了他们老大的是中国人,好在H城中国人不少,光H城贸易市场的中国倒爷至少也有几百号人,叶高山也不太担心,俄罗斯警察效率之低他早有耳闻。

听了一阵,他就不耐烦了,假如不是他很在意的事,他所表现出来的耐心往往会低的令人发指。

就好像宰掉几十个畜生,在他眼里就是不怎么值得关注的事情。

恩……正准备关了电视,似有所感,他头歪过去。

俄罗斯小女孩洛芙娜站在门廊口,两只细瘦的手抓着门廊口的蓝色布帘,红肿的眼睛比昨晚要好了一些,眼里也多了些神气。

见到叶高山望过来,洛芙娜露出一丝惊恐,忙不迭的后退,一脚踩空,跌到了地上,把整个门帘都拉了下来。

叶高山抓抓脑袋,他这人言语虽少,又酷爱拳脚,不爱理俗事,却不是不通道理之人,否则依他那火爆性子,便有十条命,也早没了。

这小家伙是他救回来的,看她这般可怜,叶高山起了恻隐之心。

当年他离开叶喜加入那个组织的时候,那小丫头也是这般年纪,从她养父母那儿也听说了多次,那小丫头在他刚走的时候可是哭了好几个月,瘦得跟豆芽菜一样。

心中一动,他起身过去,弯腰伸出一只手,说道:“洛芙娜,我们见过一次面的,你不要怕,这里很安全,没有人能伤害你。”

他神色温和,而且练拳之人,若是心中有曲直,都会练出正气,叶高山练泰拳时打杀太多,那时候脸上就会凝聚一些血气阴气,人看起来就比较阴沉,自他开始学内家拳后,站出桩法,而且拜的是岳飞这等正气凛然的祖师爷,拳意融于精神,气质面貌也发生变化,给人的感觉非常正面。

与那些火车帮暴徒相比,叶高山看起来像个威严中含有慈祥的长辈。

洛芙娜终于把手放到叶高山手上。

叶高山笑了一下,拉她起来。

让她到椅子上坐下,叶高山给她倒一杯水。

“我有个妹妹,在我记忆里,她一直和你这么大,虽然,她现在长大了……”

叶高山有些感慨,说了一句逻辑不大对头的话。

洛芙娜抬着头,默默的看一眼他。

“我和你说说我妹妹吧,”叶高山眼里带着些温暖的笑意,和平时很不一样:“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的父母已经没了,我妹妹小我六岁,那时候才九岁吧,还是很调皮捣蛋的小丫头,胆子又小,甚至晚上还要和妈妈一起睡的。我父母死了后,家里就剩我和她了,那时候我也没有成年,按法律是可以被领养的,政府也安排过,我去孤儿院,我妹妹被人领养,我不喜欢。那小丫头晚上要躲在我怀里睡才不会做噩梦,不然就是整夜整夜的哭,所以我不肯让人带走她,当时还拿刀把劝的人都赶走了。后来我就一直打小工供我妹妹读书,小丫头读书挺好,也很聪明,就是很调皮,惹得我恼火了,我就拿竹条打她屁股,小丫头那时候就哭着喊爸爸不要打……”

叶高山眼里多了些晶亮,人都有感情,心如钢铁的他也会有一些无法触碰的感伤:“小丫头那样一叫我就打不下去,她经常要惹我生气,我心里明白得很,她只是想要和别的孩子一样,有个会管她教训她的父亲,说来好笑,我父母死后,她很少叫我哥了,没人时就管我叫爸……”

叶高山轻轻叹了口气。

洛芙娜已经泪流满面,她想到了自己的姐姐。

叶高山说的那个小丫头和她很像。

同样是失去父母,同样是被同辈的哥哥姐姐带大。

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小丫头”的哥哥很厉害,而她的姐姐,却被杀了。

“小家伙。”叶高山摸摸她的脑袋:“学会长大不容易,但千万别逃避长大,你先安心在这住下,也不用太担心以后的事,我既然救了你,会给你安排好后路的。”

叶高山安慰人也能和他的拳一样,直中要害。

以自身遭遇引出话题,引起洛芙娜的共鸣,比说上一万句好话,一万句道理都管用。

洛芙娜虽然哭了,却比死气沉沉好了很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