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受了点伤

  • 峨眉男徒在都市
  • 恨无痕
  • 2451字
  • 2009-05-01 00:55:00

兄弟们51快乐,顺便拉下票

---

“有事?”沈叶觉得自己刚才太热血了,正想出来吹吹风,但迎接他的只有毒辣的阳光。

“有事想请教先生。”小川晴子鞠躬道:“我想问您,真正的武士道精神是什么?”

“中国没有武士道精神,更没有道,称得上道的东西也许只有几种而已!”沈叶轻声道:“在中国的字典里,一个‘道’代表了至高无上的境界,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而随便个什么破东西就安个‘道’字的表现,只能说是一种浅薄自大的认知!”

小川晴子有些沉默,但还是问道:“那为什么会没有武士精神?”,顺便将那个道字去掉了。

“因为只要可以,人人都是武士,既然人人都可以,那就无所谓精神,你看中国八九亿农民,有人说农民精神吗?”沈叶淡淡的道:

小川晴子的脸上露出了思考神色。

沈叶笑了下,道:“可能我说得比较偏颇,但事实大致就是这样了。”

“您说的我国历史,没有错误”,小川晴子有些疑问道:“那武士呢?他们是怎么样的群体?”

沈叶吐了个烟圈,望向天空的那一刻,侧脸有些沧桑,解释道:“武士只是行侠仗义的一类人,英雄每多屠狗辈,市井里的普通大众才是侠义的主题!他们入庙堂可以登侯拜相,在古代甚至可以做皇帝,也可以隐居江湖,和松涛云海作伴!”

顿了一顿,又道:“我们中国一句古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可以因国王无道而替天行道,也可以因为国家危难而挺身而出,保国为民。而贵国的武士道精神只是绝对效忠上级,盲目遵从而已,这在中国的说法叫做愚忠,而不是侠,更算不了什么精神!贵国的大肆吹捧反而有些愚民的嫌疑!”

“谢谢您的指教,我会多多思考的。”小川晴子点点头,看着面前这个漫不经心又会偶尔正经的身影,露出了复杂难明的眼神,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侠义精神。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晴子小姐可以进去啦,希望我们只是简单的交流,无关身份!”沈叶点点头,在小川晴子鞠躬离开后,方琪才走了出来。

“哎,刚才怎么不等我下!”方琪钻进车里后踢了他一下,但轮廓很深的大眼里有些笑意,显然一点儿也不郁闷。

“有没有觉得我刚才很狗血很愤青?”沈叶觉得自己都有些好笑,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呢?但对这冲动一点儿也不后悔,灭绝师太曾经说过,学武之人没有热血,是达不到巅峰的,对朋友和亲人的热血,在敌人面前就是绝对的冷血,这是不矛盾而且统一的侠义。

“痛快就行了啊,而且你说得也有道理!”方琪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下,又很是在乎的嘀咕道:“你难道没看见,小妹们看你的背影时,那种很花痴的眼神。”

“真的?”沈叶的懊恼顿时消失了,漫不经心的神情也有了变化。

“现在我还发现我家宝贝的这个新司机有点自恋!”方琪冷笑。

“也就一点点吧?”沈叶笑了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见小小打击了沈叶一下,方琪就兴奋起来,将俏脸凑过来挨着沈叶问道:“那几巴掌扇得可销魂,爽呆了吧,叫什么名字?”

沈叶阴阴的看了方琪一眼,吐出四个字,“化骨绵掌。”

“切,你吹吧,难道你是鹿鼎记丽那个死太监海公公?!”方琪不满的诅咒了句。

“别瞧不起太监,太监也是有人权的。”沈叶一脸的严肃:“知道什么武器最妖艳吗?”

“不知道。”方琪一点也不配合。

“不是剑,而是刀!”沈叶轻吁一口气,望着车外轻声道:“曾经许多武林前辈都是用刀高手,迎风一斩,刀光如雪,华丽且耀眼,雨打梅花滴滴红,漫天都是JJ血,落英缤纷之间,这是何等的凄艳绝美,何等的风华绝代,而等那一小截圆柱体凄然落地,从此,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东方不败。”

“贫嘴,大色狼!”方琪红着脸白了他一眼,然后又靠近点,嘻嘻道:“到底是什么武功,说来听听嘛!”

“笨丫头,我的手掌只是抡锄头抡成这样而已,一股子蛮力气就行了,没听过乱拳打死老师傅?”沈叶只是随便找了个理由,启动车,白色炫目的兰博基尼缓缓的流动,音效极好的车载音响打开,让方琪差点发疯了,这家伙竟然喜欢听京剧,前卫的兰博基尼上的高级音响就拿来放老掉牙的京剧?

“能不能换个歌?老掉牙的东西你也听,文化生活就这样贫瘠?”方琪捂着耳朵嚷道。

“乡下人哪里有啥文化生活?在山上的时候,山下有京剧或者电影我跑三十里也去。”沈叶一脸的陶醉,沉浸在回忆中,“平时最多削根竹子做点什么笛子洞萧之类的吹吹,我最漂亮的小师叔每晚都在床头给我吹xiao,她吹着吹着我就睡着了,好听极了。”

方琪的脸蛋又红了,浅浅的荡漾出一圈红晕,这混蛋,不知道他的话很有歧义吗?土包子,死土包子!

“要不你唱个歌给我听吧?”沈叶扭头对方琪道。

“想得美,本小姐的歌喉可是杠杠的好!”方琪朝他吼道:“快些开车,我还要回去玩游戏。”

“好!”沈叶点点头,换了首一曲霸王别姬,咿咿呀呀个没完,因为前边堵车的关系开得很慢,其他车里的许多人都伸出头望向沈叶,看见那崭新的兰博基尼里飘荡出京剧后,以及媲美民工打扮的沈叶小青年,都是在心中暗骂,有钱人的恶趣味真他妈俗。

方琪一把伸手过去关了,但沈叶愕然看向她后,这个刁蛮的女孩儿现在一脸被打败了的表情,摇头叹息道:“大哥,我怕了你,想听啥歌,我给你唱。”

“《让我们荡起双桨》吧!”沈叶选了记忆中少数的几首歌之一。

“还《世界只有妈妈好》呢,本小姐不会!”方琪真的快被打败了,这厮不是从神农架来的野人吧?但看他开车开得有板有眼的,又不像啊。

“那唱《受了点伤》?看你这么鄙视我,我很受伤。”沈叶的笑容一直都没消失过,人需要的就是乐观,这样才能笑对困难,这半年来他笑得挺多,但越是笑得多的人,也许缺乏的,是一种笑的心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