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别动,打劫!
  • 峨眉男徒在都市
  • 恨无痕
  • 2308字
  • 2009-04-28 11:12:56

求票…………

如果没有前一出,沈叶也许会扔了东西就跑,但因为每个男人都是在被女人欺骗的愤怒中成长的,所以他现在成熟了,只是微笑了下,对于转一下眼神就一个主意的两个丫头来说,有必要普及《狼来了》这个童话故事的正确性,决定保持原速前进,

一二十斤的汽油提在手中,沈叶在五分钟后出现在车前,两个娇小的身影果然被团团围住了,方琪狠狠盯着面前的大汉,手里的棒球棍有些发抖,但面前已经有两个大汉被砸得一头包了。

“谁先不玩刀子就将这个够辣的小妞拿下,今晚他第一个上!”明显是头目的大汉好玩的道,本来一伙人到道上来敲诈点来往车辆做做路霸,结果看见了一辆超级跑车,外加两个超级可爱的小女孩,精虫上脑后就来不及思考这种诡异的情况了,只想合伙爽一把了,但方琪的空手道黑带三段此刻发挥了一点作用,加上莫贝骗人不眨眼的本事,忽悠了几分钟,直到私人司机沈叶的到来。

“别不识相,给我滚开点!”为首的大汉看见土里土气的沈叶绝不会认为他和这两个一举一动都是富家千金的丫头有什么关系,所以只是恐吓沈叶别往这来坏了他们的好事,这招对一般人很有用。

但沈叶只是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掏出根烟点着,一块钱的一次性打火机在手上点燃了点蓝火,刺鼻的汽油味在空气中弥漫看来,十足周星驰在赌神里的派头。

“这小子不是*的恐怖分子吧?”七八个大汉变了脸色,对临时串演拉灯门徒的沈叶猜疑不定。

沈叶一个字也没说,冷冷的眼神,但嘴角偏偏笑得十分灿烂,手上的打火机燃一下,灭一下,油桶里边一二十斤汽油飘出让人销魂的气息。

“妈的,这小子疯了,撤!”为首大汉不知道沈叶这么不要命,招呼一声,七八个大汉就慌忙离开这辆车,临时还对两个比洋娃娃还漂亮的女孩儿望了两眼,各自骑着摩托去了。

“耶!”莫贝一下扑上来抢过了沈叶的打火机,才放下心来甜笑道:“明天我到公司大会表扬你,见义勇为毫不退缩救了本大总裁。”

方琪翻了翻白眼,道:“是男人就应该用拳头说话,这种撒泼的伎俩没意思!”,却发现自己的手腕都有些青紫了,刚才拿棒球棍砸人时用力过度了。

“只要达到同样的目的,我总是习惯选择最省力的办法。”沈叶一点儿也不生气,但方琪狠狠的将棒球棍扔到地上,道:“难道你觉得吓跑他们就是目的吗?我需要的目的是好好教训他们一通!”

“这不是私人司机的职责,私人司机的职责是遵守交通规则,对我雇主的交通安全负责。”沈叶嘴角露出了点讥诮,道:“惩罚坏蛋是警察的事情。”

“你没种!”方琪恨恨的坐进车里,莫贝在她的怒火波及下,很小心的劝道:“他说的是对的,现在要保护我们两个人哎,沈叶能打败他们,但我们被伤害到怎么办?还有,这辆车被刮花了也是很大的损失啊。”

“叛徒,你是叛徒!”方琪狠狠的对莫贝嚷了句,沈叶慢条斯理的加好油,将车钥匙扔给了方琪,笑道:“好了,你们先走,他们会不死心折回来的。”

“那你怎么办?”方琪觉得怒气一下消释,但又不放心了。

“你们走就是帮我大忙了,总裁,明天我接你去上班!”沈叶对莫贝招了招手,蹲到路边开始抽烟。

“宝贝,我们怎么办?”方琪转头问莫贝。

“听他的啦,没事的,我妈请来的司机能差嘛?要对他有信心!”莫贝朝车窗外挥了挥手,笑得甜甜的,两个女孩飞速离开了这里。

黑夜中几盏灯光呼啸而来,沈叶的猜测没错,几个路霸又来了。

“老大,那两个小妞走了!”一个路霸失望的道,转眼就看见蹲在路边的沈叶,刚才急速奔跑后满头满脸的汗迹让他的头发乱糟糟得像个鸟巢,开口的运动鞋里边露出脚拇指,尤其是叼着烟的那种颓废茫然眼神,很有点类似赵本山身上那种浓浓的乡土气息,或者说,是个被拖欠工资还被暴打一顿后身上没路费的农民工。

“奶奶的,刚才敢威胁我们。”路霸头儿仔细瞄了瞄,确认汽油桶没在沈叶旁边后,已经抽出了摩托后绑着的钢管,一声招呼,七八人围了过去。

沈叶伸了个懒腰,顺手提起了方琪扔下的棒球棍,叫他赤手空拳的对抗七八个拿钢管的路霸,他没有这种挑战高难度的心情,对于还要抓紧时间回去的他来说,狠狠一棍已经劈向了当头一人,那路霸暗道一声来得好,举起钢管接实了,小样,就这排骨身材也跟自己这样拿打架当饭吃的江湖人士比力气。

但沈叶的棒球棍诡异的划了个圆弧,狠狠敲在了他的头上,顺便一下侧踢,蹬在左边一人的颈部,借力扭腰回旋,棒球棍居高临下扫在一人的后脑上,两腿前后劈叉,狠狠踢中两人的面门,等他落地的时候,八个人已经有四个眼冒金星的躺下,接下来,四个在一分钟后再次躺下。

之后,沈叶叼着烟吸了口,举起棒球棍,对满地的路霸微笑道:“别动,打劫!”

路霸头儿有些风水轮流转的感觉,等沈叶亲自在他的兜里拿走打算吃夜宵的几百块钱,顺便一路路的掏过去后,终于凑齐了一千块,连一个路霸放在内裤里边小口袋的私房钱都抢了。

“还不走,要我请你们吃夜宵?”沈叶收获不少后,心情也好了不少,但等这群混混爬起来一溜烟离开这个倒霉地后,沈叶在十五分钟后就后悔了,钱不是万能的,至少有钱也不能在十一点半的郊外坐上计程车,12点之前回去睡觉可是老巫婆的紧箍咒!

“他妈的,我不想被罚练玉女剑法啊!”沈叶咒骂了句,不过他的幸运值还不错,这条比较偏僻的小路上有了引擎的轰鸣声,兰博基尼的白色车身在黑夜路上给人很柔和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