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三个师叔娘
  • 峨眉男徒在都市
  • 恨无痕
  • 2313字
  • 2009-06-01 22:42:21

结果,沈叶这么随口一说,唐二胖马上双手急摇,打着哈哈道:“免了免了,我还请不起你这尊活菩萨,有空带着你女友来找我唐……咳,二胖喝喝酒就行。”

旁边的老杨听得精神一振,认为这里面准有什么玄机,要不然是唐中说的客气话,问题是他这种一秒钟几十万上下的大人物用得着和个穷小子客气?如果不是客气?,老杨久经锤炼的目光在沈叶身上瞄了几下,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扮猪吃老虎到了这种大巧不工,大智若愚的境界?

而在柜台里的几个服务员开始用看火星人的目光打量沈叶,印象中,除了传说中的唐大夫人可以让这位老板的超级老板跪在洗衣板上,捏着自己耳朵大喊唐二胖是王八蛋外,能够让唐中自称唐二胖的估计是第二个人。

“行了行了,有时间再说,这么胖还站柜台,简直是累赘。”沈叶很不信任唐中的业务能力,回头朝莫贝和方琪招呼了一声,才对萧霖姗道:“你陪你同学买东西吧,我们到休息区等你。”,因为他不想她的老同学难堪。

“好喔,刚好我们的腿都酸了。”莫贝第一个赞成,半悬挂在沈叶的胳膊上,连被沈叶吃下豆腐的后果都顾不得了。

“你呀你,真是个小懒虫。”萧霖姗虎着脸说了句,才回头招呼简直被忽视了的米拉,微笑道:“对了,刚才你看的那首饰什么,我来帮你参考下?”

“算啦,那个太便宜了,我看不上。”米拉也许是这个场子里唯一不明白的人了,厌恶的看了前面的胖子一眼,正打算抬高声音换个漂亮点的导购小姐来,就看见自己的金主老杨恭恭敬敬的递上自己的名片上去,陪着笑道:“唐总,可真巧。”

“呵呵,巧。”嘴上说得客气,但唐中并没什么太多的客气,随便接过了那张名片,然后叫其他导购员来应付,自己却费力的挤出柜台,跑到沈叶面前坐下,让整个沙发都承受不起而溢出了半个身子。

“我说,你真得减减肥了。”沈叶叹了口气,“目测了下,你比之前至少胖了三十斤。”

“你算错了,才二十九斤半。”唐中对这个说多的半斤很在乎,然后眯着眼朝旁边两个笑得前俯后仰的小丫头看了一眼,凑到沈叶耳边道:“你真跟师叔祖那样,大小通吃?”

“我师傅是这样的人?”沈叶看不出那个枯瘦得跟猴子的老头有这风liu本事。

“肯定是这样的人。”唐中转动着拇指上绿宝石戒指,说得斩钉截铁,沈叶的胳膊就被方琪拉了一下,很狐疑的问:“什么叫大小通吃?”

“玩牌的技巧咯,这个都不明白。”莫贝在旁边很没劲的道,看了装潢得富丽堂皇的大厅,很没劲道:“这里的装修太俗了,简直俗不可耐。”

“我说小丫头,怎么嘴这么毒啊?”唐中不乐意了,“这是本人亲自设计的格局,大气华丽,可不是一般的手臂,而且这是金店,如果来点什么小桥流水,古琴歌舞啥的,那只有开古董店才行。”

“反正不行。”莫贝一点儿也不买唐中的帐,沈叶在中间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才笑道:“别吵了行不,我头疼。”

“师叔啊,好不容易到我这来做客,不孝敬孝敬似乎说不过去,要不咱给你献献宝,随便挑两件玩玩?”唐中的笑容里有些不同寻常的味道,敏锐的方琪在唐中的眼神里边看见了谄媚。

“没兴趣。”沈叶说了两个字,埋头只喝茶。

“咳咳,你瞧三个师叔娘都这么如花似玉的,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首饰装,你不能很随便吧?”

话没说完,旁边的莫贝和方琪眼睛都瞪圆了,各自指着自己的胸口义愤填膺的道:“什么,什么?竟然将我们认作什么师叔娘?我们可不要这个家伙。”

“嘿,我师叔要是看得起你。”唐中肥大的手指敲敲桌面,沈叶手中的茶杯一晃,二胖同学满身的肥肉就哆嗦了下,知道再开玩笑,可能自己这一身名牌服饰就被那开水毁了,当下腆着脸对两个小妞道:“我这不是胡说八道嘛?不过都是我师叔的朋友,有想要的东西可以随便看看嘛!”,那份迫切,好像是卖菜的小贩看见城管来了,非得送点水果去巴结下似的。

“这家伙装得可真像啊!”莫贝撇了沈叶一眼,那是一副浓浓的小民工气息,但能够让唐中这个家伙巴结的人,她都不敢想象是什么样的来头了,可现在他是自己的司机哎,还是月薪2300请的。

方琪的脸皮比较薄,推辞道:“不用了,我老是蹦跳的,带着什么首饰啥的跑不动,你看我家宝贝要不要。”

“我有这个了,比这个好的就要!”莫贝眼一转,将沈叶送给她的半截玉佩拿了出来,绿幽幽的搁在桌上,唐中左右望望没人,整个人就往桌子下溜起,觉得背后咕嘟嘟的冒着寒气,两只腿都软了,沈叶面无表情的在桌子下猛踢了他几下,才让这个想要跪下来行礼的家伙站起来,都改革开放几十年了,亏他还记得这些破规矩。

“这,这个……”唐中有些牙齿打颤,伸出手指想摸摸,又缩了回去,好一会才叹口气道:“二胖错啦,不该到两位姑奶奶面前献宝的,我怕了成不?”

“这,是什么好东西啊?”莫贝凑过去,笑容甜甜的问道,这些天她老是缠着沈叶说,但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才去问唐中。

“好,好东西啊,冬暖夏凉的。”唐中抚了下的肥脸,觉得笑容有些僵硬,对沈叶这种行为也很无语,门中的信物被他随随便便给了人,要是被那几个老不死的知道,非得唧唧歪歪个没停。

但沈叶只是朝莫贝伸出了手,懒洋洋的道:“军训完了,大小姐你也有空调吹了,还我吧。”

莫贝的小爪子比扒手都快,飞快的抓起玉佩挂回去,母鸡护小鸡似的摇头道:“不还不还,打死也不还。”,心中开始后悔了,马失前蹄啊,这么一献宝,就被沈叶想起了这件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