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认识我?

  • 峨眉男徒在都市
  • 恨无痕
  • 2525字
  • 2009-04-27 20:11:59

打滚撒泼要pp!

------

“啊?”一直在看着两人交涉的方琪露了个鄙夷的神色,土包子,莫贝暗中拉了她一把,很正经的考虑了一会,勉勉强强的点头道:“那好吧!”,但沈叶暗喜之余,发现方琪拿一种看凯子的目光看着自己,莫非自己变笨了?

等一结账,莫贝殷勤的替沈叶抱着打包的牛肉串,方琪甩着红色长发走在最前头,小脸满是兴奋,指着高高的围墙对沈叶道:“从这里进去。”

沈叶瞄向至少有一两丈高的围墙,才明白她们干嘛在那啃牛肉串了,方琪高点,1米六八的样子,莫贝才一米六二不到,两个人叠罗汉也叠不上去,看着绿化墙上被蹭出来的痕迹,以及莫贝外套肩膀上的脚印,就知道两个人肯定很努力的叠了很久罗汉,直到肚子饿了。

“琪琪姐,这次你叠最下面,不然我会被你们两个人压死的!”莫贝有些胆怯的看着两个人的身材,沈叶可不瘦,至少也是百二三十斤的体重。

“好!”方琪往地上一蹲,扶着墙让莫贝爬上肩膀踩上,才瞄了沈叶一眼,冷冷的道:“土冒司机,上来。”

“两只笨鸟!”沈叶讥诮着的说了句,气得方琪一下就站起来,结果莫贝哎呀一声,就往下跌,还好被沈叶给接住了。

“宝宝对不起啊!”方琪真恨自己的冲动,差点就让莫贝摔成脑震荡了,但忍不住还是踹了沈叶两脚,横眉竖眼的道:“喂,我们哪笨了?”

莫贝却在沈叶的肩膀上有些扭捏的道:“放我下来!”

沈叶才知道怀中的女孩儿轻得跟猫一样,将她放下来,身体的磨磨蹭蹭让他的笑容都消失了,让莫贝咬着嘴唇偷笑,这个有点小帅的司机原来是个纯情男。

沈叶只是退后几步,双脚一蹬,方琪觉得面前一道风声刮过,让自己的火红长发乱舞不止,沈叶已经狸猫似的贴在两三米高的墙身上,粗糙的手指扣着砖头,一个上纵就蹲在了墙头上,只是鞋子有些硌脚,该死的,谁插了这么多玻璃渣在墙上?不过还是庆幸,要是给这两个小丫头爬上来,刮花了手臂,那不得去整容。

“不是吧?这么厉害?”莫贝呆呆的看了一下,但脸蛋上依旧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挥挥手道:“进去吧,我们电话联络!”

沈叶看向墙里头后,才打量着这个别墅,按照师傅的教导,身为武林名门正派,绝对不能窥伺人家的隐私!就算要窥伺,也要比人家做得更隐秘,所以沈叶的轻功是师傅狠抓的一大项,做到了轻若狸猫的标准,如果不是太仓促,还得带点五更鸡鸣香,蒙汗药什么的,为防狼狗,还得带肉骨头。

穿行在雅致的别墅园林里,沈叶才知道莫贝的家世多么气派,自己猛跑了这么远,还是没有接近莫贝父母的房间,手机就振动了一下,“没走错地方吧?家里就管家和几个工人,在住宅旁边的小园里,别去大宅,那是我爷爷叔叔他们住的地方。”

沈叶只觉得胃里的牛肉在冒火了,怎么不早说?害自己跑了这么远的冤枉路,转身回跑,果然发现了一幢独立的小别墅,车库就在下边,纵跳上二楼,房间根本没设防,车钥匙就摆在主人卧室的书桌抽屉里。

“接下来该怎么做?”沈叶发信息去问。

“笔直去开车啦,钥匙里有车库识别器,只要按下按钮车库就开的,走前门,千万别紧张,叫门卫开门就行了。”

“我倒不紧张,就怕你们在紧张。”沈叶微微一笑,纵身跳下二楼,钥匙扣上的信号发射器一按,车库果然开了,里边至少有二三十辆名车!从商务车,房车到跑车,甚至哈雷摩托都有。”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啊!”沈叶心中感叹,收敛着脚步往里边走了两步,免得惊动声控灯光,但黑暗中啪嗒一声,闪出一丝电火花,车库里已经灯火通明。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带着微笑站在沈叶前边,道:“欢迎光临,我该叫你小偷还是贼?”

沈叶露出了惊骇的表情,摊摊手,嘴唇动了动,在中年人以为他会说话时,他转身就跑,自己又不傻,被人发现了还和他拉家常啊,自报姓名那叫高手风范,不适合做贼。

“想跑?”中年人手上的按钮动了动,车库门在沈叶冲出去的0.1秒前晃荡一声落下。

沈叶只得面带微笑的转身,一脸的憨厚,但迎接他的是一只老大的拳头,来势如风,挨实了鼻梁都会塌。

沈叶的身体像被一片狂风吹起的落叶,横移一步避开了拳头,然后飘飘荡荡的闪躲,无奈道:“大叔,我不喜欢欺负老年人。”

“我还不喜欢欺负小屁孩呢,年纪轻轻就做贼,乖乖就擒的话,只送你去公安局!”中年人脸色沉了下来,三步并两步,沉腰坐马,一拳头就轰向沈叶的鼻子。

“我的鼻子惹你了?还是只会轰天炮这一招?”沈叶腹诽了一句,但知道这个中年人的拳劲刚猛,步伐老辣,是最实用的军体拳,马上往边上一闪,一掌推向他的手臂,五指微微一张,中年人老大的拳头被他握在了手中,随手一错,中年人的脸上出现了骇异神色,只觉得每根手指头一种力道,好像要将自己拳头的指节根根拉扯断似的,连忙退了一步,沉声道“小擒拿手?”,擒拿手在国术中是流传很广的,军体拳里许多手法都是大擒拿手变化来的,但小擒拿手都是着眼在细小的关节处,知道的人反而不多。

“嘿嘿!”沈叶只能来个莫测高深的笑容,这个啥擒拿手法自己也就学了点皮毛,唬唬外行人。

这回中年人收起了小瞧,和沈叶小心翼翼的交了几下手,发现面前的少年好像比自己还差了点,但自己就是没法赢得了他。

沈叶也觉得自己装得很痛苦,输给对方容易,赢了对方也容易,就是要装得输一点点最难,终于烦了,掌势一变,连击三下,反手一个耳光扇去,这种古怪的招式中年人看都没看过,侧头一避,沈叶欺近身连踹几下,一下接一下都蹬在中年人的肚子上,然后只剩下两个人呼呼的喘气声。

“算你狠,小子!”中年人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我要狠的话,就踹你命根子,叫你没法和你老婆嘿咻!”沈叶的笑容非常温和,但落在中年人的眼中,只觉得很阴。

“不过身手不错,我挨这几下也值了!”中年人尽管脸上冷汗直冒,这小子下手太阴了,但还是露出了笑容。

沈叶一愕,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认识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