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采花

  • 峨眉男徒在都市
  • 恨无痕
  • 2589字
  • 2009-05-26 19:22:55

对于方琪技惊全场的纯净声线,沈叶在推她上去之前就知道了,有些想念在刚认识不久的车流中,方琪一边做鬼脸,一边用淡淡忧伤的声音唱出优美曲调的时候了。

现在再一次重温这种纯净的音调,耳内还是有种麻麻痒痒的感觉,像在乡下很久远的事情,清晨起床后,一边练剑一边听见满树林的清脆鸟鸣,空谷回音时,耳边竹林萧萧作响,远处松涛如浪,大概就是听见方琪唱歌时的感想。

如果说热辣的劲爆音乐能够引发人内心中的狂野,带来观众一起疯狂嘶喊,但方琪的声音只会让人觉得有种安静的味道,音乐师甚至放低了伴奏音乐,让方琪在那清唱,甚至全场的人都沉静下来,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不过沈叶旁边的莫贝还是禁不住的微笑,琪琪姐总是有种恶趣味,将一首本应该其实磅礴的《男儿当自强》却被她唱得跟唱诗班的天使咏叹调似的,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被她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方琪的表情很到位,眼睛却朝自己的死党方向眨了几下,越是到了振聋发聩的高潮时段,声音越发轻灵飘逸,让许多音乐师崩溃了,就像某人有一辆悍马,却拿去做拖拉机,虽然一样的拉风,但绝对是不适合的。

“去去去,给琪琪姐送花去!”莫贝在旁边起哄,郭富贵他们在旁边推着沈叶,沈叶看见方琪不住扫视的目光,就知道自己设计了她这一下之后,是需要承担后果的,也许送朵花还真能平息下怒气,不过,他回头望了几个起哄的家伙,无语道:“哪儿有花?”

莫贝和其他三个家伙顿时无语了,远离城市的基地里哪儿有花?在这种场合,除了领导讲话,学校为了礼貌起见会派一个漂亮的女学生送朵花外,其他是不可能有这种待遇了。

“教官,我请假去趟厕所。”沈叶跑到前边教官的身边道。

“快去快回。”教官倒不会刁难。

沈叶一溜小跑出了礼堂,拐过礼堂,去了家属区,某个小院子前边有很大的一片葡萄藤,而在二楼阳台上,一盆兰花开得正艳。

“嘿嘿。”沈叶足尖在地上一点,窜上三米多高,轻无声息的落在栏杆上,手就往花上摘去,但凭空就是一只粗糙的手掌冒出来,一个手刀反攻沈叶身前,来势又快又急,沈叶心中暗惊了下,好家伙气息收敛得自己都没发现,原来是个老头子正窝在栏杆下等着偷袭,足尖正点下宽不过十厘米的栏杆上,而且还是圆柱形的,这下遇袭之后,沈叶足尖滴溜溜右转,一腿侧扫向老头子劈来的手掌,一只手已经轻轻巧巧的勾上了兰花的茎杆,轻轻一折后,在老头手掌再劈之前,倒翻轻飘飘的落在了楼下,然后一溜烟的跑没影了,后边就传来了老头子暴跳如雷的呼喝:“我顶你个肺啊,老子的名贵兰花都要偷。”。

沈叶掏了掏耳朵,示意没听见,一来一去不超过一分钟,和老头子的交手最多五秒,身影如飞,在沙场里一路奔行,让一个因为老头子呼喊而赶来的身影露出了笑容,这个家伙,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实力,只是那朵兰花要送给谁呢?

老头子歪戴着军帽,气喘吁吁的赶来,老远就道:“019,怎么不帮我逮住那家伙。”

“你自己手痒要和他过招,又不是不知道他溜得比谁都快,就刚才那架势,谁追得上他?”019转身很不负责任的解释,这还是看在他的师长的面子上。

“妈的,我家老婆子回来了,就完了。”老头子狠狠的嘘口气,瞄向操场的沙子里,浅浅的脚印几乎看不见,一路稀疏的到了礼堂里,不由砸吧了下嘴唇,拿出烟来点上,赞赏道:“这小子的轻功越发精进了。”

“你真手痒?”019突然问了老师长一句。

“还不是想看看那小子复原了没?不过我先事先声明,不和你动手。”老头子见这名特种女兵眼里的光芒就有些打退堂鼓,和沈叶玩几手,他一般不动真格的,可是019这丫头招招都是跟实战差不多,很要命。

但随后,岗位上的哨兵就发现自己的老师长被一个矫捷的身影追得满操场的乱跑,可惜年老体衰,不住的挨招。

等沈叶手抓兰花出现在莫贝面前时,小丫头只能翘起大拇指说个服字,基地外边风沙多,里边多的是防护林和草皮,但说到花,还真是没有,这家伙不知道从哪个私人花盆拔来的。

“快去快去,为了等你献花,满场观众都要琪琪姐唱第二首了。”

“这是什么话?明明是她唱得好听,才要唱第二首的行不?”沈叶心里有些打鼓,但还是一脸镇静走向前台。

说实话,除了和019外,还真没干过什么有激情的事情,019是那种外表清冷,内心狂野的那种,她永远喜欢玩危险的游戏,即使谈场恋爱也不会走平常路,而是先上船再补票,而且你还得陪她一起疯,顺便收拾下乱摊子,而在这里,想着在众目睽睽,而且是与恋爱完全挂不上钩的严肃军营,很有些尴尬。

沈叶一直在峨眉山里受着唯心论的理论教育,但自己的师傅假借为了证明尼姑庵除了敲木鱼外也能与时俱进,也能学习新知识的名义,要给他买台电脑教他学计算机,顺便贪污点钱打酒喝后,他就变成了一个很理智的人。

手中的兰草还有刚浇的水,亭亭玉立的茎杆上,花苞浅白幽香,恬然绽放的花瓣上有水滴在轻轻滑落,这一幕映在前边坐着的一个军官眼中,连眼角都抽搐起来,如果不是认识这个家伙是谁,他非得逮住这家伙扭送到老师长那里,免得被那老头子拍桌子骂人,不过能在老头子的阳台做出拔花这种焚琴煮鹤事情的人,按理说也只有沈叶这么一个。

由于有灯光的照耀,只等沈叶在是有人的轰然鼓掌中,将那株兰花递在这个精灵般女孩手中,方琪的身材其实并不矮,而沈叶远看起来也绝对显得不高,但等逼近后,方琪才明白自己比他矮了一个头,而且宽大的身材完全遮住了自己,不由放心的停顿一下,然后飞快的咬牙切齿道:“别以为一株破花就能消除我被你设计的怒火。”

“难道不好吗?你看下边的人多陶醉。”沈叶也飞快的笑道:“不要那么小气自己的歌声”,但最后舔了一句,“如果不喜欢的话,那我带下去得了。”,说完很没自觉的拿着兰花往回走。

李小珂在旁边瞪目结舌,有这样送花的人?

“站住!”方琪陡然一声大喝,舌绽春雷,在话筒里嗡嗡乱响,这股气势镇住了所有人,刚才还纯洁如天使的声音此刻也能做河东狮吼?

“拿来,谁说不要了?”方琪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一把夺过花,扔掉话筒还跑在了沈叶的前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