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糖衣吃掉,炮弹打回去

  • 峨眉男徒在都市
  • 恨无痕
  • 2513字
  • 2009-05-25 20:31:11

一群人其实只有三个人,因为有句话叫做三五成群。

“这简直是一个天才的标本档案。”在方新集团顶层的办公室里,一个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叹了口气,将这份档案放在桌几上,对面的沙发里窝着老友莫信达夫妇。

“老方啊,现在你放心了吧?”萧霖铃露出了笑容,“我说了,琪琪在我那里绝对可以放心。”

“确实是我多虑了。”方不易喝了口咖啡,道:“不是对你们夫妇不信任,而是事关重大,我家里的事情你们也清楚,琪琪她妈不光是不懂事,似乎还和某些组织扯上了钩,能够做出要挟自己女儿的事情,我早已经隐忍了很久,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瞎了眼。”

“事情发生了,再怎么说都是白搭,你的女儿就放心呆在这里吧。”莫信达开解了眉头紧皱的方不易一句,对于方不易以军工产品起家的民营企业家,调出一份不算秘密的档案不是难事。

“沈叶哥哥,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回学校?”莫贝抓着他的手臂不放,对于军营里的娱乐场合,一个最大的特征是绝对不吵,只有教官带头鼓掌那就得死劲拍,否则得停下,所以她这声音不轻的一句,还是惹来前面教官的瞪视。

“也许就在明天。”沈叶随口答了句,这么多学生不可能在整个基地里呆一个月的,那样会有很多任务没法开展。

“你确定?”方琪一下扭头问他。

“不然现在举行这次联谊活动干什么?”沈叶越想越觉得这可能了,“而且,北云大学不是有个传统,军训期间需要上一到两周的军事理论课,还要考试的?”

“那样就好了!”莫贝嘘了口气,前面的合唱对她而言半点兴趣都没有,如果不是教官在前头,估计早打瞌睡了。

舞台上的主持人就是李小珂和基地一名文工团男青年,在即将开始的节目中,差不多是军队里的传统项目,叫击鼓传花,不过现在经过了下改良,击鼓的换成了北云乐队的伴奏,但花还是没改。

“耶,小珂要抛绣球了哇。”一声经管系男生的大喊,后边开始了此起彼伏的呼喝。

李小珂的笑容有一刹那的尴尬,眼睛却在搜寻那个该死的身影,这次自己一定要发扬百步穿杨的绝技,将这玩意砸到沈叶身上,让他这个乡巴佬好好的来台上尴尬下。

球飞出去了,在物理系的学生眼中那是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下去的时候,又被美院的学生认为这是一个现代美女抛绣球的油画版,等落下去的时候,经管系立刻乱成了一团,伸出无数双手臂想要接触空中的绣球,最后以偏移0。1米的距离落在了沈叶后边的李继海手中。

“*!”李小珂将话筒拿离嘴边,边发泄怒火边偷偷的在背后比了个中指,怎么准头就差这么点儿?男主持就差点就将眼珠子掉下来,刚才还觉得这个女搭档温婉可人,妩媚清秀,原来这只是一种让人伤心的伪装。

“谢谢学姐给我这个表现自我的机会。”李继海缓步走上台后,那种沉稳和镇定显然不是一般人就有的。

“我爷爷是老革命出身,从小就热爱军营生活,我的表演节目是一首很老的歌……”李继海娓娓而谈,甚至不需要主持人的引导,或者说,他反而影响了主持人,让下边的新生们都为之兴奋的鼓掌,好像有一种天生的领袖气质,等音乐声响起,他的歌声就透过话筒铿锵有力的传了出来。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一首《咱当兵的人》唱出了一种军人的气势,就算是前排坐的基地领导和学校头头都忍不住鼓掌起来。

而沈叶打着瞌睡的模样映入李小珂的眼中,不由暗暗高兴,趁你病,要你命,为此她特地将小花包了点东西,好让它扔得更远,最好砸得他满脸开花。

“沈叶哥哥,你真的睡了?”方琪转身去推他,沈叶先睁开一支眼,转了一圈,又闭上了,这份懒人模样逗得旁边的莫贝咯咯笑了起来,这家伙可真惫懒。

“醒来嘛。”方琪气呼呼的去捏他的笔记,沈叶懒洋洋的抓住那只手,随之而来的是惊天动地的怪叫声,一朵红花从天而降,方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被沈叶轻易的抓着,抬上去接住了那朵花,一个圆溜溜的小东西从花中滚下来,是手工制作的精美巧克力,本来是李小珂打算犒劳自己的。

“你太坏了。”方琪捏住那朵花不知所措,抬腿就踢了沈叶一下,但还是被蜂拥而来的女生推了上去。

“好好表现,别丢了我的脸。”莫贝朝她做个鬼脸怪叫,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非她莫属。

“我靠。”李小珂拍拍额头,知道这次后不能再抛了,报复的心彻底死了,否则连朝经管系扔三次,会被其他系抗议的。

在经历了两周枯燥的军训之后,莫贝坐下来就闻到了一股香甜的味道,发源处是沈叶的手上飘出的味道。

“巧克力?”莫贝咕嘟的咽了口口水,伸出爪子就要豪夺,但沈叶是谁?随便让一下她十拿九稳的偷袭落空了,只得想着办法巧取了,先笑嘻嘻的转移沈叶的注意力,提问道:“沈叶哥哥,这是谁送你的?”

“这是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沈叶微微一笑,手掌在莫贝的脑袋上摩挲了下,笑道,“真是个小馋猫。”

“谁馋了?”莫贝鼓起腮帮子,十分不愿意承认,心里却觉得沈叶这样的动作似乎有些亲呢的味道。

“你啊。”沈叶一点儿也不给这个雪娃娃似的女孩儿留面子,笑呵呵的道:“对于糖衣炮弹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莫贝眼睛一亮,偏头想了一会,摇头示意不知,但她根本只是一幅不屑回答的可爱样子。

“糖衣吃掉,炮弹打回去!”沈叶笑呵呵的道,手中的巧克力并不小,沈叶捏了一小半,剩下的想塞进莫贝的手里,女孩儿却瞪了他一眼。

“你不要?那刚好。”沈叶就要收回手去,这玩意他吃得不多,不过想来没个一斤两斤的还尝不出滋味。

莫贝娇嫩的小脸上突然绽放了笑意,尖尖的小虎牙微微露出,舌粉嫩粉嫩的,张开了小嘴,沈叶知趣的将巧克力塞进现在温顺跟小猫一样的莫贝嘴里。

“哼哼。”莫贝不自禁往他那靠了一点儿,心中有了一丝暗笑,曾经在书上说,跟人分享巧克力也许就是某种暗示,不过这个大呆瓜是绝对不知道的。

而在这时,舞台上已经响起了天籁之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