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很护短

  • 峨眉男徒在都市
  • 恨无痕
  • 2532字
  • 2009-05-17 14:28:53

结束裸奔了,求票,求收藏……多多的收藏,本书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方琪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想笑,但硬生生的忍住,莫贝没有这么多的顾忌,哈哈大笑,队伍里也发出了哄笑。

019的脸色有些让人看不透,在队伍前来回踱了一个圈后,才道:“军队中需要的是团结互助,并肩战斗,尤其是面对战友受伤的时候,需要不放弃,不抛弃的精神,沈叶扶助两位女同学的行为是非常正确的,而暗中打小报告,破坏集体团结的人必须受到惩罚,这位同学,绕操场跑二十个圈。”,019抬手指了指那位告密的哥们,扬了扬手中的枪,冷艳的俏脸上有了丝讥诮,许多笑声讪讪的停止了,情形的变化竟然是这样的急转直下。

那位哥们只能乖乖就范,四百米周长的场地跑二十个圈显然并不好玩,更不好玩的是,运兵车他是赶不上了,只能徒步被押送去基地,当这个消息传回李小珂的耳里,气得又扎了沈叶一个小人在那戳啊戳,怎么这么可恶?

到了基地后,女生被单独编队,组成了三个方阵,男生这边的训练强度要上升不少等级。

下午的训练主要是些正步走,以及队列练习,沈叶昨晚受的伤大多是些皮肉伤,又有好伤药,基本上已经结痂了,等到吃晚饭时的休息时间,训练场都躺翻了一片,019是最漂亮的教官,但绝对是最严厉的,而且似乎没多少人能够在她手中折腾出什么来,就算几个颇有背景的二世祖也在她的枪口下乖乖就范,否则就是一枪托砸翻在地,拖去小黑屋,谁都不留情面。

基地里的娱乐项目很少,连篮球架都没有,郭富贵蹲在门槛上,套着基地里最大号的军装还是觉得局促,拿着瓷缸饭盒望着那些在沙场上进行搏击训练的特种兵,眼里有些渴望。

“想去试试?”沈叶捅捅他问道。

“我就会打篮球,没受过训练怎么敢和他们打。”郭富贵抹了把汗,推了沈叶一把,歪嘴笑道:“要不,你去?我知道你有两下子。”

“我还不只是点庄稼把式,那些可是特种兵。”沈叶习惯性的掏了掏怀里,才知道换了军装后没烟了,只能对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两位小美女吹了声有气无力的口哨,娇生惯养的莫贝一下没了力气,坐到沈叶旁边的台阶上,抹抹汗道:“大司机,我真的会累死了,我想回家。”

“所以才得多锻炼锻炼。”沈叶笑道:“受伤了不要紧,本大司机可是专治跌打损伤的江湖神医。”

“琪琪姐,沈叶哥哥不疼我。”莫贝假装在那抹眼泪,结果方琪郁闷得没边了,朝沈叶诉苦道:“我们队教官说不许染发,差点拿剪刀剪了我的红头发!”,话一说完,就发现听见这话的杨得发和张得胜在那捶地大笑。

“笑什么笑,将你们扔出去!”方琪扬了扬拳头,杨得发这下就不乐意了,小丫头还想将自己扔进去?怕是不知道本老大的厉害,当下一拍胸膛道:“看你是婶子的份上,让你三招,来啊!”

结果,沈叶故意扭转了脑袋和郭富贵闲扯,莫贝和张得胜在火上浇油的怪叫鼓掌,方琪手腕一抖,一步冲上去,抓住杨得发的肩头,腰肢一折,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杨得发瘦弱的小身子扔出了两三米远,狠狠的摔到了沙坑里。

“不做大姐好多年,怕是江湖人士都忘了我!”方琪野性毕露,蹲下去对杨得发道:“叫声女侠饶命,我就不摔你了!”,旁边的同班女生们见到方琪这彪悍的一幕,又开始了惊叫,“琪琪好帅!”

“加油,打出我们女人的威风来。”

杨得发马失前蹄,头都摔得昏昏沉沉的,事关男人的尊严,这下更不会认输了,脖子一硬,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说就不说!”结果话没说完,又被方琪摔得两个跟头栽倒在沙坑里,跌了满嘴的沙子。

“过来!”方琪对他招招手,觉得这六月的酷暑天气都很凉爽了。

杨得发一硬脖子,吼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过来就不过来!”

“方琪,回来!”沈叶发话了,方琪摔得正起劲,但见沈叶发话不敢不听,当下换了一脸的乖巧,回去蹲到沈叶边上端起了饭盒扒饭,将那些肥肉全部堆到他饭盒里,泄恨似的嚷道:“肥死你!”,为什么就不能让她过把手瘾呢?

“我没法活了!”杨得发吐掉沙子后悲愤欲绝,被个小女孩欺负了,回来一哭诉,发现郭富贵几人的嘴偷笑得都咧到耳后边去了。

“叫老三教你几手不就得了,比如空手碎石之类的。”张得胜拍拍他的肩头安慰道,这下让杨得发眼睛发亮,瞄向了沈叶。

“不行,要教也得教我!”莫贝开始帮方琪搅浑水,沈叶本打算教杨得发几下散手,但看见那麻杆似的手臂,不得摇头道:“你还是进行下基本锻炼再说,至于莫贝,你别捣蛋。”

“凭什么嘛。”莫贝气恼的抓了块石头,随手扔了出去,然后恰巧不巧的打在了一人的脸上,军服里边是耐克的T恤,脚蹬阿迪达斯,一个油光水亮的中分,配上五短身材后,比杨得发的暴发户气还要浓郁。

“宝贝适合练暗器!”方琪点了点头,沈叶只是看了下当前那人满脸的挑衅,就微笑了下,看他们的架势,似乎是故意挑衅来的,那么连道歉都可以免了。

张得胜是那种好人缘的哥们,当下站起来赔笑道:“几位同学,真是非常对不起,我们同学不是故意的。”,莫贝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打算道歉,但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张得胜的脸上多了五个指印,前边的那小子讥笑道:“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

沈叶的脸色突然比黑板还黑,他十几年耳濡目染之后,也沾染了老头子和老巫婆护短的脾气,一向是人砍我一刀,我杀他全家,将张得胜拉得退后了点,使个眼色叫莫贝退后,才端着饭盒上前道:“故意来找渣的?”

张得胜已经在后边轻声道:“经管系几个降级的二世祖,打我耳光的是皇家地产董事长的儿子龚吉晓,据说是暗恋李小珂的之一。”

沈叶有些后悔不该调侃李小珂那个妩媚小美眉了,其实她的人不错,就是护花使者挺多的,但还是微笑对张得胜道:“我会替你讨回十耳光。”他保证,用最大的力气。

“讨回十耳光?你会被我揍扁!”龚吉晓这时轻蔑的笑了下,一掌能劈碎砖头有什么了不起?随便哪个士兵入伍学两年硬气功就行,但沈叶随之而来的一饭盒拍在脸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脸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