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朋友的礼仪

  • 峨眉男徒在都市
  • 恨无痕
  • 2708字
  • 2009-05-07 07:10:37

莫贝凑过去看了一眼,就陷入了口水状态中,方琪从狂喜中惊醒,才发现将身边的人习惯性的当成死党了,自己的初吻???沈叶脸颊上还有个口水印子。

少女懵懵懂懂的感觉让她全身有微微的电流烫过,连细小毛孔都舒张开来,洁白如玉的脸蛋上多了一层晕红,并且浅浅的往下延伸,将粉嫩的颈子都染得红了,这本是一个容易幻想的季节,而沈叶也是一副呆愣愣的样子,装傻确实是个最好化解尴尬的办法,方琪不自禁笑了下,又觉得冤了,这家伙一点儿也不像个幻想里的白马王子唉,连黑马都算不上……,不由气呼呼的道:“按照我外婆那个国家的风俗,吻脸颊只是朋友间的礼仪!不许瞎想!”

“没有,没有!”沈叶有些好笑的摇头,就看见方琪扭过去一把抱着莫贝又啃又亲,快疯了。

“他是我们的福星司机啊!”莫贝的眼转来转去,盯着沈叶看了好几回,估计是在思考该怎么好好的利用。

沈叶打开门坐在阳台上,拿根烟嗅了几下又收了起来,将腿耷拉在栏杆边,咧嘴躺在地板上晒着七月的太阳,背部依旧火辣辣的疼,靠着滚烫的地板才觉得轻松点,不是师傅的卸力诀窍太高明,早被野牛踩踏得完蛋了。

但根本没他消停的,莫贝轻手轻脚的跑出来,撅着小屁股趴下,扯扯他道:“起来,沈叶。”

“我在乘凉,干嘛?”沈叶睁了睁眼,被京城七月火辣辣的阳光照着,凉爽得差点睡去了,但在女孩儿衣领垂下的那一刻,他觉得上火了,那一抹圆弧很圆,很大。

莫贝在他的额角摸了把,没有发烧啊,而且还是凉飕飕的,自己的私人司机怎么就不热的?她收起了疑问,威胁道:“再不起来,我就拧你耳朵了,本姑娘的皮肤晒黑了怎么办?”

沈叶知道不能在阳光中运气疗伤了,坐起来道:“哪有,我正吸收点阳光进行下光合作用呢,好吧我起来,有啥事?”

“我爸妈下午四点的飞机,你得载我去啊,对了,还得去叫琪琪姐”莫贝热得擦了擦汗,拉着他去了健身房,方琪正在蹂躏健身房里的沙包,就大声道:“我爸妈回来了,和我一起去接他们吗?”。

“去啊,莫爸爸和莫妈妈对我这么好,不去不像话。”方琪对着沈叶晃晃拳头,一个漂亮的扫堂腿扫向沈叶,偷袭!

沈叶懒懒的退开一步,顺便扯了扯女孩儿的长发,拧了拧粉嘟嘟的小脸,这种形式的躲闪不浪费半点力气,让方琪好一阵气馁,还得练多久才能翻盘?

“你学的是什么功夫啊?”她郁闷的带上太阳帽,问沈叶。

“中国功夫。”沈叶含混了过去,难道说,自己是峨嵋派那个尼姑庵里唯一的男弟子?

“他是板砖门的大弟子。”莫贝咯咯的笑了声,模仿沈叶那晚拿起板砖砸人的姿势,惟妙惟肖。

“好了,好了,我终于可以解脱一半了,至少不用当保姆了。”沈叶跑进车库将车开了出来,却看见莫贝很遗憾的道:“我爸妈不是跟我住一块的,需要锻炼我的独立能力,所以呢,你没法解脱,我是恶魔,要纠缠你一辈子!”,女孩儿做了个鬼脸,一脸的甜笑,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沈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果不恶作剧的话,纠缠纠缠也没事。

但出了大门没多远,沈叶方向盘一转,斜着驶向了一条小道,莫贝在后边嘟嚷道:“你不认识去机场的路吗?车上有导航系统的。”

“是有人跟踪。”沈叶握着方向盘道,轻轻一下旋转,避过一个商家的水果摊,贴着胡同驶向菜市场,方琪盯着后视镜看了下,果然,有辆浅灰色的车跟着。

“外星人来绑架我们两个超级无敌美少女?”莫贝是胆大包天的那种,她的无耻让方琪都脸红了。

沈叶一踩油门,玩起了漂移,惹得后边的两位尖叫不已,马上又成了兴奋,什么叫拉风,拉风不是在高速公路上狂飙,而是在菜市场学齐达内或者罗纳尔多似的玩带车过人,沈叶一直认为在京城开车和练峨眉剑法差不多,见缝插针,看见位置就占,以速度取胜,还得加上师傅那老色鬼教自己怎么去偷窥师姐师妹洗澡时的胆大心细脸皮厚,这样的司机才算基本入门了。

后边的车里跟踪的人那个郁闷啊,这个司机是哪里请来的?这手技术绝了,还能钻进菜市场去,等好不容易从人民的海洋中爬出喘口气,发现那道白色的车影早不见了。

“耶!”莫贝和方琪拍了下手掌。

离机场很远,加上堵车,到机场时,两个中年男女就在那朝车子招手,第一次见到莫信达和萧霖铃后倒让沈叶出乎意料,按理说莫信达也是五六十的老头儿了,但跟三十多岁的中年差不多,和莫贝的面容有几分相似,特意和沈叶握了下手,笑道:“这几天真是辛苦你了,沈叶先生。”,这份不同寻常的客气让沈叶有些意外,有主人家叫自己的司机为先生的么?

“是我应尽的职责。”沈叶笑着回答,发了工资,你就是老板,何必客气。

“哪里,哪里,那点儿工资真让我汗颜。”莫信达一点儿也没小瞧沈叶,也许这个少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请他来是某个高人给了天大的面子。

“呵呵。”沈叶觉得莫信达挺好说话的,而莫贝有些紧张靠近自己的老妈,装得乖巧无比,甜甜的道:“妈咪。”

“有没有不乖,没和琪琪闹矛盾吧?”萧霖铃与她老公的风格完全不同,一身利落的商业职场打扮,靓丽的短发,对着自己的女儿露出笑容,但略带严肃。

“没有!”莫贝摇摇头,才笑嘻嘻的跑到她老爹那去了,明显热烈得多,方琪叫了声阿姨,也有些畏缩。

“先上车再说!”萧霖铃一皱眉,包括莫信达都是听话的钻进车里。

“辛苦你了,沈叶,以后莫贝和方琪两个小丫头就麻烦你了。”萧霖铃比她老公和沈叶握手时还客气,但越客气沈叶越不轻松,说明责任越大,当下微笑道:“萧总不炒我鱿鱼就行了”。

“哪儿会,沈叶先生你可是我花了老大力气才求来的,以后请当成自己家里一样随意,不要见外。”萧霖铃笑道:“我家宝贝和琪琪开学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学费她账上有,我不放心的就是她们两个属猴的,喜欢惹是生非,我和老莫一回来还得去公司给她收拾乱摊子,本来假期还有一周,结果公司的高管将我们的电话打爆了,一刻都不得消停!”萧霖铃说到这里回头望了和老爸打闹在一块的莫贝一眼,那小魔女顿时老实了,收回揪着她老爹胡子的手,老老实实的不像样。

等经过了公司,莫贝看见自己的爸妈下车后,才摊摊手对沈叶道:“知道我妈的恐怖程度了吧?小心你娶个老婆也是这样的。”

“不娶你就没事。”沈叶笑笑。

“难道我还稀罕嫁给你了?”莫贝越来越喜欢和沈叶斗嘴了,但沈叶觉得和小女孩斗嘴很没品,发现了两张似曾相似的面孔,白天跟踪追击的人?当下停了车叫方琪开进去,他跑回去关门

“你好!”前边的中年人在门前朝沈叶点点头。

“你们是?”沈叶一愣,难道是萧值那老头派高手来警告自己不和他女儿交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