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永远的巴斯滕
  • 射门
  • 猪头七
  • 3236字
  • 2009-04-22 14:14:47

夕阳挂在半山腰,宁静而又安详。

列日是一个安静的有些沉闷的城市,尤其在比利时这样一个比较安静的国度。作为处在默兹河与莱茵河的中心怀抱之中的比利时名城,她没有德国近邻亚琛的严谨,更不要提隔壁那个,灯红酒绿,舞女乱舞的马斯特里城了。

但是,不要忘记,在列日这个欧洲极限运动的疯狂之城,永远不会缺少激情,越野摩托,帆板竞速,当然还有----足球!

“嗨,南,传球啊!”西芒的大嗓门充斥全场,在这个比较小的球场里,十几个十多岁左右的男孩子尽情挥洒着黑白世界的激情。

比利时是一个高度富饶的国家,这里说的富饶并不单纯是指这个国家有多少千万富翁,人民的人均收入有多高;更重要的是体现在政府对公益设施和民生保障以及福利救助方面的投入。象这样的小绿荫场,比利时全国到处都是,几乎每个城市里都有,并不是说比利时踢球的人有多少,这是一种文化,一种欧洲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

“我说西芒,你累不累啊!”列侬吐了口唾沫,“南会传球,母猪都会生狗仔!”

列侬的爆粗,让纯情的西芒很是叼火,自己这么纯情的男生,怎么会有这样没品的朋友,哎,没天理啊。

砰的一声响,过了全场,盘过门将的向南,发现没有角度了,但是还是勉强射门,一脚将皮球重重的砸在了门框上,向南悻悻的吐了口唾沫,“我操!”虽然球没有进,但是心中的郁闷或多或少有点缓解了。

这时候才想起自己的西芒老兄,赶紧屁颠颠的跑过来,“嗨,西芒,你也看到刚才我那飘逸的过人了,话说这踢球就好像是谈恋爱,总不能费了半天劲,最后,打啵的时候换人上吧!”

西芒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

“向南,你真的只有六岁!?”列侬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中国小男孩,“还有,伟大的爱情专家西芒郑重警告你,谈恋爱是我们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不懂装懂!”

不记得从哪一天开始了,西芒带了这个比大家小了好几岁的黄皮肤小子过来,加入球队。一开始大家先是例行嘲笑了这个亚洲小子,这是以列侬为首的瓦龙足球小队欢迎新队员的必修课。但是,很快这个黄皮肤的小孩,就用出色的表现,让列侬闭嘴了,一场分队比赛,亚洲小子进了六个球,包揽了所在那队全部进球,痛宰了列侬那队一顿。

没办法,这小子的速度太快了,带球跑动起来,就是兔子去追,也追不上,还有就是向南的技术也是好的没法说,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练出来的。

但是,只要球一到向南的脚下,剩下的哥们只有看中国小子过人表演了,这小子也丫忒独了,任凭搭档喊破喉咙,也不会哪怕是假传一下,久而久之,没人愿意和向南在锋线搭档了。不过,这种情况,是西芒最乐意看到的,因为最后,没办法,托向南的福,西芒也从守门员的位置直接前移,做了中国小子的锋线搭档,算是圆了那一直以来的前锋梦,踢过野球的都知道,门将一般是球技最烂的那位老兄的首选位置。

西芒会不会踢前锋都无所谓,反正向南是不会传球的,尽管如此,终于得偿所愿当上前锋的西芒,每次比赛还是会嗷嗷乱叫,希冀这个自己带过来的小弟,会大发善心,给自己送来一个助攻,最好还是直接打空门的那种!不然他可没有必进的把握!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一帮玩伴相互告别回家。

“西芒---”向南不好意思的朝西芒笑了笑。

“安拉,走吧!”

向南的外婆貌似不喜欢向南跑出来踢球,虽然是移居国外多年的老华侨了,但是这中国式的思维在老人家心中还是根深蒂固的,踢球能有什么前途?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乖乖做个三好学生才是王道。

所以,向南现在虽然只有六岁,却已经开始上学了,不过因为年龄不够,只好在一个中国同胞办的学前班那里先跟着学习了。这种学前班估计也只有亚洲人特别是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所特有的。这种早期学前教育在欧洲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甚至是残忍的,剥夺了孩子童年快乐玩耍的时间。

所以向南每次出来踢球都是瞒着外婆的,这不,踢完球,满身汗臭,还得先去西芒家里洗个热水澡,才敢回家。

“姥姥,我回来了----”

一把将书包丢在床上,赶紧打开电视。

“一回来就看电视!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恩,恩!”向南的脑袋点的像个木鱼,眼睛确是没有离开电视机一点。

这一天是1995年8月17日,是向南最喜爱的球星,荷兰天王巴斯滕正式退役的时刻,电视上转播的是圣西罗球场,优雅的天鹅退役的画面。

姥姥摇了摇头,溺爱的笑了笑,虽然对外孙踢球不怎么喜欢,但是对于孩子的爱好,老人家还是能够理解、尊重的,这看看电视还是可以的,毕竟今天的电视,向南可是念叨了好几天了,进去厨房将饭菜端了出来。

“球迷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比利时国家体育电视第一频道,我是威尔莫顿,今天是个伤心的日子,威尔莫顿现在在圣西罗和大家一起等待这伤心的时刻来临,二年过去了,范巴斯滕还是要告别绿茵场了。”威尔莫顿的的话语没有了一向的激情澎湃,充满了淡淡的伤感的味道,有的是诗人般缅怀的情感,“这是一位充满诗人般灵感的天才型射手,风格轻盈飘逸,踏雪无痕,一剑封喉,他绝对不会浪费在门前的任何一次机会!他是绿茵场上的舞者,是黑白世界里最斑斓的永恒回忆!伟大的射手!”

向南听着威尔莫顿的忧郁伤感的声音,心中也是一阵难受。

“范巴斯滕脖子上围着红黑围巾,在向圣西罗的球迷挥手告别,在向全世界的球迷告别!在向绿茵场告别!全场球迷起立,雷鸣般的掌声献给这位伟大的球星,泪水在这一刻永恒,永远的巴斯滕!”

向南感觉自己的泪水顺着脸颊慢慢滑落,却不想伸手去擦拭,他想和全世界的球迷一同哭泣,为巴斯滕的退役哭泣。

电视画面上在现了巴斯滕职业生涯的每一个经典时刻,巴斯滕在米兰、在荷兰国家队的每一个美妙的进球。

电视画面上反复播放1988年的欧锦赛,在荷兰与苏联争夺冠军的比赛中,巴斯滕打入的那粒零度角的球,这是足球史上的绝笔,伟大的“跨世纪的入球”。

巴斯滕在AC米兰的处子球,在国家队的处子球,在阿贾克斯的处子球i----

在AC米兰的每一粒入球----

在荷兰国家队----

在阿贾克斯----

圣西罗球场现场解说的威尔莫顿,此刻也静静的看着画面,并没有解说,这个时刻,解说员是多余的,这是回忆逝去的伟大荣光的时刻,是球迷们享受这位伟大射手带给所有球迷的快乐的时刻!

巴斯滕也许并不知道此刻有一个中国小男孩在电视机前,为他的离去泪流满面,这一刻,全世界有那么多人在流泪,为这个伟大射手的离开潸然泪下!

但是,所有人的内心都明白,此刻,这位荷兰球星的内心是最痛苦的,离开了为之奉献了一生的绿茵场,离开那叱咤风云,天地变色的日子-----

“在这里,我要谴责那些玷污了绿茵场的纯洁的人,那些下黑脚的懦夫,是他们毁了巴斯滕,毁了一位在球场上跳芭蕾的天才,请大家牢牢记住一个卑鄙的名字,‘博利’,大家一起鄙视!大家都知道,我威尔莫顿是一个文明人,但是对于这种人,我会毫不犹豫的竖起中指----”

“鄙视丫的!”电视机旁的向南,发出了愤怒的呼声。虽然,因为生活在列日,向南是标准列日的球迷,一向对这个身为安德莱赫特球迷的金牌解说员威尔莫顿不怎么感冒,但是,并不妨碍两人在此刻的同仇敌忾。

正在厨房忙活的姥姥,听见自己宝贝外孙的标准国骂,眉头一皱,早知道就不带向南回国了,上次回国探亲,半个多月的时间,小屁孩什么没学会,学会了正宗的京骂。

“操死丫的!---”又传来了向南愤怒的呐喊!

太不象话了,姥姥的脑门浮现出一条黑线-----“看我呆会怎么收拾这小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