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缘起
  • 随身带着俩亩地
  • 枫叶不红
  • 1872字
  • 2009-04-07 07:50:09

古井屯是个宁静的小山村,位置虽不算最偏僻,但还是离最近的下河子乡差不多百十多里地。屯里的人大多姓王,所以外村人也习惯称呼这王家村。

开春的时节,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王家村的不少人发现,村西头原来老方头家的小院,来了俩陌生的年轻男人。

他们俩是开着辆大吉普来的。由于村里头的路沟沟曲曲的不好走,车子进不来,那辆大吉普只能停在村口。村里最好事的胖婶当时就凑过去打听,不到半天时间,这个一百来户的小山村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原来几天前去世了的老方头,留下话把他家的房子和地都留给了这个白白净净的城里小伙,以后,这小伙就要常来住住了。

有点受不了村人的好奇目光,所谓的白净城里小伙——卫远,放弃了立刻熟悉村中四周环境的打算,先进了屋里,打算坐在里屋的炕上休息一会。与卫远同来的,好事热情的哥们吴大鹏,则还在精力充沛的到处鼓楸,四处跟人搭话。

卫远环顾屋内,四周老旧的墙壁贴着的都是以前的年画,硬邦邦的大炕铺着牡丹花图案的炕席,还有几件简陋的老式家具,和一台黑白电视,这一切都让卫远觉得自己仿佛处身在二十年前的东北农村姥姥家。不禁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想不到自己在这里又重温了把童年环境。

也许是环境熟悉又陌生的原因,卫远总是感觉不太真实,忍不住掐了一把自己大腿,随之而来的疼痛,让他确认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过……卫远仔细回想一下,觉得这件事的从头到尾,还真的像在做梦似的。

事情起因是卫远在去年夏天救了位路边昏迷老人到医院。记得当时在帮忙之前,他还犹豫了好一会,毕竟那时候某地发生的彭X事件沸沸扬扬。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狠心不管。

卫远还记得,当时自己把老人送到医院急救,发现是中暑,一番措施下来,老人很快就清醒过来。医院问了老人联系人电话,自己也陪老人说了会儿话,就看个年轻女人急急跑进病房。既然家属来了,卫远估计没啥事,就走了。再之后,他就把这事忘了。想不到今年老人去世,居然会把房地指名留给了他。真的让卫远很不可思议……

把事情跟家里交代清楚,还带着些许疑惑的卫远,应律师的要求第二天从省城来到了老人的家乡A市,找到受老人委托的律师,办理继承手续。交谈中,他才了解到老人叫方正岩,三天前去世,享年89岁。方老本身是孤儿,妻子早逝,无儿无女,属于孤寡老人。老人留给卫远是的三间房和几亩薄地,位置在A市辖内的县郊山村,那个村离县中心要百八十公里。

方老没别的要求,只是希望卫远偶尔去村里看看,逢年过节给他烧点纸。

卫远自然没有异议。办完各种手续,他就决定去房产所在地——古井屯看看。正好,卫远的大学同寝好哥们吴大鹏家就在A市城区,电话一联系,这兄弟就立马赶了过来。得知卫远来意的他也大感兴趣,反正没啥要紧事,还有车,正好一起去看看。

由于古井屯这个村地处偏僻,尽管吴大鹏是本地人,也是不太清楚具体位置,一路打听着才知道往哪里开。山路也越来越不好走,地势在不断抬升,后期,如果吴大鹏开的不是越野车,最后的那段崎岖的土路根本走不过去。

不过,此时已是早春,四周已经满是绿意的山林,摇曳的山花,山道边淙淙的溪水真是让久居城市的卫远心旷神怡。

最后,艰难翻过一道山岭,两人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宁静美丽甚至带着些江南水乡韵味的小村庄赫然出现在面前。

这小村四面环山,一条清澈迤逦的溪流从村中穿流而出,在村前不远的低洼处形成一面小湖,湖周围都是村子的良田。

村口三棵挺拔直立的大杨树,旁边一座古朴青石小桥,顺势往上看去,小村里的各户人家都是独门独院,房屋依山势而建,虽然零散分布,没有规则,但却错落有致,别有风格,不时传来的鸡鸣犬吠之声,衬托着这里俨然世外桃源一般。

两人心下赞叹的同时,连忙停车下来,一打听确定到地头了。顺着村中凌乱的石子路,卫远终于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村子的最西头,几乎可以说没入山林里,坐北朝南盖着三间半新不旧瓦房以及圈起的农家院,就是方老人的家。同时留给卫远的,还有跟老房、大院直接连在一起的五亩多的山薄地,由于老人岁数大了,没力气耕作粮食,十年前这些地全都种上了桃树和梨树。

虽说这一路找来费时费力,但看到这里无限美好的山村景致和眼前这个属于自己的小桃源,卫远感到很满足,在心中也越发感谢方老人的慷慨馈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