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五年

  • 极品白痴
  • 秦峰
  • 2366字
  • 2009-03-25 13:12:43

“妈,你慢一点,等等我!”

陆青雷追出办公室来,小跑了两步,跟上母亲的步伐,拉着母亲的手道,“妈,你不会真的去找老爸说,要让那个白痴来做涉外公关经理吧?”

“你这臭小子,怎么说话的呢,整天白痴白痴的,你才是白痴呢!”陆夫人白了陆青雷一眼,“怎么的,不行吗?李小兄弟又懂英语又懂德语的,做涉外公关经理,不是正好么。”

“妈,涉外公关部经理,可不是只会外语就行的,那还是代表着我们公司的形象的,你明白不?你看那小子,傻头傻脑的,一副二愣子的模样,怎么能代表我们公司的形象呢!”

陆青雷一听母亲的话,顿时急了,这个位子,他已经磨了很久了,是势在必得的,怎么能让别人得了去呢,再说,就算是别人,也不能是这个白痴啊,他刚刚才耍过这个白痴,要是他上了这位,不就是他的敌人了吗?

“你小子,真当妈妈老了是不是,李兄弟形象怎么不好了?长得不也是一表人才嘛,虽然现在看起来,穿着什么的,有些老土,但打扮一下,肯定也是个英才,哦,难道,非要像你这样的,整天打扮得流里流气,那才不叫白痴啊!”陆老夫人一听儿子的话,心中也是突了一下,脑子中浮起李长风的模样,开始有些犹豫了起来,但是一抬眼看到陆青雷眼珠子乱转的样子,心中的犹豫,便立时去了,知儿莫若母,母子连心,自家的儿子是什么人,打的什么算盘,她一下子就知道了,强硬地道。

“唉,妈……究竟那个傻小子是你儿子还是我是你儿子啊,你怎么尽给他说话呢!”陆青雷一阵郁闷地道。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我可跟你说,你别以为妈真的老糊涂了,就很好欺骗了,你以为妈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啊,我告诉你,这个事情,你想都不要想!”

陆夫人伸手在儿子的额头轻轻的点了一下,目光变得严肃了起来。

“为什么啊,我虽然不会德语,但是我可以找一个会德语的人来担当啊!”陆青雷不明的道。

“哼,我告诉你,你上次负责的那个光临小区,那个装修,是怎么给弄的?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李兄弟会德语的吗?”

陆夫人的言辞变得严厉了起来,“是因为住在里面的那些德国人围在路上拦住来找我,要我给他们一个公道!”

“啊?”

陆青雷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幸好那天是我先经过那里,又正好有个德国人认出了我来,不然的话,要是让他们拦到你父亲或者你大哥,你就死定了!”

陆夫人指着脸色苍白的儿子,又是痛惜又是痛恨,“你这臭小子,我那天听到你父亲夸了你,还以为你真的变了,结果却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样来减低成本的!”

“妈,你没有告诉爸爸吧?”

“你当妈妈傻了吗?这种事情要是告诉了你爸,你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吗?”陆夫人瞪了儿子一眼,“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我警告你,你给我老实一点点,这次的事情,是妈妈我给你瞒过去了,可是妈妈却不能帮你一辈子,而且,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陆家基业,给你这样弄毁了!”

“妈,我知道了,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话的!”

陆青雷连忙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

“那就好,回去吧,这个涉外公关经理,你就想都不要去想了,这个李兄弟,人不错,别只顾着眼高手低的盯着人家的短处,往人家的长处多看看,心胸要学得宽广一点,要能容人,听到没有!”陆老夫人轻斥了一声。

“是,妈,我知道了。”

一听母亲的话,陆青雷的眼里,顿时闪过一道异色,他并不笨,母亲话里的意思,他很快便领悟到了,连连点头,“我明天就去请他吃饭。”

————————

S市迎宾大街的一部银黑色的宾利加长轿车内。

斯努史比森手里拿着一本银灰色的手机,脸上完全没有了刚才在大楼里的那种笑容,换而之的是一种冷酷的神色,如同一个孤高的王者,眼里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手里不停的玩弄着那部手机。

“叶先生,我已经和李先生见过面了。”

良久,斯努史比森才拿起手机,拨下了一个电话。

“很好。”

“叶先生,我觉得,李先生似乎有点奇怪。”

斯努史比森脸上的神色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哦?”

“他似乎,不认识我了?”

斯努史比森疑惑地道。

“唉……他见到你,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么?”

电话里沙哑的声音之中,传来一声深深的叹息。

听到这一声叹息,斯努史比森不禁愣住了,那一声的叹息声中,似乎饱含了太多的东西,心酸?失望?

亦或兼有之?

好一会,斯努史比森才摇了摇头道,“没有,好像完全不认识我的样子。”

“五年前,他受了很重的伤,几乎已经死去,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办法,希望帮他恢复。”

“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斯努史比森的声音有些激动。

“告诉你有什么用吗?”

“我……我最少,可以找最好的医生来给他看病!”斯努史比森激动地道。

“没有用的,连詹姆西斯都完全没有办法,你还能找谁?”

“可是……难道就任由他这样下去吗?”

斯努史比森沉默了下来,詹姆西斯,他自然听过这个名字,世界上很多的人,应该都听过这个名字,即使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脑科大夫也不为过,对于脑域的研究,非常的精深,诺贝尔医学奖的曾经获得者。

他忽然想到,自己能够想到的,他都已经想到了,同时也开始有些明白了,刚才的那一声的叹息中所蕴含的意味,五年的时间,他在付出了多少的艰辛和心酸?

————————————

(本来这章是上午十点多要更新的,更新迟了,不好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