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千古绝唱(第三更求票)

  • 极品白痴
  • 秦峰
  • 2017字
  • 2009-03-09 20:21:11

“是你?”

“是你?”

亭子里原先正在诵读的人似乎听着李长风的诵读听得呆住了,一直待到完完全全的听到李长风诵读完全,才猛的一下回过神来,转过头向李长风望来,这一望之下,又是呆住了。

看清眼前站着的人,神情本已经呆滞的李长风也同样的呆了一下,良久才道,“是老先生你。”

眼前的老人,竟然正是早上的时候,在操场上和他说过话的那个老人!

“小兄弟,刚才真的是你读的?”

老人一脸急迫的望着李长风,眼里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神色,内心之中,也是充满了无比的震憾和激奋。

要是换成一般人,或者不识货色,但是他,作为一个在全国全世界,都极为有名的国学大师,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刚才李长风的吟诵,所表现出来的价值?

若是仅仅是把这一篇《荀子•君道篇》背诵出来,倒也罢了,他也还不至于如此的震惊,但就在刚才李长风一出口的时候,他的内心,便震憾了,这样的略带着僵硬的语气,那样的长短不一,高低不同,却又是那么的充满了节奏的语调,不正是仅存在于传说中,他寻找了一生,希望能够找到的那种吟诵么?

“我……老先生,我读错了吗?”

李长风看着老人的眼神,以为自己读错了,想到自己根本就不会,却自作聪明的抢他的话,顿时脸色变得微微有些红,不好意思地道。

“没有,没有,你读得实在是太好了,还有,你别叫我先生,应该是我叫你先生!”老人神情激动地一把握住李长风的手道。

吟是介乎读与唱之间的文人表达抒情的一种方式,吟诗作画,对古人而言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所谓耳濡目染。可是到了现代,这些东西却渐渐地失传了。特别是吟,这种方式曾经在士大夫阶层是很流行,缘何如今却知之甚少,一个原因是现代没有当时的环境和文化氛围,另一个也是由于吟诗本身是种消遣式的娱乐,极具诗人个人特色,可谓一百个诗人有一百种方式,相关的著作留下来的也很少,所以现在渐渐失传了。

“老先生,这……”李长风让老人的激动的神情和动作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你能不能教一下我,刚才你的那种吟诵的方法?”

老人却丝毫没有留意到李长风的神情,只是一个劲的抓着李长风的手道。

“可是……可是我……我不知道啊。”

李长风不知所措地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的?你刚才怎么读的,你不知道吗?”

“我刚才,情不自禁就读出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读的。”

李长风怔怔半晌才道。

“小兄弟,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吟诵方法,是非常的有价值的,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一大瑰宝,这样,只要你把刚才的方法告诉我,我……我可以立即录取你为S师大的学生,而且你放心,我在将来把这门吟的方法著述成书的时候,一定会冠以你的名字!”

老人显然不信李长风的借口,以为李长风是不想说,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同时咬了咬牙,开出了一条让别人很难拒绝的条件,“而且你放心,你在学校里读书的学习费用,全部减免,另外保证推荐你找到好的工作!”

“老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

李长风连连摆手道。

“那……你能再吟一首其它的给我听听吗?”

“比如……帝高阳之苗裔兮……”

“帝高阳之………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李长风刚刚想要开口说我不会,但就在一听到老人的声音响起之时,他的脑子里刚才的那种感觉便又升了起来,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涌上来,嘴里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起来。

声音也变得时而低沉,时而轻缓,时而凝重,时而似是带着欲哭似泣的感觉,老人听着听着,渐渐的呆住了,他的眼前,站着的,似乎不再是那个身上穿着一件皱巴巴的掉色的衬衫的青年,而是一个一袭青袍,头上发簪高挽,颌下一缕长须,脸上满是苍桑的一个清瘦老人……

他彻底的忘记了自己要李长风再吟一遍的目的,是想要从中听出一些门窍来,甚至,他都已经忘记了听李长风吟的什么,脑子里只是跟着李长风的带着奇特的韵味和节奏的声音,在慢慢的仿佛穿越了时穿,去到了先秦,在屈原夫子的面前,听着他的血泪的倾诉,饱览世事的,看破红尘的双目之中,泪花慢慢的滴了下来。

李长风念完的时候,也呆住了,脑子里一片的混乱,这篇文章,他是念过的,史记里面有,但是他却不知道,这篇文章,是可以这样的读的,在刚才那样子的吟的时候,似乎真的化身为了诗的作者屈原,内心之中,时而凄苦烦闷,时而孤骨自赏,时而怒目疾首……

好一会,他才抬起头,看了一眼还没有回过神来,眼里泪水慢慢下滑的老人,犹豫了一下,拿着手里的书,转身离去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