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一杆

  • 极品白痴
  • 秦峰
  • 2309字
  • 2009-03-06 18:24:21

李强一脸挑衅地望着李长风,“这样的赌注,不算大吧,不会躲在女人背后久了,连这么点勇气都没了吧,要是这样的话,也不用打了!”

中年男人有些愕然的望了一下李强,似乎没想到李强会提出这样的赌注,但马上便也附和道,“这样好,输了也不会损失什么。”

李长风抬起头,眼睛凝视了一眼一脸轻蔑状的望着自己的李强,又扫过一眼中年男人,并没有直接说话。

不晓得为什么,对上李长风的目光的时候,李强恍然间有一种错觉,他的目光,竟然似是漆黑的夜空那般的深邃而锐利,情不自禁的避了开去。

而中年男人也在李长风目光扫来之时低下了头。

“李大哥,不用理他的!”

江盼琴看着李长风扫视两人的样子,似是想要应战,不禁着急地道。

“我跟你打!”

出乎李强和中年男人的意外的,在神情变幻了一会之后,李长风竟然答应了下来。

“李大哥……”

“我本来就是白痴,输了喊三声白痴也没有什么关系。”江盼琴还要劝一下什么,李长风挥了挥手止住了她,淡然的笑了一下道。

“好,来,你开始吧!”

李强望着神情淡然的李长风,想到刚才那个似是错觉的眼神,心中不禁一突,难道,这个白痴真的会打,而且还很厉害吗?但这样的念头,马上,便被他甩了出去,彻底的放下了心,因为,李长风在这一瞬间,已经趴下来开始击球了。

可以看出来,李长风确实是想要学他们的动作,想要趴得标准一点,然后潇洒的击出去的,但是无奈趴下来的时候,他的身体或者说意识,却并不怎么听话,趴在桌上的姿势,就像是把屁股扭到台球桌边一样。

这样的姿势的人,怎么可能会是高手呢?自己大概昨天晚上睡太晚了,精神出现恍惚了,李强暗自嘲笑了一下自己的多疑。

“噗!”

待看到李长风击出第一杆之后,旁边的李强和旁边的中年男人再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

由于握杆握得太过偏后,人又站得离台有些远,手也自然就跟着往后了一些,结果李长风在颤着手出杆的时候,竟然一杆击偏了,连白球都没有击中。

看着一脸窘迫的李长风,江盼琴有些不忍目睹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去旁边台拣球去了,她就算是一个不会打台球的人,都看得出来,李长风明显根本就不会打台球,而李强的水平,她多少也是知道一点的,她的眼里,似乎已经看到了,李长风站在台球厅的中央,对着所有人,高喊着我是大白痴的时候,台球厅里的人眼里的那些目光。

“我倒,大白痴,你也太绝了吧。”

李强笑得几乎直不起腰来,好不容易才停下来道。

“我现在怎么办?”

李长风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击球,会是这么的失败,脸色微微红了一下,站在那里,有些出神。

“怎么办,当然是继续击啦,不会在这里做了这么久,连规则都不知道吧,没挨到白球的话就不算犯规,还可以再击一次,这次小心一点了,别再打空了哦!”李强一脸讥讽地道。

听到李强的话,李长风不再吱声,闷下头,再次趴下来,对着球用力的击了过去。

“啪!”

这一次,球顺利的击了出去,并且顺利的撞到了红球堆。

但白球停的位置,却明显不算太好,非但并没有停回上面的发球区,而且停在了下半区,更要命的是,撞散的红球,又恰好有一颗,停在了袋口。

看着这样子停着的球,李长风不禁呆住了,他知道,这样的球,对于李强的水平来说,无异于送死。

“哈哈……大白痴,谢谢你给了送球啊!”

李强也没想到运气这么足,一上来,就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愣了一下,旋即马上哈哈大笑的走了上来,一边不忘对李长风表达一下‘谢意’。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他是和李强酣战过一番的,对于他的水平自然也非常清楚,面对这样的球局,显然,这一局,李长风要输定了。

“喀督!”

“客督!”

“……”

果然,李强并没有放过李长风给他留下的这样的一个机会,一接一个的便开始打了起来,出一杆便进一个,而且进的还都是七分的黑球,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李强已经是接二连三的把几颗被李长风击出来的散落的红球打完了,而这一杆,他已经拿下了三十三分。

“唉……可惜了,运气差了一点。”

终于,在打后一颗黑色球的时候,李强准备用大力的左侧旋转去炸红球堆的时候,黑球竟然由于他的力度太大,同时也由于他的角度稍差了一点,从袋口反弹了出来。

这样,球堆虽然炸散了,也炸出了两个不错的机会,但是这等于是替李长风炸的了,他已经失去了继续击球的资格!

“啧,啧……”

李强自己也是一脸的可惜,这一次,他本来想要冲击一下单杆的最高纪录四十五分的,没想到还没打到四十五分,便自己错失良久了,连连的摇了摇头,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但是当他目光落在李长风的身上的时候,脸上的郁闷神色顿时便一扫而空,重新浮起了微笑,冲着李长风道,“大白痴,到你了。”

说完,便满脸自信的走回到休息区,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喝起了茶来,对于自己在桌面上给李长风留下的机会,浑不在乎,他非常相信,就以李长风的那种连杆都握不稳的样子,就算是给他袋口球,也不一定能打得进的,更何况,他留下的,还不是袋口球,连直线球都不算,而是带着一点儿角度的球。

就算是万一,万一,他走了狗屎运,打进去了一颗红球,那又怎么样,他肯定不可能连续打进第二颗球的。

“啊?”

然而,就在他一口茶还没有喝下去之间,他的耳畔忽然听到了作为裁判的中年男人的一声惊呼。

怎么了?难道那白痴真的进了?

李强连忙放下杯子,抬起了眼睛,望向台球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