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番外 「苏夏明月纱」
  • 重生之夏末锁重楼
  • 迷迭嫣然
  • 3226字
  • 2008-10-28 20:20:44

夏天快要过去了,所有的东西都将沾染上寂寞的颜色。

一个安静的夜晚,门外突然传来“嘟嘟嘟”的敲门声,夏末惊醒了,冷漠地盯着门,有点疑惑是谁在半夜惊醒她们。也不能怪小孩子多心眼,家里只有两个女人,一个还是她这么点的小女婴,要是坏人的话,可就危险了。

楚夏末跟着电视里学了很多东西,知道这个世界的治安不太好。娘亲也被惊醒了,手机上适时传来一条短信,她惊呼一声,笑吟吟地跑去开门。

门开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大概二十七八岁左右的样子走了进来。

年轻的娘亲抱住他开始亲吻,两个人几乎要把对方吃掉。楚夏末红了脸,惊骇地来不及躲避,于是大哭。虽然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这种接吻的情节,楚夏末还是不能接受,看到别人露出的半截胳膊,她还是有点惴惴不安,更别说见到这种情景。

娘亲笑着推开男人,瞅见男人被打断激情不悦的脸色,只是很快在见到夏末之后消失无踪。

“你就是夏末?我的乖女儿?”男人笑吟吟地将楚夏末抱起。

果然,他是她的爹……老天,楚夏末无语。天知道,她的心里年纪和眼前这个爹也差不多……不过男人这么体贴,这么疼女儿,让她心里减少了些许陌生。

“你们局长怎么这么简单就放你回来了?”娘亲微微笑笑。楚夏末第一次见到娘亲露出这么美丽的微笑,只是这个局长是什么意思……

“警局里最近没什么大事,局长知道你在做月子,于是就给我些时间休产假。好回来照顾照顾你和孩子。”

“嗯。你饿了吧,我去做点吃的东西。都这么晚了,你在外面也一定没有吃。”

“小雅。”男人叫住安雅,顿了一下说道。“对不起。总是让你等我。”

“楚廉,不要这么说。都这么长时间的夫妻了。”安雅回过头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笑容。

“我很想你。”楚廉抱住安雅,闻着她身上馨香的沐浴乳的味道,体会一些家的感觉。安雅任由他抱着,知道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虽然说了这次会多些时间陪她,只是警局的事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又开始忙起来。

她可是碰过好几回,楚廉刚回家,连饭都来不及吃,就又被叫走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爱他。或者说漫长的等待也是他们爱情的一种表现,她只想让他心里念着她就足够了。

楚夏末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楚廉爹爹。对她来说,他只是英俊了些,看起来身体很好,不像前世的那个老头子,因为妻妾成群掏空了身子,总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楚夏末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家庭很简单。楚廉爹爹没有纳妾,没有风liu,看样子对安雅娘亲是死心塌地的,只是可惜的是忙来忙去的,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人影。她都穿来好些日子了,估摸着安雅是失宠了,谁知道原来是这种光景。

看样子,楚廉爹爹会在这里住好几天了。

楚夏末有点头疼。这个世界的男人似乎是习惯跟女人分工家务的,以前安雅娘亲自己做饭、洗碗,给自己换尿布什么的,她也没觉得什么不一样。

现在多了一个男人,她就不得不警惕警惕了。每次尿湿了,楚廉一走来,她就大哭,非要安雅娘亲给她换才行。虽然是爹爹,没什么男女之别,只是让她把自己那些地方露给一个男人看,她还是颇为不愿意。渐渐的,一次两次,安雅也就不让楚廉接手这活了。

楚廉苦笑一下,摸摸鼻子,这个女儿还真不好伺候……

楚夏末亲眼看到楚廉爹爹扫地、洗碗、做饭、洗衣服,做一些家务活。心里一开始的惊诧,是不能表达的。谁都明白这些事情,只应该是女人做的才是。而看到楚廉这么做,着实让她有点无语。

不过这个年轻的男人倒是很会照顾妻子和女儿,看来她倒是不会愁自己以后会跟别的小孩争宠,也不会费尽心机为她娘亲争夺楚廉爹爹的宠爱。这些东西,仿佛天生就存在的。她是楚廉爹爹最爱的女儿,即使他的胡子扎得她痛痛的,她会用肉肉的小巴掌把楚廉爹爹的脸拍到一边也不会挨骂。安雅娘亲是楚廉爹爹最爱的女人,即使她经常对他指手画脚,还骂他不会做家务,有的时候很笨。

楚夏末渐渐地适应了这种生活,在父母的照顾下,渐渐地到了六个月大。

夏末从来不爬到窗台上,不是害怕自己掉下去,而是害怕爹娘会担心。夏末在晚上也从来不哭,只有尿湿了单子活着肚子饿的时候才会爬到床上假意地哭几下,把父母弄醒了,他们自然会帮她解决问题。

楚廉一直对安雅抱怨,说这个女儿总是跟他作对。

夏末这个时候心里乐翻了天,她当然知道楚廉爹爹为什么会是这样。每次他想跟安雅亲热,她就开始哇哇大哭,搞得他一点脾气都没了。最后只能把夏末放到婴儿车里,推了放到客厅里……

*

家里有台电脑,夏末曾被安雅抱着坐在前面看着她上网。慢慢地弄懂了一些词语,电脑是比电视机更为先进的东西,能跟别人聊天,还能看见对方的样子。

夏末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同时也发现安雅娘亲真的很爱她。她在一个宝宝网站上,一天写一篇亲子日记,还把楚夏末什么时候出牙,什么时候会挪着走,什么时候会爬都记录了下来。也经常查营养资料,难怪楚夏末发现自己的身体进步地飞快。

楚夏末装作不懂的样子,玩着键盘上一排排的按钮,事实上在偷瞧安雅在写今天的亲子日记。

“我家的宝宝夏末真的很乖哦,也很聪明。五个月大的时候就会爬,看着她软软的爬着,心里总窝着难以言语的温暖。现在她成长的很好,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叫我一声妈妈,或许下次见到楚廉的时候,也能给他一个惊喜叫他爸爸……”

楚夏末暗想,现在自己已经六个月了吧,应该试着学着说几声了。以前安雅对着她,让她学叫妈妈,她总是一扭头撇撇嘴,然后乐呵呵地傻笑。

还好叫的不是娘亲,只是妈妈、爸爸而已,她暂时不把这些当成爹娘的意思,就会叫的比较容易吧,必须自动忽略掉年龄的问题。

楚夏末吃了就睡,睡醒了又爬。这些日子过得她几乎要懒掉,这种混吃等死的日子,她都快过腻味了。

那天,楚夏末睡得正熟,突然感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迷糊地睁开了眼睛,微微怔了怔。楚廉爹爹抱起了她,旁边站着的是挂着泪痕的安雅娘亲。

“你今天就要走了?”

“嗯。局长说有个案子要立刻解决。我得回到警局去。”

“那要多久?”

“不知道。至少也要三个月吧……”楚廉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继续说。

安雅红着眼,知道自己的丈夫心里窝着的不仅仅是这个家,还有更多人的安全。“你去吧。一定要小心……平常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少抽些烟。”

“那我走了。”楚廉朝着楚夏末的脸上亲了一下,又亲了亲安雅。转过身,放下抱着的楚夏末,穿上了警服。安雅在一旁看着,不出声。

楚夏末愣了愣,明白楚廉又要出门了,这次还要三个月的时间……看着他穿上警服英俊的样子,楚夏末一阵晕眩……这件衣服真好看。

她咬了咬嘴唇,爬到楚廉靠着的床边,抓住他的衣服。

楚廉愣了一下,随即笑笑,把楚夏末抓住衣服的小手扒开,然后抱着她放回原处。“小夏末,乖乖哦。回头回来,爸爸给你买玩具玩。”

楚夏末狠狠心,软软的声音从绵绵的嗓子里传了出来。

“巴巴……”随即,楚夏末一阵懊恼,发音真不准!回头,找个时间慢慢练习。这样软绵绵的,口齿不清的,真丢人!

楚廉和安雅愣住了。什么时候女儿学会的?他们该不是听错了吧!楚廉笑开了嘴,指着又开始爬的小夏末,兴奋道:“她会叫我爸爸了!她会叫我爸爸!”

安雅的心里暖暖的。错过这三个月,楚廉再回来,就不知道女儿什么时候会说话、什么时候会站、什么时候会走,他一定又会懊恼万分的。

现在听到夏末叫他爸爸,他走的三个月应该也不会遗憾了。夏末,真是她的好宝宝。

就算楚廉三个月都不回来,还有她的夏末陪着她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