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招安

  • 杀破千军
  • 闪烁
  • 16301字
  • 2021-04-02 17:02:52

黑渊寨建在一处极为陡峭的山崖上,下面是深不见底,常年不受光照的深渊。

建立黑渊寨的并不是沈丰岳这些人,在他们落草为寇的时候,黑渊寨就已经存在,只是被荒废了很久。

沈丰岳也不是真正的山贼,如不是永盛军入寇,搞得村民流离失所;如不是虎啸军抢割秋粮,搞得村民食不糊口;如不是官吏乱征粮赋,搞得村民民不聊生;如不是地主狼心狗肺,搞得村民卖儿弃女,沈丰岳也不会杀官吏,灭地主,抢粮仓,带着全村百姓逃入山中,落草为寇。

这一干,就是十多年,三十岁的沈丰岳成了五十岁的老人,当初只有几岁大的子侄成了壮汉,当初还在襁褓中的女儿也出落得婷婷玉立。孩子都长大了,都已成年,唯独沈丰岳在变老。当初跟随沈丰岳一起躲入山中的村民十有八九都离他而去,剩下的也多是孤老寡残,连爬几步梯子都显费力。

看着三个儿子,七个侄子。沈丰岳不得不感叹自己老了,不再是十多年前的那个壮汉。

十多年来,沈丰岳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几个子女,还有兄弟留下的侄子都已长大成人,成为了骨干。

沈丰岳心里有数,山贼这项“事业”干不长。当初,他与几个兄弟,全村的百姓为了混口饭吃,不被饿死,不被逼死,被迫当了山贼。可是现在,这帮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却并不这么想,他们追求的不再是谋生,而是致富!

这可能吗?沈丰岳并不笨。虽然只上了几年的私塾,没有多少文化。但是沈丰岳见过世面,知道外面的世界不止是伏牛山这么大。

这几年,沈丰岳非常关注建州与晖州的情况。

他与晖州的朱仕珲,建州的丁中泉算得上是“老交情”了。十多年来,不是朱仕珲与丁中泉派军进山围剿,就是沈丰岳派人外出劫掠。“斗”了十多年,沈丰岳心里有数,朱仕珲老了,丁中泉也快老了。十多年来,朱仕珲没有把黑渊寨怎么样,丁中泉也没有把黑渊寨怎么样,恐怕在他们的有生之年也不能把黑渊寨怎么样。可是,今后也会如此吗?

沈丰岳最“关心”的有两个人,一是北面的朱孝信,二是南面的丁展坤。

朱孝信自不多说,仁厚忠义,爱护百姓。就算沈丰岳没有亲眼见过,通过所获得的消息,他敢断定朱仕珲会将节治使之位传给朱孝信。如朱孝信成了晖州节治使,必会爱护百姓,减少粮赋钱赋,整顿虎啸军,按内攘外,成就一番事业,其成就恐怕不在当年的朱建业之下。

丁展坤为丁中泉的次子,已有二十三岁,跟随父亲征战五年,行军打仗绝对是一把好手,其威名远在虎啸军左营统帅朱孝义之上。丁展坤很有雄心壮志,加上这些年丁中泉为其打下的坚实基础,丁展坤必然一展抱负。到时候,永盛军大举攻伐邻近各州之前,恐怕丁展坤首先想到的就是铲除伏牛山里的这股山贼吧。

这两个人,都让沈丰岳有点提心吊胆。到时候,晖州民心稳固,建州军势强盛,黑渊寨何去何从?

让沈丰岳略感惋惜的是,三个儿子,七个侄子都无此目光,不但不知收敛,还变本加厉,不断骚扰建州北部村镇,年初,甚至趁永盛军入寇晖州之时,攻打了建州的县城!这种摸老虎屁股的行为,不是找死,还是什么?

让沈丰岳略感欣慰的是,唯一的女儿沈虹菲却独具慧眼,早就看出今后局势。奈何女大不当家,女儿再也本事,也是女儿,不是儿子。有的时候,沈丰岳甚至在想,如果沈虹菲是个儿子的话,他就没有这么多烦恼了。

“九叔,你就这么肯定,李洪涛是个正人君子?”发问的是沈丰岳的大儿子沈虹羽。

“李将军仁义忠厚,爱民如子,早就传为佳话。收养上千难民,与军士同疾苦,与百姓同患难,从不摆架子,这些总不会都是传闻吧?再说,我亲自见过,李将军领并经过惠聪镇,为避免骚扰百姓,军队在镇外宿营,李将军还下了军令,任何人都不得入镇扰民。另外,李将军还为百姓分肉。这些,难道都是我看错了吗?”

“九叔,恐怕这也只是用来收买民心的吧?”开口的是沈丰岳的二儿子沈虹皓。

“大哥……”沈丰文也懒得与几个侄子争辩,直接对坐在高位上的沈丰岳说道,“李将军仁义爱民,这是九弟亲眼所见。李将军答应明日前来拜山,还请大哥为黑渊寨的兄弟多多考虑。”

“九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就怕了那个李洪涛?”暴跳如雷的是沈丰岳的大侄子沈虹奇。

“好了,都别争了。”沈丰岳打断了争论。“明日李洪涛来了再说,记住,李将军到了之后,切不可怠慢,要以礼数待客。”

“父亲……”

“伯父……”

“都下去吧,老九,你先留下。”

沈丰文是沈丰岳四叔的小儿子,两人的年纪差了二十五岁。

等子侄离开后,沈丰岳又详细询问了一番李洪涛的事情,这才让沈丰文离开。他也离开了议事的天地堂,朝后山而去。

从根本上,沈丰岳相信,黑渊寨唯一的出路就是被官军招安,眼前,唯一的可能就是被晖州招安,毕竟黑渊寨在建州境内做了太多的孽,丁家对其恨之入骨,丁中泉与丁展坤都是心狠手辣之人,怎么可能前来招安?

让沈丰岳有点不爽的是,来的竟然只是个典军尉!

可这个典军尉却有点来头,是少营甲队的典军尉,是少营最初的典军尉,少营又是晖州五世子朱孝信的营,那么这李洪涛应该是朱孝信的亲信,如果今后朱孝信坐上了节治使的位置,李洪涛肯定将飞黄腾达,成为晖州节治府的重臣,这样的话……

让沈丰岳感兴趣的是,这个李洪涛竟然也是“山贼”出身,在烧了入寇的血狼军主营之后,得到朱仕珲器重,才被招入虎啸军,一屁股坐上了典军尉的位置。这让沈丰岳既感到好笑,又感到惋惜。

这几年,为了引起朱家注意,沈丰岳没有少想办法,也没有少派人去对付入寇晖州的永盛军。可是,功劳没有立下多少,麻烦却惹了一堆,比如今年春天,三个儿子就去劫掠了虎啸军的辎重队,抢了物资不说,还杀了几十名虎啸军官兵!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沈丰岳长叹一声,如果有一个,哪怕只有一个儿子有点长远目光的话,恐怕现在黑渊寨的兄弟都在吃官粮了!

“父亲为何叹气?”

随着清醇的女声,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此人正是沈丰岳的小女儿沈虹菲。

“女儿啊,父亲老了!”沈丰岳长笑一声,“如在十年前,恐怕……”

“哎,父亲天天都在叹老,难道天天都老了?”沈虹菲也笑了起来,“是不是几个兄长又惹父亲生气了?”

“这到不是,你那几个哥哥与堂兄是个什么脾气,父亲还不知道吗?”沈丰岳苦笑了起来,“如果要生他们的气,父亲都被气死好几次了。”

“那父亲为何叹气?”

沈丰岳朝着山崖对面看去,过了好一阵,才说道:“李洪涛明天就要来了,看样子,这次父亲真得做出决定。”

“父亲是说……”沈虹菲微微迟疑了一下,转口说道,“女儿也有一些听闻。虽然李洪涛是两月多前才出现的,但是这两个多月来,他在百市集那边搞得风起云涌,很有一番作为。连朱孝信都将其视为知己与亲信。只是朱仕珲派他来守北虎口关,恐怕事情并不简单。”

“朱仕珲?”沈丰岳苦笑一下,“父亲跟他打了十几年的交道,这老匹夫有多大的心眼,父亲还不知道?父亲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父亲是说,虽然李洪涛暂时受到重用,但是朱仕珲心胸狭窄,恐怕容不下他,在朱孝信上位之前,就会……”

沈丰岳微微点了点头。“虽然传闻李洪涛也是山野出身,但是从他最近的举动来看,绝非愚昧无知的山野村夫。朱孝信仁厚有余,心计不足,朱仕珲另外四个儿子又都不成气。如果朱仕珲决意将节治使大权传于朱孝信,必然会在朱孝信上位之前铲除一切威胁,避免晖州易主。这样一来,李洪涛首当其冲,恐怕将自身难保了。”

沈虹菲沉思了起来。虽然她才二十岁出头,但是却很有眼界与目光。父亲这番话的深意她哪能不知?只是,沈虹菲也知道,现在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

悬崖边上,李洪涛与水辛逸看着对面的黑云摘,都露出了一丝苦笑。

山寨的地形极为险要,只有一条吊桥通往悬崖对面,这也是进寨的唯一通道。如此地形,别说数百山贼,有一个水辛逸这样的神箭手守在对面,就算千军万马也过不来。再说了,危机关头,斩断吊桥,谁还能过去?

“峡谷有多深?”

水辛逸摇了摇头。“恐怕连黑渊寨的人都不知道。”

李洪涛俯身向峡谷下看了一眼,深不见底,水雾弥漫,看样子峡谷下应该有一条河流。随即,李洪涛又看了眼头顶上的太阳,快到正午了,阳光只射在了峡谷口上,根本就照不到谷底。

“这条峡谷大概有三十多里长,两端都是悬崖,西北面,”水辛逸朝那个方向指了一下,“有一条瀑布,水量不是很大,却极为湍急。”

“沈丰岳还真会选地方。”

“这不是他建的,听说在沈丰岳到来之前,山寨就已经在了。”

李洪涛微微皱了下眉毛。“以前的山贼留下的?”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这山寨是谁建的。”

正说着,沈丰文从吊桥对面跑了过来。

“李将军,水将军,让两位久等了!”沈丰文先行了个礼,“大哥正在天地堂等着二位,快请,快请!”

“黑渊寨议事的地方。”水辛逸低声解释了一句。

李洪涛微微点了点头,忍住了想要笑的感觉。怎么跟那个什么“天地会”这么相似呢?

穿过不到百米的吊桥,在山崖的栈道上走了数百米,绕了好几个弯,这才到了一座很大的殿堂里。

刚进去,李洪涛就暗暗一惊。这间高度在十米以上,面积上千平米,被墙板隔成了很多房间的大殿堂是由十多根一人合抱不拢的石柱支撑着的。

李洪涛迅速的扫了眼石柱,发现上面都雕与花纹,只是破损非常严重,很难辨认出花纹的样式。

李洪涛倍感惊讶的是,这不是苍王朝的建筑风格,至少与崮梁的那些建筑物有很大的差别。李洪涛觉得这种建筑风格有点熟悉,很像是他前世古代西方世界的某些建筑。

“九叔,难道你不知道规矩吗?”

李洪涛一愣,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说话的是一个体型,相貌都极为彪悍,脸上还有一道刀疤的年轻男子。

“沈虹奇,沈丰岳的大侄子。”水辛逸又低声解释了一句,“大概是要我们交出武器。”

“这是他们的规矩?”李洪涛赶紧问了一句。

水辛逸微微点了点头。“交,还是不交?”

“看看在说。”

沈虹奇已经走了过来,他迅速的打量了李洪涛一番,目光最后落在了水辛逸的身上,显然,他也把水辛逸当作了头号威胁。

“这个……”沈丰文有点尴尬了,“李将军,水将军,按照黑渊寨的规矩,寨中之人进入天地堂都要交出武器。”

李洪涛冷笑了一下,说道:“沈兄,那你承认我们是寨中兄弟了?”

沈丰文愣了一下,苦笑了起来。

“不管是什么人,进天地堂都要交出武器!”沈虹奇扯着嗓子叫了一句。

李洪涛笑着摇了摇头。“我要是不交呢?”

“你敢不……”沈虹奇几乎同时挥出了拳头。

未等他把最后一个“交”字说出来,李洪涛柔身而上,错过沈虹奇拳头的一瞬间,李洪涛左脚蹬地,右腿迅速弹起,膝盖撞上了沈虹奇的小腹部。整套动作极为干净利落,无半点拖泥带水,只在最后关头李洪涛稍微收了点力,不然沈虹奇就要落得个终生“残疾”了。

在沈虹奇面孔扭曲,斜着倒下的时候,李洪涛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口,将他提了起来。

“老三——”

“妈的,全都上,杀了这两个官军!”

大堂里的几个年轻人纷纷冲了上来,可刚冲出几步,全都收住了脚步,因为水辛逸手里短弓上的箭矢已经对准了他们。

“都给我退下,不得对贵客无礼!”

几个年轻人立即后退数步,可都保持着警惕的姿势。

正主来了!李洪涛也暗笑了起来,同时扶起了面色仍然非常痛苦的沈虹奇。

“李将军,这是误会,这都是误会……”沈丰文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

李洪涛朝水辛逸点了点头,让水辛逸放下了短弓。

这时候,一名中年人走了出来。李洪涛只看了他一眼,就将此人定义为了“枭雄”。在李洪涛看来,沈丰岳绝不是普通的山贼大头目,如果能有更好的机会,他绝对有可能成为一方之主。

“大哥,这位就是李将军与水将军。”沈丰文赶紧走了过去。

沈丰岳点了点头,并没有表态是否要李洪涛他们交出武器。

“李某特来拜见沈寨主!”李洪涛先是很客气的抱拳行礼,然后慢条斯理的解下了腰间的佩刀,取出了别在腿上的匕首,同时让水辛逸也取下了身上的武器。“虽然李某并非黑渊寨成员,但是李某敬重沈寨主乃英雄好汉。再说,入乡随俗,李某遵从贵寨的规矩。”

李洪涛这番话说得有礼有节,在给足了沈丰岳面子的同时,也保住了自己的面子。

沈丰岳不免暗自感叹,比起李洪涛,他那几个儿子,侄子简直上不了台面。

“大哥……”

沈丰岳一愣,回过了神来,赶紧说道:“李将军请坐,来人,看茶。”

“沈寨主莫非还要吝啬点酒水?”李洪涛淡淡一笑,“英雄好汉,喝茶多没趣,要喝,就要喝酒!”

水辛逸都没有搞明白,李洪涛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哈哈……”沈丰岳立即大笑了起来,“李将军果然英雄非常,来人,上酒!”

不多时,几坛子米酒就送了上来。

“你能喝吗?”水辛逸低声问了一句。

“放心吧,喝翻十个你都不是问题。”

水辛逸翻了下白眼,他当哨子时,把酒当水喝,李洪涛这海口夸得也太大了一点吧。

“沈寨主,李某这次前来,没有带什么像样的礼物。”李洪涛提起了一坛子酒,走到了大殿中央,“李某素来钦佩沈寨主乃当今英雄好汉,先敬沈寨主一碗!”

沈丰岳拿起了酒碗,让他惊讶的是,李洪涛根本就没有用碗,而是直接提着坛子灌了几大口,那顶得上好几碗了。

“李某还听说沈寨主几个子侄都英雄了得,杀了不计其数的永盛军。”李洪涛转到了那几个年轻人面前,“李某再敬几位大哥!”

这一路喝下来,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沈丰岳与沈丰文在内,十二个人,李洪涛就喝光了一坛酒,那可是足足二十斤酒!开始那几个还满肚子牢骚,瞧不起李洪涛的年轻人也都暗生佩服,特别是李洪涛喝完之后,脚不抖,面不红,神色镇定自若,这更让他们佩服不已。这几人心里都清楚,他们喝下一坛酒没问题,可他们没有一个人在喝下一坛酒之后还能够站稳脚跟。

“李将军如此英雄,沈某也敬将军一碗!”沈丰岳这次也拿起了酒坛,不过是一只只装五斤酒的小坛子。“李将军,沈某先干为敬!”

李洪涛抓起了第二只二十斤的酒坛。“李某陪沈寨主同饮!”

沈丰岳刚坐下,沈虹羽就站了起来。“李将军,虹羽也敬将军一碗!”

“同饮同饮!”

……

一番车轮战下来,水辛逸好几次忍不住想上去帮忙,可李洪涛只是中途跑了几趟厕所,回来后又照常狂饮一番。见到李洪涛有如此酒量,水辛逸不但惊叹,同时也放下心来。既然他能喝,就让他喝吧。

“哈哈……”沈丰岳面色舒畅,大概他也很久没有这么豪饮过,更是没有见过李洪涛这样的豪饮之人。“李将军真乃神人啊,短短一刻钟,就干掉了沈某三坛子美酒!”

“沈寨主莫非心疼这点酒水?”李洪涛也大笑了起来,“如有机会,李某请回来便是。”

“将军言重了!”沈丰岳笑着站了起来,“既然将军到来,就先请将军在弊寨安住几日,至于招安一事,明日再谈也不迟。”

“既然沈寨主如此客气,那李某就却之不恭了。”

“来人,送李将军前去休息!”沈丰岳走到了李洪涛面前,“今晚,沈某为将军接风洗尘,弊寨荒凉,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好酒菜,还望将军不要见怪。”

“沈寨主客气了,李某也是山野之人,最好山野美味。”

客气一番之后,李洪涛才与沈丰岳告辞,带着水辛逸离开了天地堂。

“你小子不错啊,竟然有这么大的酒量!”水辛逸对李洪涛再次刮目相看。

“快带我去休息,老子快撑不住了。”

水辛逸一惊,这才发现,李洪涛的手掌都冒出了鲜血,他一直暗掐手心,用疼痛使自己保持清醒,没有在天地堂里醉倒。

****

后花园里。

沈丰岳把事情讲完后,沈虹菲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

“这李洪涛确实是个人杰。”沈丰岳笑着说道,“任谁都不可能一口气喝下三大坛米酒,他以为我没看到,为了不被醉倒,他连手掌都掐破了。”

“父亲,这也说明,此人意志极为坚强,心境非常镇定,自制力极强,若换了别人,恐怕当场就倒下了。”

沈丰岳微微点了点头。“虹菲,你可知道,他为何一上来就要跟我们拼酒?”

沈虹菲摇了摇头,她正准备问呢。

“此人不但意志顽强,而且识人的眼光极准,应变能力非同一般,你认为他是在跟父亲拼酒吗?”

“父亲是说……”

“进天地堂的时候,他就看出你那几个兄长的脾气,才会用上这一招。”

沈虹菲立即锁紧了秀眉。

“从打伤虹奇开始,他就在考虑怎么让你的几个兄长钦佩。那一记膝撞干净利落,除最后收力之外,不留半点情面。这是要你那几个兄长知道,他并非好惹之人。表面上,这激化了矛盾,实际上,却让虹羽他们刮目相看,提高了对他的重视。接着,再以一人之力跟十二人拼酒,没让手下帮忙,显示了豪爽。”沈丰文笑着摇了摇头,“这等心计,就非常人所有。你那几个兄长个个都是豪情万丈。虽然勇猛无畏,可都缺少心眼,只佩服豪爽之人,根本就瞧不起策略,谋划。经这么一番折腾,如果父亲没有猜错的话,恐怕现在他们几个正在讨论天地堂内发生的事情呢。”

“女儿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是,李洪涛用这几下,就让兄长们都对其产生钦佩,仰慕之心,然后再谈招安一事?”

沈丰岳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这也最多只是拉近了关系。李洪涛有此计谋,恐怕他还得准备几份能够让我们心动的礼物。”

沈虹菲微微思考了一下。“这么说来,父亲认为他是不是一个值得我们投效的人呢?”

沈丰岳没有回答,实际上他也没有拿定主意。

从李洪涛开始的表现来看,此人绝不平常,勇气、能力、智谋皆远在常人之上。可沈丰岳心里清楚,李洪涛与他一样,山野出身,加上朱仕珲的猜忌,就算他有能力,朱仕珲能够容得下吗?如果朱仕珲容不下他,要铲除他的话,他能够应付吗?

这些,都是沈丰岳不得不考虑的地方。如果投靠李洪涛,他就得把全寨数百人的性命押在这个人的身上。如果不投靠李洪涛,也许今后还有机会。可希望却极为渺茫,至少朱仕珲不会前来招安他们,朱孝信还年幼,等其继承了节治使的大位,恐怕已经是几年,甚至是十几年之后的事了。

这是沈丰岳要担心的第二个问题。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少年,只要他归天,不管哪个子侄都无力让黑渊寨发展下去,迟早都将引来杀身之祸。要解决黑渊寨数百人的未来生计,就得抓紧时间,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才刚刚成年的节治使世子身上。

想到这些,沈丰岳不免一番感叹。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女儿沈虹菲也在沉思着。

——

山寨另外一侧。

十个年轻人围坐在一起,正在讨论开始在天地堂内发生的事情。

“老三,你当时看清楚了他的动作吗?”

沈虹奇摇了摇头。“我只看到他柔身上来,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感到腹部剧痛,全身力量一下就散了,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几个人都沉思了起来。

“恐怕这李洪涛还留了几份力。”沈虹羽叹了口气,“如果他真要下杀手的话,恐怕老三现在已经躺到棺材里去了。”

“他敢吗?这可是黑渊寨!”沈虹皓冷笑了一下。

“老二,你认为他不敢?”沈丰岳的三儿子,在十个堂兄弟中排第六的沈虹吉开口了,“除他自己之外,你们没有注意到他带来的那人?你们注意到那人用的短弓,箭矢没有?明显就是血狼军的哨子!”

“哨子!?”其他几人都是一惊。

沈虹吉点了点头。“我一直在注意那人,他的眼神,动作都与哨子无二,特别是取弓出箭的速度,肯定是最好的哨子。你们想想,有这么一个哨子在身旁,谁还能近身?别说我们黑渊寨,恐怕就是永盛军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能收服哨子,让哨子为其卖命,这李洪涛确实有一番手段。”

“不过,我觉得此人也够豪爽。”这次开口的是排行第五的沈虹辰,“三大坛酒,他一个人就喝光了,还是空腹,一刻钟之内喝了下去。我们谁人能做到?别说三大坛,酒量最好的老三也最多喝一坛半,喝完后肯定醉得不省人事。”

这次,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都纷纷点头承认。

在这帮“山贼太子爷”的眼里,能喝酒的就是好汉,谁的酒量大,那谁就是更好的好汉。

——

客房内,水辛逸都有点不忍看下去了。

吐了七次,连胃酸都吐了出来,李洪涛快成了一堆稀泥。

“帮我去打一盆凉水来,另外找点吃的,最好是凉的东西。”

水辛逸没有多说,立即去打了一盆凉水,找了一根白萝卜。“只找到了这个,看看能不能吃。”

李洪涛苦笑一下。“总比没有好。”

用毛巾盖在额头上之后,李洪涛躺到了床上,啃了半根白萝卜,这才好受了一点。

“你小子也真能忍,要是不行,当时就不应该硬撑。”

“没办法啊,你没看到那十兄弟的眼神吗?”李洪涛叹了口气,“老子进门就给了沈虹奇一个下马威,如果不表现得豪情万丈,恐怕未等我们走出山寨,这伙天不怕地不怕的‘太子爷’就会将我们丢入峡谷了。”

水辛逸无奈的笑了起来。事后,他就想清楚李洪涛为什么要与十二个人拼酒。

山贼都佩服豪爽的英雄,衡量的标准很简单。除了武艺、胆量就是酒量。李洪涛一招制服最强壮的沈虹奇,面对十多人面不改色,再拼上一轮酒,这胆量、勇气、酒量都有了。就算那十个“太子爷”对李洪涛再有成见,也不得不承认李洪涛是个豪爽的英雄,那么接下来谈招安的事情自然就容易很多。

“不过,这一切都瞒不过沈丰岳。”李洪涛又叹了口气,“你注意到没有?沈丰岳一直不温不火,一直没有表态。能混上十几年山贼不被剿灭,沈丰岳没点本事行吗?我这点伎俩,骗骗他那几个子侄还行,要骗他,差远了。”

“可我觉得,沈丰岳应该是比较赞同招安的。”

李洪涛微微点了点头。“沈丰岳如真能看穿我的伎俩,他就很有目光,不可能不知道他那几个子侄的能力,不可能想不到这条路走下去的结果是什么。就算他不在乎自己,也得考虑山寨的几百号人吧。”

“还有他的女儿沈虹菲。”

李洪涛侧过了头来。“沈虹菲?”

“对,听说沈丰岳最疼爱的就是女儿沈虹菲。沈虹菲也是沈丰岳子女中最有眼光的。只是按照风俗,女大不当家,就算沈虹菲再厉害,沈丰岳都不可能把家业传给她。”

李洪涛苦笑了一下。“就算传了,沈虹菲能让其他人服气?再说,沈虹菲能顶多久?沈丰岳真要有点头脑,他就不会拒绝我们伸出的橄榄枝。”

“看来,你是信心十足了?”

“还谈不上,这只是我的直觉。”

水辛逸迟疑了一下,问道:“你就凭这点直觉,带着我来了黑渊寨?”

“当然,难道你认为我早就知道沈丰岳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水辛逸翻了下白眼,这次李洪涛凭直觉赌上的是两条性命。

“放心吧,就算沈丰岳不接受我们的招安,他也不会拿我们怎么样。毕竟今后是少营甲队驻扎北虎口关,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以后是邻居了,总要搞好关系的嘛。”

水辛逸又翻了下白眼,与山贼当邻居?亏李洪涛想得出来。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争取说服沈丰岳,不说别的,这黑渊寨就是个风水宝地啊,今后我们要是在虎啸军混不下去,也有个退路。”

这下,水辛逸很想上去把李洪涛给掐死,这算是一个志在天下的人该说的话吗?

“得了,我们躺在这也没有什么意义。”李洪涛翻身爬了起来,“走,我们出去转转,就算是游山玩水。”

“你没事了?”水辛逸知道李洪涛是一个无法用常理来理解的人。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游山玩水?

“吐也吐了,东西也吃了,至少走路不是问题。”李洪涛活动了下四肢,“再说,要是我们半天不出去,恐怕别人会猜到我被灌翻了,我这高大形象可就全完了!”

这下,水辛逸是完全无话可说了。

****

李洪涛又俯身朝悬崖下看了一眼。

悬崖是向外伸出的,实际上山寨悬在半空中,峡谷黑不见底。

“真的没有人下去过?”

水辛逸摇了摇头,这么深的峡谷,谁吃多了没事做,到下面去探个究竟。

“也就没有人知道这峡谷有多深了?”

水辛逸又摇了摇头,根本就没有人下去过,谁又知道有多深呢?

“那我们就试一下。”李洪涛找来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也许能够大概测出峡谷的深度。”

水辛逸后退了两步,摆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掂量了下石头的重量后,李洪涛将石头抛了出去,在石头到达了抛物线的最高点,开始向下落的时候,他开始计时。

利用物体自由下落的时间来确定下落的距离,是一种很简单的办法。这需要两个条件,一是能够听到物体落地时的声响,二是下落的距离不能太大,不然物体在下落时受到空气的阻力影响将非常大,物体就不是自由下落了。

“两位将军在干什么呢?”

两人都吓了一跳,同时回过头来,接着又是一惊。

“沈虹菲,沈丰岳的女儿。”水辛逸低声嘀咕了一句。

李洪涛立即对走来的年轻女人打量了一翻。

她的打扮也与李洪涛见过的其他女子完全不一样,一身短装,如不是一头如波似浪的长发,蜿蜒曲折的身段,还有丰瘦有度的腰肢的话,恐怕会被误认为是个男子。这只是从身材上看。相貌上,沈虹菲算不上绝色,不似张玉璇那种小家碧玉,也没有汤圆圆那种楚楚动人,更没有朱孝蕊的大家气度,却很有气质,很有一番味道。什么味道呢?李洪涛想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白领丽人!

“两位就是李将军与水将军吧?”

“正是,这位是……”李洪涛故做不知的样子。

“小女子沈虹菲。”年轻女人微微欠了下腰,显得不卑不恭,“李将军想知道峡谷有多深?”

“这个……”李洪涛刚要开口,就听到了峡谷里传来的几下轻微的碰撞声。

他心里暗暗一惊,从石头开始下落,到声音传上来大概过了三十秒。如果不考虑空气阻力,加上声音传回来需要的时间,峡谷深度接近三千米。这肯定得将空气阻力考虑进去,那么峡谷的深度应该在两千米以上,不会超过两千五百米。

这个深度还不算什么,就李洪涛所知,在他前世的地球上,有很多深达数千米的峡谷,深度超过一千米的地穴也有不少。真正让他惊讶的是,前几下声响都是石头砸在了岩石上发出的,最后一下,却是石头砸在了金属上发出。虽然声音很微弱,但是音调很高,绝对是石头与金属碰撞时发出的声响。

“李将军也许不知,从来没有人下到过谷底。”沈虹菲在距离李洪涛约莫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她朝峡谷下方看了一眼,说道,“以往,我们也曾经想派人下去探查一番,只是太深了,峡谷内雾气太大,都没有成功。”

李洪涛微微皱了下眉毛,沈虹菲没有听到下面传来的声音?他又朝水辛逸看了一眼,很明显,水辛逸也没有听到从峡谷内传来的声响。

“像开始李将军扔石头那样的方法,我们已经用过很多次了。”沈虹菲淡淡的笑了一下,脸上顿时多了几份俏皮的颜色。“有一次,还丢了一块上百斤的巨石下去,仍然没有任何收获。”

李洪涛耸了下肩膀。“我也只是试着玩玩,看来这峡谷真是挺深的,不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秘密?”沈虹菲摇了摇头,“恐怕就只有岩石,白骨吧。”

“这个……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下去探个究竟。”

“李将军喜好探险?”

李洪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说实话,他喜欢的不是探险,是探险后的收获。

水辛逸在旁边干咳了几声,说道:“长官,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是不是……”

“水将军不用心急,现在离晚宴还有一个多小时,到时候自会有人请将军过去。”

水辛逸可不是心急着要去吃那顿饭,他是看出苗头不对,害怕李洪涛又惹上一身骚,到时候洗都洗不掉。

李洪涛自己心里也有数,沈虹菲主动“找上门来”,绝不仅仅只是聊天这么简单吧。

“听说李将军在百市集收容了很多难民……”沈虹菲果然转移了话题,“虹菲想知道,李将军为什么要收留那么多的难民呢?”

李洪涛暗自苦笑一下,说道:“李某贫寒出身,最不忍心见到他人吃苦受累。百姓乃社稷之根本,以李某的观点,百姓是最不应该受难的,因此……”

“百姓最不应该受难?”沈虹菲神色微微一变,问道,“那李将军认为谁有该受难呢?”

“相信沈小姐也知道,天下的粮食、衣服、各类器械、居住的房屋、使用的器皿,哪一样不是百姓所造?不管是贵寨劫掠的钱粮,还是节治府收的赋税,哪一样不是出自百姓?没有百姓,有这些东西吗?”李洪涛话锋一转,又说道,“节治府的官员并不从事生产,还欺压百姓,鱼肉百姓,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横行市间,无所忌惮。相信,沈小姐也不难明白,谁才应该受苦受难。”

沈虹菲考虑了好一阵,这才说道:“按照李将军的意思,统治天下的就应该是百姓,而不是节治使,为何却没有一处地方是百姓当家呢?”

“沈小姐是哲学家的?”

“哲学?何为哲学?”

李洪涛又说漏嘴了,略微思考一下,他说道:“哲学就是研究社会与世界运转的基本规律的学说。”

沈虹菲立即就笑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李将军才是哲学家。只不过,李将军开始的话确实有一些道理。”

“其实沈小姐开始问得很好。为什么统治天下的是节治使,而不是百姓?这个问题,李某现在无法回答,李某相信,总有一天,统治天下的将是百姓,或者是由百姓选出来的人,而不是那些独掌军政大权的节治使。当然,这将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也许是几百年后,甚至是上千年之后。”

“可是……”沈虹菲还是没有明白。

“如果统治者不能为百姓服务,势必被百姓所推翻。”李洪涛也知道很难让这个世界上的人明白“民主”的意义。“这就好比,不管是晖州,还是其他州,节治使换了一批又一批,真正没有改变的是黎民百姓。”

沈虹菲明白了一些。“李将军的意思是,朱家处处压榨百姓,势必被推翻,然后会由一个贤明的节治使来统治晖州?”

“沈小姐,李某针对的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家族。李某不否认,肯定有很多节治使在为百姓谋福利,可是一个节治使能够当权多旧?几年,最多也就几十年而已。难道能够确保每一任节治使都能处处为百姓着想吗?显然不可能。问题本身不是谁来当节治使,是节治使的这套制度。”

沈虹菲沉思了起来。

李洪涛的这番话的理论相当复杂,一时之间,她根本就无法完全理解,可是她也隐约感觉到,李洪涛这些话很有道理,有着非常深刻的道理。

“长官,时间差不多了。”水辛逸又提醒了一下李洪涛。

李洪涛想说的话都说了,他并不指望沈虹菲能够理解什么,开始也不过是宣泄一下内心的郁闷而已。

“李将军……”沈虹菲回过了神来,“虹菲想问一句,如果黑渊寨愿意归顺将军的话,将军准备怎么安顿我们这几百人呢?”

李洪涛迟疑了一下,说道:“安居乐业,各归其位,各司其职,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尽到义务。如果沈小姐想知道的更多,晚宴上,李某就将有所表示。”

沈虹菲又是一惊。“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尽到义务”,直到李洪涛与水辛逸走远了,她都一直在回想着这句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权利与义务对等,天下有这样的事吗,这可能实现吗?

走远了之后,水辛逸才笑着说道:“看来你对付女人的手段很不一般啊。”

“什么意思?”李洪涛也在想着那个沈虹菲。在遇见沈虹菲之前,他认为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是柔弱的,没有主见的,可是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

“你没注意到沈虹菲的神色吗?”水辛逸摇了摇头,“家里养着一个,听说崮梁那边还有一个,现在又多了一个,看来,今后你家的院子一定要建大一点,多准备几个房间。”

等李洪涛反应过来的时候,水辛逸已经大笑着走开了。

****

沈丰岳为李洪涛准备的接风宴并不奢华,谈不上精致,却极为豪爽,酒都是大碗喝,菜也是大块肉,大盆萝卜。如果再摆上八仙桌的话,李洪涛觉得像极了小时候村子里嫁女接媳妇时摆的那些酒宴。

“看吧,你小子把别人的春心都勾动了。”

李洪涛装着咳嗽了一下,避开了水辛逸的目光。

沈虹菲坐在沈丰岳的旁边,不断的朝李洪涛这边看来,眼神中充满着疑问,也充满着期盼。

“各位,请安静一下!”随着沈丰岳站起来,大堂里立即安静了下来。“李将军远道而来,作为贵宾,我先代全寨上下三百多人敬将军一碗。”

“沈寨主客气了,应该是李某先敬各位一碗!”李洪涛立即端着酒碗站了起来。

水辛逸不免有点担心,大堂里近百人,就算一人一碗的拼下来,恐怕等下得把李洪涛背回去。

“李将军前来招安。”沈丰岳话锋一转,对着李洪涛说道,“沈某想知道,李将军为何认为我们会投效官府呢?”

李洪涛心里暗笑,沈丰岳果然老奸巨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谈招安的事情,这不摆明了给我出难题吗?

李洪涛也心里有数,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不能把核心的东西说出来,却必须尽量让所有人都相信,投效虎啸军,准确的说投效他有很多的好处。

“李某先问各位一句。”李洪涛也早就有所准备。“各位以前是做什么的?以及各位的父辈,祖辈又是做什么的?”

大堂里一片哗然,连沈丰岳也不免皱起了眉毛。

“就李某所知,各位以前都是晖州的百姓,各位的父辈、祖辈也都是晖州的百姓。那么,各位为何会落草为寇,为何会啸聚山林,为何会干上这打家劫舍的勾当呢?”李洪涛走到了大堂中央,“李某愚钝,不敢贸然揣测。以李某所知,逼迫各位,以及各位父辈、祖辈背井离乡、拖家带口、逃入山中,过上这提心吊胆、苦不堪言,还不敢以真面目在世上行走的日子的原因是:你们失去了土地,你们受到了压榨,你们受到了威胁,你们无法再以正常的方式生存下去。”

很人议论了起来,就连几个沈丰岳的子侄也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你们这么做并没有错,人都有争取生存的权利,如果连生存的权利都没有,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李某相信一句话:土地曾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李洪涛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所有人的神色变化。“何谓‘自由’?对各位来说,自由就是可以在属于自己的田地上耕种劳作;每天辛苦回来,能在鸡鸣犬吠的院子里与自己的亲人享受天伦之乐;能在傍晚的落日余辉下与邻居朋友拉拉家常,吹吹牛;逢年过节能走亲串友;到了丰收的季节,看着从粮仓里溢出的粮食,露出幸福的笑容。你们还可以选择到市镇当工匠,可以选择到军队服役,可以做你们想做的事情。没有官员来压榨你们的血汗钱,没有地主来抢夺你们的粮食,没有军队来摧毁你们的家园,没有敌人来屠戮你们的亲人。这样的生活,就是‘自由的生活’,也正是你们想得到,应该得到,却没有得到的生活!”

一番话说下来,众人的情绪一下就激动了起来。

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偷偷的抹眼泪。

年轻的在叹息,虽然他们没有体会到那样的生活,但是从李洪涛的描述中,他们能够感觉到那是幸福的生活。

少数几个妇女还露出了期盼的目光,那正是她们希望得到的生活。

“李某才疏学浅,谈不上宏图大志。但是李某坚信,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获得这样的生活。同时,任何一个人在享受这些权利的同时,都有义务捍卫自己的生活。”李洪涛话锋一转,又说道,“李某不敢给各位做出什么保证,李某相信,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共同争取,迟早有一天,所有人都将过上这样的‘自由生活’。也许对你们很多人来说,特别是上了年纪的长辈来说,这样的生活显得遥遥无期,可是对年轻的一代,还有你们的子孙,你们子孙的子孙,终究有一天,所有人都能够过上自由的生活。李某不敢说造福子孙万代,因为李某至今孑然一身,但是李某希望各位都能够明白,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的子孙,为自己的后人考虑!”

在李洪涛说完的时候,大堂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有的人在看着他,有的人则在看着沈丰岳。

沈丰岳轻咳了两声,给一旁的沈丰文递了个眼神。

“李将军豪情万丈,慷慨激昂。”沈丰文立即端着酒碗站了起来,“丰文敬将军一碗。”

李洪涛也没有拒绝,直接一口饮下。见到沈丰文那几个子侄又要来敬酒,他赶紧说道:“各位,今日喝酒尽兴即可,李某实在不是贪杯之人,只与朋友、兄弟在一起时才会狂饮。如若诸位认为李某是一个靠得住的人,大家就同饮一碗,算是与李某交个朋友!”

沈丰岳迟疑了一下,这才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大堂了近百人都举起了酒碗。

“与李将军同饮!”

举起酒碗的时候,水辛逸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也对李洪涛的口才佩服得五体投地,简单的几番话,就把原本还抱着怀疑态度的人全都说动心了。这份口才,恐怕连那些节治府里的使节都远远不及吧。

酒宴进行到一半,沈丰岳告辞离席,不多时,沈丰文就来到了李洪涛身边。

“你留在这里喝酒吧,别喝醉了。”

“你自己留心。”

吩咐了水辛逸之后,李洪涛跟着沈丰文离开了大堂,去了后院。亭子里,沈丰岳准备了一桌精致的酒宴。虽然没有几样菜,但是比大堂里的酒宴耐看多了。李洪涛略感惊讶的是,沈丰岳没有叫上几个子侄,反而把女儿沈虹菲带在了身边。

“李将军,开始人多嘴杂,不好说事。”沈丰岳这次就要客气得多了,“将军请坐。”

“沈寨主请坐。”李洪涛很是客气,等沈丰岳坐下后,这才跟着坐了下来。

“李将军开始之言,让沈某感触颇深啊。”沈丰岳长叹一声,“只是沈某仍然有一点不明白,李将军乃少营甲队典军尉,扶民招安一事……”

“沈寨主,李某并非为朱家来招安。”

“那……”沈丰岳立即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李洪涛将随身携带的地契,还有两本花名册掏了出来。“这是北虎口关附近三千亩土地的地契,其中有一千亩土地适合耕种。”

“这土地……”沈丰文一下没有明白过来。

“这些,都属于李某的军垦田地。李某也不废话,按照李某在百市集那边安顿难民的方式,一户租种五十亩,李某提供耕牛,帮助修建农舍,提供农耕器具。修复了灌溉设施之前,每亩每年一百五十斤稻谷,或者是一百斤小麦的地租,农忙时节,李某负责安排甲队官兵协助劳作。”李洪涛略微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按照李某的计算,五十亩田地至少能年产一百五十担水稻,或者是一百担小麦。去掉地租之后,还有七十五担水稻,或者是五十担小麦剩余,除一家五口食用之外,还有大量节余。到时,可以按照市场价出售给李某,或者是贩卖到其他地方去,李某收粮付款,绝不拖欠。”

沈丰岳不是笨蛋,他也迅速计算了一下,可有两个问题他没有搞明白。“李将军,除了地租之外,这粮赋怎么算?还有,这土地的租种年限……”

“粮赋由李某负责,土地的耕种年限嘛,只要李某还有那么点权力,就绝不收回。这个,可以详细写下来,留下凭证。”

沈丰岳微微点了点头,显然李洪涛开出的条件比任何一个节治府都要好得多。

“李将军,这一千亩土地也最多安置二十户,一百口人,其他的……”沈虹菲在旁边问了一句。

“山地也可以利用起来,至于怎么利用,李某还在考虑之中。”李洪涛沉思了一下,说道,“其实两千亩山地也顶不了多少用。不过李某有一个办法,可以增加土地。”

沈丰岳与沈虹菲都微微一惊,这李洪涛的脑袋确实不简单。

“李将军,你所说的办法是……”沈丰文急着问了出来。

李洪涛沉思了一会,淡淡一笑,说道:“这个嘛,得看我们是否有本事控制整条卧虎道。”

此话一出,沈家三人脸色立变。要控制卧虎道,就得控制南北虎口关,就得打下南虎口关,这谈何容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