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大炼钢铁

  • 杀破千军
  • 闪烁
  • 6526字
  • 2008-10-20 10:56:14

李洪涛能够传授给高氏兄弟的不是其他的炼钢方法,他也是机缘巧合才想到了“灌钢法”与“双液淬火法”。

虽然李洪涛知道在农耕社会已经出现了高炉炼铁技术,但是他对此并不是很了解,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现在人力物力财力都很有限,难以展开研究工作。当然,最缺的还是知识。

李洪涛能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传授给高氏兄弟的只有他所了解的一些极为基础的化学与物理学知识。

不说别的,李洪涛就只能背到元素表上的第三十六种,也就是“氪”元素,其他的只记得一些比较出名的,比如“金”,“铀”,“钚”。

其他的化学知识,李洪涛也基本上还给了前世的初中老师。可是,在高氏兄弟看来,李洪涛简直就是“神人”了。

当李洪涛告诉他们,“空气”是由很多种气体组成,在炼铁时有用的只有氧气与一氧化碳的时候,两人根本就不敢相信。当李洪涛告诉他们,铁矿石的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铁,炼铁的基本原理是用木炭中的碳元素与空气中的氧气反应产生的一氧化碳将三氧化二铁中的氧元素置换出来,从而获得纯净的铁元素的时候,两人更是难以理解。

李洪涛不指望两人能够完全理解。说白了,李洪涛自己的理工知识也少得可怜,所知道的那些理论知识更是基础性的。

李洪涛相信,通过生产实践,高氏兄弟迟早会搞明白。

李洪涛还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人加入进来,有足够多的人开始探索科学世界的奥秘,这些理论与知识迟早会得到完善。

以眼前的情况来说,高氏兄弟接触这些知识的最大作用是,开阔了视野,从另外一个方面了解到钢铁生产的本质,如果能够稍加利用的话,很有可能会对钢铁生产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也正是李洪涛所需要达到的近期目的,经过了三天的基础知识“教育”之后,李洪涛向两人提出了“高炉炼铁”这个概念。

“具体的方法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原理并不复杂。”李洪涛一直在竭力用高氏兄弟能够理解的词汇讲解他所掌握的知识。“按照前面的理论,你们以前的炼铁办法实际上是在铁矿石处于固体状态的时候,用碳置换出了铁矿石里的氧,得到了比较纯净的铁。这样的生产效率肯定不高,还无法持续生产。”

高氏兄弟点了点头,这几天接触到的新东西太多了,两人都感到难以“消化”。

“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呢?”李洪涛也一直尽量让高氏兄弟学会自己思考问题。“我觉得,比较好的办法是让铁融化成可以流动的铁水,这样杂质就留在了上面,铁水从下面留了出来。通过不断的清除掉高炉里的杂质,向高炉里添加燃料,铁矿石,石灰石这些原料,生产不间断的进行下去,这样一来,自然就提高了生产效率,提高了产量。”

两兄弟又点了点头,可都不太明白。

“你们多考虑一下。高炉的具体设置方法,具体的建造方法,都需要从头考虑,从头摸索。”李洪涛长出了口气,“现在你们要做的是尽快掌握灌钢法与双液淬火法,达到实际生产的程度。至于高炉炼铁,有了足够的时间,足够的人力之后,我们再做考虑,怎么样?”

“李大哥,我们会抽时间好好思考的。”高宗芳立即答应了下来。

高宗群也用力的点了点头。

“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点去休息吧。”李洪涛打了个呵欠,“明天还是十点,我们继续。”

在李洪涛忙着向高氏兄弟传授“秘诀”的时候,高子贵等人已经练出了第一批熟铁,傅凯伦等人也开始打造第一批军械了。

李洪涛根本就没有想过生产铁质军械,甲队官兵用的就是铁质军械。他提出的最低要求就是钢质军械。李洪涛另外订购了一批“灰铁”农具。实际上就是灰口铁制造的农具,准备无偿提供给那些阻种战功授田的佃农。

第二天一早,李洪涛就找到蒋晟与邓颐斐。

“现在,算上五世子给的那五百两,还有朱仕珲给的那八百两,除掉这段时间购买各种物资的开销,我们还有四千二百八十三两五十四钱。”蒋晟抬起了头来,“不过,肖旭的商队应该快到了,我们要把粮款留出来。如果……”

“如果肖旭的商队不能准时到达,我们就得考虑在本地高价采购粮食。”李洪涛把蒋晟吞回去的话说了出来。“就算如此,我们也应该还有很大一笔结余。蒋晟,你算算,现在我一共拖欠了多少军饷。”

蒋晟愣了一下,问道:“准备发军饷了?”

“当然,拖着总不是个办法,是不是?”李洪涛笑着点了点头。

“李大哥,除了你之外,现在一共拖欠一百三十三名官兵总计一百七十八两五十钱的军饷。”邓颐斐顿了一下,“我打赌输了的那一月军饷没有计算在内。”

李洪涛愣了一下,立即笑了起来。“邓兄弟,你还真拿打赌当真了?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难道你真以为我会要你那一个月的军饷。”

“李大哥,君子一言九鼎,既然我输了,自然不会耐账。”邓颐斐很有原则。

“这个……”李洪涛迟疑了一下,“也行,那下次我请你喝酒。”

邓颐斐这才笑了起来,实际上他已经“喝”回了那三十钱的军饷。

“另外,再把下个月的军饷算上,一起发。”

“这个……”蒋晟有点迟疑,“有必要一次发这么多军饷吗?”

“为什么没有必要?还有利息,都要算上,不能拖欠。”

蒋晟看了看邓颐斐,显然他觉得没有必要算上利息。

“正如邓兄弟说的,君子一言九鼎,我这个当长官的就更不赖账了。”李洪涛拍了拍蒋晟的肩膀,“吃了午饭后,你就去宣布发军饷的事情,晚饭后把大家都组织起来。”

蒋晟咬了咬牙,说道:“李大哥,现在我们还要建设营地,年底还要开赴虎口关,到时候肯定还有大笔支出,如果现在这么花钱的话……”

“钱赚来就是花的,不花的话,不过就是一锭锭白色的金属而已,不能吃,不能穿,当床铺还嫌顶背,有何用?”李洪涛话锋一转,笑着说道,“另外嘛,现在我们有了可以赚大钱的办法,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半年之内,我们可以赚到上万两白银。”

蒋晟微微一惊,邓颐斐却心中有数。

“我准备把第一批制造出来的军械提供给别的队,到时候五世子还会给我们更多的钱。”

这下,邓颐斐都惊讶了。“首先提供给其他队,那我们自己呢?”

“放心,我提供给其他队的都是那些匠人制造的军械,算不上最好的。”李洪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如果不出我所料,年底之内,我们将获得更多,更好的军械,肯定比卖给其他队的要好得多。”

邓颐斐眼珠子一转,问道:“你说的是高氏兄弟……”

“知道就行,不用说出来。”李洪涛看了两人一眼,又对蒋晟说道,“从今天开始,每天安排一个班的官兵轮流在高氏兄弟的铁匠铺外面巡逻,其中两人要在门外站岗,任何未经允许的人都不准进入。”

蒋晟立即点了点头,保守秘密这个道理他也明白。

“另外,是不是还有很多人愿意参军,可身体或者年龄不符合要求?”

“大概有两百多人,现在我让他们参加其他的工作。”

李洪涛摸了摸下巴,说道:“从中挑选十个身体最好,年纪在十八到二十岁之间,记住,一定要头脑灵活,更要靠得住。”

“需要立即安排吗?”蒋晟问了一句。

“就这几天吧,等高氏兄弟那边有了结果,这些人就能派上用场了。”

“我尽快处理。”

“到时候,让他们来见我。”

蒋晟知道事关重大,也不再多问。

即将发军饷的消息传开之后,一百多名官兵都兴奋了起来。下午训练的时候,如果不是李洪涛一直守在旁边的话,恐怕很多官兵都在考虑该怎么花掉他们拿到的第一笔军饷了。

吃晚饭的时候,一些官兵甚至在讨论,要不要去荆县,或者崮梁消遣一下。结果,所有人都收到了一条命令:没有长官批准,不准离开营地。

吃过晚饭后,李洪涛将所有人都组织了起来。

官兵们领到手的不仅仅有军饷,还有一张试卷,“扫盲班”结业考试的试卷。

****

除了离开营地的侦察兵外,六十多名第一期“扫盲班”学员的成绩都不错,平均拿了四分,没有低于三分的,有三分之一的拿了五分。虽然李洪涛也拿了个“满分”,但是他仍然觉得快被追上了。

“基础文化学习之后,我们将进入下一阶段的学习。”李洪涛根本就不敢有丝毫停顿,只要他一停,下面保证有人举手提问。“如同各位在掌握了操步之后,开始学习杀敌本领一样。文化学习也是如此,读书识字是基础,打好了基础,再学习更多,更深奥的文化知识。”

“报告!”

李洪涛瞪了眼田方,继续说道:“作为军人,你们首先要掌握的就是军事知识,以及一些必要的科学知识。各位都应该清楚刺中敌人身体的什么部位可以杀死敌人,或者是重伤敌人。因此,科学知识我们今后再学,从今天开始,我们首先学习军事知识。之前,我已经给大家大概的讲解了一下军事知识的概要。简单的说,军事知识就是帮助我们战胜敌人,获取胜利的知识。如果说,锋利的刀枪,坚固的盾牌铠甲是用来武装我们的身体,那么军事知识就是用来武装我们的头脑。”

“报告!”田方又举起了手,“长官,我们头上戴的不是头盔吗?”

众人一齐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

“田方,戴上头盔后,你是不是就能拿五分了呢?”李洪涛扬了下手上的试卷。“我说的是武装各位的思想,武装各位的精神,不是武装你们的脑袋。掌握了军事知识,各位才知道该怎么去杀敌,怎么才能更有效的战胜敌人,保护自己。首先,我问各位一个问题,战斗是靠蛮力就能获胜的吗?”

所有人都沉思了起来。以前,他们会认为战斗靠的是力量,经过了这段时期的训练之后,很多人都认识到,战斗靠的不仅仅是力量。

“没有人能回答吗?”

“报告!”杜威举起了手,“长官,战斗不仅仅要靠力量,还要靠配合,靠协调,靠指挥……”

李洪涛压了压手,说道:“杜威说得很正确,我还要补充一点,战斗还要靠头脑。”

李洪涛指了下自己的脑袋。“为什么这么说呢?举几个实际的例子。当初我们偷袭血狼军营地的时候,力量明显不如敌人,也谈不上什么配合,协调、指挥更谈不上。可我们为什么胜了?靠的就是头脑。同样的,袭击三岔口血狼军主营的时候,虽然我们的力量与敌人差不多,但是我们却没有与敌人硬拼,兵不刃血就战胜了敌人,除了水辛逸射出的箭矢之外,当时我们还做了什么?喊降,打击敌人的军心士气,让敌人投降,这靠的也是头脑。”

“报告!”田方第三次举起了手,“长官,这都是你想到的,我们只需要跟着你行动,不需要我们考虑什么吧?”

“田方,难道你认为今后就一直跟着我行动?”李洪涛摇了摇头,“现在你们已经是军官,士官,高级士兵,以前你们曾经想到过会有这一天吗?你们能够确定今后就不会当上更高级别的军官,不会成为将领吗?现在你们指挥几个人,几十个人作战。你们今后就不会指挥几百人,几千人,甚至上万人作战吗?到时候,你们还能依靠别人?你们能够依靠的是自己,能够依靠的是自己的头脑。对,你们现在对军事知识一窍不通,那就从头学起,从最基本的学起,逐步掌握军事知识!”

官兵们纷纷来了兴趣,也来了动力。

“军事知识是一门相当复杂,相当深奥的学问,是一门永远没有尽头的学问。你们不必为此而害怕,担心。更应该以此为动力,成为你们努力学习的动力。与以往的训练学习一样,军事知识学习也将纳入考核之内,属于重点考核科目。”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李洪涛接着说道,“首先,我们先大概的了解一下军事知识的划分。从严格的意义上讲,军事知识分成了两个层面,指引大方向的‘战略知识’与着重细节问题的‘战术知识’。”

“报告!”

“报告!”

……

很多人都举起了手。“战略”与“战术”是新出现的两个概念。

李洪涛没有让官兵发言,接着说道:“何谓‘战略’?战略指的就是于战争有关的大问题,广义上讲,几乎任何与战争有关的学问,包括农耕,税收,钢铁生产,这些都在战略知识的范畴之内。为什么呢?军人打仗需要吃饭吧?那就需要粮食,需要考虑农耕。军人作战需要军械吧?那就需要钢铁,需要考虑军械生产。战略知识包含的内容绝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还有很多,非常多。我们会一项一项的来学习,研究。”

“何谓‘战术’?战术指的就是从具体的战争行动,到官兵们在战场上杀敌冲锋的每一个战斗环节。包括你们现在正在学习的长枪刺杀技术,战刀的砍劈技术,还有使用盾牌的防御技术,这些都属于战术知识的范畴。战术知识也不仅仅只有这些,还包括了行军、安营、侦察、判敌、粮草运送等等。”

经李洪涛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神色都严峻了起来。他们不是不明白,而是被吓住了。

“我说过,军事知识很复杂,很深奥,我们也不需要害怕、顾虑、担忧。今后,我们会一步步的学习各方面的军事知识。”

就在李洪涛准备继续讲下去的时候,蒋晟跑了过来,在他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李洪涛神色一变,只迟疑了一下,就对下面的官兵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先考虑一下我开始说的那些话。另外,拿了军饷后,别以为可以胡来,军规大家都清楚,谁敢乱来的话,小心军法惩治。起立——解散!”

六十多名官兵纷纷散开。

“他在哪?”李洪涛这才转过了身来。

“主帐,我没有让别的人知道。”

李洪涛立即朝主帐走去,同时说道:“让贺平与杜威的排在营地外围执勤,加强营地防备。”

蒋晟点了点头,刚要准备跑开。

“等下你也过来,将邓颐斐也叫来。另外,水辛逸好了没有?”

“好得差不多了。”

“让他也过来。”

说完,李洪涛加快脚步走进了主帐。

帐内那人吓了一跳,看到是李洪涛之后,才松了口气。不是别人,正是向李洪涛出售粮草的葛州商人肖旭。

“李将军,肖某……”

“肖兄弟快请坐。”李洪涛很是客气,“这几日,我还数次提到肖兄弟,一路辛苦了吧?”

李洪涛心里有数,肖旭一个人赶了过来,肯定是出问题了。

“哎!”肖旭叹了口气,“肖某对不住李将军,没有能够将粮食带过来。”

“这个……”

肖旭解下了背上的包袱,说道:“这是肖某带来的一些种子,大概将军开春后就能用上,只是……”

“先喝点水。”李洪涛给肖旭倒上了一杯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肖旭喝了几口水,这才把情况讲了出来。

自从罗瑞丰遇袭下落不明之后,葛州节治使罗世雄大动兵戈,准备在开春之后攻打堰州,此时已有数千奔豕军集结在葛州北部,更多的奔豕军正在赶去。另外,罗世雄下令封锁了所有与堰州相通的商道,任何商队过关时都要接受检查,任何违禁物品都不准运往堰州,这其中就包括了粮食。肖旭的车队在关卡附近被拦了下来,为了让李洪涛知道发生的事情,肖旭只身北上,来到了百市集。

听完后,李洪涛的神色也阴沉了下来。

“除了葛州那边之外,肖某在经过潜龙关的时候发现,虎啸军加强了通关检查,货物准进不准出。现在驻扎在潜龙关的虎啸军有近千人,看样子,朱罗两家准备在开春后就对堰州用兵。”

李洪涛微微点了点头。“这个我已经收到了消息。如果不能直接过来的话,是否可以绕道?”

“绕道?”肖旭皱起了眉毛。

“罗世雄不准物资进入堰州,没有不准把粮食运往肃州、建州、黔州吧?”

“这个……”肖旭摇了摇头,“罗世雄并没有限制向其他州运送粮食,只是现在运粮离开葛州的话,都有点麻烦,还得买通官员,成本就会……”

“价格不是问题,肖兄弟做的也是小本生意,多出来的成本我照数支付。”

“可就算如此,也要经过堰州,过潜龙关。现在堰州那边……”

见到肖旭如此为难的样子,李洪涛立即明白了过来。大敌当前,堰州曲家定然不会放过任何增强力量的机会,运着数百担粮食的车队只要进入堰州,恐怕将如泥牛入海。看来,还得走别的商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