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大炼钢铁(一)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369字
  • 2008-10-19 16:22:56

出城后,李洪涛就躺在了车板上,五百两银子枕在他的脑袋下。李洪涛没有跟官兵讲平等,他的治军观念本来就不是处处平等,官就是官,兵就是兵,军队没有了等级,那还叫军队?

“李大哥,昨天晚上舒服吧?”

李洪涛瞟了眼坐在旁边的邓颐斐。

虽然邓颐斐加入的时间不长,但是作为军队里的“文书”,加上还是其他官兵的“文化教头”,他在甲队的地位仅次于李洪涛、蒋晟与水辛逸,与贺平等人平起平坐。平常,贺平等人就极为尊重这个“文化人”,现在自然不会让他跟着大家一起步行。

“听你们闹了一个晚上,这个……”

“你说什么?”

邓颐斐立即闭上了嘴。“什么也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我说,是不是一个月的军饷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啊?”

“长官,我只是实情实说嘛,你大人大量,别往心里去。”

“你小子胆子还不小呢,竟然开涮到我的头上来了。”

“长官,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得了。”李洪涛打住了话题,“记住我昨天跟你说的话。另外,点清了那些地契银两了吗?”

“银票点清了,一共八百两,这朱仕珲也是够小气的,让我们去守虎口关,还要我们修复虎口关,就给这么点钱?”邓颐斐并不知道,朱仕珲答应给三千两,只不过是“分期支付”,他苦笑了一下,又说道,“地契大概统计了一下,都在虎口关那边,山下的田地大概有一千亩左右,另外还有大概两千亩山地,只不过都没有利用价值。”

“山地?”李洪涛皱起了眉毛。

“大部分都是山地的地契。现在连平原上的田地都没有利用完,谁还会去开垦山地?”

李洪涛也叹了口气。“这朱仕珲确实够他妈小气的,竟然只答应给我们五百担粮食,五十担棉花,顶个屁用。我们还得自己找裁缝给民夫做棉衣棉裤,还得安排人做饭,还得找人建营地,就给这么点钱粮,真是够抠门的。”

“问题是,我们就不该接下这苦差事。”

“你说不接就不接?那我叫你们冲锋陷阵,你们还要讨价还价?”

“这个当然不敢。”邓颐斐立即改口,“我们与李大哥的关系同李大哥与朱仕珲的关系又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李洪涛笑了起来。

自从邓颐斐来了之后,李洪涛就将很多事情分给了他做,蒋晟主要负责钱粮后勤。邓颐斐的脑袋更聪明,胆子也要比蒋晟大得多。

“虽然李大哥从来没有提到过,但是我觉得李大哥绝非久居人下之人。”

李洪涛长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目光回到了天空中。

邓颐斐看了李洪涛一眼,又说道:“我想,这次李大哥接下任务,肯定是想利用虎口关的便利条件吧?”

“你说说看,我听着。”李洪涛确实不想说。跟两个少女聊了一夜,他连半点说话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卧虎道原本就是晖州南部的重要商道。朱建业以前,卧虎道是晖州,乃至整个西北地区与西部地区的主要通道。后来西北与西部连续战乱,建州丁家与晖州朱家又一直不和,双方分别在北虎口与南虎口设置关卡,征收双重关税,加上伏牛山里山贼成患,才导致很多往来于西北与西部的商人改道走了潜龙关,从堰州绕道。”稍微停顿了一下后,邓颐斐又说道,“如果能够恢复这条商道的话,那么今后仅仅征收关税就足以供养数百将士了。”

“这关税是任何人都能征收的?”李洪涛立即来了兴趣。他不是贪钱,是他现在确实需要钱来发展壮大。

“当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关税只有节治府能够征收,不过嘛……”邓颐斐苦笑了一下,“任何关隘驻军都会收取额外关税,一般都是节治府征收关税的一半左右,有的地方甚至会比节治府征收的关税还要多得多。”

“没有人向节治使反映?”

“反映?怎么反映,还有,反映了有什么用?”邓颐斐看了眼李洪涛,“驻守关隘的军队要么是节治使世子的,要么就是最重要的武将的。就算节治使知道,也多半是睁一眼闭一眼。再说了,商人怎么向节治使反映?如果反映了,节治使不加惩戒,反映情况的商人将死得很难看。不说别的,驻守潜龙关,大渡口,还有北面啸江的虎啸军部队哪支没有征收额外的关税?去年,左营在潜龙关征收的额外关税就达到了额定关税的八成。”

李洪涛的脑筋飞快的转了起来。

难怪朱孝义有这么大的权势,难怪左营会是虎啸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通过征收额外关税,左营一年多出来的收入可以征收多少兵,可以制造多少军械?

“潜龙关一年大概能够收多少关税,左营一般收多少额外关税?”

“这个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晖州一年府库收入的四成来自几个关隘的关税收入。左营一般征收五成的额外关税。”

李洪涛迅速的盘算了一下,接着就苦笑了起来。

就算朱仕珲将所有府库收入都用于虎啸军,并且几个营平均分配,朱孝义每年从潜龙关获得的额外关税都要比拿到的“军费”多。实际上,朱仕珲不可能平均分配“军费”,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府库收入都用于军事建设。

“反正,我们要是能够打通卧虎道,占领南虎口,并且剿灭卧虎道附近的山贼的话,那这条通商口岸带来的收入绝对不低。”

“可是,从长远来看,这对处境商业贸易无非是杀鸡取卵的行为。”

“长远?”邓颐斐笑着摇了摇头,“谁还会在乎长远?别说老百姓,节治使都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他们会考虑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之后的事吗?”

李洪涛不得不承认邓颐斐说的是实话。从朱仕珲对虎啸军做的部署调整来看,朱仕珲考虑的仍然是眼前的麻烦与危险,并没有太多长远的打算。

“只是,夺取南虎口,剿灭山贼,谈何容易啊!”邓颐斐又叹了口气,“自从十多年前,永盛军夺下了南虎口之后,虎啸军就再也没有打回来。另外,卧虎道里的山贼多如牛毛,少说也有几十支,规模小的有十几人,规模大的有上百人,个个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如果不是这么多的山贼,恐怕商人也不会废弃这条商道,选择路途更为遥远的线路了。”

李洪涛可没有觉得这有多可怕,沉思了一阵后,他问道:“那些山贼都是些什么来头?”

“山贼的成分?”邓颐斐摇了摇头,“卧虎道里的山贼都是些什么来头,我也不清楚。只不过,天下山贼,不是逃难的难民,失去了土地的农民,货物被劫的商人,就是那些军队被击溃,又不愿意回去的**。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你说我们是好东西吗?”

邓颐斐一愣,立即就知道自己开始说错话了。

“照你这么说,实际上山贼也是想混口饭吃,只是世道混乱,难以谋生,甚至难以保命,才迫不得已做了山贼,是吧?”

邓颐斐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如果能够谋生,能够过上安稳日子,谁愿意过那种刀头上舔血的生活?”

“这就对了,其实,我们与山贼又有什么差别?”李洪涛长叹了一生,“说说南虎口的情况吧。”

“南虎口与北虎口相差不大,只是城防完整。三年前,我去过一次,当时驻守在那边的是永盛军的一个大队,兵力在两百到三百之间。另外南虎口的地形没有北虎口险要,驻军数量也不可能太多。”

“北虎口是怎么被破坏的?”

“这个……”邓颐斐微微皱了下眉毛,“要怪,还是得怪朱仕珲那混蛋。”

“朱仕珲?”李洪涛立即朝邓颐斐看了过去。

“五年前,永盛军入寇,当时正值大旱,虎啸军的增援部队被流民阻困,没有能够及时赶到北虎口。无奈之下,朱仕珲命令守军捣毁了南面的一处堤坝,洪水卷着泥沙冲了过来。进攻的永盛军死伤大半,北虎口关也被冲毁,从此就失去了防御的作用。后来,永盛军连年入寇,每次虎啸军都守不住北虎口关,打了几年,城墙这些基本上都被毁坏了。”

“无法修复?”李洪涛微微皱了下眉毛。

“难,就算朱仕珲答应派五百个民夫过来,恐怕没有个两三年的时间,也别想修复北虎口关。”

“他娘的,竟然还真把我给耍了!”

邓颐斐惊了一下,跟着苦笑了起来。“我就说过,朱仕珲不是个好东西,哪会这么轻易的给我们好处?”

李洪涛也只是发发牢骚,他本来就知道朱仕珲不是个好东西,只是这种被人耍的感觉确实很不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