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遭难(二)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415字
  • 2008-09-26 09:04:16

后面那名哨子射出了第三支箭矢的时候,距离马车不到两米,根本来不及夹马起跳。在易江倒下时,他已经拉转马头,朝着道路西面跑去。

其他几人都惊呆了,李洪涛来不及拔出短刀,飞速冲到了倒在两辆马车之间的那匹战马旁边,抽出了一根没有折断的短矛。

李洪涛只有一个想法,绝不能让那名哨子拉跑开。

不管哨子是想逃跑,还是想做别的什么,都绝不能让他跑开!

百市集就在二十里外,骑马一刻钟就能到。如果让哨子逃回百市集,就算百市集的血狼军步兵不全部出动,也会来二十个左右,李洪涛他们绝对没有办法对付二十个步兵。就算逃到了林子里,也很难带着一个女人、一个书生、六头牛、也许还有一个伤员逃过二十个步兵的追击。

哨子最厉害的武器就是短弓。就算哨子不逃走,只要拉开了距离,在他第二次转过身来的时候,李洪涛他们就无力抵抗,只能任人宰割。就算哨子射光了箭壶里剩下的二十二支箭矢,李洪涛他们仍然能够活着,到时候哨子也有十足的把握逃走。

李洪涛根本就没有花时间考虑,这全是他在前世的最后三年中积累的经验,总结的常识。

在李洪涛握着短矛退到第二辆大车旁的时候,哨子已经策马跑出了大概二十米。

在哨子勒住马,调转马头的时候,李洪涛掂量了下短矛的重量,右手握在了距离矛尖大概三分之一个矛身处,脚下猛的发力,迅速冲刺加速。

哨子迅速取出了一根箭矢,搭在了弓弦上。当他看到一个拿着短矛的叫花子朝他冲来时,稍微犹豫了一下。

虽然仅仅只有仅仅半秒中,但这绝对是致命的犹豫。

就在哨子拉开弓弦的时候,冲到了第一辆大车旁的李洪涛将短矛如同标枪般的投了出去。

“嗖——”短矛的破空声异常沉闷。

“嘣——”弓弦的激荡声几乎同时响起。

松弦的一瞬间,哨子看到了划破空气朝他射来的短矛,握弓的左手微微颤抖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闪避,哨子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了腹部上。低下头时,哨子不敢相信的看着插在肚子上的那支短矛。

太快了!哨子翻身落马的时候,扭头朝李洪涛看来。

箭矢从脸旁擦过的时候,李洪涛没有闪避。他清楚的看到哨子松弦的时候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知道那根箭矢根本就射不中他。

“易大哥,你醒醒,你快醒醒啊!”

李洪涛一惊,立即回过头去。

易江侧躺在贺平的大腿上,张玉璇正爬在易江的身上大声哭喊着,其他几个人则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李洪涛赶紧走了过去,田方等人也立即围了过来。

箭矢正好射中了易江的背心,进去了约莫三寸,就算没有伤到心脏,也肯定离心脏不远了。

“别动!”李洪涛挡住了要去抓住箭矢的那只手,“现在不能拔出来,快去马尸上把酒拿来。”

田方一愣,立即想起,哨子都是将烈酒当白开水喝的,马匹上肯定有酒囊。

用酒水洗去血迹后,李洪涛发现,伤口的裂痕是扁平的,要比小拇指般粗细的箭杆大得多。也就是说,箭头上有可能带有倒刺,如果强行拔出箭矢的话,必然会伤到心脏附近的主血管,易江就必死无疑。

“易大哥醒了,易大哥,你终于醒了……”

大概是酒精刺激了伤口,易江缓缓睁开了眼睛。李洪涛立即朝站在对面的蒋晟使了个眼神。

“玉璇妹子,我们到一边去吧,易大哥不会有事的。”蒋晟半哄半拽的将张玉璇拖到了一边去。

“易大哥,我……”李洪涛咬了咬牙,决定实话实说。“你的伤太重,我不敢保证能让你……”

“李……李兄弟,我知……知道自己的情况。”易江一把抓住了李洪涛的左前臂。“我知……知道,我快不……不行了,你……你带……带着大家……快……快逃……”

李洪涛咬紧了牙关,强忍住了心里的悲痛。

“李……李兄弟,我有……有件事拜……拜托你。”

“易大哥……”李洪涛长吸了口气,“易大哥,有什么你就尽管吩咐,只要我李洪涛能办到的,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易江抓紧了李洪涛的胳膊。“我……我放心不下你嫂……嫂子他们,还有玉……玉璇妹子,今……今后就……拜……拜……”

最后几个字还没有说出来,易江突然双眼圆睁,身体猛烈的抽搐了几下,抓着李洪涛胳膊的手松开时,他已经断气了。

“易大哥——”张玉璇挣脱了抓住她的手,冲过来爬在易江的尸体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其他几人也都纷纷跪了下来,他们都受过易江的恩惠,蒋晟,田方还是易江救回来的。

李洪涛伸手抚上了易江那仍然睁着的眼睛,在心里暗暗念道:“易大哥,你就安心去吧,只要我李洪涛在世一天,就绝不让嫂子与玉璇妹子他们受人欺辱。”

见到张玉璇哭成了泪人,嗓子都哭哑了,李洪涛长吸了口气,捏了下张玉璇的肩膀,缓缓的站了起来。其他几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并且朝李洪涛看了过来。

易江临终前向李洪涛“托孤”,而且李洪涛干掉两个哨子。现在李洪涛已经成为新的领袖。

“田方,去把卞康叫回来。”李洪涛已经冷静了下来。虽然易江已经死了,但是他们还得继续活下去。“贺平、张挽你们去看看黄季。杜威……杜威……”

杜威一副六神无主,极为悲痛、悔恨的样子,嘴里还在低声嘀咕着什么。

“开始他没有及时爬下,是易大哥帮他挨了那一箭。”贺平低声说了一句。

李洪涛看了杜威一眼,咬了咬牙,现在不是解决一个人问题的时候。他朝蒋晟看了眼,说道:“你去把六头牛都牵回来,动作快点。”

众人纷纷散开,李洪涛也去那具哨子尸体上拔出了短刀,朝躺在二十米外的另外一名哨子走去。

短矛刺入哨子腹部后,割断了哨子的腰椎骨,再透体而出,鲜血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血泊。虽然哨子还没有断气,但是脊椎受损,失血过多,只能躺在那等死。

看着这个杀死易江的敌人,看着这个将死的人,李洪涛心里并没有半点仇恨的感觉。

虽然拾荒者不是军人,但双方都是战士。几分钟前,他们还不认识,甚至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也没有任何私仇。双方因为属于不同阵营,所以为不同的目的而战,也根本谈不上有任何私仇。

李洪涛拔出了哨子身上的短矛,顺手插在了旁边的路面上。

哨子猛的咳嗽了几下,一股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撕开哨子胸口的皮甲,将短刀的刀尖顶在了哨子左胸口的两根肋骨之间,李洪涛淡淡的说道:“有什么身后事要交代的,就赶快说吧!”

“下手吧,能……能死在你……你这种高……高手的手里,我……我也……”

没等哨子说完,李洪涛手上猛的发力,短刀破体而入。

易江临死前没有说完最后一句话,杀死易江的哨子也就没有资格说完最后一句话!

恰好看到李洪涛以绝对冷酷的手段杀死了哨子,贺平也不免打了个寒战。见到李洪涛拔出短刀,站了起来后,他才赶紧说道:“黄季还没有死,只是……”

李洪涛转过了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神色有点慌乱的贺平。

“他受了重伤,看样子撑不了多久。”

“小路在哪个方向?”

贺平朝南面指了一下。“翻过前面那座山丘就到了,如果加紧赶路的话,大概天亮前就能回到村子里。”

“你跟张挽立即带着黄季过去,在那边等我。别把箭拔出来,路上千万小心,别碰到伤口。”

贺平赶紧去叫上张挽,抬着黄季出发了。

不多时,田方与卞康赶了回来。李洪涛让他们带着哨子身上的武器,皮甲,还有一切能够带着的东西,牵上六头牛去追上贺平与张挽。随即,李洪涛又让蒋晟带着哭得快要昏倒的张玉璇去小路那边等他。

等众人都走了后,李洪涛迅速处理了一下现场,主要就是让血狼军相信,袭击这两名哨子的不是拾荒队,而是一支难民队伍。对一个干了三年杀手的人来说,布置现场,制造假想,算是最基本的本事。

末了,李洪涛将所有的草料都堆在了一辆大车上,然后将易江的尸体放了上去。点燃草料,在大火熊熊燃烧了起来之后,李洪涛这才离开了大路,追赶走远了的同伴。

李洪涛知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土葬的习惯,加上现在他不可能带着一具重一百五十多斤的尸体逃命。

对李洪涛来说,让还活着的人继续活下去,比照顾一具尸体重要万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