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特权(三)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412字
  • 2008-10-17 00:05:26

仍然是上次朱孝信“请客”的那家饭店,仍然是那几个菜,只是多了一壶米酒。

“世子,这位是末将属下文书邓颐斐。”李洪涛先做了介绍。

邓颐斐也很是机灵,立即纳首拜道:“卑职拜见五世子。”

“邓先生太客气了。”朱孝信立即还礼,按照习俗,邓颐斐这类“文化人”一般都被称为“先生”,不称起军职。

“李将军,孝信先代小妹感谢将军。”朱孝信首先举起了酒杯,“小妹顽劣,给将军平添了很多的麻烦,此乃……”

“世子折杀末将了。”李洪涛不敢迟疑,立即说道,“照顾小姐乃末将的职责,让小姐受伤,末将当应受罚。世子与主公没有责罚末将,末将已经感激不尽,怎么敢担当世子的重谢呢。”

“其实,父亲也提到过此事……”

李洪涛的心跳开始加速。

“这次葛州节治使罗世雄之子罗瑞丰在返回葛州的途中遭遇山贼袭击……”

李洪涛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他可不想被朱孝信看出,他就是那个“山贼”。

“现在生死未卜,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李洪涛微微迟疑了一下:我可没有要罗瑞丰的命,如果罗瑞丰死了,与我没有关系。

“如果不是将军带小妹进山的话,恐怕……”

难道这小子知道我对他妹妹做了什么?李洪涛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就露馅了。

“哎!”朱孝信长叹一声,“幸亏如此,不然小妹将随罗瑞丰一道返回南丰,恐怕现在也凶多吉少。”

李洪涛一愣,心跳速度恢复了正常。

“父亲还提到过,如果不是将军保护有力的话,恐怕这次的麻烦就大了。所以……”朱孝信又举起了酒杯,“孝信还要敬将军一杯。”

“这个……这个,末将怎么敢当!?”李洪涛不是装着经验,他确实是很惊讶。难道,这也算立了一功?

“将军太客气了。”朱孝信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又说道,“孝信也觉得将军乃统军之才。虽然将军的训练方法极为奇特,孝信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是将军手下的兵却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特别是这次的拉练,看似简单平常,实际上却对官兵的体能、耐力、意志,还有队伍的纪律有着极高的要求。虽然孝信还未见过甲队官兵杀敌的本领,但是孝信相信,这样一支拥有强壮的体魄,坚韧的耐力,顽强的意志,以及严明的纪律的军队,在战场上绝对所向披靡,绝非一般军队可以抵挡。”

“世子过奖了,末将只是误打误撞,胡乱摆弄一番而已。”李洪涛不得不对朱孝信刮目相看。

当初推广基础训练的时候,甲队官兵没有几个能够明白严格的基础训练有何作用,就连水辛逸也不太了解。朱孝信只观摩了一次,就能够看出训练的成果,这等眼力足以证明他也是统军之才。

“将军过谦,只是不知道……”朱孝信迟疑了一下,“今后将军能否助孝信训练其他的部队呢?”

“这个……”李洪涛迟疑了。他这套练兵方法是他前世那些优秀将领总结了前人数千年的经验后得出的,其先进之处远超过了虎啸军,乃至整个苍王朝的的练兵方法,如果传开了,甲队还有自己的特点吗?

“少营组建在及,父亲已经将中营的乙队给了孝信,这几日,孝信就将把另外四队的编制确定下来。”见到李洪涛面有难色,朱孝信转移了话题,说道,“到时,孝信将设宴招待五位队官,还望将军能准时赴宴。”

“世子太客气了。”李洪涛立即答应了下来,这点面子还是要给朱孝信的,怎么说朱孝信也是他的顶头上司。

“那么,将军这次来崮梁……”

“世子,末将有一事相求。”李洪涛朝邓颐斐看了一眼,又对朱孝信说道,“末将对虎啸军与节治府的规矩还不太了解,恐怕说不清楚,所以还是让邓文书来说。”

朱孝信微微点了点头,朝邓颐斐看去。

“世子,李将军说的就是甲队军械的事情。”

“军械?不是都发给你们了吗?”朱孝信微微迟疑了一下,“听军师说,你们已经领了二百十五套官兵军械,怎么……”

李洪涛朝邓颐斐递了个眼色,邓颐斐立即将放在旁边的包裹打开了,里面是一套皮甲,一块锁子甲的边角料,还有一支铁枪头。

“世子请看。”邓颐斐朝那几样军械指了一下,“蟒甲只能应付凝霜刀的砍劈,根本就挡不住箭矢与长枪。龙鳞甲也只能应付战刀的砍劈,在箭矢与长枪面前没有任何防护效果。梭枪更糟糕,数次刺杀之后就必然缺口断角,无法继续使用。”

“你是说……”朱孝信从小在军队里长大,对军械的性能了如指掌。他迟疑了一阵,朝李洪涛问道:“将军的意思是,要置办更好的军械?”

李洪涛掏出了那张记录着各种军械的纸张。“请世子过目。”

“这是……”

“末将的另外一个文书在崮梁打听过各类军械的价格。”李洪涛没有将蒋晟的功劳占为己有。“据末将所知,按照虎啸军的军制,除了提供最普通的军械之外,官兵若想获得更好的军械,只能自己购买。末将粗略计算了一下,如果要为甲队一百多名官兵置办最好的装备,至少需要五千两白银。”

朱孝信立即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大概他也没有想到军械会这么贵。

“可是……”朱孝信立即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将军有必要为所有官兵都置办最好的军械吗?”

李洪涛苦笑了一下,说道:“世子可否听过一句话?‘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朱孝信微微皱了下眉毛,思考着李洪涛说的这句话。

“虽然士卒贵在勇猛,如果他们连一件合手的武器都没有,如果他们连一套可以挡住敌人箭矢的盔甲都没有,勇猛从何而来?末将坚信,一个好的将军,必然是一个爱护部下的将军,是一个把每一个部下都当作自己的亲兄弟看待的将军。”李洪涛也在观察着朱孝信的神色变化。“就算抛开这些个人感情,从长远发展来看,一名有经验的老兵比十个新兵都要重要。经验何来?只有参加过战斗,并且活下来,才谈得上经验……”

“将军的话,孝信明白。”朱孝信心里也是一阵翻江倒海。

李洪涛这番话正好说到了他的痛楚上。在接手少营的组建工作之后,朱孝信遇到了很多的麻烦。不说别的,光是兵员问题就让他极为头痛。新招募到的士兵几乎都被其他几个主营拉走了,留下来的没有几个,素质还非常差。

现在虎啸军的情况,归根结底,就是士兵在战场上的“生还率”太低。这也正是李洪涛说的重点,如果大部分士兵都能够活着离开战场,虎啸军会出现眼前的问题吗?

朱孝信不是笨蛋。虽然为士兵置办军械需要花费很多的银两,但是比起那些有经验的老兵来说,这点钱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反过来,就算有钱,也买不来有经验的老兵。

“将军,过几日孝信就去找父亲要军费,争取……”

“世子,此事不可。”李洪涛赶紧打断了朱孝信的话。

朱孝信微微皱了下眉毛,不太明白的看着李洪涛。

“现在处处都需用钱,主公手头必然紧张,如果此时再给主公添麻烦,恐怕……”

“将军能处处为大局着想,孝信深感钦佩,只是这军械一事……”

李洪涛摸了摸下巴,同时在桌下踢了邓颐斐一脚。

“世子,卑职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

朱孝信朝邓颐斐看了过去,对“文化人”,他总是很客气,毕竟这世界上的文化人并不多。

“军械不仅仅只依赖采购,如果可以自造的话,成本必然降低很多。”

“自造?”朱孝信的神色立即严肃了起来,“擅自制造军械,这可是杀头重罪。”

“当然不是私造,是以世子少营统帅的名义造军械。”

这下,朱孝信明白了过来。“邓先生的意思是,以少营的名义制造军械?”

见朱孝信已经“上道”,邓颐斐只是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这需要父亲下放的特权……”朱孝信嘀咕了一句,“可制造军械需要的原料……”

“世子如若信得过末将,末将愿意效劳。”

“将军有何办法?”

李洪涛不再迟疑,将派人到伏牛山寻找矿藏,冶炼钢铁,打造军械的想法说了出来。

“只是,末将手里没有合适的人才,所以……”

“这事好办。”朱孝信又考虑了一下,“等下将军就随我去见几个人,然后孝信去申请制造军械的特权。如果顺利,先由甲队制造军械,然后武装其他队。”

朱孝信答应得爽快,李洪涛也是心花怒放,棘手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