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特权(二)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333字
  • 2008-10-16 17:08:34

拉练的结果让李洪涛比较满意,参加的七十多人无一落伍,无一不合格,每人的考核上都多出了好几分。

拉练的目的是要考察队员的体能、耐力、意志力与纪律。这是第一期训练的重点,李洪涛前世在新兵训练营里接受的也是这样的训练。只有体力、耐力、意志与纪律都合格的士兵,才勉强算是士兵,才有资格参加下一阶段的训练。

这就是杀敌本领的训练。

李洪涛详细询问过蒋晟、邓颐斐等人,对虎啸军步兵的编制情况有了一些了解。

一般情况下,虎啸军的弓箭兵是单独编制的,步兵统指徒步近身肉搏作战的部队。在虎啸军中,步兵有三大类:长枪兵、刀盾兵与刀斧兵。与敌作战的主力是长枪兵与刀盾兵,刀斧兵属于督战部队。

李洪涛暂时没有考虑成立“督战队”,按照他现在的设想,“督战”是由各级军官掌握的,不需要专门的督战队。他没有找到足够多的猎人成立单独的弓箭兵,因此甲队在杀敌训练方面,主要考虑的就是长枪兵与刀盾兵。

步兵的力量来自于团结,来自于集体作战。战场上,单个步兵什么都不是,可一支强大的步兵方阵就是战场上无坚不摧的杀戮机器。

那种看上去很花哨,华而不实,适合于单打独斗的枪法最多在混战的时候能够派上用场,在集团作战中使用的话,完全是“自杀行为”。再说了,如果步兵与敌人陷入混战的话,除非是追击溃逃之敌,不然也与送死无异。

问题是,李洪涛手下没有一个合适的“枪棒教头”。水辛逸懂得一些枪法,可他懂的都是适合单独杀敌的枪法,不是步兵在战阵中使用的枪法。再有,水辛逸还躺在铺上养伤,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地呢。

无奈之下,李洪涛只能暂时充当了甲队官兵的“枪棒教头”,他能教给官兵的不是枪法,而是他前世在军队里学到的拼刺刀的技术。

“大家都看好了,我只演示几遍,你们必须要像学习走正步时一样,注意每一个动作的细节,注意身体每一个部位的运动。”李洪涛先摆好了马步,“与以往的训练一样,基本功一定要扎实,到位。刺杀时,下盘站稳,重心降下来。手要握紧,绝不能抖。呼吸平稳,不要紧张。双目盯准目标,然后……”

没有任何的花样,没有任何的表演的成分,随着李洪涛身体略微前倾,长枪如同一根标枪般,迅速而又有力的刺出,枪头不偏不倚的刺中了稻草人的头部。

“大家都看清楚了吗?”李洪涛收回了长枪,“这套枪法只有三个要点:快——准——狠——。要做到这三点,需要扎实的基本功,需要巨大的勇气与胆量,需要锐利的目光,需要迅速果断的判断,需要无比坚定的意志!”

一百多名官兵都有点迷茫。整套枪法就一个动作而已,仅仅一个动作,还有那么高的要求吗?

“报告……”田方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了手。“长官,就只有一个动作?”

“当然不是,可这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一个动作。”李洪涛挥了下手,让田方坐下,“这是适合于大规模作战,也就是排以上部队集体与敌人作战时使用的枪法。个人作战时使用的枪法,今后由水辛逸传授给你们。”

“报告!”卞康也举起了手,“长官,这一个动作,需要那么多的要求吗?”

“两个月前,你认为军资好练吗?两个月前,你认为正步好走吗?两个月前,你们谁都认为那是再简单不过的操练,可实际上,当时你们谁做到了,谁做好了?”李洪涛把长枪插在了地上,“越是简单的动作,越需要反复的训练,要求也就越高。为什么呢?大家可以在地上画两个圆,看看谁能画出两个完全一样的圆。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一下。”

果然有人用手指头在地上画圆了。

“因为这套枪法极为简单,没有任何的变化,与敌人面对面的时候,只有一次机会,仅仅一次。刺中了敌人,你们就将生存下来。相反,如果刺不中,你们就只能祈祷不要被敌人刺中。你们是愿意把握住手里的机会,还是愿意把机会交给敌人?”

没有人回答,也不需要回答。

“所以,只有当你们都打下了极为坚实的基础,当你们都能够保证枪枪刺中敌人的时候,我相信,到时候流血的、死亡的、害怕的、胆怯的将不是我们,而是我们的敌人!”

“报告!”杜威举起了手,又看了眼身旁的官兵,“长官,我们这套枪法这么简单,难道敌人不知道躲避,站在那让我们刺吗?”

“躲避?”李洪涛笑了起来,“排长、副排长出列,两排五人队!”

十个人立即出列,站成了两排五人队。

“照我开始的动作,轮番刺杀。”

十个人都愣了一下,他们可只看了一遍呢。

“不需要你们完全达到要求,只需要模仿我开始的动作就行了。”

十个人这才操起了长枪,分成前后两排轮番刺杀。

“现在,大家都看清楚了吗?”李洪涛朝众多官兵说道,“当我们组成了战阵的时候,敌人面对的就不是一杆长枪,而是十杆,一百杆,甚至上千杆同样的长枪。避?在这么多的长枪面前,敌人往哪儿避?再者,步兵作战,战阵为先,如果敌人躲避,他们的战阵就将彻底的混乱,根本无法组织反击,所有人都将缠在一起,那不是任由我们屠宰吗?”

杜威挠了挠头皮,他确实问得太唐突了。

“现在,大家先把这个动作练好,就如同当初站军资,走正步一样,从基础练起,练好了,今后我还有更多的枪法传授给大家。全体——起立!”

一百多个官兵立即站了起来。

“以排为单位,各自进行训练。记住,今后每五天考核一次,成绩最好的排得最多的分,最低的嘛……”李洪涛笑着没有说出来,“好了,也都休息够了,都给我去训练!”

——

下午官兵们训练的时候,李洪涛做了几次“实验”。

就算在最“烂”的铁枪面前,甲队官兵的皮甲有跟没有并无区别,五层皮甲叠在一起都挡不住长枪的突刺。

李洪涛也是“大手笔”,他将甲队唯一的金属铠甲,也就是缴获的那套军官锁子甲拿来做了“实验”。结果让他更失望,锁子甲都挡不住铁枪的突刺。之前他让水辛逸做过测试,锁子甲应付不了短弓射出的箭矢。也就是说,锁子甲只能应付砍劈,对刀剑类武器有防御作用,对刺杀型武器是没有多少防御效果的。

这些“实验”让李洪涛意识到,皮甲与锁子甲与“废物”无疑。

虽然他没有参加过荒原大陆上的战争,但是他完全能够想到,战场上,造成最大伤害的绝不是刀剑这类砍劈类的武器,而是弓箭、长枪。

李洪涛前世在“道”上混了几年,砍的人也不算少,“实战”经验够丰富。在他看来,砍十刀都顶不上刺一刀。砍劈造成的多半是皮肉伤,最多断手断脚,只有十分“幸运”的砍中要害部位,才能一刀致死。可刺杀完全不一样,就算刺中的大腿胳膊,那也会使人迅速失血,失去活动能力。只要刺中了躯体,不死都不会剩下几口气。

这些都让李洪涛意识到,装备的问题非常严峻。

武器还好说,铁枪至少能够对付锁子甲,对付皮甲更不在话下。一般情况下,各州步兵,特别是普通营的步兵都只有皮甲,军官能有一套锁子甲就非常不错了。问题是甲队的官兵也只有皮甲,在面对敌人的铁枪时,根本就起不到防御作用。

把训练任务安排下去之后,李洪涛带着邓颐斐离开了百市集。

一路上,李洪涛考虑的不是装备问题,是这趟去崮梁会不会惹上其他的麻烦,准确的说,是朱孝蕊那件事的麻烦。

如同“送瘟神”般的将朱孝蕊送走后,李洪涛一点都没有轻松下来。朱孝蕊受伤是小事,可她跟着一帮大男人到山里转了几天,朱仕珲会不会起疑心?还有,破坏了朱家与罗家联姻的好事,朱仕珲会不会迁怒于李洪涛呢?

三天来,李洪涛都有点担心,可他又不敢贸然派人去询问。再说了,去问谁?朱孝蕊?得了吧,李洪涛对她是避之不及。朱孝信?这个嫩仔恐怕对局势不够了解。杨佩德?去找他,还不等于去送死?更不可能去找朱仕珲吧。

搞来搞去,李洪涛也只能在提心吊胆中过日子。

现在,李洪涛的心情平静了很多。如果要出事,早就出事了。既然朱仕珲没有派人来找他麻烦,那就证明没有麻烦。

正是如此,李洪涛才敢带着邓颐斐前往崮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