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特权(一)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418字
  • 2008-10-16 09:18:22

每到年底,处理钱粮户账,制订下年度的军政制度,估算军政支出等等事情都会让朱仕珲焦头烂额。今年的事特别多,小儿子成年正式设立少营,女儿婚嫁,还有虎啸军大战后重振军备。几乎每一件事情都让朱仕珲不顺心。

罗瑞丰的队伍遭到袭击的消息是杨佩德亲自送来的,两人商议一番之后,朱仕珲就暂时把这件事丢到了一边。

鬼都能想到,罗瑞丰在潜龙关以南遭到袭击与堰州脱不了关系。

虽然从理论上分析,堰州曲家要对付罗瑞丰的话,最好是在晖州,或者是葛州界内下手,而不是在堰州界内下手。但是探子获得的众多线索都证明,此事绝对与堰州曲家有关。

袭击队伍的规模,袭击行动的突然性,还有袭击队伍装扮成商队的不合理性,都无一例外的证明,袭击队伍是一支军队,并非山贼。

一支数百人的军队在堰州界内活动,曲家会不知道吗?如果曲家不想让罗瑞丰在自己的地盘上受到袭击,从而引来罗世雄的疯狂报复,会让这么一支庞大的军队在堰州自由进出吗?

除了堰州曲家外,邢州项家也有“份”。

探子带回来的那几支箭矢就是证据,一种箭头上有倒刺,箭尾有三片羽翎的短箭。这是血狼军哨子的“专用”箭矢,只适合哨子的短弓使用,别的弓根本就用不了。另外,箭箭致命,无一失的,这等箭法更不是常人所有的。

不管是曲家,还是项家,或者是两家联手对付罗瑞丰,对朱仕珲来说,他只能继续观望。就算罗瑞丰叫了他几声“岳父”,现在罗世雄没有动静,他这个“岳父”那么积极干嘛?

朱仕珲甚至感到很庆幸。

这次罗瑞丰亲来崮梁,除了提亲之外,还有迎亲的意思。一百多车贵重的聘礼中,黄金五千两,白银二万两,绸缎二千匹,绢帛一万匹,珍珠玛瑙美玉不计其数。这足足顶得上晖州五年的府库收入了。

虽然葛州物产丰富,府库收入是晖州的好几倍,这点聘礼对罗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聘礼不是白送的,罗瑞丰还带来了罗世雄的书信,先迎娶朱孝蕊过门,在南丰办了婚礼之后,再送朱孝蕊回崮梁,由朱仕珲给女儿女婿办回门宴。

这也符合礼数,当年朱仕珲就是这么娶朱孝蕊的母亲过门的。如果朱孝蕊留在崮梁的话,就得跟罗瑞丰一道返回南丰了,那后果……

想到这,朱仕珲就有点胆寒。虽然女儿去少营甲队观摩什么狗屁“拉练”,在山里把脚崴了,但是总比丢了性命要好得多吧!

收到女儿带伤返回百市集的消息后,朱仕珲发过火,发了很大的火。现在,他却有点感激那个不知道怎么练兵,带着一群山民到山里乱转的少营甲队典军尉,如果不是他临时搞出个什么“拉练”,恐怕朱孝蕊就算逃到了百市集,也会被“请”回来。

这些事朱仕珲心里有数,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与杨佩德商议后,朱仕珲决定继续观望。罗瑞丰的情况不明,罗世雄没有做出反应,只能暂时按兵不动,等待局势变得更加明了再说。

朱孝蕊的事情也就暂时放到了一边,可朱仕珲的麻烦并没有减少。

去看了朱孝蕊之后,朱仕珲将朱孝信叫到了书房来。

“父亲……”朱孝信这几天也是提心吊胆的,就算在府里活动,也是东躲XZ,害怕被父亲撞上。

朱孝信心里有数,是他将小妹带到百市集去的,是他带着小妹去观摩甲队的拉练,又是他抛下了小妹,单独返回了崮梁,结果才导致小妹随队伍进山,意外受伤。暂且不论父亲会不会追究他带小妹离开崮梁的责任,朱孝蕊受伤这事他就脱不了干系,如果父亲一怒之下要惩戒李洪涛的话,恐怕他也保不住这个甲队的典军尉。

“孝信,这几天,少营的事情搞得怎么样了?”朱仕珲没有提朱孝蕊受伤的事,“前几天为父跟你谈了一次,由你决定少营其他四队的典军尉,你物色到了合适的人选吗?”

这是朱仕珲给朱孝信的一项“特权”,以往都是由他首先任命各新设营的典军尉。

“这……”朱孝信迟疑了一下,说道,“提拔典军尉是小事,可是现在城中没兵,就算设了营,几个典军尉恐怕也管不了多少事。”

朱仕珲也是有苦自己知。

牧马坡大战后,虎啸军虽胜犹败,主力损失一半以上,年初招的新兵根本就派不上用场,再招新兵的话,除了多发粮饷,还能有多大作用?

现在的问题是,就算想招新兵也没有那么容易。连年战乱,晖州人口凋零,往年还可以在“秋荒”时从难民中招募一批新兵,可今年难民的“素质”也降低了很多,老人、妇女、儿童不少,壮年男人却不多。

搞了近一个月,招的新兵还不到一千人,连左营,右营与后营都没有补充满,哪还有多余的兵去组建少营?

朱仕珲揉了揉额头,说道:“为父从将中营乙队拨给少营,在其基础上组建少营另外四队,你看如何?”

朱孝信没有任何迟疑,立即说道:“中营乃虎啸军的脊梁,而且负责保护崮梁与父亲,这恐怕……”

“可是,现在为父也没有办法从别的地方给你征兵。”

“这……”朱孝信好是犹豫了一番,这才答应了下来,“那孩儿权听父亲安排。”

朱孝信的犹豫是有道理的。

因为四个兄长的营成立时间都比较早,所以没有从中营调遣部队去组成骨干。朱孝信顾忌的就是中营的官兵。暂且不说这些人都是朱仕珲一手提拔起来的嫡系官兵,如果直接用中营的官兵组建少营的话,其他几个兄长会怎么看,会怎么想?

朱仕珲也没有别的选择,还有一个多月,少营就要正式成军,总不能让小儿子当个没有兵的统帅吧?朱仕珲对少营甲队并不抱多大的希望,李洪涛还暂时算不上是少营的嫡系,这样一来,如果不尽快组建另外四队的话,少营还是朱孝信的少营吗?

事情就这么订了下来,朱孝信也“知趣”的告辞离去。

最让朱仕珲头痛的还是虎啸军整顿军备一事,想到来年春天永盛军将再次入寇晖州,朱仕珲怎么也安不下心来。

满员编制应该达到一万人马的虎啸军现在只有不到五千人,其中有三成才招呼的新兵,近五成是年初招募的兵,老兵仅一千余人。五主营,二备营之中,除了中营实力犹存,上营并为参战之外,就只有左营还有大概七百人马,其他的三营都只有四百多人,下营更是只剩下不到三百人。

这是实际情况,在编制上并非如此。朱仕珲心里有数,下面的军官为了吃空饷,伪造兵员名额。此事,朱仕珲曾经处理过,可效果不大,杀了一批军官,新上任的军官照样吃空饷。

吃空饷的事也就算了,毕竟任何一州的军队里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最严峻的是,剩下的这点兵力根本就不足以应付任何一支入侵的敌军。

朱家以武发迹,以武扬名,同样靠武力生存,虎啸军这个样子,还怎么生存?

越想,朱仕珲就越是胆寒。只有一个冬天,要在一个冬天里重振虎啸军军威,谈何容易?

——

百市集营地内,李洪涛一伙人围在蒋晟身边,都急急的等待着结果。

“算上这次五世子给的营地建设费用,我们总共还有三千二百五十八两三十八钱的节余。”

众人都是一惊,接着都露出了喜色。

“长官,是不是该发军饷了?”田方笑嘻嘻的问了出来。

“军饷?”李洪涛瞪了他一眼,“你就继续做黄粱美梦吧,都给我出去,下午开始新的训练!”

“是!”几个排长立即灰溜溜的出去了。

轰走了众人之后,李洪涛这才在蒋晟旁边坐了下来,让邓颐斐也坐了下来。

“李大哥,这军饷的事……”

“我们很有钱吗?”李洪涛苦笑了一下,“蒋晟,你自己算算,要给我们这帮军官提供最好的武器装备的话,要多少银两。”

蒋晟迟疑了一下,说道:“怎么也得二千两吧?”

“二千两?那是零头!”李洪涛长叹一声,“五十名刀盾兵,五十名长枪兵的装备共需要三千七百八十两白银,这还没有计算长枪兵的短刀,军官的佩刀,高级铠甲等等。现在,我们有多少官兵?除掉你们两个文职,战斗队员有一百三十人,要武装这一百三十人,至少得五千两白银。”

“你准备买最好的军械?”

“当然。”李洪涛想都没有想,“官兵的命,就是我的命,如果我连这点都做不到,还怎么让大家信服?”

“等等……”一旁的邓颐斐看了李洪涛一眼,“李大哥准备直接采办军械?”

李洪涛与蒋晟都朝邓颐斐看了过去,那眼神分明在问:除了采办,还有别的办法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