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小妮子(二)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463字
  • 2008-10-14 22:22:29

潜龙关南面一马平川,只有几条并不激淌的河流,与虎口北面的情况相似。

自从虎啸军占领了潜龙关后,每年都会派兵入寇堰州,劫掠附近村镇,主要抢粮抢钱,与永盛军、血狼军在晖州所做之事并无两样。

这也是当时天下的大局,每一个节治使都在打“邻居”的主意,同时又在提防着“邻居”,大家都想占便宜,都不想被别人占便宜。

与晖州在西北地区成为附近各州的重点劫掠对象一样。堰州因为地处中部地区西北,属于中部地区最贫瘠,最穷困的州,经常遭到邻近各州的侵略,需用大部分兵力集中应付中部各州的威胁,无暇应付来自晖州的威胁。

在战乱的世界里,唯一不变的就是行走天下的商人。不管哪个节治使,都不敢得罪商人,特别是大商会支持的商人,除了征收关税之外,还得尽力保护商人。原因只有一个:拥有充足资源的州太少,不是缺粮,就是缺铁,或者却盐,总需要从其他地方引进这些重要物资。没有商人,货物就无法流通,节治使就得不到所需要的战争资源。

作为西北与中部地区商道的重要关卡,每日从潜龙关经过的商队,少的时候有十多支,多的时候上百支。朱仕珲也不敢在商队的身上打小算盘,最多只能抽取关税,容忍驻守部队收点额外关税。如果他敢得罪商人的话,要不了两年,朱家就将彻底完蛋。

所有南下的商队都会在潜龙关以南,也就是堰州西北过夜,天亮后再继续南行。

大部分商队都会选择在河边的平地上扎营。因为数十年,数百年来,行走在这条商路上的队伍都没有中断过,所以在不算太广袤的平原上,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大大小小数十个商队的营盘。

如果没有战乱,这里会发展成为集镇,甚至是一座庞大的城市。可是,战乱导致所有平民百姓都不敢在此定居。从而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潜龙关以南,只有商队的营地,没有集镇!

从伏牛山东南发源的清河,水量并不大,水流也不湍急,比那些发源于崤岭南部的河流要缓和得多,河道两侧也要平坦得多,很多商队都喜欢在清河两岸扎营。

秋收刚过,冬季即将到来,现在大部分商队都是北上,将粮食、牲畜、布匹等西北地区紧缺的物资贩卖过去。到了开春之后,商队才会集中南下,将产自西北的羊毛、马匹、兽皮等货物贩运到中部地区。

大部分北上的商队都会选择在潜龙关以北扎营,这样就能保证在两日之内到达崮梁。只有南下的商队选择在潜龙关以南扎营。

这天晚上,清河两岸只有两支商队,位于北岸的就是罗家的提亲队伍,南岸的是一支约有两百辆大车,近三百人的庞大商队。

“那支商队是从施县出发的,没去崮梁。”水辛逸压低了声音,“前两天才到的施县,当时只有几十人,车辆也没有这么多。”

“很不正常,是不是?”李洪涛也压低了声音。

水辛逸点了点头。“往年,这个时节南下的商队规模都很小,不会超过一百人。主要是西北的羊毛、兽皮、战马都要到春天之后才会出栏,现在刚入冬,商人根本就买不到什么值钱的货物,来回跑一趟的话,还不如在崮梁,或者其他州呆到开春才南下。”

李洪涛微微点了点头。“你看那些车辆上的货物,都是草料,粮食。”

水辛逸笑着点了点头。“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放把火?”

“不急,等下按照计划行动。”李洪涛回头朝爬在后面十多米外的方蓝等人看了眼,又对水辛逸说道,“让方蓝带两个人过去,等下让他们趁乱动手,我们拣便宜就行了。”

水辛逸立即朝方蓝比划了几个手势,方蓝带着两名队员朝着河道上游方向爬了过去。

两座营地里都点了几堆篝火,上半夜还有人在营地里活动,到了下半夜,大部分人都钻进了帐篷。

“出来了。”

不用水辛逸提醒,李洪涛都看到了河对面营地里晃动的黑影。全是穿着黑色夜行服,拿着钢刀、短矛、短弓的人。

“这也太大胆了一点吧?”李洪涛嘀咕了一句,“难道他们认为北岸的人没有任何提防?”

“看吧,这边也察觉到了。”

果然,河岸边上传出了几声水鸟的鸣叫声,很有规律。不多时,北岸营地里就热闹了起来,数十个拿着武器的“车夫”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保护世子……”

李洪涛听得很清楚,他发现,水辛逸根本就没有听清楚营地里那些人的喊话声。

“连衣服都没有脱,摆明了知道南面那伙来者不善。”水辛逸冷笑了一下,“现在,双方撕破脸皮了,他们在喊什么?”

“保护世子之类的。”

水辛逸微微皱了下眉毛。“你能听见?”

“很清楚,看到那伙人了吗?中间那个应该就是罗瑞丰。”

水辛逸朝营地里看去,果然有十多个人正护着一人朝北面跑去。“不对!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敌人目标在哪吗?南面那伙人明显准备充分,不可能没有考虑到罗家的人会逃回潜龙关。现在罗家的人连北面是个什么情况都不清楚,贸然向北逃跑,这不是送死吗?”

“那你觉得他们该怎么逃?”

“顺流而下,朝我们这边来。”水辛逸冷笑了一下。

李洪涛也冷笑了起来。在选择埋伏地点的时候,两人都认为罗家的人在遭到突然袭击之后,罗瑞丰会顺流而下,朝其他方向逃跑的可能性并不大。

不多时,南面营地里的那伙人在弓箭手的掩护下,迅速淌过了清河,杀入了北面的营地里。顿时,北面营地里火光大起,杀声连天,不断有人被砍翻,被刺中,被射死。

正在向北逃跑的那伙人成为了袭击者追逐的重点,第一批淌过清河的“骑兵”就是朝那伙人追去的,速度非常快,还不断有人在喊叫着,让更多的袭击者朝北面追去。

“出来了,看那几个骑马的!”

混乱中,五骑已经冲出了营地,沿着河道,向东南方向逃跑。

“看你的了!”李洪涛拔出了钢刀。

水辛逸的动作更快,那伙人刚冲出营地,他就一次取出了三支箭矢,一支搭在了短弓上,另外两支别在了手腕上。当他蹲起来的时候,那五人距离他不到一百米。

“嗖——嗖——嗖——”

连射三箭,箭无虚发,跑在最前面的三人立即翻身落马。

剩下两骑并未减速,大概他们把水辛逸与李洪涛当作了南面的那伙袭击者。此时,罗家营地已经被彻底攻占,他们要是停下来,肯定完蛋。

“留个活的!”李洪涛也爬了起来。

水辛逸再次抽出了两支箭矢,此时剩下两人距他不到三十米了。第四箭射中了前面那人的右腿,那人翻身落马时,第五箭直接射穿了最后那人的脑袋。按照水辛逸的判断,被围在中间的才是罗瑞丰。

李洪涛拉起了系在脖子上的面罩,提着刀走到了那人的旁边。

“你……你……”躺在地上的是个年轻人,年纪约莫在二十岁左右,与朱孝蕊提供的“情报”吻合。

李洪涛一脚踩在了那人大腿的伤口上,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

“啊……”伤口上的剧痛使那人惨叫了起来。

“罗瑞丰?”

“是……不……不,我不是罗瑞丰,不……世子向北面逃了。”

李洪涛冷笑了起来,他不是罗瑞丰,那就是罗瑞丰的心腹手下,有心腹会主动出卖自己的主子吗?显然,这人在撒谎。

“动作快点!”水辛逸提着短弓跑了过来。

“发信号吧。”李洪涛一边说着,一边对照了一下纸上那幅画像与地上那人的相貌。

朱孝蕊画得并不好,只标出了几个明显的相貌特征,比如酒糟鼻,左眼眼帘下的一颗黑痣,三角眼,还有两条蚕豆般的眉毛。

说白了,这样的相貌是个人就能一眼认出来。

水辛逸取出了一只裹着油布的箭矢,点燃之后,射向了空中,这是给方蓝的信号。

“罗瑞丰,你别怪我,我只是奉命行事。既然你敢来到堰州地界,就不能让你活着离开!”

“英雄……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李洪涛举起了钢刀。

“英雄,送我回南丰,我保证给你很多钱,很多银子,很多黄金,还有很多女人,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我要你老妈!”李洪涛没有想到,这个罗家世子竟然毫无骨气。

“行,你要我老妈也行,只要你不杀我,什么都行,我把我妹子也送给你……”

“操!”李洪涛一下就努了,手中的钢刀立即劈下。

“小心——”

“嗖——”

李洪涛只感到被什么东西给撞开了,钢刀没有刺入罗瑞丰的胸膛,剁在了他的下体上。等李洪涛回过头来的时候,水辛逸已经倒在了他的身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