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拉练(五)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382字
  • 2008-10-14 08:59:09

潜龙关位于晖州东南,伏牛山与崤岭之间,南面就是属于苍王朝中部地区的堰州。

当初堰州节治使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修建潜龙关的目的就是要凭此抵挡来自西北的威胁,到朱建业任晖州节治使的时候,虎啸军一举攻占了潜龙关,杀入堰州,创造了虎啸军横扫七州的伟业。从此潜龙关就控制在了虎啸军的手中。

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虎啸军放弃了南虎口关,都没有放弃潜龙关,因为这里也同样是中部各州杀入西北的必经之道。

对晖州来说,潜龙关带来的好处很明显。任何前往西北地区的商队都要经过潜龙关,借此地利之便,晖州不但可以就近采购到更多的物资,同时能够用“关税”充实府库,加强晖州军备。

潜龙关带来的坏处也很明显,虎啸军不得不派重兵把守,驻守施县的左营就将兵力最强的甲队部署在了潜龙关,将乙队与丙队部署在了距离潜龙关不到五十里的两座小镇上。也就是说,左营有一半以上的兵力集中在潜龙关附近。

因为晖州地处西北地区东南部,扼守潜龙关,所以西北其他各州,甚至是西部的建州都全力攻打晖州,除了掠夺晖州的钱粮之外,打通与中部各州的“商道”是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结果,晖州以一州之力对抗附近数州的重压,长此以往,自然疲于奔命,无力应付。

潜龙关之利弊,朱家数代节治使心里都了然有数,却从来没有哪个能够真正的解决这个问题。就连朱建业也在领兵出关后不久死于征战途中。现在的朱仕珲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潜龙关西北约莫二十里处的一座山丘背面,李洪涛躺在草坪上,看着漂浮在天空中的云彩发呆。

他不知道答应帮助朱孝蕊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因为这是李洪涛在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做出的第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太大把握的决定。

不管是出山拾荒,杀哨子,奇袭百市集血狼军营地,抢掠血狼军主营,还是投靠朱家,依附朱孝信,这些决策李洪涛都有把握,且十拿九稳。现在,他却觉得没有一点把握,就好像在拿自己的小命玩轮盘赌一样。

高风险,必然有高回报。

李洪涛看重的就是高回报,详细询问朱孝蕊之后,他对晖州朱家与葛州罗家的联姻也算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当初,朱仕珲的老子,也就是朱建业曾经一度想征服葛州,攻略中部地区,最终成为苍王朝的霸主。朱建业犯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错误,他在彻底平定西北地区之前就摔军入关,征战中部地区。他的运气也不大好,四十多岁就死在了征途上。由他建立起来的八州伟业也分崩离析,除老巢晖州外,其他各州纷纷“独立”。

朱建业死后,掌权的家臣集团就与葛州达成了秘密盟约,联手对付夹在中间的堰州。从根本上解决了晖州东南部的威胁,使堰州不敢轻易发兵攻打晖州。朱仕珲正式掌权之后,进一步加强了与葛州的关系,主要目的就是为今后进军中部地区打下基础。

为了巩固双方的政治军事同盟,节治使嫡系子女间联姻是最有效的办法。正是如此,朱仕珲与罗世雄就为自己的子女订下了婚约。

站在客观的角度,李洪涛觉得朱仕珲的做法并没有错,毕竟朱仕珲是晖州节治使,不可能只顾“自家”,不顾“公家”。站在私人的角度,李洪涛完全无法接受这种政治联姻,毕竟他前世奉行的是“自由恋爱”。

李洪涛并不是那种凭个人感情行事的人,在这个世界里,他更不会把个人的感受放在第一位,也不会凭意气用事。他决定帮朱孝蕊的动机只有一个:利益。

朱仕珲明显撑不了几年,苍王朝的男性平均年龄只有五十五岁左右,就算朱仕珲养尊处优,可他年轻时毕竟吃了不少苦头,大半生都在操劳军政要务,加上他急于扶持小儿子朱孝信,这些都表明,朱仕珲撑不了多久。

朱仕珲死后,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朱孝信掌握晖州大权,二是朱家五子为争夺节治使大权爆发内战。

不管出现哪种结果,李洪涛都绝不能仅仅只依靠朱孝信这一个“主公”,必须要有另外一个旁借。

朱孝蕊就是当仁不让的选择,她与朱孝信的兄妹关系非常好,深得其他四个兄长的喜爱,也深得朱仕珲的喜爱。如果能够利用起朱孝蕊这颗“棋子”的话,今后的发展必然更加顺利。

只是,李洪涛暂时还没有想到怎么利用这颗“棋子”。

“长官……”

听到田方的声音,李洪涛爬了起来。

“方蓝他们回来了。”田方一边说着,一边朝南面的山头上指了一下。

回来的有方蓝,还有他的弟弟方青,以及另外一个侦察班的士兵。

“你们去附近警戒。”方蓝吩咐了两人之后,这才跑了过来。

“摸清楚情况了?”

方蓝点了点头,拣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出了一幅简易地图。“附近有两股山贼活动,一股在伏牛山这边,就在我们南面大概二十里外,山寨设在一处山谷里面,只有约莫五十人左右,平常以劫掠通过潜龙关的普通商队为主。另外一股在崤岭那边,距离潜龙关约莫有三十里,山寨很大,肯定有一百人以上,看样子,不像是普通的山贼。”

李洪涛微微皱了下眉毛,还有“特殊”的山贼?

“我设法靠近观察过,只在远处观察了一阵。虽然那些山贼都穿着普通的衣服,但是看样子不像是山贼,更像是官军。”

“军队!?”李洪涛立即提高了警惕。

“这只是我的感觉。山寨里面很混乱,大概是才劫掠了某支商队,或者是有别的什么收获吧。还有一些人穿着样式不明的官军盔甲。”

李洪涛摸了摸下巴,这情况有点不对劲。

正在李洪涛沉思着的时候,水辛逸也带着两个侦察兵赶了回来。

“葛州罗家的队伍在今天上午离开了崮梁,大概明天下午就能到潜龙关。”水辛逸喝了几口水,又说道,“队伍里有一百多人,大部分都是好手,我没有敢靠近侦察,只是在远处监视,无法肯定罗瑞丰是否在队伍里,甚至无法肯定他是否来了晖州。另外,他们在明天到达之后,应该会在傍晚前通过潜龙关,然后在南面某地扎营。”

“进入堰州境内扎营?”李洪涛很是不明白,“葛州与堰州的关系不太好吧,罗家的人敢在堰州扎营?”

“他们如果不在堰州扎营,就得花两天时间穿过堰州。如果明天晚上在堰州北部扎营,后天晚上就能在堰州南部扎营,或者连夜返回葛州。”

李洪涛微微思索了一下,这才明白了过来。

“这样,不管是今晚,还是明晚,他们都能够得到虎啸军,以及葛州军队的照应。另外,这次罗家的提亲队伍打的是商队旗号,如果不是……”水辛逸朝朱孝蕊看了一眼,“恐怕我们也不知道那支队伍就是罗家派到晖州来提亲的,也许堰州方面还不知道呢。”

“不可能,堰州方面肯定知道了,而且做了准备。”李洪涛朝方蓝看了一眼。

水辛逸暗暗一惊,也朝方蓝看了过去。方蓝把他搜集到的情况又讲了一遍。

“也就是说,堰州曲家想干掉罗瑞丰?”

李洪涛微微点了点头,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那我们是趁火打劫,还是……”

“还有一天的时间,你们连夜去堰州境内,将那边的情况摸清楚,明天中午之前必须赶回来。”李洪涛没有急着做出决定,“另外,行动一定要小心,如果堰州方面准备下手的话,那我们就得更加小心,免得替人背黑锅。”

水辛逸与方蓝立即带队出发,他们的侦察部队是甲队里最精锐的力量。

李洪涛沉思了起来,想到眼前复杂的局势,他更是一阵头痛,早知道,就一口拒绝朱孝蕊了,何必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呢?

“李大哥……”

“圆圆,你又当传话筒?”

汤圆圆低下了头,没有接着说下去。

朱孝蕊犹豫了一下,这才走了过来,在李洪涛旁边坐了下来。“李大哥,这事……”

“大小姐,你就放心好了。”李洪涛恢复了正常神色,甚至显得很有自信。“既然我答应帮你,自然会说到做到,所以大小姐完全不需要担心。”

“可是……”

“好了,你们都去休息吧。”李洪涛将他的睡袋递给了汤圆圆。“晚上天凉,我们又不能生活取暖,你们两人裹紧点,别凉着了。”

汤圆圆与朱孝蕊都是一阵感动,朱孝蕊也不免多看了李洪涛几眼。

李洪涛可没有半点好心情,就算摸清楚了罗家提亲队伍的情况,就算可以浑水摸鱼,可是从各方面来看,这次的行动太冒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