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拉练(二)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541字
  • 2008-10-13 09:21:31

看见前方的篝火堆,朱孝信才相信,李洪涛真的赶在他们前面到达了。走近的时候,他才发现,到达的只有三个人。

“世子,李将军与大部队就在后面,半个小时之内必定赶到。”

朱孝信朝南面的山区方向看去,不多时,一条“火龙”出现在了山脚下,朝着这边飞速而来。

“兄弟们,再来一遍!跟着我唱,‘咱当兵的人……’起——”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歌声开始很模糊,越来越清楚,越来越嘹亮。歌声在旷野上空回荡着,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看到朱孝信那呆若木鸡的神色,水辛逸偷笑着退到了一边去。

朱孝蕊走到了朱孝信的旁边,低声问道:“五哥,这个李将军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你也觉得他很奇怪?”

朱孝蕊点了点头。“山民?猎人?厨师?裁缝?现在竟然还会像戏子那样唱歌……”

“你认为他们唱的是普通的歌?小妹,你在哪个戏班听过这样的歌?”

朱孝蕊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有一些旋律的话,她根本就不会认为那是一首歌。

“他确实是个很奇怪的人,我也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朱孝信朝着歌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到此,他不得不承认,李洪涛是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也根本就搞不清楚的人。

“怎么样,这是我们男人,是我们军人的歌吧?”

“是——”

“长官,还有别的军歌吗?”

“先把这首唱好,今后我一首一首的教大家唱。”

朱孝信不免暗笑摇头。戏子?戏子只能在戏台上演将军。现实中,戏子是最卑微,最低贱的。李洪涛会是戏子出身吗?

“按照中队解散,夜间不得离开营地!”

“是!”

队伍解散后,李洪涛才朝朱孝信走了过来。

“李将军,天色刚黑。”

“让世子久等了。”李洪涛先行了个礼。

“哪里,我们也刚到而已。”朱孝信很有风度的还了个礼,“将军的队伍真是神速,一个白天就赶到了弘杨镇,虎啸军中还没有任何一支步兵部队能够做到呢。”

“世子过奖了。”李洪涛不得不刻意谦虚一点。

“将军夜间准备在野外露营?”

“正是,还请世子见谅,末将马上派人去镇上为世子定下客栈……”

“不必,孝信是来观摩的,自然不能搞特殊。另外,将军为何不带队伍进镇驻扎?”

“世子有所不知,末将在甲队制订了军规,绝不能占用民舍,骚扰百姓。现在我们在镇外驻扎,已经惊扰了百姓。”

朱孝信微微点了点头,见到李洪涛在镇外安营,他就猜到李洪涛不想扰民。

不多时,篝火就烧旺了。章建秋等几个“炊事兵”很快就将方蓝等几个侦察兵在山里猎到的野猪烤好了。章建秋的厨艺本来就不错,又得李洪涛指点,在烧烤的时候增加了几道工序,添了几种香料,烤出来的野猪肉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嗯,真是不错。”朱孝信连吃了三块,仍然意犹未尽。“李将军,这也是你发明的吧?”

“世子过奖了,末将只是稍加指点,能烤出这种味道,全是章什长的功劳。”

“哦!?”朱孝信回头朝章建秋看了一眼。

章建秋心里已经乐开花了,能得世子赏识,那可是祖上争光。他更感动的是,李洪涛非但没有“争功”,还把功劳都给了他,能跟着这样的长官,也算是三生有幸。

“不错,章……”

“卑职贱名建秋。”

朱孝信点了点头。“很好,今后我到甲队来,还得品尝章什长的手艺,有机会的话,还要请章什长也指导一下其他队的火头兵。要是少营官兵都能品尝到如此美味,还怕他们不会好好训练吗?”

李洪涛立即给章建秋递了个眼神。

“世子过奖了,能为世子效劳,乃卑职的荣幸。”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朱孝信也不好意思什么都不表示吧?

拿到了赏钱,章建秋乐得嘴都合不上了。李洪涛则感到一阵阵无地自容,这都是什么兵啊,一个个见钱眼开!

“李将军手下真是奇人聚集,能人众多啊。”朱孝信也觉得没有面子,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带多少钱,亲兵赏给章建秋的也不过就十个铜板。

十个铜板?朱孝信以往打发难民也没有这么少呢!

“世子千万不要夸奖他们。”李洪涛知道章建秋为什么那么“贪钱”,因为他没有给官兵发军饷。“末将这批手下都是山里出来的,以前吃惯了苦头,现在好不容易投效世子麾下,尝到了点甜头后,一个个都有点忘乎所以了。”

“所以将军才会搞什么拉练,让官兵们都出来吃点苦头?”这话不是朱孝信问的,是坐在朱孝信身旁的朱孝蕊问的。

朱孝信也正要问这个问题。

李洪涛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苦头。比起以往我们吃的苦头,这根本算不了什么,现在在世子手下效劳,官兵们都不需要担心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那……”

“看来,李将军如此顾惜百姓,正是因为之前也曾遭过苦难吧?”朱孝信抢在了小妹前面问出。

李洪涛点了点头,他没有任何做作,很是认真的说道:“正是如此。末将没有什么文化,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可末将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朱孝信立即追问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李将军,这句话的意思是……”朱孝蕊在旁边好奇的问道。

“小妹,这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自己不愿意做的,或者是不愿意承担的,就不能施加给别人。”朱孝信又对李洪涛问道,“李将军,不知孝信的解释是否正确?”

“世子聪慧过人,正是此意。”李洪涛又说道,“如果将意义扩大的话,就是不能将责任推卸给别人,不能将苦难专家给别人。对末将来说,这就是治军之道,勇于承担责任,能够吃苦耐劳,不怕流血牺牲。”

朱孝信连连点头,也同时在思考着李洪涛的这番话。

连朱孝蕊也都皱着柳眉思考了起来,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呢。

“世子,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李将军,明日你们就返回百市集吗?”朱孝信赶紧站了起来。

亲兵已经搭好了两顶帐篷,这是专门给朱孝信与朱孝蕊准备的。

“拉练还要持续四日,完成之后,末将才会率军返回百市集。”

“还要持续四天?”朱孝蕊不敢相信的看了李洪涛一眼,“每天都像今日这样,至少行军一百多里吗?”

李洪涛点了点头,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他要知道这支部队的极限行军能力。

这时候,朱孝信注意到,甲队并没有准备帐篷,所有官兵都拿出了一只大口袋。

“李将军,那些口袋是做什么的?”

“口袋!?”看到正在准备休息的官兵后,李洪涛笑了起来,说道,“世子误会了,那是睡袋,不是口袋。”

“睡袋?”朱孝信有点迷糊。

“贺平,把睡袋拿来!”

不多时,贺平就拿着他自己的睡袋跑了过来。

李洪涛很耐心的向朱孝信讲解了睡袋的基本构造,以及基本功能。

“这样一来,即使是在冬季行军作战,官兵们也不需要为睡觉的事情麻烦了。问题是,睡袋并不防水,如果遇上落雨天的话,有点麻烦。”

朱孝信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李将军果然是奇才,这么精妙的构思都能够想得出来。”

李洪涛可没有觉得自己是奇才,“睡袋”这玩意根本就不是“高科技”产品。

“世子,天色不早了,明日还要……”

“小妹,你叫上侍女先去休息吧。”朱孝信先支走了朱孝蕊。

“好吧,五哥,你也早点睡觉。”朱孝蕊打了个呵欠,神色显得很疲惫。

“李将军,能陪孝信聊一聊吗?”朱孝信没有征求李洪涛的意见,直接朝宿营地外走去。

李洪涛迟疑了一下,吩咐贺平他们夜间轮流执勤之后,这才追上了朱孝信。

见到朱孝信神色忧郁,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李洪涛也没有急着问出来。

朱孝信将朱孝蕊支走,又将李洪涛叫出宿营地,避开了亲兵,那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跟李洪涛说。可问题是,李洪涛现在没有打算介入到朱家的事务中去,他只想获得一个安定发展的环境,就没有主动询问。

一直走到大路对面的草地上,朱孝信才停下了脚步,缓缓说道:“李将军,你开始的那句话让孝信感触很深。”

李洪涛微微皱了下眉毛。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朱孝信念了几遍后,突然问道,“只是孝信有一点不明白,如果他人别未这么做,那孝信应该怎么对待呢?”

李洪涛暗暗一惊,就算朱孝信的提示并不多,他都猜到,这个即将成年的世子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