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拉练(一)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363字
  • 2008-10-13 00:05:17

不到一天的时间,朱孝信对李洪涛的印象再次发生了改变。

甲队下午的操练让朱孝信大开眼界,在惊叹李洪涛为治军将才的同时,也不免埋怨李洪涛过于小气。整整一个下午,甲队官兵练的都是操步,没有任何杀敌训练。

朱孝信并不知道,甲队官兵一个多月来,只有操步训练。

与朱孝信一样,很多人,包括甲队的军官都不明白,李洪涛为什么这么重视操步训练,“忽视”杀敌的技术训练。

朱孝信更不知道,李洪涛打下的是基础,一个月的操步训练根本就不算长,甚至可以说很仓促。朱孝信前来观摩,李洪涛自然要拿出甲队最好的一面给这个“首长”看,好对得起领的军饷粮饷,对得起朱孝信资助的那么多钱粮。

甲队的操步训练也让朱孝信受益匪浅。

整齐的队伍,统一的步伐,行云流水般的队列变化,远超过了朱孝信所熟悉的另外任何一支部队,甚至比朱孝义的左营,虎啸军中战斗力最强的营还要精湛。

虽然朱孝信没有指挥步兵部队作战的经验,但是他读了十年兵书,从兄长那听到过很多与战争有关的事情,深知步兵作战时整齐的队列是步兵战斗力的基础。

军队作战不是个人斗殴,是集团力量的对决,讲的不是个人武艺的高低,是集团力量的强弱。在庞大的步兵方阵中,任何一个士兵都是渺小的,又都是重要的。渺小的是,任何一个步兵都只是方阵的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重要的是,步兵方阵都是由众多步兵组成的,任何一个步兵的发挥都关系到了方阵的完整性与一致性。

在速度不如骑兵,个人威力不如神机,打击距离不如弓箭兵的情况下,步兵方阵仍然是任何一支军队主力的根本原因就是其完整性与一致性。如果一对一的话,不管是刀盾兵还是长枪兵,都不是骑兵,或者弓箭兵的对手,更不是神机的对手。相反,当一百个步兵组成方阵,就可以抵挡住同等数量弓箭兵的打击;当五百个步兵组成方阵,就能够应付同等数量骑兵的攻击;当一千个步兵组成方阵的时候,甚至能够击败神机!

步兵就如同蚂蚁,单独力量极为脆弱,可成群的蚂蚁足以干掉比自己大数百倍,甚至数万倍的敌人。步兵发挥威力的基础就是整体作战,高效一致的整体作战。

虽然朱孝信对步兵的认识并没有这么深刻,但是他知道整齐的步兵方阵在战场上有多么恐怖的威力。

真正让朱孝信大开眼界的还是当天晚上的集体学习。

一百多个兵,分成了两个班,每个兵都在蒋晟与邓颐斐的教导下,如同学堂与私塾里的孩子一样,从识文写字开始,学习着最基本的文化知识。

朱孝信对李洪涛的这一安排很是不解,在他看来,士兵根本就不需要学会识文写字,更没有必要掌握文化知识。他并不知道,李洪涛仍然在打基础,只是这并不是在给朱家打基础,是在为他自己打基础。

一整夜,朱孝信都在回忆着白天的见闻。

在众多的惊讶、不解、迷惑之后,朱孝信觉得李洪涛是个很神秘、很奇怪、很难以理解的人。直到白天上路之后,他仍然没有搞清楚李洪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更没有搞清楚,李洪涛为什么要把部队组织起来,搞什么“拉练”。

“五世子,前面二十里就是广集镇了。”

朱孝信回过了神来。“找家饭店,我们吃过午饭再走。”

“是!”

“五哥,你一路神色恍惚,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朱孝蕊比前一天老实多了。

“不是,只是有些心事。”朱孝信长出了口气,“走吧,我们早点吃完午饭,好早点上路,不要让李将军的部队赶到我们前面去了。”

“他们?他们都是步行呢,走的还是山路,怎么可能在我们之前到达弘杨镇呢?”

朱孝信笑而不语,策马朝广集镇跑去。

“五哥,等等我!”朱孝蕊策马追上了朱孝信。

只有汤圆圆的神色有点犹豫,她永远也忘记不了那天发生在广集镇的事情。

广集镇并不大,即使在鼎盛时期,这里也只有一百多户居民。镇上只有一家像样点的饭店。朱孝信没有表明身份,跟随他的那帮亲兵都熟悉他的脾气,都装扮成了过往的行商。

吃饭的时候,朱孝信还在想着“拉练”这件事。

这“拉练”到底是个什么名堂,朱孝信想了很久才弄明白,大概是长途行军那类的训练吧。

朱孝信感到惊奇的是,李洪涛与他约定天黑前在荆县县城南面的弘杨镇碰头。更让朱孝信惊讶的是,李洪涛他们不走大路,走的是山路!

弘杨镇在荆县县城南面约莫二十里处,镇子的规模并不小,大概有五百户居民。自从百市集荒废之后,这里成了荆县最主要的山货集散地,很多崮梁,甚至其他州的商人都到这里来收购山货。

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就算走大路,从百市集到弘杨镇有一百余里,走山路的话,至少有一百五十里的路程。李洪涛的队伍从天亮到傍晚,要在十来个小时内走完一百五十里山路!

朱孝信不敢想像,就算是在大路上,也从来没有任何一支步兵能在十小时内走完一百五十里的路程,更莫说崎岖的山路了。

吃过午饭后,亲兵让老板送来了茶水。

没有人急着出发。朱孝信是想拖点时间,给李洪涛留点面子。朱孝蕊是根本就不相信李洪涛那支队伍能赶在天黑前到达弘杨镇。汤圆圆则是才学会骑马,跑了一上午已经很累了。其他亲兵则想等着看笑话。

——

朱孝信他们在广集镇喝茶的时候,李洪涛与七十名官兵正在兼程赶路。

“我们差不多做了一半了。”水辛逸从队伍前面跑了回来,“现在才到中午,下午的路要好走点,完全能够在天黑前赶到弘杨镇。”

“休息十五分钟,让大家都赶紧填饱肚子。”李洪涛先回头对贺平吩咐了一句,将水辛逸拉到一边之后,这才说道,“下午,让方蓝在前面带队,你带两个侦察兵先到弘杨镇去,选择宿营地点。”

“没问题,需要提前赶到吗?”水辛逸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夹肉烙饼,扳成了两份。

“不用,估摸着比我们提前半小时到就行。”李洪涛接过了半块烙饼,“朱孝信他们应该不会急着干路,我们也不能赶太快,如果跑在他前面的话,就太不识趣了。”

“这朱孝信也真是的,没事凑什么热闹?”刚过来的贺平插了一句。

李洪涛笑着摇了摇头。“让兄弟们都抓紧点,要拉屎拉尿的都搞快点,一刻钟后,我们继续前进。”

第一次“拉练”并没有让李洪涛感到失望。

真正让李洪涛感到意外的是,朱孝信竟然要“观摩”这次的训练。李洪涛原本计划将全连一百三十多名官兵全都带出来,为了保险起见,他只能让晚入伍的五十多名官兵随同蒋晟“看守营地”,只让第一批追随他的七十多名官兵参加了拉练。

一路上,李洪涛都在跑前跑后,关注队伍的情况。

经过一个多月的高强度体能训练,加上营养充足的伙食,所有官兵的体能都让李洪涛感到满意。一个上午,行进了大概八十里,平均每小时前进十五里。一些体力好的还没有露出疲态,一些基础差点的兵也只略微有点疲惫。

“贺平,去告诉另外几个排长,下午的时候,体力好的可以帮助体力差的携带武器。”

“长官,你不是说士兵不能放弃武器与盔甲吗?”

李洪涛瞪了贺平一眼。“你们要始终记住,军队是一支整体部队。在这个集体里,大家都是一份子,只要能保存集体的战斗力,只要能增强集体的战斗力,那就是正确的,规章制度不能死板硬套,明白吗?”

“是!”贺平没再多问。

不到一刻钟,队伍就再次出发了。

李洪涛主动帮两个体力差的士兵扛起了长枪,结果搞得贺平、张挽等人赶紧过来帮他“分担”,那两个士兵也挨了众人的白眼。

“兄弟们,大家都股起劲。”李洪涛知道很多人都在咬牙坚持,“我们唱歌吧,边唱边走,怎么样?”

“长官,唱什么歌,情歌吗?”

李洪涛大笑了起来。“情歌当然不行,软绵绵的。要唱,我们唱军歌,军人的歌。”

“什么是军人的歌?”

李洪涛稍微沉思了一下,说道:“大家跟我唱,别管什么调子,跟着我一起唱,大声的唱就行。”

不多时,山里就响起了一阵粗野的歌声: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