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制度(三)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231字
  • 2008-10-11 19:52:04

深思熟虑之后,李洪涛对士兵、士官、军官的基本服役年限进行了不同的设定:士兵为五年,士官为八年,军官为十年。

设定官兵的基本服役年限主要考虑三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官兵的培养成本,主要就是食宿、衣着、医疗、以及装备的费用。

士兵的训练周期在两个月到半年之间,主要成本是食宿与衣着,平均每名士兵需要五两白银。士官与军官的训练周期至少需要半年,考虑到今后开设军事学院,普及军事知识教育,训练周期还将延长,并且需要加上教育成本。这样一来,士官的训练成本不会低于十五两白银,军官则不会低于二十五两白银。

二是军队的结构。军官为核心,士官为骨干,士兵则是主力。

士兵服役五年,可以保证所有士兵都能够获得足够的立功机会,让那些积极上进的士兵获得成为士官与军官的机会。士官服役八年,可以保证军队在较长时间内稳定发展,并且将其丰富的战斗经验传授给新招募的士兵。军官服役十年,可以保证军队的核心掌握在李洪涛的手里,并且使新晋升的军官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够成为高级军官。

三是军队在社会中的地位,这个问题更为复杂。

李洪涛订下的征兵年龄为十八到二十五岁。士兵服役五年之后,将在二十三到三十岁之间退役。士兵退役之后,仍然是社会的主要劳动力,在五十岁失去劳动力之前,有二十到二十七年的劳动时间。这样一来,在一个成年男性十八到五十岁的劳动生命期间,只有六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时间用于服兵役,用于劳动生产的时间是服役时间的四到五倍。加上身体条件不适合服兵役的成年男性,成年女性等社会劳动力。参加社会劳动的生产力是服兵役的生产力的十倍到二十倍之间。也就是说,由十到二十个劳动力供养一名军人。按照李洪涛的计算,这是社会为军队提供足够的物资保障,与保证社会正常发展的基本条件。

一支强大的军队必须要建立在群众的基础之上。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发生本质性的变化,当这些有着强大的组织纪律性,对军队忠心耿耿的士兵回到社会之后,必然会成为社会劳动力的骨干力量。最受李洪涛重视的是:这些人会对军队的宣传工作提供巨大的帮助,让更多的百姓认识到李洪涛这支部队的先进性,并且忠心的拥戴军队,为军队打下坚实的社会基础。

退役军人对社会的影响并不仅仅只有这么两点。很多是李洪涛当时所无法考虑到的,他也不需要考虑,他只需要知道,这绝对能够带来好处。

“可问题是……”听完李洪涛的解释,蒋晟有所理解,却并不完全。“如果所有的士兵都在完成兵役后选择退役,我们又招不到新兵的话,那队伍的战斗力怎么保证?”

李洪涛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这个问题我没有考虑过。”

蒋晟与水辛逸都是一惊,这么重大的问题怎么会不考虑?

“从根本上,我不认为今后招不到新兵,也许,我们应该担心的是,有太多的人愿意加入军队,愿意为我们作战,军队却不需要这么多人。”

“可是……”

水辛逸踢了蒋晟一脚,示意李洪涛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蒋晟,你仔细想一想,现在百姓的生活怎么样?”未等蒋晟开口,李洪涛又说道,“用‘苦不堪言’,‘民不聊生’,‘水深火热’这些词汇恐怕还不足以形容。现在我们这里的生活怎么样?虽然我还没有给任何一名官兵发军饷,但是能够保证一日三餐,餐餐管饱,早餐有一个鸡蛋,中餐与晚餐都有肉可吃。虽然还算不上丰衣足食,但是也至少可以算得上是衣食无忧。相对比一下,是军人的生活好,还是百姓的生活好?再者,前段时间我们在难民中招募新兵的时候,有多少人报名?”

蒋晟哑口无言,这都是事实,没有办法反驳。

“当然,你说我们今后可能招不到新兵,这个可能性确实存在,却必须得满足一个前提条件。”李洪涛竖起了一根手指头,“那就是百姓都丰衣足食,都能过上安定、幸福、富足的生活,到时候肯定没有人愿意当兵。我再问你一句,如果百姓都能够过上了这么好的生活,天下还有战乱吗?既然天下没有战乱,我们还需要养着一支庞大的军队吗?当然,军队是不会消亡的,至少我们都见不到军队消亡的那一天。只是,当百姓都能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后,我们还怕没有足够的钱粮招募新兵吗?到时候,我们可以开出更高的待遇,自然会有人报名参军。因此,你说我们可能招不到新兵,至少在我们的有生之年,甚至在我们数十代子孙之后,这种情况都不会出现。”

蒋晟微微一愣,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李洪涛有这么长远的目光,竟然考虑到了几十代之后的事情了。

水辛逸也微微吃惊。他并不怀疑李洪涛拥有成为“霸主”的潜力,可现在李洪涛表现出来的不是一个“霸主”的本色,而是一个“王者”的远见,是那种注定将平定天下,抚慰苍生的帝王才应该具有的远见与意识。

“还有一点,你们得明白。”李洪涛还没有说过瘾。“官兵退役之后,他们并没有与军队完全断绝关系,任何在军队里呆了五年以上的军人都不可能与军队完全断绝关系。不说别的,退役军人靠什么生活?靠的是战功授田,靠的是战功奖赏,靠的是军队提供的福利待遇。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提供什么样的福利待遇,但是迟早我都会制定出相关的制度。也就是说,军人在退役之后的生活来源仍然是由军队提供的。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如果有一天,他们的利益受到了威胁,他们会袖手旁观吗?自然不会,他们的利益就是军队的利益,当军队需要他们放下锄头,离开田地;需要他们拿起武器,冲锋陷阵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回到军队,会毫不迟疑的与我们并肩作战。这不仅仅是他们忠诚的表现,也是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利益!”

这次,蒋晟都不住的点头。水辛逸对李洪涛更是佩服不已,能把问题看得这么透彻,别说是一个山民,恐怕节治使都办不到。

“再把视野放宽广一点,如果我们将捍卫百姓的利益当作自己的义务,当作自己的本职,也就是说,我们这支军队是百姓的军队,不是某个狗屁节治使,也不是我李洪涛的军队,那么当我们为百姓利益而战的时候,别说那些离开军队,转变为百姓的退役军人会纷纷返回军营,就连普通的百姓也会与我们一起作战,与我们一起杀敌。到时候,还需要担心兵源,需要担心招不到新兵吗?”

“李大哥这番话真如醍醐灌顶!”蒋晟叹了口气,“看来,在见识,目光方面,我连李大哥的万分之一都不到。”

水辛逸也收起了冷笑的神色,暗暗想道:看来,这次没有跟错人。

“只是……”蒋晟揉了揉额头,“如果我们的队伍是百姓的队伍,那李大哥又是什么呢?”

“蒋晟,我想你要说的是:以后队伍听百姓的,不听我李洪涛的,那怎么办?是不是?”

蒋晟尴尬的笑着点了下头。

“实际上,你这就有点狭隘了。百姓是什么?百姓是个统称,是万千劳动者,难道军队需要万千个统帅?当然不行,既然军队是捍卫百姓的利益,那我们就要为百姓服务,为百姓着想。只要我们能为百姓做想,军队就是我们的军队,官兵就得听我们的指挥。现在,明白了?”

蒋晟沉思了一会,说道:“李大哥,我确实狭隘了,看来……”

“好了,这些话留着说给自己听吧。”李洪涛压了压手,说道,“现在,你要帮我做好一件事。尽量把设定军人服役年限的事情解释清楚,让兄弟们觉得这是在为他们着想,不是我们在几年之后要赶走他们。让兄弟们明白,不管是离开军队,还是留在军队里,他们都是我李洪涛的部下,都能够过上好日子,不是说,离开了军队,他们就被抛弃了。他们永远不会被抛弃,只要是我李洪涛的部下,就永远不会被我抛弃!”

“李大哥,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好的,明天我就去给兄弟们做工作。”

“我不是让你去做思想工作,而是要你把这个写成制度,对每一个人,包括我都适用的制度。”

蒋晟眨了眨眼睛,这才明白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