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仁心泛滥(一)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525字
  • 2008-10-09 09:01:58

“嘣——”

听到从朱孝信嘴里传出来的声响,李洪涛的心都悬了起来。

蒋晟也做得太过分了!

虽然大家吃的都是糙米、糯米、荞麦混合做成的“营养饭”,但是饭里绝对没有砂石。蒋晟这“混蛋”竟然还在饭里额外添了点“硅元素”,难道他还觉得营养不够吗?

“五世子……”一旁的亲兵看不下去了。不说拿大鱼大肉招待世子,怎么也得拿碗干净点的饭菜吧。

“五哥,你没事吧?”朱孝蕊更是看不下去了,立即就对李洪涛说道,“你们吃的什么东西?拿来喂猪的吗?”

李洪涛苦笑不已,朱孝蕊说她五哥是猪,她又是什么?

“小妹,没事,别胡闹。”朱孝信吐出了那颗有黄豆大的石子,对李洪涛说道,“李将军,你们平日都吃这样的饭吗?”

“世子,这……”李洪涛有点答不上来了,他可不会吃“石英饭”。

“哎,将军爱民如子,孝信钦佩不已!”朱孝信也很是感叹,军士吃的比难民的还要差,这恐怕也是虎啸军中绝无仅有的。

“五哥,这混蛋给你吃这种猪食,你还夸奖他?”

“小妹,难道你认为李将军会搞特殊吗?”朱孝信放下了饭碗,“你们自己瞧瞧,你们好好瞧瞧。”

这下,连李洪涛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有什么好瞧的?

“将军身着寒衣,却把最好的军服给了士兵,虎啸军中,还有别的军官将领能做到吗?”朱孝信又朝周围指了一下,“主帐尚且如此破败,却将好的营帐提供给难民,虎啸军中有这样的将军吗?缩衣节食,却尽量让难民能有口饭吃,其他营的军官将领能够办到吗……”

朱孝信这一番话说下来,李洪涛都感到有点惭愧了。

几个开始发火的亲兵都闭上了嘴,就连蛮横惯了的朱孝蕊也闭上了嘴。

“哎,如果虎啸军中能多有几个李将军这样的俊杰,恐怕……”朱孝信摇了摇头,话锋一转,对李洪涛说道,“李将军,你们现在救济了多少难民?”

“世子言重了,其实李某并非有心要收容难民。”

朱孝信微微皱了下眉毛,一下没有明白过来。

李洪涛赶紧说道:“自从杀了那个痞子军官,救下了汤家老小后,难民纷纷涌来,为维持秩序,防止敌人细作进入,才不得不在路口设了收容站。李某力量微薄,自保尚且困难,前几日,李某派人入城换银买粮,哪知……哎,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朱孝信脸色骤变,李洪涛后面没有说出来的话,他心中有数。“李将军换了多少银两?又买了多少粮食?”

“不是很多,这次主公奖赏给末将的银两,还有甲队半年的军饷都换了。另外……”李洪涛迟疑了一下,说道,“在本地采购粮食,糙米都要一两五一担,末将无能,为求多换点粮食,接济更多的难民,只能设法从外地商人那买粮。现在,银两差不多花光了。”

朱孝信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李将军勿虑,钱庄短银之事,我定会给你一个说法。”

“世子误解了,末将并非不识抬举之人。主公奖赏末将,是主公抬爱,只是不断涌来的难民……”李洪涛很是苦闷的摇了摇头。他根本就没有装,现在他确实在为解决难民的生存问题发愁。

朱孝信沉思了一下,说道:“李将军准备怎么安顿这些难民呢?”

“不瞒世子,末将现在还没有完全考虑好。”李洪涛飞快的思索了一番,又说道,“大部难民开春之后都将散去。末将荣幸,能拿到点战功授田,只是士卒尚需操练,且粮赋太高,所以也无太多难民愿意租种授田。现在,末将只能安排难民暂且住下,愿意帮助的就去修缮百市集房舍,以备过冬之需。”

“这粮赋加上地租,确实是个问题。”

“世子明鉴,末将并未收取地租,只是……”

“你没收地租?”朱孝信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李洪涛。

“与其废置,还不如找人开垦,若能多养活几户百姓,这点地租算得了什么?”

朱孝信一愣,立即点了点头。“李将军高义啊,万事以民为先,真乃仁义将军。”

“世子过奖了。末将也是寒苦出身,百姓之苦,乃末将之苦。”李洪涛本想说“先天下之苦而苦”,可他觉得不太适宜,就换了个说法。

朱孝信的神色已经很难看了,这次他沉思了好一阵,才开口问道:“那么现在李将军可有什么困难?”

“主要还是钱粮,粮食仅靠采购的话,恐怕入不敷出。”

“那李将军的意思是……”

“世子,末将也曾务农,粮食都产自土地,赋税也来自土地,若土地荒废,百姓流离失所,粮食何出,赋税何出?”

“李将军的意思是……”朱孝信没有问出来,李洪涛这番话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李洪涛也只是点到为止。自从被分到少营之后,他就通过多方渠道打听了朱孝信的事情,知道朱孝信是朱仕珲五个儿子中最仁厚,最爱民,也最知民间疾苦的一个。最重要的是,朱孝信并不笨,只是缺少点经验,只要有人点拨,他自己就能想明白。

“此事还有待商榷,不过李将军请放心,孝信定当竭力为民谋福。”朱孝信也暗暗叹了口气,“另外,不知李将军可否将汤氏父女叫来。”

“……”

“本次父亲遣我前来,是要查清广集镇之事,我想当面询问汤氏父女。李将军请放心,虽然孝信资历浅薄,但也明白一个‘理’字。”

李洪涛这才让外面的军士去将汤郄与汤圆圆叫来。

李洪涛有点担心,毕竟朱孝信是个有主见,心思细密的人,如果汤郄不小心露了马脚,到时候就算不会惹来什么麻烦,也会让朱孝信有所猜疑。

汤大叔,你可得稳住啊!李洪涛在默默祈祷着,我还得跟朱孝信混呢。

汤氏父女进帐之后,李洪涛悬着的一颗心马上落地了。

汤郄根本就没有演戏,他本来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汤圆圆也恰到时机的哭诉了起来,几乎是朱孝信问一句,她就哭一阵,抹一把鼻涕眼泪,说到动情之处,连李洪涛都不免感动,周围的亲兵更是义愤填膺。到最后,连朱孝蕊都在一旁跟着抹眼泪,搞得朱孝信还得安慰这个“多愁善感”的妹妹。

问了一阵后,事情也基本上问清楚了。

“李将军为民除害,孝信在此代晖州百姓谢过将军了。”朱孝信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说着,他就先向李洪涛行了个礼。

“世子言重,末将不敢当。”李洪涛也手忙脚乱的还了个礼。

“李将军请放心,孝信回去之后,定当向父亲禀明事实真相。小妹也会……”

“五哥,圆圆妹真是可怜,那泼皮军官竟然……竟然……”朱孝蕊双眼发红,“这样的泼皮,死一千个也是活该!”

朱孝信点了点头。“那回去之后,我们一起向父亲禀明此事。”

朱孝蕊立即点了点头。

“李将军,此事你不需但心。”朱孝信又对李洪涛说道,“数日之内,孝信定会派人送来消息。难民之事,还望将军多多费心,孝信再次替百姓感谢将军的恩德了。”

见到朱孝信要行大礼,李洪涛赶紧抢先一把扶住。“世子,你折杀末将了!”

又是一番客气之后,朱孝信这才起身告辞。

“李将军。”朱孝蕊改变了对李洪涛的称呼,“不知将军能否让圆圆妹跟我回去,做我的丫鬟?”

李洪涛一愣,立即朝汤圆圆看去,看得出来,汤圆圆并不想当朱孝蕊的丫鬟。

“小妹,别胡闹!”朱孝信赶紧说道,“李将军,小妹自幼缺乏管教,让将军见笑了。”

“五哥,我也是可怜圆圆妹的遭遇,想让她今后不再受人欺负嘛。”朱孝蕊又耍起了小姐脾气。

“小妹,你就别闹了……”

“不嘛,我就要圆圆妹跟我回去,做我的贴身丫鬟,今后谁敢欺负她,就是欺负我,看谁有这个胆子!”

朱孝信无奈之下,向李洪涛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这个……”李洪涛也很是为难,他不是舍不得汤圆圆,实际上他跟汤圆圆啥关系都没有,只是汤圆圆明显不想离开。“这个……汤家小姐乃自由之身,她何去何从与末将并无关系,所以……”

“圆圆妹,那你就跟我回去吧,我保证以后没有人敢欺负你。别说几个**,就算我那几个哥哥,他们敢非礼你的话,我拔了他们的皮!”

朱孝信差点就快要昏倒了,朱孝蕊也太口无遮拦了。

汤圆圆迟疑了一下,偷偷朝李洪涛看来,明显是在征求李洪涛的意见。李洪涛有苦自己知,他赶紧避开了汤圆圆的目光。

“小姐如此抬爱,圆圆愿意服侍小姐。”汤圆圆的声音很低,“只是,父亲……”

“汤大叔现在军中任职……”李洪涛赶紧说道。

“这个好办,以后汤大叔有空的话,到崮梁来看圆圆妹就是。”

到此,李洪涛与朱孝信也不好说什么,汤郄更不敢有半句不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