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无耻值千金(四)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457字
  • 2008-10-05 10:10:53

新书冲榜,求推荐票,求收藏。

——

回到百市集营地的时候,李洪涛丢下了所有的事情,直接去找到了张玉璇。

“玉璇,你猜我给你买了什么回来?”

“什么?”正在忙着做晚饭的张玉璇只抬头看了李洪涛一眼,又继续忙碌了起来。

李洪涛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包裹。“你先猜。”

张玉璇仍然没有太大的反应,李洪涛很失望。直到李洪涛打开了包裹,扑鼻的香气散发出来的时候,张玉璇才回过了头来,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是……”

李洪涛买的正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喜欢的,在李洪涛前世被称为“化妆品”,在这个时代被称为“胭脂水粉”的女士专用物品。

“小李哥,你……”张玉璇一下就扑了过来,“你真是太好了,可是……可是这要多少钱啊?”

“小意思,现在你小李哥可不是穷光蛋了。”李洪涛嘿嘿的笑了起来,“去把手洗干净,等下到帐篷来。”

张玉璇突然变得羞涩了起来,李洪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或者是故意没有注意到。

当张玉璇走进帐篷里的时候,李洪涛正盘腿坐在小几子旁,埋头看着什么东西。

“小李哥……”张玉璇的声音有点颤抖,她还是个未通人事的少女呢。

“嗯,坐吧。玉璇,有件事……”

“小李哥,玉璇迟早都是你的人,现在是大白天,如果小李哥要……”

李洪涛一惊,抬起头来时,才发现张玉璇很是胆怯的看着自己,明白过来后就大笑了起来。

李洪涛笑得越厉害,张玉璇的神色就越是羞怯。

“玉璇,你别胡思乱想了,我有件事请你帮忙呢。”李洪涛把放在几子上的纸张拿了起来,“你识字吧?”

张玉璇这才明白,李洪涛并不是叫她来做那些事的。“嗯,但是不如蒋大哥。”

“也行,你帮我看看,这上面都写的是些什么东西。”李洪涛的猜测并不错,张玉璇自幼跟父亲行医,医生肯定要给病人开药方,那就有一定的文化。

“小李哥,你……你不识字?”张玉璇有点惊讶。以李洪涛的见识,能力,张玉璇一直认为他是文化人。

“有什么好奇怪的吗?”李洪涛故做镇定,“玉璇,这事你可别给其他人说。”

“我知道,那我帮你看看吧。”张玉璇很乖顺,并没有多说什么。

李洪涛暗暗松了口气,他之所以没有去问蒋晟,就是不想让蒋晟等人知道他不识字。人人都爱面子,李洪涛也不另外。张玉璇算得上是队伍里的第二个文化人,与李洪涛算得上是半个亲人了,让张玉璇知道他不识字,总比被几十个手下知道要好得多吧。

不多时,张玉璇就将两份“文件”的内容一一讲了出来。

第一份是杨佩德给李洪涛的军械装备采办令,也就是李洪涛去采购“军火”的官方文件。这份采办令也有些名堂。

采办令上明确规定了李洪涛能够采办的军械总数,以及详细名录。

按照一个大队的编制,李洪涛最多能够采购十一套军官装备,一百套什长装备,一百套伍长装备,以及八百套士兵装备。

只有军官装备不受好坏限制,而士兵,包括什长与伍长的装备都受到了限制。也就是说,李洪涛不能够按照军官的标准去武装自己的所有士兵。

这个问题还不算严重,至少在李洪涛了解到了各种军火的价格之后,他连按照士兵的标准去武装部队都不可能。

采办令最主要还是限制了军官采购军火的数量,也借此限制了每名军官能够指挥的武装官兵的数量。

最后,采办令上还明确规定,在达到了最高限制之后,必须要将虎啸军提供的武器装备缴还。也就是说,李洪涛在买了七百五十套装备之后,如果再单独采办装备,他就得把之前无偿获得的那些装备还回去。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漏洞可钻的。”李洪涛低声嘀咕着,“杨佩德这老小子也不算抠门,至少给了我一个满编大队的采办令。”

“小李哥,你说什么?”

“不……没事。”李洪涛赶紧抬起了头来,“这张上写的是什么?”

“各种盔甲,武器的价格,这好像是蒋大哥的字迹。”

“就是他去打听的,你给我念念。”

等到张玉璇将各种军火的价格念出来后,李洪涛当场就傻眼了。

步兵铠甲有五种,单价从低到高分别为:蟒甲(也就是皮甲)一两五十钱,蛇鳞甲(镶了铁片的皮甲)八两,龙鳞甲(用铁丝与铁片编织的锁子甲)十五两,混天甲(用钢板打造,分成前后两块的胸甲)二十八两,战天甲(用精钢打造的板甲)四十两。

按照虎啸军的规定,士兵最多只能装备龙鳞甲,伍长与什长可以装备混天甲。

武器的价格也很离谱。

长枪有三种,单价从低到高分别为:梭枪(铸铁枪头,柏木杆)一两二十钱,战阵枪(钢枪头,柏木杆)三两五十钱,破甲枪(精钢枪头,白蜡杆)七两。

战刀也有三种,单价从低到高分别为:凝霜刀(铁皮打造,比短刀大一些)二两五十钱,青阳刀(钢材打造)八两五十钱,破虹刀(精钢打造)十五两。

武器方面,虎啸军没有严格规定,只要有钱,就可以给士兵配备最好的刀枪。

盾牌分为圆盾与重盾两类,每类都有五种,单价从低到高分别为:精木盾(用木板拼成)五十钱/一两五十钱(后为重盾的价格,后同),混铁盾(木板外镶铁皮)二两/三两五十钱,重铁盾(双面裹铁皮)三两五十钱/五两,夹钢盾(两层木板间夹一块钢板)十二两/十八两,神威盾(纯精钢打造的盾牌)三十八两(只有重盾,没有圆盾)。

盾牌方面的限制比较明显,刀盾兵用的主要是重盾,战斗中保护长枪兵,普通部队只能买到夹钢盾,只有最精锐的亲军才能买到神威盾。圆盾则主要提供给刀斧手,普通部队只能买到重铁盾,亲军才能买到夹钢盾。

除了主要的步兵装备之外,蒋晟还打听到了其他一些装备,比如军官佩刀,长枪兵使用的短刀,步兵长弓,甚至是小型弩弓的价格。这些就更复杂了。

“他奶奶的,这简直要人倾家荡产!”李洪涛的小心肝都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这么搞下来,我就是去卖肾,也没有办法给一百个手下最好的武器装备!”

“小李哥,你赶了一天路,累坏了吧?”

李洪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他正在盘算装备上的花费呢。

如果以八十名士兵,二十名伍长与什长,长枪兵与刀盾兵各一半为准,按照最高要求配制的话……

正想着,李洪涛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爬上了自己的肩膀,他吓得差点跳起来。

“别动,我帮你捏捏肩膀。”

“玉璇,没有……”

“放心吧,从小我就学会了拿捏的本领,虽然这不比用药,但是可以缓解疲劳。”

见到张玉璇如此热情,李洪涛也不好多说,继续盘算了起来。

八十套龙鳞甲是一千二百两白银,二十套混天甲是五百八十两白银;五十杆破甲枪是三百五十两,五十把破虹刀是七百五十两;五十面夹钢盾是九百两。

结果出来的时候,李洪涛都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仅仅武装一百名士兵,还不考虑长枪兵一般还要配备防身的短刀,什长与伍长需要配备战刀。这一百名士兵的“顶级”装备就需要足足三千七百八十两白银。

李洪涛暗暗叹了口气,现在他就剩下了七百多两银子,连采购装备的零头都不到。

“小李哥,是不是觉得舒服一些了?”

“是啊,真是舒服!”李洪涛的语气可不是这样的,“舒服透顶啊,朱仕珲这个老混蛋,肯定是他在装备采购中渔利,不然不会把价格订这么高。”

正思索着,李洪涛就感到张玉璇爬在了自己的背上。

“玉璇……”李洪涛摇了摇张玉璇的手,发现张玉璇竟然爬在自己背上睡着了。

迟疑了一下,李洪涛心里也发毛了。那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香味,还有背上那两团软绵绵的东西,让他都快要按乃不住了。

算了,她也累了一天,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李洪涛是在安慰自己,他又接着思索了起来。

给步兵用皮甲是不行的,水辛逸用的短弓都能在五十米外射穿两层皮甲,步兵用的长弓威力更大,说不定连镶铁甲都能射穿。武器也至少需要用钢刀,不能用铁刀,不然连皮甲都砍不破。长枪也应该尽量选钢质枪头的,不然在遇到有铁甲的敌人时,很难刺穿敌人的铠甲。刀盾手的装备费用最高,可实战中,重盾是绝对少不了的,不管是面对敌人的弓箭手,还是敌人的骑兵,重盾是步兵的活动城墙。

想来想去,李洪涛只明确了一点:没有能力给部队最好的武器装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